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3章 就是要鲁莽一些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燕七微微一笑:“我是武美智的姐夫,也是元宝的……姑且算是姐夫吧。”

“哦?#20426;?/p>

婉娘不是惊慌,而是诧异:“你是美智的姐夫?她什么时候有个姐姐了?还有,美智怎么会告诉你我在这里呢?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20426;?/p>

燕七道:“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婉娘问:“谁?#20426;?/p>

燕七指了指画中人:“彭然。”

婉娘?#35835;?#21322;响,忽然叹了口气:“大江东去浪淘尽,往事一去不复返,陈年旧事,早就忘了。”

“忘了?#20426;?/p>

燕七指了指画像:“真忘了彭然,你还有他的画像?#20426;?/p>

“我……”

“真的忘了彭然,你修行为何要带发?#20426;?/p>

“这个……”

“你的绣花鞋上面,绣着鸳鸯又是什么意思?佛门女尼,还想着鸳鸯戏水?#20426;?/p>

“你……我……”

婉娘被燕七连着问了三句话,一句都答不?#20384;礎?/p>

燕七道:“婉娘,别再欺骗自己了,岂不知酒是陈的香,真正的爱情,就是一壶老酒,历久弥香,回味无穷。”

婉娘哀叹一声:“你到底是谁?我和彭然早就结束了,老死不相往来,你多说无益。”

燕七道:“彭?#24187;?#26085;便要回京,从此不会踏足苏州一步,你要不要见他?#20426;?/p>

“啊?#20426;?/p>

婉娘一愣,坐在床头,久久不语。

“哎,不见了,往事已成空,不见了,不见了。”

燕七满脸坏笑:“你说不见就不见?哎,傻女人啊,给你机会,你都不知道把握,竟然还在这里伤春悲秋,顾盼自怜?#20426;?/p>

婉娘看着燕七一步步靠近,有些惊慌:“你要……你要干什么?#20426;?/p>

燕七眨眨眼睛:“帮你圆梦。”

他伸手在婉娘睡穴上敲了一下。

婉娘昏睡过去。

燕七抓过被褥,包好了婉娘,临走时,?#22993;?#24536;了那双绣花鞋。

上了马车,一路飞奔。

这匹马尥蹶子奔跑,屁股没少挨鞭?#21360;?/p>

赶到彭然的住处时,天色已然见亮。

……

今日一早,彭然就会离开苏州,返回京城。

家丁?#25970;?#30860;不休。

彭然的府邸非常简单,占地也十分寻常。

似他这样的官员,实权在握,前呼后拥,家宅应该特别浩瀚?#21734;裕?#33267;少弄两个狮子才像点样?#21360;?/p>

但是,彭然的府上什么都没有,孤零零的。

门口,排起了长?#21360;?/p>

有许多官员,还有许多商人。

他们?#24515;?#24429;然所做的贡献,还有曾经彭然的下属,特来为彭然送?#23567;?/p>

但是,彭然一律不见。

门口,有个四十多岁的管家,后面还站着五大三粗的武士。

管家向大家不厌其烦的摆手:“各位老板,各位大人,老爷说了,他谁都不见。老爷还说了,这些年,能与大家共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是他的荣幸,他会永?#37117;?#20303;往昔的岁月,请大家万勿挂念。”

这些人都是彭然的至交好友,或是亲密下属,见彭然不?#25103;?#20182;们进去,心里百般不是滋?#19969;?/p>

但是,彭然向来说一不二,说过的话,绝不会更改。

非常有原则。

众人唉声叹气,却又无可奈何。

燕七看着各位老板和官员,一个个打招呼。

“各位老板好,各位大人好。”

众官员看向燕七:“这位是……”

有几个商人认出?#25628;?#19971;:“啊,你是……你是燕七,燕公子,昨晚,夺取摘花令,成为武美智小姐的入幕之宾,燕公子,你真有艳福啊。”

