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剑殇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21073;?/p>

激?#21073;?/p>

内部的神魂激?#21073;?#22806;部的剑道激战。

陈宗与心意天剑的配?#27927;?#21040;了极致,磨剑山主的怒火也燃烧到了极致。

“你的传承,便统统还给你。”陈宗出声,话语当中饱含了无以伦比的坚决,下一息,陈宗毫不犹豫的驱动,主动的散去一身修为,从神魔剑典修炼而来的修为。

陈宗立刻发现,当自己主动散去神魔剑典的一身修为时,磨剑山主的神魂气息也在发生变化,与自己身躯的某种关联在变得稀淡、模糊了。

怒!

磨剑山主暴怒到极致,怎么也没有想?#21073;?#23545;方竟然会如?#35828;?#22362;决如?#35828;?#26524;断,毫不犹豫的,便要放弃这一身好不容易才修炼而来的力量。

神魔剑典!

这不论是在外层宇宙还是在内层宇宙,都堪称是最为顶尖的传承,尤其是第四重,一旦练成之后,将横压一切,掌握超越圣阶的奥秘,直指那古今?#20174;?#30340;真神境界。

百万年前,自己精心的研究,历经无数次的实验,最终才确定下来,甚至不惜?#38405;?#21073;山的覆灭作为代价,但还是因为一点差错而失败了。

只?#36824;?#32463;过这么多年的沉淀,已经是真正的完善了,再也不存在什么错误什么弊端,只需要按部就班的修炼下去,达到圣阶并非什么难事,乃至超越圣阶,都是有可能的。

如此诱惑,谁可?#32536;?#25377;?

而获得神魔剑典的传承,修炼得越是深入,与磨剑山主的关联就越深入,其身躯,也会愈发的契合磨剑山主的神魂,成为他重临世间的容器。

陈宗将之修炼到第三重,这身躯,已经是十成的契合磨剑山主的神魂了,正因为如此,磨剑山主才会轻易的夺舍陈宗,并?#20063;?#38656;要什么磨合,直接就可以掌握陈宗的一身力量,另外,只要陈宗还有神魔剑典在,磨剑山主就算是夺舍失败,也不会如何,依然有机会重新夺舍。

好像一颗不定时的炸弹,随时随地都威胁着陈宗。

但现在,随着陈宗决然而主动的散去神魔剑典的修为,磨剑山主神魂与陈宗身躯的契合度开始下降。

“疯子!”磨剑山主怒骂,更是有些惊慌了,但,要他服软吗?

那是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事,既然如此,便更决然一些吧。

磨剑山主也随之爆发,黑色印记蓦然震荡起来,直接产生一股惊?#35828;?#21534;噬之力,宛如黑?#27492;?#30340;,疯狂的爆发,直?#24551;?#34989;了陈宗的全身。

陈宗立刻感觉到自己一身力量,被疯狂的吞噬,更有自己的精气神和神魂,也一并被那一股可怕至极的吞噬之力所笼罩。

一直以来,磨剑山主都不曾吞噬陈宗的神魂,并非不愿意,而是因为陈宗的神魂和此身躯乃是同源同体,若是直接吞噬掉,会造成不好的影响,磨剑山主是打算慢慢的,一点点的消磨掉陈宗的神魂,才不会留下什?#26149;?#36951;症。

才能够真真正正彻彻底底完完美美的掌握陈宗的身躯。

这容器,他可是十?#31181;?#35270;的,不容有丝毫的差错,否则可能影响到他最后的突破。

但现在,却不得不这么做了,哪怕是留下什?#26149;?#36951;症也再所不惜。

只要将

陈宗的神魂吞噬掉,一切反抗都会消失,一切,都将是自己的,至于其他的什?#26149;?#36951;症什么差错之类的,已经顾不上了,都已经到了这一?#21073;?#19981;得不如此,别无选择。

生死之?#21073;?/p>

凶险至极的生死之?#21073;?#38472;宗只感觉自己的一身强横的精气神被不断的吞噬着,神魂?#37096;?#22987;摇曳起来,仿佛被无形的大手紧紧的拽住,朝着那黑色印记猛力拉扯而去。

陈宗原本是打算慢慢的散去一身神魔剑典所带来的修为力量,如此,才不会损伤自己的身躯,至于失去修为之后,实力大幅度下降,那只能另想办法,再者,自己也有其他的一个念头,或许可以?#20040;?#26426;会尝试一番。

假若失败的话,那么,只能去寻?#24187;?#19981;错的功诀重新修炼,以自己的经验在,再加上诸多的资源辅助,也不会费时太久。

但现在,黑色印记爆发了,磨剑山主摆明了就是鱼死网破的决然,不能再这么缓慢散去力量了,必须加快,哪怕是对自身造成损伤也再所不惜。

力量散去,宛如洪流决堤般的滚滚倾泻,朝着周身喷涌而出,陈宗身躯狂颤之间,便有一道道的血线从周身喷射,直?#23588;竞?#20102;身躯。

筋脉在如此暴力冲击之下,直接受到影响,纷纷破裂,脏腑也受到冲击,出现损伤,连带着骨骼肌肉皮膜等等,也一样受到不小的创伤。

拼!

