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第一谋士身份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八卦星域之中,王雄一剑?#35835;?#27704;夜二号!永夜二号爆炸,滚滚鲜血、能量涌入王雄体内。让王雄身体一震。

“好诡异的能量,居然有种盘古气息?”王雄惊讶道。

永夜二号碎尸干瘪,但,失去这些能量后,并没有化为古食族幼蛋,而是化为齑粉飞灰湮灭了。

不过王雄此刻修为,可不是一个永夜二号能量就能突破的。

金色佛眼之下,除了那乾域,一切尽收眼底。

?#26025;?#26041;脱困,姬念念脱困,王鹏脱困,白起脱困,吕杨脱困,所有王雄在意的人,都已经安全了。

“陛下,那乾域之中,第一谋士?#27704;?#19981;让我们进去,但我当初看?#21073;?#22825;狼营被带入其中了,还有牛魔王也在里面!”掌中佛国重?#35828;内?#29579;开口道。

王雄点?#35828;?#22836;,踏步率先冲向那乾域。

乾域之外有着一层结界,隔绝内外,但,此刻,第一谋士还没有来得及全力催动结界,这结界虽强,但,挡不住王雄。

“嘭!”

轰然,王雄撞入其中。

王雄进入没多久,远处一众第一谋士就发现了不对劲,一声招呼,一起冲向了乾域,全力开启乾域阵法,不让外面人再进来。

乾域将八卦星域的布阵力量聚来,形成一个巨大的蓝色球体,依旧不断吸收着来自宇宙各地的能量。

内部,王雄一步跨入就看到了这里的不寻常。

因为里面居然不是宇宙星空模样,而是一片大地。大地中心,有着一个巨大的蓝色雕像。

“伏羲?”王雄眯眼惊讶道。

那巨大的雕像模样,就是伏?#35828;?#26679;子,伏羲双手,托着一个透明圆球,透明圆球上有着无数符文阵法,那球内空间装载着无数血水。

“血水能量?陛下,八卦星域,所有复制人,包括永夜亲王的复制体,都是用那血水能量凝结出来的,两个永夜亲王复制体,用了一大片血海,而那透明圆球里,貌似是先前血海的百倍,百倍!”冥王在王雄掌中佛国惊叫道。

“一片血海,复制了两个十九重的永夜亲王,这伏?#35828;?#20687;手中的球内空间,有着一百倍的血海?”王雄陡然眼睛一亮。

“是啊,不过看样子,第一谋士取不出来!如此多的能量,他取不出来,肯定很急吧,难怪他封禁乾域,不让任何人进来!”冥王终于明白了。

“我有种感觉,我能取?”王雄眉头微皱道。

“什么?”冥王一怔的从掌中佛国中惊讶道。

“我感觉,那一圆球空间里的血水能量,是为我?#24613;?#30340;?”王雄也是惊奇道。

惊奇之际,王雄体表出现一个盘古虚影,一声咆哮。

“盘古的真龙大怨念?”冥王也惊讶道。

“轰隆隆!”

远处圆球陡然一颤,内部的血水能量一阵震荡,好似圆球上的符文封印感受到了盘古的真龙大怨念,似随时破开一般。

“难道,那是盘古留下的?”冥王惊讶道。

四周,一阵阵蓝色的能量,涌入伏?#35828;?#20687;之中,伏?#35828;?#20687;放着蓝光,静静的托着那圆球。

“舅舅,我们走!”

王雄踏步就要过去。

“那里的尸体是……!”王雄忽?#24187;?#30524;道。

在伏?#35828;?#20687;之下,有着一个宫殿?#28023;?#23467;殿群此刻已经沦为一片废墟了,废墟之中,躺着无数尸体,那些尸体好像刚刚死去不久。

“那是,凌霄宝殿的仿?#25484;罰俊?#20901;王惊讶道。

的确,那里的宫殿?#28023;?#21644;天宫界的皇宫一模一样。

地上的尸体,居然都是东秦官员,夏?#20037;?#29579;忠全、张濡、南宫浪、商恨,众人尸体尽皆在?#23567;?/p>

“第一谋士这是将东秦天庭的官员都复制了?他要干什么?”冥王惊讶道。

?#30333;?#25105;,取圆球内的血水能量!”王雄沉声道。

“什么?”冥王惊讶道。

“上一次,第一谋士不就是为了抓我吗?只?#19978;В?#20013;途被破坏了,他将我想的太容易了,他上次,就想利用我了,?#19978;А ?#29579;雄沉声道。

“吼!”“轰!”

