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76章 老夫子斗不过老油条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感谢周乐枝啊兄弟的3张月票,感谢逸安比无兄弟的打赏!

……

“啊?”

国平人被燕七的话给惊住了,激动的手脚颤栗,面红耳赤道:?#23433;?#20375;这么做,哪有什么道理,没有道理,一点道理也没?#23567;!?/p>

“他这么做,完全是明火执仗、陷太子于不义,让太子置身于危险境地。如此行事,实在出格,为人所不耻。再说,曹侗用自己做诱饵也就罢了,何必拉上太子垫背?真乃气煞……气煞我也。”

燕七看出了国平人非常激动,现在和他解释曹?#27604;?#27492;行事的源由,根本说不通。

这老头带着浓烈愤慨的情绪,沉浸在太子早薨的悲痛之中,你和他说什么也没用。

再多的解释,也是徒劳。

毕竟,国平人是个读书人,虽然学识满腹,天文地理,无一不精,但在战略一道,也不过是个小白,没?#24515;?#30640;天下的视?#21834;?/p>

燕七也没急着解释,微微一笑:“我有些口渴,国老先生,能否请我喝杯茶呀。”

国平人惊诧一声:“哎呀,我光顾着叙旧,却怠慢?#25628;?#38498;长。”

唐不凡领会?#25628;?#19971;的意思,哆嗦了几下:“国老夫子,这里太冷了,咱们回书房聊天吧。”

他和燕七一个意思,想要赶紧离开社稷书屋,免得国平人情绪激动,徒增悲伤。

国平仓惶拭泪,带着燕七离开社稷书屋,回到他们的书房中聊天。

书房中墨宝琳琅,透着一股书香之气。

一切都好。

就是太冷。

国平人、唐不凡穿的很厚,却也挡不住寒意。

炉子也烧了起来。

不过,天气太冷,炉子里煤炭压住了,只是温热,抵挡不住寒风,聊胜于无。

国平人?#24895;?#20154;烧?#20154;?#19978;茶。

随后,他就?#25112;?#20102;偏门,平复情绪去了。

燕七为唐不凡斟茶。

唐不凡抱着茶杯暖手,感慨道:“没想到,京城天寒地?#24120;章?#23376;也不管用。哎,学生上?#21361;?#25163;足冻僵,字都不会写了。”

燕七问道:?#21543;?/p>

煤呀。”

唐不凡摇摇头:“哪里舍得烧呢,就那么一点煤炭,实在少得可怜,还是给学生们读书用吧。我们这些老师教授,冻一冻也无妨,反正也不写字,大不了多多走动几个回合。”

燕七闻言,对唐不凡、国平人?#25991;?#30456;看。

什么叫师德?

这就是师德啊。

没想到,皇家书院的风气,如此之正。

燕七竖起大拇指:“唐大家不顾自己受?#24120;?#21364;满心顾全学生,真让人我赞叹不已。想必,学生们不再受?#24120;不?#24863;激唐大家和国老夫子的。”

唐不?#19981;?#25381;手:“感激什么呀,就算如此,学生们对我们还满腹怨?#38405;兀?#33145;诽我们是无能之辈。”

燕七蹙眉:“怎会如此?”

唐不凡叹了口气,愁眉紧锁:“煤炭太少,就算老师不烧煤,也不够学生暖屋子的,差的实在太多了啊。”

燕七问:“去户部要钱啊,再穷,也不能穷?#25628;?#29983;,再穷,也不能穷了教育。”

唐不凡摇摇头:“我去户部要了,户部郑鼎大人说大华正在与?#22238;?#25171;仗,所有供应优先军队,能拨付的银两极为可怜。哎,就算这些银两,还是我和国平人卖字画攒来的呢。”

靠!

燕七一听,就明白了。

这是郑鼎在故意为难唐不凡和国平人。

?#35805;?#27861;。

户部管钱,是财神爷,是谁都惹不起的爸爸。

郑鼎身为户?#21487;?#20070;,若是不想给你拨款,有一百个借口在那里等着,求爷爷告奶奶也没用。

唐不凡、国平人是研究学问的老学究,算得上是‘死板’那个类别的。

最主要的是,他们研究的对象是学问,不是研究人际关系的,不会耍花枪,更不会耍赖,也没有厚脸皮,哪里能在郑鼎口中夺食呢?

但是,既然自己做了皇家书院的院长,取暖的问题,就必须解决了。

郑鼎不给钱,那问题可就大了。

燕七向唐不?#19981;?#25381;手:“唐大家不必愁怨,此事,?#19968;?#22788;理,数日之内,定然解决。”

唐不凡笑呵呵:

“我就知道燕院长有办法,所以说嘛,皇家书院的院长,就得你来做,我们这些老学究遇上郑鼎那种老油条,根本没有一点办法嘛。”

燕七嘿嘿一笑:“这叫恶人还需恶人磨,唐大家心地纯洁,只是教授学问就够了,要钱这种铜臭的活计,我来出面,刚刚好。”

唐大家哈哈大笑。

……

国平人终于从偏房中走了出来。

“国老先生,请喝茶。”

燕七为国平人斟茶。

国平人接茶,品了一口,望着燕七,一?#22478;?#24847;:“燕院长,刚才是我情绪太激动了,?#38405;?#24577;度不好,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燕七哈哈大笑:“国老先生多虑了,您刚才情绪失控,又吼又叫,进退失据,恰恰说明您不是一个势力小人,而是一个重情义、有爱心的君子,我不仅不生气,更要为国老先生点个赞。”

?#23433;?#24871;,惭愧。”

国平人刚才进了社稷书屋,睹物思人,情绪难免激动。

现在,他回到了书房,脱离了那份沉重,心情就好多了,品味之余,也知道自己刚才过于?#20384;耍?#19981;像是个读书人,倒像是个胡乱发脾气的跳梁小丑。

国平人满脸通红,在燕七面前,觉得自己的城府太过浅显,都不及燕七之万一。

虽然,燕七很年轻。

但是,人家的确太优秀了,太大度了,太有包容力了。

不过,国平人虽然平复了心情,但对燕七给予曹侗很高的评价,并且认同曹侗的冒险战略,依然存在很深的芥蒂。

燕七笑看国平人:“国老先生还在为我刚才对曹侗的赞赏、而耿耿于怀吗?”

国平人脸色腾的一下红了。

“燕院长,说我耿耿于怀有些过了,但不理解却是真的。曹侗身为丞相,怎么能让太子置身于险地呢?这完全是自私自利,滥用职权,这完全是对太子的蔑视,对皇室的鄙夷。”

说到这里,又气的不行,好在还能控制住脾气。

燕七笑问:“国老先生刚才提到了,曹侗是丞相,敢问国老,丞相二字如何解释?”

(本章完)

春假时光彩金
巴西足球图片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3 广西十一选五任三计划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85期 英超宝贝无上装写真 玻尿酸代理真的能赚钱吗 福彩3d跨度走势图500 pk10模式长期稳赚6码 杀平特肖公式论坛 新希望股票 双色球绝杀蓝公式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i 真人炸金花棋牌游戏 双色球32元复式 安徽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