磨剑山主在拼,陈宗也在拼,拿着自己的性命在拼。

因为这关乎到自己的性命和前途。

“放弃吧,无畏的挣扎而已。”磨剑山主一边企?#21152;?#35328;语?#26149;?#21160;陈宗的意志,尤其是在这种对抗之下,意志愈发容易动摇:“只要你将身躯交给我,便可以带着你登临宇宙最巅峰,成为至高无上的真神。”

真神?

真神!

陈宗不懂,不曾听过,内心十分好奇,但陈宗也知道,此时此刻不是询问的时候,一旦询问了,势必会受到磨剑山主的影响,削弱自己的抵抗之力。

“不是我的可以舍弃,我的就是我的,谁也不能动。”陈宗的回应,语气是无比的坚决,不容有丝毫的质疑。

就算是毁灭,也不可能留给磨剑山主。

终于,陈宗的一身精气神都被黑色印记吞噬一空,失去精气神,陈宗的神魂也变得昏昏欲睡,有种奄奄一息的感觉,就好像是被丢到了岸上被?#24050;?#26333;晒许久的鱼儿一般。

而陈宗的身躯,完全染血,一层血浆遍布全身,看起来十分可怕,触目惊心,神魔剑典第三重所修炼出来的一切力量,全部被陈宗以极其狂暴的方式散掉了。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陈宗失去了一身修为,失去了一身强横的天阶无敌的实力。

但所幸,这不是被废掉修为,而是自己散掉了,是可以重新修炼回来的,只?#36824;?#38656;要时间和相应的资源。

如此代价,也是十分惊?#35828;模?#27605;竟一身修为来之不易,何况陈宗还是修炼神魔剑典这等强横至极至高无比的传承,其中的艰难,陈宗身为当事人,无比清楚。

但,该舍弃还是要舍弃。

有舍方有得。

当陈宗散尽一身神魔剑典的修为力量之后,黑色印

记的吞噬之力,骤然下降,再也无法影响到陈宗的神魂。

差一点!

只是差一点,便可以将陈宗的神魂给吞噬掉啊,就差那么一点点的时间而已,连一息都不到的时间。

功败垂成!

此时此刻,陈宗的神魂处于一种恍惚当中,仿佛要昏厥似的,?#20174;直?#39035;忍住,扛着这种要昏厥的感觉。

而磨剑山主一点也不好受,催动黑色印记,他的神魂力量也消耗了许多,也同样处于一?#20013;?#24369;的状态当中。

一阵剑鸣声响起,由?#37117;?#36817;,?#19978;?#24494;变得清晰,旋即,只见一缕剑光进入陈宗的神海之内,飞射向陈宗的神魂,迅速缩小,最?#31456;?#20837;陈宗手中。

正是心意天剑。

心意天剑的力量,也极大的消?#27169;?#21097;下的并不多。

心意天剑入手,陈宗的神魂立刻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气息蔓延而来,令得神魂一阵清爽,似乎也?#25351;?#20102;些许力量。

出剑!

一心剑术直接施展出来,神海内,以神魂来施展剑术,不需要修为力量的加持。

剑光破空,?#26029;?#30952;剑山主的神魂,只见磨剑山主一招手,黑色印记立刻光芒?#20102;福?#20957;聚成一口黑色利剑,持拿在手中,一剑杀出。

正是他所掌握的无上剑术魔剑术。

一接触,陈宗的剑术立刻被击溃,准无上剑术和无上剑术的差距,太大了。

但,陈宗震惊之余,却没有气馁,也没有服输,再次挥剑,与之激战起来。

一剑挡不住,那就两剑,两剑挡不住,那就三剑。

剑剑破空杀出,都是一心剑术,但还是被不断的击溃,同时,陈宗的神魂之躯也不断中剑受创,一缕缕的神魂力?#31185;?#25955;而出。

无上剑术对陈宗的压制,太强了。

同样,在对方无上剑术的压迫之下,陈宗的一心剑术也以惊?#35828;乃?#24230;提升起来。

先是融合心剑术和世界剑术,接着,慢慢的将无杀剑术也融入其中,令得一心剑术愈发奥妙,威力也愈发强横。

连续中剑,陈宗的神魂之躯愈发虚淡,力量也在不断的下降,纵然剑术提升增强了,也无法挽回劣势。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24515;被还?#37117;是小聪明罢了。”磨剑山主冷笑不已,又是一剑杀出,剑光漆黑至极,仿佛深渊魔威驾临。

陈宗的剑光再次被击溃,神魂之躯又一次中剑,更稀淡了几分,照此下去,?#36824;?#19977;剑,只是三剑左右,陈宗的神魂之躯就会被击碎。

到时候,便会失去一切反抗之力。

似乎感觉到陈宗此时的状态,心意天剑剧烈的震颤起来,发出的剑鸣声,充满了决然,似乎是在诉说着什么,仿佛是要与陈宗诀别似的,旋即,一点光芒骤然亮起,耀眼到了极致,直接脱离了剑身,融入陈宗的神魂之内,伴随而来的是一股无法形容的悲伤,仿佛离别。

陈宗立刻感觉到一股清凉的力量冲入身躯当中,原本已经变得稀淡的神魂之躯,瞬间凝实至极,有若实质般的,一股莫名的力量催动之下,陈宗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挥出了至强的一剑,那一剑起时,神海内,便被一股悲意?#33268;?/p>

(本章完)

春假时光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