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反手而灭!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天唐城上空。

中间的那点晴空,宛如一个巨大的漩涡!带动着漫天的白云,缓缓旋转,由慢而快。

似乎,似乎要形成什么,但在背后操控着一切的那个人却半点也不急,慢条斯理的徐徐而动,似乎是在刻意的将这种景象多停留片刻。

让整个天下的人,全都看到这个景象,乃至形成这个景象的整个过程!

看着天空中惊天动地的异象,无数?#35828;?#24515;中都在暗暗叹息。

太多太多人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同一件事:这样的能力!这样的神仙手段!这样的滔天威力!乃是一个世俗皇权所能够驾驭的?

所能够培养的!?

根本就是扯淡!

你能培养文臣武将,难道你还能培养出神仙?

无数?#35828;?#31070;情随之激动起来。

迄今为止,云尊离开,已经七年了!

七年,对于红尘俗世来说,已经是一个相?#32972;?#20037;的时间了!

毕竟对于平常人来说,一个人只要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超过半年,就足以将之忘记得干干净净。

更遑论是七年之久!

(在这里说一句,不要以为这是在夸大。在咱们的生命中,不少人或者去世,或者离开了熟悉的环境中从而不相往来。?#32531;螅?#21482;需要很短的时间,我们就会将之遗忘。纵使是亲人,知?#32531;?#21451;,只要阔别个三两年,再难忆起……有经历的可以理解,没有经历的,请莫要?#36951;紜?#21482;说一句:你到了上高中的时候,小学毕业的同学,你还记得清晰几个?)

空中白云犹自在旋转。

众?#35828;?#24863;官越发强烈,似乎,这整片天地都在旋转,随着白云起舞。

蓦然间,呼的一声轻响,整片被白云遮蔽的天空突然恢复了青天白日,万里无云。

只因为空中所有的云团,山岳一般的云彩,一瞬消失不见,半点痕迹不存!

嗯,,云迹固然不存,然而无量云气却凝聚成了一道人影。

那道人影一袭紫衣飘飘,面容俊?#35270;?#20255;;然而他站在空中的身形,一只脚掌,就几乎顶得上两个城门那么大,如此硕巨身形。哪怕是相隔千里万里,那巨?#35828;?#38754;容,也是清晰可见。

一时间,所有人尽都噤若寒蝉,一声大气也不?#39029;觥?/p>

因为每个人都想起来自己这段日?#27704;铮?#20035;是如何污蔑诋毁抹黑云尊的。

天空的巨人在一声轻轻叹息之余,悠悠的说道:“好久没有回来,想不到,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九尊的痕迹。”

他淡淡的笑了笑:“既然如此,云尊这个名字,?#24895;?#24403;从这个人间消失了。”

他的手一挥,道:“不过……曾经的英雄,却不容你们滥杀!”

他一挥手之下,原本被五花大绑的老梅飘飘升?#20284;?#26469;,进入了云尊的手掌之中,绳索瞬间不见。

云尊悠悠的声音响起:“云王府管家,老梅,大名,梅问剑。当年在云王爷麾下,虽为一偏将,却先后经历?#25628;?#39746;关之?#21073;?#22823;孤山之?#21073;?#24179;陵堡之?#21073;?#38081;骨关之战……”

“此君与云王爷情同手足,云王爷受封逍遥侯,梅问剑自己感觉身受重伤,不堪为国出力,便跟随云王爷退出军旅……为云王爷,执掌家业。名为总管,实为云王爷兄弟。”

“如此铁血男儿。”云尊的声音悠悠传遍天下:“如今,居然被当做奸佞叛逆?#39318;铮?#22312;大庭广众之下斩首示众。这不是梅问剑的悲哀,而是玉?#39057;?#22269;,整个国家的悲哀!”

功臣!

众人围观的正要砍头的奸佞,居然被再临的云尊大人盛赞为大功臣!

这一刻,无数人面红耳赤,无论是身在左近,还是远在千里之外的,无远弗届,尽?#23731;?#28982;。

再想想刚才逍遥王云王爷,巍然现身,力证梅问剑的清白无?#36857;?#21487;根本就无人理会!

