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庆功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是谁,有什么事情吗?#20426;?#37329;飞羽对着门外喊道。

门外传来一个金家子弟的声音:“庆功宴的时间快到了,飞羽,家主找我来?#24515;?#19968;声。”

金飞羽抬头看看窗外,天已经渐渐黯淡下来。

金飞羽感慨道:“不知不觉已经天黑了啊,时间过得真快。卓大哥,我们一块去吧?#20426;?/p>

从始至终,金飞羽看没正眼看卓云松一眼。

卓云松再次感到受到屈辱,刚刚松开的拳头,再次紧紧的攥了起来。

好耻辱啊。

林涛回头看了一眼卓云松,道:“运送,你不跟我们一起去吗?#20426;?/p>

卓云松不由得看了看金飞羽的脸色,挤出一丝笑容:“大哥,你们先过去,我这边还有点事,处理完了我自己过去。”

于是,林涛和金飞羽两人结伴来到大殿。

大殿气势恢宏,大开大合,同时容纳上百张桌子。

林涛他们不是最早到达的,他们进入时,大殿里已经有不少人在闲谈。包括陆家家主,慕容家的家主等等。

金家家主?#19981;?#22312;其中,跟几个林涛不认识的人闲聊。

金壬满面春光,从始至终,脸上都带着淡淡的笑意。

林涛还“活着”的那个时候,这位金家家主可时常是满脸倒霉相,日日愁云惨淡。

今天,他仿佛重生了。

是的,他真的重生了。

林涛的死,让这位金家家主重新抬起头来,重生了。

而且,今天他要当众宣布,他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杀死林涛的英雄,卓长生。

金壬朝门口看了一眼,发现了自己女儿的娇?#32435;磧啊?/p>

金飞羽无论身处何地,永远都是那种万众瞩目的人物。

其实,她一进入大殿的时候,立即就有数道青年才俊的眼睛,稳稳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内心美滋滋的,享受这种注目礼,脸上却装作十分淡然,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

我最?#19981;?#36825;种场合了,金飞羽在心中说道。

“看看那两个人,估计他们两个已经是情侣了吧?#20426;?/p>

“金飞羽和王家二公子的婚事告吹了,其实卓长生也是个不错的选择。金飞羽还是挺有眼光的。”

“真希望是我啊,为什么不是我,我也不比卓长生差啊?#20426;?/p>

“讲真,你比卓长生就差一点……差什么?差一面镜子,照照你自己什么德行!哈哈。”

金飞羽安安静静的听着远处飘来的闲言碎语,脸上面无表情,好像没听到。

但她的内心波涛汹涌,完全是相反的境地。

哈哈,听听他们在说我什么?

说我有眼光呢。

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19978;В?#23454;在?#19978;В?#26519;涛没有活着看到这一幕。

她的同伴侧头看了她一眼,关心道:“飞羽,你想什么呢,心不在焉的样子。”

金飞羽毫不隐晦的道:“卓大哥,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兴奋了。”

林涛笑道:“你为什么这么兴奋?#20426;?/p>

金飞羽想了想道:“可能是因为……想到林涛的下场,我才这么兴奋的吧?我就是感觉有些?#19978;А!?/p>

“?#19978;?#20160;么?#20426;?/p>

金飞羽叹了口气,用无比欠揍、让忍不住扇飞她的口气,淡淡的说道:“?#19978;?#21834;,林?#25991;?#20010;小杂种,没有亲眼看到这一?#23567;!?/p>

“我真希望林涛亲眼看看,他当初

是多么的嚣张啊?可是现在看看,他人呢?被卓大哥你亲手杀死,死有余辜啊!”

金飞羽说着,向林涛投去感激的目光。

林涛心中冷笑,那个小杂种就站在你对面呢,?#19978;?#20320;认不出来啊。

金飞羽认真的看着林涛,道:“卓大哥,你眼睛怎么了,刚刚我说林涛被你亲手杀死的时候,你好像不高?#35828;?#26679;子。”

林涛赶紧摇了摇头,含糊道:“我那里会不高兴,我那是太高兴了,太高兴了反而情绪就表现不出来。唉,这也是我的确定,你以后就会知道了。我不能表达自己的情感,你不会嫌弃我吧?#20426;?/p>

金飞羽?#35835;?#19968;下,温和的道:“卓大哥,这都是小事。”

这时,远处的金家家主忽然看见他们,朝着他们招手。

金家家主招呼道:“飞羽,长生,过来,来这边儿。”

金飞羽和卓长生只好过去,任由金家家主把他们两个人引荐给同他闲谈的两个人。

那两个人在主城中,也是极有权势之人。

两人是传承家族妫家的二号和三号人物。

这次,妫家家主有事在外,无法亲自过来,便由?#25105;?#20154;物带人前来。

因为是“那一位”邀请,即便是传承家族的妫家,也不敢有所怠慢,因此一次性派了两名重要人物前来与会。

而且,在临行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叮嘱他们,一定要向“那一位”表达足够的诚意和歉意。

还说,等以后他本人抽出时间,一定亲?#32536;?#38376;拜访,向“那一位”谢罪。

金家家主刚刚吹了一个牛逼,心中十分的满足。

妫家二号人物妫有为恭喜道:“长生贤侄是诛杀林涛的功臣,又是卓家的血脉,你们两家联姻,真可谓是天作之合啊。”

妫家三号人物妫天也附和道:“这次林涛一死,仙界也终于安宁了。以后金家的复兴和卓家的崛起,都指日可待啊。”

