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上房抽梯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燕七活动筋骨,一脸坏笑看着丁松:“丁院长,现在轮到我来出题了,你害怕吗?”

“我……?#19968;?#23475;怕?”

丁?#19978;?#22312;明显有点心虚了,他出题没?#24515;?#20303;燕七,现在最多和燕七打成平局,哪里会开心?

假如说,燕七是个大儒,大文豪,和他打成平局,还能勉强接受。

可是,燕七偏偏是个籍籍无名之辈,甚至于还是个低等小家丁,若是和他打成平局,那该有多难堪?

我可是妙语书斋的院长啊。

现如今,最好的局面就是弄个平局了。

丁松强忍着愤怒,冷言冷语怒斥燕七:“你?#36824;?#26159;个小家丁,?#19968;?#24597;你吗?”

燕七装模作样的点头:“没错,我就是个小家丁,只是运气好了些,哪有什么真实水平?”

丁松撇撇嘴:“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燕七继续藏拙:“说句实话,我只会刷盘子洗碗,哪里会对对子?虽然我可以提问三个上联,但是我水平有限,顷刻之间,能想出一个上联就不错了。”

“再说,我就算想出一副对子,也是七扭八歪、没有技术含量的庸?#23383;?#20316;,当着这么多才子的面前说出来,只怕会污了大家的耳朵啊。”

众人一阵大笑。

丁松又开始得意起来:“想?#22351;?#20320;这小家丁还知道自己的斤两。也罢,我就不难为你了,既然你害怕献丑,那就不用你出对子了,这一局算平局好了。”

“那怎么?#24515;亍!?/p>

燕七挺着胸道:“比赛就是比赛,焉能半途而废?我虽然是个小家丁,但也明白始终如一的道理。就算是献丑,那也得硬着头皮拼了。”

众人闻言,暗暗点头,这小家丁懂礼。

丁松哼道:“你小子还不死心??#38405;?#30340;水准,能吟出什么对子?歪歪扭扭的,我分分钟就可以对出下联。”

燕七道:“那是自然了,丁院长是谁啊,?#24378;?#26159;金陵文坛泰斗啊,才思敏捷,对对子更是得心应手,只需要分分钟,就可以对上我对?#21360;!?/p>

“算你说了句实?#21834;!?/p>

丁松很有气派的坐在上位,自信的挥挥手:“不要耽误时间,快点出题,各位可以见证一下,我分分钟了就可以对答如流。”

有学生为丁松拍马屁。

“丁院长的楹联之功非常深厚,才思敏捷,灵活深邃,实在让我羡慕。”

“说的就是,丁院长可是我的偶像,论楹联之强,谁能强过丁院长呢。”

“丁院长几乎不用思考,就可以对上燕七的楹联。”

……

丁松被马屁拍的舒服之际,很骄傲的‘谦虚’道:“哎呀,你们说的都是事实,但众所周知的事情,就不用记在嘴边了。”

日!

燕七非常钦佩丁松装叉的手段。

这厮装了许多年,功力深厚无比,我得向这个装B犯好好学习一下经验,怎么就装的那么自然呢。

燕七也附和道:“丁院长,那?#39029;?#39064;了。”

丁松道:“快点出题吧,咱们好进入下一环节。”

燕七琢磨了半天,没有说?#21834;?/p>

丁松讥讽道:“你没读过书,却要硬生生憋出一副对子,真是强人所难啊,哈哈。”

过了许久,燕七?#24597;?#33080;遗憾的说:“憋了这么久,终于憋出一副对子,不容易啊。”

众人捧腹大笑。

丁松看着燕七出题如?#24605;?#28073;,更不害怕了,品着茶,悠哉道:“你快点把对联说出来吧,本院长都等得不?#22836;?#20102;。”

燕七道:“?#25293;?#23506;窗空守寡。”

丁松正在喝茶,?#30424;搜裕?#19968;口茶水喷出来,怔怔的看着燕七,眼眸睁得溜圆,茶水溅在衣襟上,却也顾?#22351;?#20102;。

那些学生、教习们也目瞪口呆。

安晴?#29702;?#30623;向燕七,清澈的瞳孔崩射出夺目的华彩,她也没想象到,燕七真的出了一?#26412;?#23545;,真真正正的绝对。

燕七凑到丁松面前,满脸笑嘻嘻:“丁院长,我献丑了,我没读过书,没学问,刷盘子洗碗还行,我想出的对联实在蹩脚,没有惊到丁院长吧?”

丁松支支吾吾,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怎么会惊到我呢?没有,绝对没?#23567;!?/p>

燕七满脸崇拜的看着丁松:“没有惊到丁院长,那我就放心了。丁院长,你不是急着进入下一环节吗?你快对出下联吧。我,安晴小姐,以及各位才子,都在等着呢。”

“这……这个……我不赶时间,不急,不急,我先喝口茶,养养胃。”

丁松满头大汗:麻痹的,燕七这厮故意为难我。

?#25293;?#23506;窗空守寡,全是宝盖头,十分工整,寓意又相当深远,平仄极为高明,这分明是个千古绝对。‘

论难度,足有十个加号。

怎么对?

?#24895;?#23617;啊对!

燕七满脸好奇:“丁院长,你喝了足有十杯茶了吧?还喝吗?不会尿裤子吗?”

“燕七,你放肆。”

丁松霍然站起:“你怎?#26149;?#25105;说话呢?我堂堂大儒,怎么会尿裤子?”

燕七道:“既然是大儒,那你倒是对对子啊,只会喝茶的大儒,也算是大儒吗?”

“这……”丁松被噎得直翻白眼儿。

燕七道:“丁院长,时间很久了,你快些对对子吧。这个题目对丁院长来说,很难吗?”

丁松憋得满脸紫红:“不难,当然不难,我是谁啊,我学富五车,才高八斗……”

燕七道:“我觉得也是,刚才才子们都说了,丁院长对对子,就跟玩儿似的,谈笑之间就齐活儿了,尤其是我这种不入流的对子,更是得心应手。丁院长,我说的对吗?”

“这个……大概是……是如此吧。”

丁松支支吾吾,心虚至极,头垂得很低,恨?#22351;?#22841;到裤.裆里。

这时候,他十分后悔。

刚才,就不该吹牛皮,现在可好,上房抽梯,可怎么下来?

这些学生更可恶,完全是在捧杀我!

丁松惴惴不安,不知如何是好。

燕七打蛇随棍上:“丁院长,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了,你倒是对呀。”

丁松不敢说?#21834;?/p>

燕七呵呵一笑:“丁院长该不会是对不出吧?难道,我这个不入流的对子,竟?#35805;?#19969;院长给难住了?”

“胡说!”

丁松一拍桌子,将憋得紫青的脸抬起来,气急败坏道:“什么对?#28216;?#23545;不出?我只是口干舌燥,想多喝?#21103;?#33590;而已。你急什么急?你信口污蔑一代大儒,成何体?#24120;俊?/p>

燕七哈哈大笑。

此刻,看着丁松,就像看着跳梁小丑一般。

春假时光彩金
今日河南11选5开奖结果 手机投注 吉林11选5胆拖计算器 码报资料图片 江苏11选5体彩中心 内部透码彩票彩图 蓝洞棋牌游戏app下载 网球王子日语版 易发棋牌下载安装 一尾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麻将技巧快速提高法 海南飞鱼游戏走势图 股票分析师为什么不自己炒股 双色球预测软件 正规可靠的棋牌游戏 3组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