还有自己刚才还在犹自在大肆谩骂,不管不?#35828;?#25172;?#28216;?#21435;砸梅问剑,一个个羞愧得几乎抬不起头来了。

这时,人群之中有人高声叫道:“云尊大人,并非是我等无知枉为,实在是当前种种尽皆无奈,诸多事宜更不是我等可以左?#36965;还?#24220;告示当前,我辈就只有盲从而已。”

云扬嘲讽的笑了笑,道:“好一个盲?#21360;?#21999;,这两个字用得好,用得好啊。俗?#20843;擔?#19981;知者不为罪?#36824;?#28982;欲罪无?#21360;?#28982;而往昔九尊四面出击,山摇地动,风雷滚滚,水火腾天之时……总归有不少人记得吧?#21487;?#33267;还有人曾经亲身经历过吧?现在整个玉唐,满耳尽是对九尊的谩骂之声,你们又在哪里,?#24515;切?#20320;们亲身经历,亲身遭遇过的事情,谈何盲从!?#20426;?/p>

下面的那汉子登时哑口无言,默然无语。

九尊威震天下的时候,当真是有太多太多人曾经见证过九尊神迹;更有许多人被九尊拯救于危难,往昔种种,何来忘记,不知午夜梦回几遭,尽是当年九尊纵横沙场所向披?#36965;?#25206;危济困的往事。

然而这些年来,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洗脑解读——

当年的山崩地裂,其实就是事先布置好了炸药,战后的硝烟味道早已佐证了这点,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巴拉巴拉……

当年的风云变幻,雷电升腾,也不过就是早早就?#26149;昧说?#22825;象天花,钦天监的高明之士,再三推演当时的季节,风向,冷热变化,最终得出结论,促成风云尽在手中,天雷地电任我操控的假象……

还有水火升腾,血气横空,前者是事先掘好?#35828;?#36947;,并且挖塌?#35828;?#22365;,更早早安置下了无数火?#20572;?#24453;水势涌动,便将火油倾倒其上,这才有水火并行,以水御火,威势无涛之相,后者就更加简单,那个战场不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所谓的血气横空,不过就是噱头……

对于英雄,万?#35828;校?#39640;手,最直白的举例说明,拥有比一个普通人强一倍气力者,便可得大力士之誉,而拥有普通人十倍威能者的当为超人一流,但就算拥有常人十倍能为,就能够打败一百人吗?

民众扪心自问:这?#20843;?#30340;是啊,就算我拥有十倍之力,可以轻易打死十人八人,但也不可能当真打得过一百个人啊。所?#38405;切?#19975;?#35828;校?#37027;些横扫千军的英雄……还真的就只是国家需要有的形象而已……

如今天下太平,用不到那些英雄形象威慑,将真相道出,情理中事,情理中事!

……

各种“科学”的解读,各种让人生出来一种“切身体会”的感觉论断,将一应传说中的神力伟绩,彻底归于无形。让所有人?#30343;?#19979;一种感觉:哇,原来如此!

说的有道理啊!

我就说呢,我这么牛逼,我连一条狗都不能打死;那别人又凭什么能一拳打死一千个我这样的人?#31968;置?#23601;是骗鬼呢,这样的人在哪里,你让他来打我一拳试试?!

各种解读者趾高气扬一脸不?#36857;?#19968;脸高冷,各种原本坚信者被一次次的嘲讽,鄙?#21360;?/p>

哇,这人好傻,杜撰传说这种事居然也相信了……大家快来围观?#24403;?#21834;……

久而久之,各种荒谬的事情因而发生了。

再加上官方的不作为,甚至是推波助?#21073;?#21407;本坚信不疑的开始动摇。纵使一开始还在努力维护:我当年亲眼所见……却不防备立即就会有人出来,引经据典的个中嘲讽:哥,看到了么?#31354;?#19978;面写的,就是你当年看到的事情,你经历的事情,你亲眼所见的事情,那才是真相,历史不是话本小说,不是神话故事……

当事人又?#25991;?#19981;为之动摇。

更别说当年的英雄,早已不在,并不能再现出来,再演神迹,给你作证,于是……这种论调就越来越有市场,直到……将英雄事迹彻底抹杀,将真相悉数扭曲,将功绩尽皆掩埋……

最后的最后,全民?#30701;冢?#25105;们又发?#33267;?#20160;么真相,确定了历史……

而此时此刻,下面唯有鸦雀无声。

当神迹再临,当英雄重现,将现?#21040;?#32467;实实砸在脸上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后悔,由衷的后悔。

我们曾经努力否认的,我们所有人都在致力摧毁、都在竭力侮辱、都在刻意践踏的……原来是我们的脊梁,我们的尊严,我们的?#26223;粒?#20197;及,我们的?#21467;觶?/p>

空中,云扬淡淡的一声笑,一挥手,老梅已然在他手上不知去向了。

他伸手一招,淡淡道:“你不是一直要找我下来与你一战么?何必隐匿身形,速战速决吧!”

