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危机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将孙思邈礼让入马车,房俊?#24895;?#38543;行的部曲,令其打马先行,先去皇宫递个口信儿,然后才蹬车,陪着孙思邈一路出了终?#20185;劍?#36827;了长安城。

程处亮事先也已派人通知家中,马车到了卢国公府门外,早有卢国公府的亲眷、仆人候在门口,孙思邈一下车,便迎入中门。

程咬金亲自在中门内迎候,上前施礼相见,说?#24605;?#21477;感激的话,尽管明知人家孙思邈是看在房俊的面子上才能登门诊?#21361;?#21364;也要表达出自己的态度。

房俊在门口?#24895;?#36319;随的部曲家将,令他们站在门口,若是有人求见孙思邈,悉数挡驾。很多达官显贵求着孙思邈去给?#30528;?#35786;病,却请不动这尊神仙,此刻闻听前来卢国公府,想必会追上门来,欲求一见。

孙思邈看着他的面子前来给清河公主诊病,岂能再因此受到旁人骚扰?

房俊与程?#22812;?#31995;非比寻常,可说是通家之好,拦阻旁人求见孙思邈这等得罪?#35828;?#20107;,?#27604;?#19981;让的揽下来。

程咬金拍拍房俊的肩膀,并未多言。

都是聪明人,程家此番领受房俊的人情,算是大发了……

众人簇拥着孙思邈来到内宅,都留在中堂暂坐,程处亮因着孙思邈去了后堂诊病。

程咬金抬手请房俊饮茶,感激道:“今日之事,?#25103;?#39046;受二郎恩情,定有后报。”

房俊不以为意:?#23433;?#29238;这话可就说的?#35835;耍?#24744;与家父数十年交情,晚辈与处弼更是情同手足,举手之劳,不足?#39029;蕁!?/p>

恩情不必挂在嘴上,程咬金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便不再言语此事,而是笑问道:“听闻薛仁贵意欲谋求安西都护府司马,可是二郎的意思?#20426;?/p>

房俊道:“确?#31561;?#27492;,薛仁贵骁勇善战、足智多谋,且身先士卒、威望卓著,留在右屯卫中实在是屈才。此番右屯卫回京,估计很长一?#38382;?#38388;再也难有外出征战之机会,如?#38543;?#23558;,焉能因吾而投闲置散?眼下西域不靖,西?#22238;?#36225;着帝国兵力尽?#36828;?#20542;之时搞风搞雨,郭孝恪轻敌冒进身死兵败,使得西域大好?#38382;?#21270;为乌?#23567;?#22266;然英国公率军横扫西域诸国,到底也不复之前的稳定态势,正是兵荒马乱之时,该当薛仁贵这等骁将一展身手。”

程咬金呵呵一笑,颔首道:“薛仁贵确?#25377;?#38169;,胆大心细,有名将之风,放在西域正好可以砥砺一番,若是有所长进,往后可堪大任。二郎这识人之能,?#25103;?#28145;为钦佩,哈哈。”

二人互视一眼,心意相通。

房俊笑道:?#23433;?#29238;才是胸襟广阔、任人唯才,小侄望尘莫及。”

既然得了程咬金的许诺,薛仁贵出任安西都护府的司马几乎可以板上钉钉。程咬金如今虽然在军中没有多少?#31561;ǎ?#20294;毕竟身份资历放在那里,他说一句话,谁敢忽视?

最重要是在李二陛下面前的影响力,放眼朝堂,还真就没有几人比得上……

当然也是薛仁贵自己争气,漠北一战,薛仁贵充当先锋一?#25151;?#39129;突进,而后又与薛万彻联合起来清剿铁勒诸部残兵,功勋卓著将星闪耀,早已入了李二陛下的法眼。

有房俊的提请,再有程咬金的配合,又有李绩的首肯,虽然?#23478;?#26410;曾颁布,却几乎不会再出任?#25105;?#22806;。

未等房俊喜悦之情稍减,程咬金又道:“昨日薛万彻向陛下觐见,恳请赴任营州都督,率军扫清辽东贼寇,为陛下东征之先锋,陛下尚有犹豫,还未予以回复。依二郎之间,薛万彻能胜任否?#20426;?/p>

房俊顿时一愣。

这什么意思?

若说薛仁贵救人安西都护府司马之事,算是程咬金投桃报李小小的还一个人情,那么将薛万彻请求就任营州都督一事拿出来,可就不?#30343;?#20154;情那么简单了。

薛万彻以往乃是李建成的人,后?#27492;?#28982;投靠了李二陛下,却也非是那么情愿,一直未曾与李二陛下走近,游离于帝国权力中枢之外。这两年同房俊打得火热,纠葛深远,早已?#30343;?#20316;与房俊一同效忠于太子殿下。

换言之,如今的薛万彻与房俊一样,都是铁?#35828;?#22826;子党。

薛仁贵不过一个小小的杂号将军,影响力太弱,可薛万彻不同,那可是朝中有数的名将!

