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当年情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两个人不但认识,似乎当年便有纠葛,这是此刻所有?#35828;?#24819;法!

确实,两个人虽然相隔着距离,一个站在院子进门的位置,一个站在楼门口前。 更新最快

这个时候两对眼神的直接对视,却让人感觉到火花电光直射!就像是电线杆上的两根电线一样,虽然是隔着距离的,但是只要搭火在一起的话,必然就会产生出强烈的火花来。

这两个人不但认识,应该当年就有过交手!

此?#26412;?#22312;这江头寨?#27704;錚?#23601;在这古老的吊脚楼前,两个人再次燃起了熊熊的战火!

看着阳光下的阴影,虽然好像遮去了大部分的热度,可是那无处不在的热意吗,就像这随时要爆发的战火一样。只要被这空气中的热度一摩擦,就马上要迸射出火花来。

田大邦的战意以浓,眼神中的战火燃起。因为看到自己的弟子从外面回来,居然是受了伤,这自然是使得历来自私的他暴跳如雷。

他的徒弟就是和阿西一起的那个小五,在云麓寨?#27704;?#21517;唤田鞠,是田大邦这些年收的徒弟里面,算是悟性最高的一个。他没有看出来小五哪里受的伤,却看到阿西和另外一个中蛊的惨状,便也以为小五是受了内伤。

要知道张燕之所?#38405;?#22815;成为苗疆的大蛊师,其对蛊术的研究已经算是巅峰道极,她所下的蛊,这一般养蛊的人哪里能够看出究竟来?就是真正的蛊师,要能够马上醒悟,只怕都是要有着极高成就的。

而且张燕给阿西和小五三个人所下的蛊,都是完全不同的蛊物。因为阿西是魁首,所以张燕自然下的手法比较重,完全是一?#20013;?#24847;蛊。而给那个腿被竹矛穿透的男子,下手却没有那么重,并?#19968;够?#32473;他下了一种止血蛊,算是救了他?#24187;?#33267;于这个小五,因为有着把式在身,张燕给他所下的,又是另外一种蛊物了。

这种蛊物看不出来究竟,却时不时的在咽喉和呼吸?#38647;?#31071;。小五只要张口说话的功夫,这就会引起反应,并且吐血出来。这使得田大邦以为小五被人伤了内脏,自然心急如焚。

他所擅长的那些治疗,虽然也包括了一些普通的接骨疗伤,甚至是一些日常的大病小痛,但是都是以苗?#20063;?#33647;辅助为主。甚?#20102;?#20063;学过一些简单的蛊术,但是只是仅限于普通的药蛊,只怕和这江头的头人吴登涡比起来,其实都是有些不如的。不然以他的?#24895;瘢?#21482;怕早就活吞了江头这边的寨子了。

听到向祚派人来江头,心急如焚的他自然?#24895;?#22859;勇要过来。要说这个向祚,当年也算是有些气魄的人物,不过这些年年纪逐渐大了,加上又有政府的一些约束,于是早就失去了当年的锐气。听说田大邦这个祸精要过来江头,虽?#24187;?#26377;办法劝阻住,但是也是反复的嘱咐了几次,才让他冷静一些随后?#20384;礎?/p>

“我想,当年你打不过我,如今应该还是无望!?#36856;?#34527;没有丝?#20004;?#20658;的感觉,而是带着平静的沉着,看着面前这个令桐?#38816;?#33495;人闻风丧胆的男子,心里似乎想到了当年的情形。

“别人都说你不善言辞,我看你嘴皮子就挺厉害!光说不练假把式,咱们过过招如何!”田大邦终于是失去了耐心,在他看来如果自己不出手的话,完全没有多说的必要。

彭蛟不是不想和田大邦动手,毕竟自己天天在山里穿梭,自问?#27704;?#27809;有拉下锻炼。所以面对比自己年龄还大的田大邦,彭蛟自然不会有半分的忌惮。但是田大邦一直提到他徒弟被人教训了,彭蛟知道这事虽然不算自己出手,但是自己女儿可是和张燕一起的,?#38498;?#36825;事只怕很难解释,所以看着田大邦的样子,心里?#19981;?#26377;些?#28872;鰲?/p>

“你既然这么想动手,我自然会满足你的。正好今天寨?#27704;?#20004;位长老也在,我等下就让他们做个见证,看看这在桐?#38816;?#21517;声赫赫的田大邦,怎么在江头铩羽而归的!?#36856;?#34527;的话说的很慢,毕竟对于他来说,虽然不是出生在这里,但是在这里生活了近二十年。

生儿育女养家糊口,江头这片寨子虽然有着很多痛苦的?#19988;洌?#20294;是在与彭蛟来说,?#19981;?#26159;有着许多的欢乐。所以看着面前咄咄逼?#35828;?#30000;大邦,彭蛟丝毫没有谦让的意思。

外人更加不知道的是,这个田大邦和彭蛟其实算是师兄弟,因为他们是一个师?#21040;?#20986;来的,不过田大邦是师兄而已。

可能看到张燕一直没有动静,彭蛟还是慢慢朝楼梯下走去。考虑到张燕是因为她帮助了自己家,但是张燕?#28909;幻?#26377;反应,在彭蛟看来就没有必要再迟疑。毕竟田大邦这种人既然来到江头,肯定是不会善了回去的。

小六吴香一直紧紧跟随着自己父亲,因为经常一起进山狩猎,她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只要父亲出声号令,她的竹箭就会毫不犹豫的射出去。

看到彭蛟终于走到院?#27704;錚?#30000;大邦一直有些冷笑的面容,忽然便好像寒冰一样。一对似乎慑人心魂的眼睛,却也紧紧的盯着彭蛟:“你确实还是和以前一样,而且也多了几分冷?#30149;?#19981;过这二十多年来,我的拳头一直都没有停歇过,今天我就好好试?#38405;?#30340;这对铁掌吧!”

彭蛟阻止了小六的跟随,并?#39029;?#31449;在楼梯上的吴三婆和龙崎看了一眼,居然还看到屋里除了吴双花和张燕,其余的都站到了门口来。他心里终于明白了过来,朝着田大邦微微抬手:“这些年我也没有停过,不过我打的都不是人!不是这些养的畜生,就是山里那些野生的畜生,希望你也不要令我失望!”

对于彭蛟话里所指,不管他是不是骂人还是真实,这个时候的田大邦倒是冷?#30149;?#24403;年师出同门,因为要继承师傅的一样技艺,几个师兄弟因此而翻?#24120;?#30000;大邦就和这个师弟照面比试过。但是出人意料之外的是,当年那场自己是输?#35828;摹?/p>

春假时光彩金
北京赛车pk10走势软件 stockq国际股票指数 3d彩票算法公式 排列3带坐标连线走势图 三分时时彩号码预测软件 516棋牌游戏下线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 四川快乐12论坛吧 中彩网双色球走势图 甘肃快三打豹子技巧 北京pk10直播视频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白小姐 赚钱大型游戏排行榜 快乐扑克3玩法 江西十一选五赚钱 商场开化妆品店赚钱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