玉乾坤身边那道灰雾凝成的?#30333;?#33258;从云扬一出现,就想要逃走,但也不知怎地,却是挪动不了半分。

他现在早已经是后悔得无?#24895;?#21152;。

他早早预判了云扬的能为,甚至以为自己已经尽量高估了云扬的实力层?#21361;?#33258;信可以应对,就算不能一举战而胜之,犹有回旋余地!

可是谁能想到,云尊明明只是飞升几年时间,实力却?#29615;?#29467;进到了这么强的高度?#31354;?#24050;经不是差距的问题,而是……直接看不到的问题!

对方现实至今,看来只是在空中催动风云,君临天地,自己这边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实则却是再也动弹不得!

神魂力量想要溢散,甚至想要自爆都做不到了。

所谓的“惊天一?#21073;?#40857;虎争锋,?#26412;?#28982;不过是自己单方面的异想天开,痴人说?#21361;?/p>

原来自己,才是天?#24405;?#26368;大的笑话?!

就如一个蚂蚁,举着一根草棒,对一头巨龙说:我要与你一?#21073;?/p>

而这个笑话的更大爆点还在于,那头巨龙表示他应战了,动作了,针?#38405;?#21482;蚂蚁动作了!

这是何等的卧槽啊!

玉乾坤站在原地,已经化作?#35828;?#20687;,愣然?#32972;。?#21713;口无言。

他瞪着眼睛,注目于在空中化作了顶天立地巨?#35828;?#20113;扬,一声九叔明明已经到了嘴边,却是叫不出来。

云扬伸手一抓,淡淡道:“来!”

呼的一声轻响,一道金光,从云扬手心出来,化作了一条金色的大道,跨越了千丈空间,径自来到了灰雾的身前。

灰雾,嗯,天道社稷门的这位创派老祖宗秦老,身不由己,迷迷糊糊的落在了金色大道上。

就在百万?#35828;?#20247;目睽睽下,金光大道一点点缩短。一路全数缩回了云扬的手掌之上。

那秦老,终于出现在云扬面前,嗯,应该说是云扬的手掌之上。

“你姓秦?#20426;?#20113;扬两根手指头捏起了这位秦老,好奇地看了看,道:“据说你掩藏了很多力量,既然是生死决?#21073;?#19981;死不休,何吝都叫出来我看看,开开眼界。”

灰雾秦老忍不住地浑身颤抖起来,体似筛糠,难以自抑。

“你还有六个鬼使?哦不对,现在?#30343;?#19979;五个,我已经抓了一个。大抵就是在那边围攻我父亲的五个?#19968;?#21543;?#20426;?#20113;扬淡淡道:“大家都露面了,那也就都过来吧。”

呼的一声,那边正在与云逍遥战斗的五道诡异黑影,宛如言出法随一般的悉数来到了云扬的手中。

云扬随手拨弄,将另外五个魂灵与这位秦老摆放到了一起,六个灵魂尽都在云扬的手心里瑟瑟发抖。

这会,那天道社稷门的创派祖师秦老,何止是日?#26031;罰?#26681;本就是在怀疑人生了!

这是何等的大神通,天上地下,怎么可能有人拥有这样的无边伟力!

至于在数百万人面前被人捏在手心里随意摆弄的耻辱……根本就没有不在心上。

现在哪里还?#35828;?#36825;等末节!

“我一直都想?#24187;?#30333;,你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勇气……”云扬有些嗟叹,道:“我都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你们却偏偏要想方设法的将我弄回来,就这么亡我之心不死吗?!”

“如今,我如你?#20154;?#24895;的站在了这里,只?#19978;?#20320;们……”云扬轻轻叹息:“弱得连让我看一眼的兴趣都没?#23567;!?/p>

弱的连让我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那秦老只感觉一股至极的羞辱涌上心头,心潮澎湃,原本已经被压低至底点的心气,再?#25172;?#21160;。

“云尊!”秦?#25103;?#21147;叫道:“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哪里是我们太弱,不过是你太强大,强大得无可撼动,无可匹敌!我们跟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物,勉强拿来在一起比较,就只有高下立判,哪里有更多的意义。”

云扬洒?#30343;?#31505;:“是啊……但此事的源头,偏偏就是你们将我强行召唤下来的啊。难道你们就没想到,已然登临上界的我,早就跟你们不属同一个层次了,强行要与我一?#21073;?#23682;不早就该有自取其辱与不自量力的认知吗?现在又拿这点说事,跟我说得着么?#20426;?/p>

秦老登时为之语塞。

是啊,为什么要召?#21073;?#20026;什么要召唤这个已经登临上界,不在同一层次的强敌!