程咬金这时候提出薛万彻意欲就任营州都督,并?#24050;首?#24049;的意思,是否有心投?#21051;?#23376;?

谁不知程咬金是坚定的皇帝鹰犬?

不管太子是谁,不管谁在争储,就?#30343;?#19968;味的效忠陛下,绝不掺和进争储之中,立场非常坚定。

所以现在的程咬金?#34892;?#21453;常……

房俊心中惊异,略加思索,试探着说道:“薛万彻固然勇猛善战,但刚烈有余,智谋不足,其实依小侄看来,无论是营州都督,亦或是东征先锋,非伯父您莫属……”

程咬金一愣,旋即笑起来,佯怒道:“臭小子,拿伯父开心呐?伯父这么大把岁数,一辈子尸山血海金戈铁马,老早就腻歪了,这会儿就指望着窝在长安城享受荣华富贵,怕是提不得马槊、上不得战阵咯!”

见到房俊一?#36225;?#28982;,便笑着低声道:“你以为?#25103;?#26377;心思去争那个功劳?非也。?#25103;?#24403;年聚义瓦岗,后来归顺陛下,便一心一意追随陛下,从不曾蛇鼠两端、摇摆不定。无论是当年玄武门之变,亦或是陛下登基之后,?#25103;?#20174;不拉帮结派,?#38395;?#20154;如何算计、怎样谋划,?#25103;蛑皇?#38081;了一条心,惟陛下马首是瞻!当然,效忠储君,亦是臣子之本分,却要有所保留,只需立场明确即可,万万不能予人口实,否则遗患无穷。”

房俊顿时一震,悚然而惊!

这番话算得上是程咬金掏心窝子的劝诫,你可以效忠太子,甚至可以支?#27835;和酢?#26187;王,但是绝对不能凭借自己的影响力拉帮结派,试图左右储君的归属!

储君之位谁属,只能由李二陛下的意志决定!

除此之外,谁?#20063;?#25163;进储位的争夺,谁就犯了李二陛下的大忌!

自己当初打定主意远离争储的漩涡,后来为何又一步一步的与太子愈走愈近,甚至到了如今成为太子的根基命脉、头号打手?

飘了啊……

房俊左?#39029;?#30597;,堂上除去程处弼外并无他人,就连仆人侍者都留在门外,看来程咬金今日是早有计较,就打算趁着这个机会提点他一番。

顾不得后背一层白毛汗,赶紧起身,一揖及地,衷心道:?#23433;?#29238;之教诲,小侄铭记在心,绝不敢忘!”

程咬金嘿嘿一笑,随意摆摆手,道:“坐坐坐,咱们爷们儿,何须这般虚礼?#31185;?#23454;这一点,令尊比?#25103;?#30475;得清楚,之所以一直未曾提醒你,怕是就打着让你遭遇挫折的心思,好能够沉下心来,低调个十几年。这本是好事,但?#19978;В?#35770;起对陛下的了解,?#25103;?#33258;认比令尊还是强上那么一点……令尊是君子,认为皇帝即便?#38405;?#26377;所不满,亦不过是予以打压,正好可以令你沉淀下来,修身养性,待到将来太子登基之后,再风生水起,?#23383;?#22825;下……不过他却是忘记了,身为帝王,?#34892;?#26102;候哪里会?#24605;?#22826;多的私人情绪?尤其是谁都不可碰触之皇权,谁碰了谁就犯下大忌,即便?#20146;?#24049;的亲生骨肉,都未必能够网开?#24187;媯?#20309;况?#30343;?#19968;个女婿……”

这话说的,已然挑明了有悖逆之?#21360;?/p>

若非面对自家子侄,?#20808;?#19981;会说出这番话语来,一旦传入陛下耳中,那可就是滔天大祸!

房俊再次施礼,诚心诚意道:“小侄受教了,今日这番话,出的您口,入的吾耳,铭记心头,绝不外泄。”

今日哪里?#20146;?#24049;送了程家一份人情?

分明是程咬金一番话语提点自己,帮助自己逃过一劫!

春假时光彩金
广东快乐10分开奖信息 二肖3码全年的 金庸群侠传在哪赚钱 黑龙江11选五 民彩网 如何用自己的私家车赚钱 河南快3推荐号码一定牛 幸运飞艇计划开奖软件苹果版 排列五所有开奖数据 棋牌欢乐麻将辅助器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网站 双色球网上投注app 山西新11选5电子走势图 双色球19120开奖号码 金沙极速6合免费计划软件 北京快3一定牛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