“是啊,燕公子,这一大早的,你不和武美智小姐双宿双飞,跑来这里纳?#23396;穡?#19981;觉?#32654;?#33853;了佳人?#20426;?/p>

……

燕七笑着打马虎眼。

没想到,竟然有人认识他,看来,这几人昨晚定然是参加了摘花令。

那几个大人也知道燕七的名号,急忙过来打招呼。

“原来是燕公子啊,久仰久仰。”

“燕公子原来早就到了苏州啊??#19968;挂?#20026;你?#25970;?#26469;呢。”

“燕公子,你也知道,漕运和林家的作坊被封了是吧?哎,这也是?#35805;?#27861;,谁让解三甲掌权了呢。”

……

燕七记住了众?#35828;?#21517;字,亲切的打招呼。

在燕七看来,这些人多半是靠得住的。

官场中有句话:树倒猢狲散。

也就是说,一旦失势了,下面的小弟们呼啦啦全?#21487;?#23613;,热菜立刻变凉。

?#28909;紓?#29616;在彭然下台,解三甲上台,若是那些?#23567;都?#30340;势利小人,必定会去解三甲的面前溜须拍马,哪里会来彭然府上打秋风?

尤其是,今天是解三?#23383;?#25345;商会的大日子,此时不去捧臭脚,更待何时?

但是,这些人却跑来给彭然送?#23567;?/p>

由此可见,这些人是有一份真性情的。

可以说是为了旧情,放弃了前?#23613;?/p>

因为,今天没去给解三?#30528;?#22330;,以解三甲的性子,一定会记在小本本上的。

到时候,给你个小鞋穿,再正常不过。

若要结交,就该结交这些人。

燕七挨着打个照面,认识一番。

众人都嚷嚷着要走。

燕七道:“各位老板,各位大人,能否再等一阵,我先进去,和彭然大人说一声,想必彭然大人会见你们的,大家若是无事,就再等等,可好?#20426;?/p>

众人非常惊?#21462;?/p>

有位商贾,叫做邓鸿,也是苏州一方土豪,做的是粮?#25104;?#24847;。

他四十多岁年纪,下颌无须,看着很是稳重,侧目看着燕七,说道:“燕公子,冒昧问一句,你和彭大人很熟吗?#20426;?/p>

燕七摇摇头:“还未曾见过面。”

“还未见过面?#20426;?/p>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但也不过是善意之笑容。

邓鸿也忍俊不禁:“燕公子,恕我直接,彭大人连我这个至交好友都不见,哪里会见素不相识的燕公子呢?#20426;?/p>

燕七一本正经说:“彭大人会见我的。”

众人摇摇头。

“燕公子,你这是何必呢,根本没可能。”

“燕公子虽然机警,但是这番话委实不能理解。”

……

邓鸿饶有兴趣的看着燕七:“燕公子能做这么大的产业,定然不会无的放矢。只是,以我的浅薄,委?#30340;?#20197;理解燕公子的话中之意。”

“哈哈!”

燕七淡然一笑:“邓老板,不妨打个赌,我若能见到彭大人,并?#19968;?#33021;说服彭大人召见各位,邓老板就请我喝酒,如何?#20426;?/p>

邓鸿意味深长的点点头:“恭候燕公子喜?#19969;!?/p>

燕七走到大门口。

管家已经回去了。

门口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身强力?#24120;?#20116;大三粗,一米九的身高,撞得像是牛犊子,身板一横,挡住?#25628;?#19971;。

这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阵势。

春假时光彩金
主播没很赚钱吗 洪湖一绝赚钱吗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公告 新疆时时彩开奖直播现场 河南快三预测最好专家 东方财富股票融资买入的步骤 江苏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河南快赢481预测 广西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金博棋牌官方 二分彩开奖计划 20万没资源赚钱 天津十一选五36期 136期王中王一肖中特资料 娱乐棋牌游戏提现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