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再见牡丹和玫瑰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二十八,打粑粑!”

湘楚一地,自古以来便有这个?#20843;住?/p>

这个具?#20449;?#21402;的乡村风俗的习惯,是每年腊月最重要的日子之一。老百姓一般都是以本年的新糯米为材料,用乡里的清水浸泡一段时间之后,搁在木制的蒸笼上把糯米蒸熟。然后乘热把蒸熟的糯米放在石质的石窝里,用木棒捣烂至绵软柔韧,再做成大小不一的形状,便做成了年俗中的糍粑。

不过今年永蕙家的糍粑打的有些早,因为这天才是腊月二十六。不过看到永蕙有些神秘的神态,我禁不住问她怎么回事。她才偷偷告诉我说,今年华园家的糍粑是和她家放在一起的。看到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更是勾得我心里痒痒的忍不住。

看到我一副猴急的样子,永蕙偷?#33267;?#36215;来,最后还是没有隐瞒我。原来今天她家杀猪,屠夫偷懒华园家的猪也赶了过去一起杀了。都在永蕙家门口那个大土坪里摆开架势,因为今天是个难?#29611;?#22909;晴天帮手的人便也多一些。

不过据说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原因就是永蕙的妈妈牛三娘娘做媒,把牡丹说给久园做?#27599;停?#22823;家要来永蕙家正式的见面。不单单牛家当成了一件大事,就是华园家也是慎重其事。

于是老人们便一合计,就是要把过年的糍粑干脆也打了,正好杀猪有菜还热闹。当然老?#35828;?#24847;思很直接,那就是牡丹和久园成?#35828;?#35805;,正好?#20439;?#24180;前二十八那天,可以把这做?#29611;?#31949;粑直接送过去。听到永蕙的这种说法,我倒是没有太多的惊讶,因为牡丹和久园的事情说了好久了,但是一直没有真正的提到台面?#20384;矗?#36825;次看样子是要来真的了。

不过这事好像和我没有多大关系,那个牡丹虽然漂亮时髦,好像不是我可以靠近的。久?#20843;?#28982;对我们这些人也不错,但是和我们还是有着年龄差距的。

其实永蕙一提到牡丹的时候,我也突然想到了玫瑰,因为她是牡丹的妹妹。对于玫瑰在我心里的感觉,我现在逐渐明白了,那是更强于对永蕙的,因为在我朦朦胧胧的心里,一直是想把她当成自己未来?#27599;?#30340;。而即使我和永蕙那么亲近,说句心里话,最早的时候我都没有想过以后永蕙会成为我的?#27599;汀?/p>

玫瑰是一个影子,一直徘徊在心头的?#30333;印?#20197;前我想到她的时候,就是感觉到她挺?#27599;?#30340;,但是心里想不出别的什么道道。后来我懂事了之后,我便逐渐明白了,这其实就是一种想和她一起的感觉。今天忽然又听到永蕙说起牡丹,我心里瞬间便犹如开锅?#35828;?#27832;水一样。

永蕙倒是没有感觉到我的异样,可能平时很少能够?#32536;?#32905;,说着杀猪?#35828;?#26102;候,我都听到了她吞口水的声音。其实这个时候的人都馋肉的,我也不例外。对于可以去永蕙?#39029;?#32905;,我没有什么感觉到不好,因为我去她家就好像她来我奶奶这边一样,就好像是自己家里一样。

人是会长大的,但是在这个对于温饱都还有很多家庭没有解决的时代来说,能够吃上一顿饱肉,是很多?#35828;?#26790;想。所以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在这个时代对吃肉的渴望是**裸的。

我甚至以为,永蕙以前?#19981;?#26469;奶奶家,那是因为***生活比很多老人要好,可以说隔三差五的就要卖肉打牙祭。因为***儿女有几个是工人,不时要给老人一些钱零花的。而且虽然奶奶没有和爷爷一起吃,但是爷爷至少有份退休工资,他们两个?#35828;难仙?#27963;都不用愁的。

如今永蕙逐渐成年,自?#24187;?#26377;人再笑?#20843;?#22068;馋,也把她跟随我奶奶学的一手好手艺,而传为了一种美谈。

永蕙看我流口水的样子,便呵呵的笑着说,肯定会把一些肉放锅里熬的,到时候去厨房偷两块给?#39029;浴?#22905;这么一说?#19968;?#26159;很感动的,毕竟这个时候农家养一头猪确实很肥,但是却是要吃上一年的。有的家庭舍不得吃,大半都拿去卖钱作为家庭的收入了。

一路上絮絮叨叨的闲聊?#29275;?#21487;能很大很舒服的太阳,很多人都出来晒太阳。我说起来有段时间没在弘政堂这边了,看到大槐树边上的水井,我忽然有些发呆了起来。想到了那天看到唐命悟变脸的事情,后来他便出事了。虽然后来留住了一条命,但是人却毁了。

那天听到骆伯伯提过一嘴,说玉宝去她二姐那里了,因为她二姐夫在省城军区。骆伯伯还让玉宝带话回去,也捎了一点土产去省城,可能是?#24613;?#26149;节的时候吃的。而且听说这次是玉宝自己要去的,唐命悟家里派人过来兰花湾,想问问玉宝的身体怎么样了,意思就是想让玉宝回家去,但是好像玉宝的父亲唐?#26085;?#25377;着了,第二天玉宝就去省城了。