眼前一切,竟然是自促其败自?#20843;?#36335;的自行?#23452;?#34892;径吗?!

这一刻,他心中的悔恨已经无以描述。

为什么要招惹?

为什么啊?

悔不?#32972;酰?#24680;不回头啊!

是,只要杀了云尊,或者击败云尊,彻底粉碎云尊缔造的九尊神话,此世传说,就能将云尊当年一统天下的气运,通过秘法夺将过来!

这是事实,更是利益所寄!

但是……怎么杀?

蝼蚁硬要弑杀?#33267;?#27491;面硬刚如?#25991;?#36930;?!

为什么自己不再多蛰伏一段时间?数百年千年万年都等了,再等一段时间又能如何,等时间长久了,长久到云扬已经忘记了这方世界……自己再出来,还不是一切尽在手中了吗?

为何非要急功近利,明知道要面对的乃是一位登临上界之人,又岂是轻易可以夺取的?

那么的迫不及待,传说中的无尽上苍之主还拥有创造世界的气?#22235;兀?#20026;何不去抢?

这世上,虽然敢想就说是成功了一半,但为山九仞尤能功亏一篑,何况蜉蝣撼树,井蛙窥天!

“我的分身魂魄不在左近……尽散于这块大陆之间,无处不在,处处皆在。今朝云尊大人虽然击败了我,但说到让我……”

秦老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云尊一声淡淡的笑:“击败你?我什么时候击败了你?若是说到打败二字,不是将你当成了对手……你这么说,会觉得你自己脸上更有光?#20107;穡俊?/p>

秦?#27927;思首?#28982;是魂体之躯,却也几乎一口老血喷出来。

是啊,人家啥时候击败你了?

所谓马不知脸长牛不直角弯人不知量力,尽皆如是!

下面,登时传来一阵哄笑。

云扬招招手,却见四面八方有一道道乌光,自许多?#35828;?#36523;体之中冒出来,好似百川归海,又如飞蛾扑火一般地向着云扬这边冲?#26031;?#26469;。

一道一道又一道……

“只是在天唐城和周边,你就布置了五百道残魂,?#35828;?#22823;手笔啊……”云扬轻声叹息:“无音,在这样情况下,你还能不暴露,不得不说,我很意外,却也更加满意。”

位于下方的水无音,淡淡的笑了笑,他的手?#25103;?#30528;久见的云逍遥。

云逍遥遥望着天空的儿子,眼中满满的尽是?#26223;?#19982;眷恋!

虽?#24187;?#26377;我的血脉,但这是我的儿子,到哪也是我的儿子!

云扬并没有直接湮灭那五百道残魂,反而将之与秦老的魂体汇聚在一处,秦老的魂体肉眼可见的涨大了几分。

但秦老却反而恐惧起来。

这五百道残魂,除了包括了自己布置在明面的那三百,还有另外两百,乃是作为备手沉眠?#35828;?#37096;分!不知道是因为距离太近,还是什么其他原因,总之就是悉数被云扬搜刮出来的!

无一遗漏,一个不少的全都聚集到了这里。

在这一刻,他的内心是崩溃的,几近绝望。

“时候差不多了,咱们该正式开始。”云扬笑道:?#20843;?#28982;另有他法,?#39029;?#20320;的其他残魂,但一来时间?#24187;?#36807;于拖沓冗长,二来么,我正有意?#20040;?#19990;之人见见所谓超凡伟力,就趁今天这个机会吧……现在,我为你们展示一项比较有趣的威能……炼鬼!”

话音未落,手掌一送之?#21097;?#31206;老的魂体陡?#29615;?#20986;,却在半空戛然而顿住,随即,一团幽蓝的火焰就在他身下升腾?#20284;?#26469;。

秦老的魂魄在幽蓝火焰中凄厉万状地惨嚎?#20284;?#26469;,不断的挣扎,不断的扭曲,呈现出各?#20013;?#24577;,但却始终无能?#27833;選?/p>

“我不会屈服的!”

