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6 獨戰深海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

安夫人親自踏上舞臺深情的歌唱,鬼見愁等人也帶著各自的姑娘,走進舞池貼身晃動,姑娘們都拿出了渾身解數,裝純的裝純,主動的主動,連克里斯汀這樣的洋妞都被眾星捧月,一個都不落空。

眼看著舞池里的人越來越多,大黃只能抱著安琪拉故作親昵,晃了一會后又用柱子擋住身形,在她耳邊問道:“你告訴我,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還有什么人來了?”

“王凌峰帶了五十多人過來,除了這個時代的狂六,還有我同母異父的妹妹楚語嫣,剩下的你應該都不認識……”

安琪拉低聲說道:“安夫人有把柄在我們手上,原本我們想利用她脅迫安道合,悄悄吞下這座多寶鎮,誰知道你們突然來了,于是王凌峰就改變了主意,打算混進你們的隊伍,突破封鎖線去翠螺山!”

大黃掃了一眼正跟女翻譯跳舞的王凌峰,問道:“王凌峰知道我的身份嗎,三個夏不二的事你跟他說了沒有?”

“沒有!我沒敢跟他說,他不知道這些事……”

安琪拉搖頭道:“我寧愿相信你也不信他們,張子余和王凌峰都有可能是假貨,還有大花跟楚秦他們也是,他們已經對張子余深信不疑了,完全失去了判斷力,現在能幫我的只有你了!”

大黃納悶道:“對了!你潛伏到我身邊來,怎么跟王凌峰解釋的,他就不怕我把你給那啥了嗎,我的名聲可不好啊!”

“這說來可就話長了,還得從你跟楚語嫣相識時說起……”

安琪拉小聲說道:“反正我跟王凌峰說,能讓你把狂六他們安插進特戰隊,作為報答我會送你一對雙胞胎,況且我的身體屬于楚若雪,吃虧的人又不是我陳安琪,一個陌生女人他根本不在乎!”

大黃皺了皺眉表情有些怪異,但安琪拉又問道:“你接下來打算怎么辦,跟他們一起去翠螺山,然后在關鍵時刻出手嗎?”

“安琪姐!你不要再糾結誰是假貨了,假貨到了最后肯定會露出馬腳……”

大黃說道:“咱們現在要做的就是靜觀其變,仙廟這邊有我盯著,鄭昆和張子余也總有一個是真貨,王凌峰這邊你再盯緊了,咱們三管齊下保證萬無一失,反正你記住二哥的話,相信自己,不要依靠任何人!”

安琪拉滿是欣慰的說道:“大黃!我真沒想到你會成長到這種程度,你一語點醒夢中人,終于讓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如果你也是一個人深入敵后,你也會成長的很快……”

大黃笑了笑便松手離開了,此時正好一曲終了,大黃哼著小曲搖頭晃腦的出了舞廳,獨自來到外面的后花園之中,點上了一根他根本不喜歡的小雪茄,靠在樹上深深的陷入了沉思。

就跟他自己說的一樣,至始至終都是他一個人在戰斗,沒有人可以跟他商量對策,而今天又出現了第三個夏不二,讓他突然間誰都不敢信,總感覺落入了一個巨大的圈套。

“汪汪汪……”

一陣兇猛的犬吠忽然從前方響起,大黃本能的直起了身來,尋著聲音一路走出了后花園,來到了飯莊外的一片小樹林當中,犬吠也在此時戛然而止,變成了人類憤怒的咒罵聲。

“他媽的!你這養的什么破狗,喂都喂不熟……”

“你懂個屁!這種才是看門的好狗,除了我它們誰都不認……”

大黃快步上前朝林外看去,原來林子后

面還有一座小院,兩名槍手正在給院門上鎖,而院子里則有幾條兇悍的杜賓犬,遠遠就看到它們眼珠子通紅,一副見人就想咬的瘋狗模樣。

“那家伙也是膽肥,這么多狗他都敢逃,活該咬死他……”

