第八十四章 教你怎么寫“歹匕”字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當然,錢老板的金錢鏢,那也不是別人想接就能接的。“乾坤一擲”屬于那種因果倒置類的Bug技能,說得通俗點就是在我出手時你已經死了,你現在之所還能活蹦亂跳只是因為子彈需要飛一會兒。其表現形式就是在移動過程中的虛化,別看那一條光帶被拋出之后是按著一條直線在追著小約瑟夫跑,但實際上它是一種不可觸摸的虛化狀態,就算小約瑟夫的公會里有不少愿意為會長擋墻的玩家跳起來想要把那一條光帶給擋下來,光帶也是直接從他們的身體中一穿而過,根本就沒有表現出實體的屬性來。

看到人墻戰術失敗,小約瑟夫的臉都綠了。他也發現了,就算他開了疾跑技能,在短時間內獲得比那枚要人親命的金色硬幣更快的移動速度,恐怕也沒有辦法逃脫這枚硬幣的鎖定。疾跑技能可是有持續時間限制的,要是技能持續時間到了,那個金色硬幣卻還不肯罷休,他難不成還要在大庭廣眾之下再死一次不成?

他是不列顛的代表,他代表的是這個國家幾百萬玩家的臉面,這既是一份榮耀同時也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他不能因為自己的一時任性而給不列顛在這個游戲世界當中的形象受損。

手中的國界令牌仿佛有千斤之重,如果將這枚國界令牌激活,小約瑟夫幾乎可以在一瞬間返回自己在游戲中的祖國。在“乾坤一擲”沒有擊中小約瑟夫之前,他并不算是處于戰斗狀態,是可以使用國界令牌脫離戰場進行轉移的。

當然,如果“乾坤一擲”和小約瑟夫的身體發生接觸,他也不會有進戰斗的機會,因為他會被直接秒掉。錢老板的“乾坤一擲”說白了就是花錢買傷害,以他的財力,完全可以通過這個技能殺掉任何人。好在“乾坤一擲”只會造成一次瞬間傷害,也沒有什么麻煩的法則屬性附加,否則這個技能真的會變成一個BUG,甚至會對原住民世界造成巨大的威脅。

如果小約瑟夫使用了國界令牌,他就會變成從正面戰場上逃離的不光彩的逃兵。這對于極其重視騎士榮譽的圣劍騎士王來說,絕對是一次赤裸裸的羞辱。可是當自己的面子和國家的顏面被拜上小天平的兩端時,他也不得不違心的做出“最正確”的判斷。

國界令牌,激活!

傳送光柱將小約瑟夫籠罩,他的身影在光柱的作用下變成了無數發光的粒子,消失在了傳送光柱當中。

隨著小約瑟夫的消失,整個西面戰場上歪果仁的時期不由地出現了一次跳水般的下滑。這還怎么玩,還沒怎么打呢,連人家的城墻邊都沒摸到,自己這一邊的最高指揮官就被對面嚇得回城了,這也太讓人喪氣了。

但是很快,就有人注意到,在小約瑟夫被傳送光柱送走之后,那一枚小小的金錢鏢并沒有消失或者像是沒頭蒼蠅一樣開始亂轉,而是直接一腦袋扎進了地里。

看上去,就像是失去了動力掉落在地面上一樣,但是歪果仁就是喜歡想太多,他們當中很快就有人意識到,如果將那枚金錢鏢按照運行軌跡畫一條延長線,其終點正好就是星球差不對正對面的不列顛王國。

哪怕是小約瑟夫使用國界令牌離開了圣霄帝國,這一枚金錢鏢依然沒有打算放過他。

但是這只是一個猜測,而且太夸張了。到現在為止,《夢》這個游戲當中頂多出現過跨視距的戰略級魔法打擊,也就是隔著一座山打到山另一邊的敵人,要是這枚金錢鏢能直接追著小約瑟夫跨越一整個星球,這將是游戲開服一年多以來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覆蓋全球的攻擊魔法。

這種東西,不應該出現在一個玩家的手里。

現在看起來,歪果仁們的懷疑只是在杞人憂天,因為錢老板丟出的這枚金錢鏢頂多只有十幾米二十米不到的飛行速度,想要以這樣的速度貫穿差不多三分之二個藍月星的直徑,恐怕幾個月的時間都不夠。

可問題是,小約瑟夫不可能一直留在不列顛不回來吧?