秦老凄厉的惨叫道。

他惨嚎着,被幽蓝之火焚烧得发出滋滋声响,他想要忍住,不发出惨叫,但却根本就忍不住。

始终是直接燃烧灵魂的极度痛楚,岂是轻易可以忍耐的!

那份痛苦,比之一般肉体痛苦更要强烈了千倍万倍。

幽蓝之火不过烧?#20284;?#21051;,便停了下来。

但秦老的魂魄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肉眼可见的萎缩了许多。他凄惨的摊在空中,兀自喃喃自语:“我不说,我不会屈服的……”

“太好了。”云扬淡淡的笑了笑:“我就?#19981;短?#39592;铮铮的汉子,让我有继续下去的动力,你可千万不要屈服啊。”

随即,一团能量涌入秦老灵魂体,秦老?#31561;环?#29616;,自己承受重创,以为即将湮灭的魂体居然恢复了!而?#19968;?#26159;恢复到了顶峰!

神完气足,巅峰状态。

但是,那幽蓝之火又再次燃烧?#20284;?#26469;……

下面,整个天唐城的人都在关注这一幕,看着那个诡异的灵魂,在被云尊大人焚烧;似乎就在自己眼前。

那惨叫声,便如从自己灵魂之中发出的。

他们眼白白的观视着,看着这个灵魂从一开始的?#20035;?#19981;服,到后来的惨叫求饶,?#32531;?#19968;次次的重复焚烧,恢复的过程……

足足二十?#24013;?/p>

二十次之后,秦老又再次恢复了,但心态已经彻底崩溃。

“我招!我全招!我现在把他们都?#39029;?#26469;,让我死了吧,让我魂飞湮灭,神魂俱灭吧……”

“不急!”云扬的声音和煦:“你一个铁铮铮的汉子,哪里会这么急着招供,是在?#39318;?#23039;态,瞒天过海,偷天换日吧,咱们慢慢来,我怎么认为你至少还能再撑过去一百?#25991;亍?/p>

“不……”秦老凄厉的惨叫:“让我死吧!”

灵魂体的折磨,自始至终处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中;不像是常人,承受不了还可以晕过去;但秦老却连晕过去的权利都没有,甚至,甚至连发疯的权利都没有,自始至终全程清醒!

尤其还是?#30475;?#28954;烧之后都会全面恢复,恢复到顶峰,让焚烧过程达到最长,最完整。

秦老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件事,以至于更加的绝望了:只要云尊不愿意,自己就死不?#35828;模?#36825;种折磨,将会一?#32972;中?#19979;去。

而现在,他已经再不想其他,只求一死!

哪怕是将所有分身都召唤出来交出去,也在所不惜。

但这样的折磨却是无止无休,无穷无尽,?#21483;?#26377;来的。

本来从第三次焚烧他就已经开?#35760;?#39286;,但一直焚烧到第二十?#21361;?#20113;尊还是不?#27927;?#24212;。

真的真的,没见过这么逼供的!

?#20843;?#35828;吧。”云扬淡淡道:“你是怎么做的,全都说出来,?#21482;?#32773;,你想继续强硬。”

秦老再?#28982;?#22797;?#26031;?#26469;,但他整个?#35828;?#24515;态,状态,胆魄,一切的一切都已经破碎了,哪里还有任何反?#22815;?#32773;撒谎的念头。

现在,只要能让我痛快的死去,干啥都行!

在秦老断断续续的诉说中,玉?#39057;?#22269;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所有事情,全都是清清楚楚的大白于天下!

下面倾听的数百万人,每个人都是呆住了愣住了?#24213;?#20102;!

高台上的玉乾坤面如死?#36965;?#31206;老虽然并没有提到他,甚至还有尽量避开他这个皇帝,但有心人自然会想到,若是没有皇帝的?#24066;恚?#36825;些政令,却又?#25991;?#20256;达天下?

春假时光彩金
甘肃11选5综合走势图 北京体彩快中彩 现在做啥资源整合赚钱 pk10赛车公式视频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中奖规则 北京赛車pk10网站 邮币卡电子盘怎么赚钱 2017124期福彩中奖 棋牌游戏推广模式 双色球中3个红球有奖吗 晓游棋牌手机版 大乐透17142期号码预测 中学生怎么可以赚钱买手机 宁夏11选5开奖走势 河南十一选五怎么加盟 天天富翁金币怎么快速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