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2章 大动作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摆了摆手,肖致远笑着说道:“我可没这么说,只不过这个时候牵扯进来的人,我觉得都要小心提防,蔡振荣这些年犯的事情,只要认真调查,我相信一定会有收获,可偏偏这些人还要往上迎,难道还说明不了问题吗?”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平山市局抓捕蔡振荣,可以说从一定程度上?#20040;?#20102;蔡振峰,而作为嘉恒集团的董事长,很清楚自己弟弟身上有多大问题,不得已他动用了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关系网,试图将自己的弟弟给捞出去。”朱浩轩面色有些严重,他现在还无法确认省厅的一把手,是不是和蔡家兄弟有牵扯。

面色凝重的肖致远,双手不停的在桌面上?#20040;?#30528;,道:“看来平山这边发生的情况,我们有必要向田书记进行汇报,有些事情已经超出了咱们的管辖范围,即便真的发现问题,也无权处理。”

“我也是这个想法,目前省城能够让我相信的也就只有田书记。”朱浩轩来找对方,就是为了要说这件事,省城那边已经有不少人给他们施加?#25628;?#21147;,而且省委副书记李正东更是用命令的口?#29301;?#35753;自己配合省厅的行动。

迟疑了片刻,肖致远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曹福海的电话,响了几声便传来了对方的声音,道:“肖书?#29301;?#24590;么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

“田书?#29301;?#23454;在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您休息,只是?#36335;?#32039;急,我不得不向你汇报。”肖致远也知道这个点给对方打电话,确实有些不合适,只不过平山这边现在压力很大。

电话里传来了一阵杂音,应该是田福海从船上起来,片刻之后这才说道:“听你的口气,似乎出什么大事了?”

“平山公安局前段时间抓获了一名嫌疑人,牵扯到几年前的一个案子,具体的案情朱副厅长已经发到了您的邮箱,您如果方便的话可以边看便听我说。”如果这回在电话里再去介绍详细的案情,显然有些不妥,所以他在打电话的同时,让朱浩轩给对方发送了一份邮件。

田福海缓了口气,道:“你们说的是蔡振荣的那个案子吧,出什么事了你直接说,我一会再看具体的案情。”

“省厅已经?#25165;?#21016;厅长前来接手这个案子,不过平山市局和朱副厅长考虑到案件的性质,以及可能牵扯到的人,所以只是?#25165;?#20102;省厅的人先休息,并没有将人交给他?#29301;?#19981;过省委刘书记刚刚也打来?#35828;?#35805;,要求我们必须尽快将案件?#24179;?#32473;省厅。”肖致远也管不了那么多,既然对方这么说,他也就将情况大致的说了出来。

听到这番描述,田福海已经知道了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道:“你们那边现在调查进展到了什么地步?”

“蔡振荣牵扯到的事情有很多,部分案件已经可?#36828;?#24615;,但还有一部?#30452;?#36739;重大的案件,缺少关键证据,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肖致远冷声说道。

电话里一时间陷入了沉默,田福海在犹豫,从对方刚才说的情况来看,的确是有不少人牵扯其中,就连省政法委书?#29301;?#21644;省公?#34081;?#38271;都亲自过问此事,之前刘正东可是?#22812;?#20182;,而且说的就是关于平山的事情。

当时田福海并没有意识到情况会有如?#25628;?#37325;,现在看来刘正东可能早就意识到了平山那边会给自己打电话,所以就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田书?#29301;?#25105;知道省厅那边的介入,完全是考虑到案情的重大,可是蔡振荣的代表律师今天送来了一份医学鉴定书,上面显示蔡振荣?#21152;?#30142;病,想要办理取保候审。”肖致远说出了一个刚刚被他遗漏的环节。

田福海倒是知道这个情况,道:“这个我知道,傍晚的时候刘书记?#22812;?#25105;,也提到这个蔡振荣身?#25216;?#30149;,需要定时的?#37038;?#27835;疗,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可是据我们连接,蔡振荣根本就?#28142;?#22312;这样的现象,我们已经?#25165;?#20154;去核实这份医学鉴定书的真?#20445;?#21482;是我们担心一旦省厅接手,会不会因为一番身?#25216;?#30149;,而将人暂时放出去的可能。”肖致远没有明确自己到底怀疑哪一个人,但他的这番话倒也是有所指。

田福海现在很头疼,其实在傍晚刘正东找他的时候,便已经意识到了事情可能要比自己想象的严重很多,可他还是低估了蔡振峰想要捞?#35828;?#20915;心,如今的云川正处在一个稳步发展的阶段,真要因为这件事而牵扯出一大批人,指不定又要让云川倒退十年。