使用國界令牌脫離戰場了大概兩分鐘,感覺應該已經安全了的小約瑟夫就重新回到了風沙之城的正面草甸上。因為國家令牌在傳送時的隨機性,他被被直接傳送到了戰場的前沿,十分靠近“錢柜”的氪金大佬們布置的死亡地帶的地方。站在這個位置上,他想不引人矚目幾乎是不可能的。

就連他自己都被嚇了一跳。要說以前,這種可以出風頭的場合是他最喜歡的。但現在嘛,對面城墻上那一個瞇瞇眼看起來人畜無害的中年人只盯著他一個人扔那種要人命的金色錢幣,他可不想再臨陣脫逃第二次了。圣劍騎士王是一個必須以騎士美德作為自己行為理念的唯心職業,想要發揮出這個職業最大的力量,首先就要堅信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符合騎士美德的。臨陣脫逃已經違背了騎士八美德中“勇敢”的宗旨,雖然小約瑟夫還是盡快趕回了戰場,但他的力量還是不可避免的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倒退,需要花費精力重新補充。

就在小約瑟夫打算趁著錢老板還沒有再次出手的時候趕緊溜回自己的大軍當中,讓錢老板沒有辦法把目光鎖定在自己的身上時,一條光帶突然從他腳下的地面竄了出來,筆直的撞上了他的胸口。剛剛才出現過的一幕再一次發生,小約瑟夫的胸口處直接空出來了一個前后透亮的大洞,然后他就那樣僵硬著身子,再一次倒了下去。

夭壽了,我們的陣營總指揮又特釀的被對面宰了!

小約瑟夫身上的復活裝備再一次發揮了作用,把他重新給拉了起來。而在復活之后,小約瑟夫二話不說,直接一腦袋扎進人群里,再也不肯露面了。

小約瑟夫慫了,但歪果仁西方戰線的另外一個領頭人物卻在這個時候跳了出來。這同樣是一個閃閃

發光的家伙,只不過和圣劍騎士王小約瑟夫不同的是,小約瑟夫閃的是金光,而圣喬治二世閃的是白光。一個是裝備特效閃光,一個是圣光技能本身的顏色,這兩者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主將光明帶來這個世界,而你們的存在阻礙了主的光輝傳遍這片缺乏信仰的土地。開放你們的城墻,讓主動榮光照耀在你們每一個人的臉上。你們將會感悟到主的偉大,并為見證這偉大的奇跡感激涕零。”這貨從陣營里飄出來,直接飛在半空中,雙手攤開擺成一個十字形,然后用自帶擴音效果的大嗓門對著風沙之城城墻上防守的天朝玩家逼逼個不停。

錢老板早就不是二十啷當歲的年輕小伙子了,圣喬治二世的嘴炮打在他的身上,他沒有任何的心理波動,甚至還有點想笑。和錢老板比起來,圣喬治二世還是太年輕了,朝氣太足,一上來就要求別人這樣那樣,他將自己的信仰當成了對別人的施舍,這樣的態度或許早個幾百年放在歐羅巴大陸上還很有市場,但是現在的宗教可都是求著別人來信仰自己,這種把刀子架在別人脖子上要求人家做這做那的態度,他是怎么這么理直氣壯的說出口來的呢。

錢老板沒有心情教育這個中二少年什么才是真正的傳教禮節,哪怕他認識的朋友里面就有天朝教區的大主教。對于這種來自己的國家搞事情的小年輕,他最想做的,也最應該做的,就是教會他們,這個世界還是很危險的,在沒有真正成熟之前,他們應該——回!家!找!媽!媽 !

熟悉的光帶再一次出現,圣喬治二世自信慢慢的把自己轉化成了免疫全部傷害的光元素體,想要在這個時候大大的露一把臉。這可是把小約瑟夫秒掉整整兩次的攻擊,要是他能夠把這種攻擊擋下來,他絕對可以壓過小約瑟夫一頭的。

別看西方世界欺負天朝時候立場一致,就以為他們是鐵板一塊。才不是,他們自己內部撕逼同樣厲害,只是因為意識形態的關系,再加上又被阿妹你看拉上了黑車,才不得不硬著頭皮和阿妹你看一起懟天朝的。就拿現在的歪果仁西方戰線來說吧,領頭人分別是不列顛和教皇國,但教皇國信奉的是天主教,而不列顛則是基督新教的大本營。在新教崛起的那段時間,以梵蒂岡為首的天主教教區和不列顛可是有著血海深仇的,哪怕現在已經是和平年代了,這兩個基督教的下屬分支在很多領域依然是競爭關系。有競爭力,當然就有對抗,有沖突,有矛盾,有恩怨,到了最后當然就是……有仇!

能踩不列顛一腳的時候,教皇國是絕對不會缺席的。現在看到小約瑟夫吃癟,圣喬治二世別說有多開心了。要是能在小約瑟夫吃別的同時,自己再出出風頭,那就更完美了。

抱著這樣的想法,開了無敵技能的圣喬治二世主動迎上了錢老板的“乾坤一擲”,然后,

當場暴斃。

(本章完)

春假时光彩金
11选5选号技巧公式 5分pk10计划软件 棋牌游戏牛牛 大众麻将规则胡法公式 重庆时时后一精准公式 909app彩票送彩金 雪缘园比分直播lanqiu 英国5分彩计划 极速快乐十分 快乐10分投注计算器 辽宁微乐棋牌官网下载 官方吉林快三开奖直播 重庆时时历史开彩结果 一点咨询怎么赚钱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快 麻将老虎机怎么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