“換誰都得逃,逃還有一線希望,不逃就是死路一條……”

兩名槍手鎖上門嘀嘀咕咕的走了,小院里也變得一片漆黑,只有狗眼發出的綠光在院里閃動,但大黃卻徑直朝院門口走去,幾條杜賓立即警惕的躥到了大門口來。

“汪汪~”

大黃忽然搶先叫了兩聲,直接彎下腰四肢著地,四條杜賓立刻困惑的歪起了腦袋,眼看著大黃手腳并用的爬了過來,沖著它們一陣犬吠,四條杜賓立馬從鐵門里探出了狗嘴,在大黃身上不停的聞嗅。

“喲~多久沒看到帥哥啦,怎么浪成這樣啊……”

大黃伸手按住了兩條杜賓犬,輕松把它倆翻倒在地一通亂摸,兇悍的大狗瞬間變成了乖寶寶,肚皮朝天任由他輕薄,剩下兩條也擠過來拼命搖著短尾,舌頭還在他手上激動的狂舔。

“滾開!死太監,老子又不搞基……”

大黃猛地拍開了一只大狗頭,大狗趴在地上發出了很委屈的哀鳴聲,大黃立刻起身從鐵門上翻了過去,抱住三條母狗好一陣親昵,嗓子眼里還不停發出特殊的聲調。

“你們不識數啊,幾個人都分不清,拉倒吧!我自己去看……”

大黃用力揉了揉幾只狗頭,站起來說道:“行啦!姑娘們,我知道你們超浪的,但我今晚真沒時間,等哥有空了再來翻你們牌子,你們先在這幫我放哨,誰來給我咬誰!”

“砰~”

大黃一腳踢開了太監狗,拔出匕首快步跑到了屋后,直接撬開后門走進了屋里,屋里堆放了很多雜七雜八的物資,看上去就是一間物資倉庫,但大黃卻搬開了兩個大木箱,從地上拽起了一塊暗板。

一股血腥味撲面而來,大黃趕緊拔出手槍跟電筒,順著木樓梯小心翼翼的往下走去,誰知迎面就是一臺大型絞肉機,一大箱肉糜還擺在旁邊,但其中還夾雜著大量的長發,不用猜就知道這是什么肉。

“靠!難怪不識數……”

大黃走到樓梯下左右一看,居然一個活口都沒有,不大的地下室里只有幾具尸體,一男兩女的衣服全都被扒光了,赤條條的扔在角落里的草墊上,看樣子也準備絞成肉糜喂狗。

這種場面大黃早就見多了,想當年的水鬼鎮比這還恐怖,發生在大仙廟內也沒什么稀奇,不過就在他準備出去的時候,忽然發現一具女尸有些眼熟,他下意識走過去把女尸給翻了過來。

“宮玲?”

大黃的臉色猛然一變,趕緊蹲下來仔細查看,這女尸果然是血滴子中的一員,下午跟他們一起來的多寶鎮,而且另外兩具尸體他也認識,一個是鬼見愁手下的女白仙,另一個則是農莊酒店的廚師。

“王凌峰……”

大黃神色凝重的站起了身來,能在這地方搞暗殺的人,只可能是第三個夏不二,他已經將這里的高層給控制了,但這些人并不是剛剛才死,安琪拉居然沒跟他提起過。

“為什么要殺他們呢,難道發現了什么秘密……”

大黃仔細打量著三具尸體,發現這三人都是從背后被一刀斃命,身上沒有任何搏斗后留下的傷痕,說明這三人被殺時毫無防備,而血滴子作為專業間諜,不應該這么菜才對。

大黃迅速將女尸翻了回去,收起槍快步上樓走出了小院,等他小跑著來到小樹林時,忽然發現有人正摸黑四處尋覓,還有人趴在飯莊的院墻上張望,并且全都是多寶鎮的人。

“他媽的!這鳥菜肯定不干凈……”

大黃捂著肚皮罵罵咧咧的走了出去,幾個人立馬縮進黑暗中不動了,他若無其事的點了根小雪茄,徑直走回了飯莊的后花園。

“夏大人!您去哪了呀,玩的不開心嗎……”

安夫人忽然從花房里閃了出來,扭著豐滿的腰肢走到了他面前,大黃將她一把摟進了懷里,淫笑道:“安夫人不陪我,我怎么能開心呢,早聽說安夫人絕活了得,我也想開開眼界!”