要知道,从十年前的那件事之后,云川一直都处在?#25351;?#30340;状态的当中,也可以说好不容易才熬到了如今的样子,尽管还落后于其他身份,但?#20040;?#23558;特困地区的头衔给摘掉了。

田福海作为省委书?#29301;?#38656;要考虑的问题很多,也要更全面,沉默了片刻,他在电话里说道:“案子继续由你们调查,?#19968;?#20146;?#24895;?#21016;书记打电话,但是其他事情你们尽可能的不要参与,牵扯到省里任何人,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没问题田书?#29301;?#25105;们这边一定会积极的向你汇报情况。”得到了对方的支持,肖致远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至于对方口中的那些不该他们管的事情,他们自然也不回去理会,只要不影响他办?#31119;?#20854;他一切都好说。

就在肖致远他们向省城寻求帮助的时候,?#35805;才?#22312;了市局招待所内的刘振,还是第一次住这样环境的宾馆,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可是他也知道这次来的目的。

“刘书?#29301;?#25105;人已经到了平山,不过却没有见到蔡振荣,?#19968;?#30097;外面传平山市局对人使用暴力,并且屈打成招,应该是真的,否则我提出要见人之后,他们百般阻扰。”刘振也知道,这个时候他要和这位副书记站在一条线上。

接到电话的刘正东,此刻半点睡意都没有,他心里很不踏实,虽然已经给平山那边打?#35828;?#35805;,?#19978;?#23448;不如现管,那边真要不执行自己还一点办法没有,所以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省厅那边将人带回来,?#21482;?#32773;是蔡振荣能够懂事一点。

狠狠的将手中的香烟掐灭,刘正东低声说道:“我已经给平山那边打过电话了,朱浩轩也答应我将人交给你们省厅。”

“可是他们并没有这么做,?#19968;?#30097;他们采取了异地审讯的方法,蔡振荣根本就不在平山。”刘振也是刚刚那么一瞬间,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平山这边百般阻扰自己和蔡振荣见面。

刘振可不相信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在朱浩轩的面前,作为曹美玲背后的那个男人,也是嘉恒山庄以及嘉恒集团的第二大股东,这些年他一直都在为嘉恒集团保驾护航,而嘉恒集团则是给他提供了更多的?#35797;礎?/p>

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蔡振荣可能会知道自己大哥背后有人,可具体是谁肯定不会知道,这一点他很自信。

刘正东听到对方的这个想法,顿时说道:“你的意思是他们这么做就是故意拖延时间,好让另一边的审讯能够顺利进行,甚至是让他们找到更多的证据?”

“没错,我了解这个朱浩轩,类似这样的事情他在以前的地方没少做,现在看来我们还是要栽强势一点,否则只会越来越被动。”刘振可不想平山这边真的从蔡振荣身上查出点什么。

刘正东长舒了一口气,道:?#25226;?#19979;正是你人生的有一个十字路口,选对了你前面的路也将更加好走,可一旦选错了,那就真的没有回头路了。”

刘振怎么可能?#24187;?#30333;对方话里的意思,眼下省里就要?#33268;?#24178;部任免的问题,而自己也在提名之内,这也是刘正东一手极力推荐的事情,如果这个时候自己因为蔡振荣的事情牵扯太深,那这个提名都不同省里否决,他自己估计都得给自己否决。

“我明白刘书记的意思了,?#19968;?#20570;出争取的选择。”刘振的心里很清楚,对方最后那一句话的意思,就是在告诉自己要做出?#20384;?#30340;选择,切不能因小失大。

刘正东满意的点?#35828;?#22836;,语气也渐渐的?#25351;?#20102;平静,道:“千万不要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打完电话的刘振,看了看手机,随后一脸疲惫的坐在沙发上,眼下正是自己胜任副省长最关键的时候,而且从目前他了解下来的情况,以及背后有刘正东的操作,这一切看似简单,但事情不到最后一刻,谁又能保证一定就成。

刘振很清楚,自己这个时候不能再去和平山市局要人,否则就会让人产生怀疑,在他心目中,无论是朱浩轩,还是如今平山市局的一把手,都有过?#35828;?#22836;脑,想要不引起他们的怀疑,现在就只能好好的休息。

“记住一点,凡事不要总是?#19981;?#20986;头,你过去本身就已经说明了立场,其他的事情参与越多,?#38405;?#20063;就越不利。”刘正东面色有些憔悴,显然他对于平山的事情也有些无能为力。

春假时光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