看着那静静的水井,我?#26149;?#28982;有些发呆了起来。永蕙看出我有些恍惚,便拉着我往前走,我才发现自己居然比永蕙还高了。我有些忐忑的挣脱了永蕙的手,永蕙有些惊讶的看着我,问我怎么了??#19968;?#31572;不出来,却轻轻的摇摇头,看着她的嘴巴撅了起来,不由红着脸低声说走。

永蕙?#22378;?#26377;些疑惑,但是她没有想太多,快到二十九爷家门口的时候,看到二十九怜怜坐在门口晒太阳,门口还贴着挽联没有撕掉。?#22812;?#30340;姐姐小香看到永蕙,便涌了过来靠近了。她脸上已经看不出来伤感,老?#35828;?#21435;世?#22378;?#21644;她们没有太大的关系。

我看着那白色的挽联有些不舒服,快步便朝永蕙家门口那土?#21495;?#20102;过去。因为土坪里已经很多人,大家都在看一个屠夫杀猪。猪已经被杀死了,地上没有多少血,因为这个时候猪血可是极?#29611;?#19996;西,大家一滴都是舍不?#29611;摹?#20498;是看到脖子下那翻开的伤口,鲜血伴着刃口,让我有些发愣。

我?#29281;?#26469;没有引起大家特别注意,倒是惠江不知?#26469;?#21738;里钻出来,一把就抓着了我,吓得我心里不由一激灵,忍不住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用力的一把扣了下去。因为和骆伯伯住在一起,虽然他还没有教我什么对打,但是已经在慢拳上和我拆练,让我形成了一种本能的习惯。

惠江惊讶的几乎便叫了出来,我才看清是他,连忙便松开了他,幸?#27599;?#21040;大家没有注意我,我才稍微的松了口气。惠江一连碓了我好几下才解气,居然问我这段时间去哪里了,我才想起?#26149;?#20687;没有和大家说起过。我在纠结要不要告诉大家,我在兰花湾住的了。说的话骆伯伯没有对外宣布,不说吧迟早被人知道,就像向茜菲就是知道的。

?#39029;?#30097;了一下,还是低声告诉他,自己这段时间身体不好,换了几个地方养?#29275;?#21069;几天还去兰花湾了。果然惠江对我的话没有怀疑,先是数宝一样告诉我,这段时间村里发生的事情,接着又有些低落的告诉我,他叔叔?#39057;?#39118;的孩子没了,好像到现在他叔叔还不好,被人接到向茜菲娘家那边去了。

我叹息了一回,心里浮?#33267;?#21521;茜菲的影子,不过马上就被惠江惊醒了。他不断的摇着我,低声说?#29275;骸?#23567;河快看,小河快看!”我有些郁闷的看过去,眼睛却?#22378;?#19968;下便定格住了。

一群人正从土马路下来小路,领路的居然是牛永祯和唐久园。而在他们的身后,有着一些?#27599;?#21644;男人,不过最显眼的却是一对女孩。走在前面的那位穿着一件黄色的毛衣,毛衣上绣着一幅漂亮的牡丹图,不正是漂亮的牡丹!而和她一起并排走的女孩,?#22378;醣人?#36824;要高上一点点,居然是穿着红色毛衣的玫瑰。

噢,噢!

看到这个?#28216;櫚牡?#26469;,看热闹的人都涌了上去。我?#22378;?#30475;到玫瑰朝我看了一眼,不过人?#22378;?#26377;些太多了,她们又是客,很快便被拥着进去牛家堂屋了。我没有马上跑过去,因为我看到有几个长辈在,便知机的?#26085;?#20102;一会儿,看到大多数都跟着进屋了,我才慢慢的靠过去。

土坪里摆着两头肥猪,看着每头起码都有三四百斤以上。屠夫正忙着给给猪捅皮连筋,据说这样可以把猪皮吹起来,最后把猪身上的毛和?#28216;?#21038;的干干净净。我其实平时很?#19981;?#30475;他们破开猪的整个过程,了解一下它身体里那每个口可的部位,究竟是长在什么位置,但是今天我没有了这个兴趣。

因为我看到了玫瑰,我断定她也是看到了我的,因为临进门的时候,我看到她还是回头看?#35828;摹?#34429;然那时被?#35828;?#30528;了半边脸,但是我知道她是看?#35828;模?#25152;以我再冷静,也忍不住跟了过去。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是有些思念她的。永蕙曾经和我说她生气了,不再见我了,但是刚刚那一眼,我知道她是想看到我的。

我不知道什么叫想念,但是此刻的心情,我想就应该是一种想念吧!

她?#22378;?#20063;高了一些,因为看起来?#20154;?#22992;姐牡丹高了,不过好像也更瘦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到了余柳堂,想到了那个下午的时光,想到了那个可恨的面孔,也想到了那阵阵令人无法忘怀的?#31889;?#21912;息声。但是现在我不像那个时候,我知道自己真正的长大了。回忆起她的身形,我居然有些痴痴的。(未完待续。)

春假时光彩金
极速快3猜大小计划软件 国际股票涨跌颜色 时时中彩票新11选5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QQ分分彩漏洞在哪里 梦幻西游用小66洗什么赚钱 投币机哪种赚钱 炼金11级做什么赚钱 双色球分析软件 mianfei买彩票 北京赛车冠军大小技巧 买卖保健品能赚钱吗 双色球怎么叫复式投注 网上棋牌赌钱 犹太赚钱故事 天津十一选五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