“呸~誰在我背后胡說八道呀,人家才不會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呢……”

安夫人靠在他懷里媚笑道:“大人就別拿我這黃臉婆開涮了,仇大人他們有點喝多了,在包房就跟姑娘們玩起來了,我得進去守著,萬一出了什么事我可擔待不起,我只能失陪了!”

“待會過來陪我喝幾杯……”

大黃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安夫人立馬浪笑著走開了,大黃也搖頭晃腦的走進了舞廳,鬼見愁等人已經跟姑娘們消失了,倒是卡特還摟著日本妞跳舞,他的副官克里斯汀也只能坐在旁邊陪著。

“大人!我在這……”

安琪拉從卡座里站起來揮了揮手,大黃坐過去后她便膩了過來,嬌滴滴的給他剝了個桔子,伏在他肩頭低聲說道:“你出去這么長時間,是不是在找人,你有個女部下不見了吧?”

大黃直視著前方說道:“你怎么知道,剛剛有個血滴子失蹤了,是不是王凌峰干的?”

“當然不是!他只想利用你們去翠螺山,不會給自己找麻煩……”

安琪拉輕聲說道:“有人看到鬼見愁的手下,悄悄把一個年輕的女人給沉進了魚塘,看裝束應該是你帶來的血滴子,你得當心鬼見愁了,他絕對不像表面那樣簡單!”

“誰看到的,王凌峰的手下嗎……”

大黃本能的皺起了雙眉,安琪拉搖頭道:“我布置了幾個隱秘的攝像頭,由我的親信部下監控,你也不要對王凌峰的敵意這么大,至少目前看來他沒有任何問題,或許他才是你真正的二哥!”

“好吧!我先回去了,明天我再試探一下王凌峰……”

大黃松開安琪拉就想起身,可安琪拉卻拽住他說道:“你傻呀!你自己回去不帶我走,誰都知道我有問題了,我馬上把楚語嫣叫來跟你一起回房,今晚我們三個一起睡!”

“什么?你…你跟我睡……”

大黃嚇的說話都結巴了,但安琪拉又嗔怪道:“你想什么呢,你住的不是套房嗎,你跟我妹睡臥室,我睡外面的沙發,她不知道你的身份,進房后我就說我例假來了,有她作證你二哥也不會吃醋!”

“不是!我跟你妹她……”

大黃語無倫次的揮著手,可安琪拉卻笑道:“楚語嫣很喜歡你的,她也不是什么大姑娘了,你可勁的霍霍她就是,再說房間里要是沒點男女的聲音,鬼見愁他們還不懷疑你啊,你總不能讓我叫給你聽吧!”

“唉~你就不應該來找我,偷偷見一面不就行了……”

大黃唉聲嘆氣的站了起來,安琪拉笑呵呵的挽住他往外走去,出門后便去找楚語嫣了,但大黃的臉卻突然冷了下來,望著安琪拉的背影陰沉無比。

(本章完)

春假时光彩金
上海快3今日开奖号 三人麻将怎么调 极速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老11选5 重庆时时开奖3d 25码投资方案 时时彩平刷实战经验 正宗柳州麻将微信麻将 北单比分怎么计算的 二人麻将下载安装 足球指数app 北京股票配资网 时时彩四星杀固定条件 陕西快乐十分钟助手 江苏7位数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