妫有为半是开玩笑的语气道:“说不定,以后金?#39029;?#20026;第九个传承家族,那也说不定啊。”

金家家主顿时有些飘了。

他脸?#20384;?#24320;了花,连连拱手道:“借两位吉言,借两位吉言……”

妫有为?#26377;?#20013;摸出一件东西,是个微微发着亮光的白色红色?#39318;印?/p>

妫有为将?#39318;?#25343;在手中,没有立即递过去。

他手中拿着?#39318;櫻?#28129;淡的解释道:“这枚?#39318;櫻?#22312;仙界也十分的稀有,但是具有强大的杀伤能力,用来自保是再合?#20160;?#36807;了。”

“我们两个老头子,匆匆的前来,也没带什么东西,就将此物送给两位贤?#21486;?#26435;当是见面礼。”

“而且,也当是我们两个?#35828;?#19968;点点心意,对长生贤侄诛杀林涛表示一点点的感谢。还希望不要推辞。请笑纳。”

金家家主看见这个东西,眼睛都冒出绿光了。

这特么的……也太贵重了吧?

“这怎?#26149;?#24847;思,这怎?#26149;?#24847;思呢……”金家家主嘴上推辞,笑嘻嘻的笑纳了。

金飞羽向父亲投去了一个鄙视的眼神。

父亲啊,你怎么随便收?#35828;?#19996;西呢,这等于是交给人家把柄啊!

以后说不定人家拿你当狗耍啊。

金壬淡淡的看了金飞羽一眼,笑眼如常,只是眼中莫名的多了一丝?#20384;薄?/p>

金飞羽以为自己看错了,再看向父亲时,他又恢复到了那种讨好的笑?#22330;?/p>

妫天呵呵一乐,什

么也没有说。

妫有为淡淡的解释道:“金家主,这就当是个见面礼,他日两位贤侄喜结联姻的时候,我们妫家必将还会送上一份大礼,哈哈。”

金家家主连连道:“送什么礼,多见外,两位如果能?#23383;?#23567;女的庆典喜宴,我们就感激不尽了,哈哈。”

庆功宴开始了!

说是庆功宴,其实在林涛眼里,这基本上就是一场他林涛犯罪史的学术研讨会啊。

本次庆功宴的唯一主人翁,“那一位”大人物缓缓走了?#20384;礎?/p>

他目光如?#22955;?#30447;视着下面的众人,宣布庆功宴正式开始。

每张桌面摆上一壶茶水,?#21018;?#33590;碗,除此之外什么都么没?#23567;?#20063;没有上吃喝。

“这什么庆功宴啊,怎么连吃喝都没有啊。”底下有人?#37027;?#35828;道。

“小点声,小心被台上那个老?#19968;?#21548;到,你到时候就完蛋了。”另外一人好心提醒道。

先前说话的那人?#20197;擲只觶骸?#21351;槽,你还说我呢,你?#21307;?#20182;老?#19968;錚?#23436;蛋了,肯定被他听到。”

后说话的那人顿?#26412;?#24613;了:“我这都是为了提醒你,完了,现在我也一起被连累了。你刚刚叫他什么?#20426;?/p>

坐在上首的“那一位?#20445;?#34429;然底下的人说的每句话,句句都清晰入耳,却没有动怒。

因为,不值当。

他这种等级的人物,已经不可能放下身段,去回应底下一?#21917;说?#38386;言碎语了。

随着庆功宴正式开始,主人翁上台?#19981;埃?#22768;音低缓道:“众位,今天的庆功宴,既是庆功宴,也是一场活动。一是为了亲?#31181;?#26432;林涛的卓长生庆功……长生,你起?#26149;?#22823;家打个招呼。”

林涛?#27927;?#19981;情愿的站起,和所有人拱手作?#23613;?/p>

大人物接着道:“第二,是为了纪念受到林涛这个宵小陷害,而遇难的仙界精英们!请大家为这些陨落的仙界精英们默哀两?#31181;印!?/p>

众人纷纷起身,低着头闭着眼睛,?#32842;?#19981;出声。

林涛看了金飞羽一眼,也只好照做。

没有办法,卓长生在这种事关“大义”的问题上,一向认真和虔诚到感动自己。

默默的纪念完?#24076;?#22823;人物清清嗓子,道:“金壬家主,下面还有什么?#25165;牛?#23601;你来做吧!”

金壬屁颠屁颠的跑上台,看见台下乌央乌央的人群,眼中流露出一丝骄傲和紧张。

他金壬也有今天啊。

今天千万不能掉链子,要在这位大人物面前,搞好他的人设。

金壬开始背诵事先?#24613;?#22909;的演讲稿,“各位……”

不用多说,这演讲稿是金飞羽替他写的,尽管极力隐藏,字里行间仍然充斥着对林涛的控诉。

简直是带着情绪写作啊。

金壬为人虽然精于世故,但是这个演讲水平,实在是有些堪忧。

所有整篇演讲下来,硬是把一片情感饱满的讲稿,念的平平无奇。

金飞羽听到一半,就忍不住捂脸了。

演讲完?#24076;?#19979;面想起两个孤零零的掌声,然后掌声雷动。

虽然实在没有让人鼓掌的冤枉,可你得让人?#21307;?#23478;家主下来台啊。

金壬?#20004;?#22312;自己“声情并茂”的演讲中,良久才从中走出来。

他缓缓的扫视台下一圈,朗声说道:“各位,下面我们来听听林涛的罪行宣讲。”

说着,他命人搬?#20384;?#19968;样东西,举座震惊!

(本章完)

春假时光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