远处传来一阵阵巨响,却是在远处有着一场大战。

“好像是天狼营?”冥王惊讶道。

王雄望去,却看?#21073;?#22825;狼营在余烬的带领下,正与一群复制人大战之中。

那群复制人,有王翦、?#26025;?#26041;、冥王、姜?#23567;?#23608;佼的模样,数量众多,余烬一行战斗的极为艰难。

“余烬!”王雄一声断?#21462;?/p>

远处,化为骨狼的余烬一扭头,顿时看到了王雄。

“陛下!”余烬顿?#26412;?#21916;道。

“轰~~~~~~~~~~~~!”

撞开那三百个复制人,一群骨狼快速向着王雄扑去。

“哪里走!”一众复制人直扑而来。

“哼!”

王雄一掌拍了过去。

王雄的力量,可是无比巨大的,一掌之下,虚空炸碎,一群十七八重的复制人哪里是其对手?眼看就要被重创了。

“轰~~~~~~~~~~~!”

一声巨响,却是一个身影忽然挡在了王雄面前。?#24188;?#20102;王雄一掌。

“第一谋士?”冥王惊讶道。

“主上!”那三百个复制人顿时恭敬道。

“王雄,你都发现圆球内能量了,为何不去取?还想伤我这群阵基?”那第一谋士有些郁?#39057;饋?/p>

“原来,你一直在这里?”余烬惊讶道。

那第一谋士并没有理会余烬。

“负责乾域的第一谋士分身?”王雄也眯眼道。

原来,自己跨入乾域,就被他发现了,只是一直没有现身,等着王雄去取圆球内能量时再偷袭的。

?#19978;В?#29579;雄并没有被圆球内能量吸引的忘记一切,居然去救天狼营了。还要杀了这群复制人。

“呼!”

就在此刻,又是七个第一谋士?#24551;?#22495;外飞了进来,还有一个永夜初号,一起将王雄围了起来。

“陛下,臣该死,害陛下陷入险境了!”余烬化为人形,苦笑道。

“余烬,你们怎么在这里?”王雄沉声道。

“那日时空通道之中失散,我们不知为何,都昏死了过去,隐约醒来出现在一个蓝湖之中,当时臣感觉不对劲,就通知天狼营按兵不动!后来,发现牛魔王居然听命于此黑袍人,我们就学着他们称呼黑袍人为主上,被送到了这里!”余烬解释道。

“天狼营?可?#24616;?#21270;?枯?#20999;?#24577;,居然不受炼?#30446;?#21046;?哼!你们装的倒是挺像!”一个第一谋士冷声道。

“臣等进入这里,忽然发现有无数东秦臣子,都称呼黑袍人为主上,我们好不震惊,又看到几个一模一样的人,我们才知道,这些都是复制人,?#24613;?#29992;他们入东秦,?#32422;?#25442;真,算计陛下的。一直等到黑袍人离开,我们就对他们进行了一番屠杀,但,这其中的一些复制人,居然实力巨大,我们一直战?#36820;?#29616;在!”余烬解释道。

“哼,倒是算漏了你们,等我分身为八,回来之时,居然杀了我这么多心血?”那第一谋士冷声道。

“你没对我天狼营出手?”王雄冷眼看向第一谋士。

“反正,你都来八卦星域了,这些?#24613;?#24930;慢布置的复制人,存不存在,已经没必要了,?#28784;?#22825;狼营,能将你吸引过来就行,这不,你还是来了?”第一谋士冷笑道。

余烬脸色一变,陛下是为了救自己才入了第一谋士圈套的?

“臣等该死!”余烬顿时焦急道。

王雄挥了挥手:“不关你们的事,看看牛魔王如何了?”

“牛魔王被我们镇压了,只是,他好像被控制了,只认黑袍人,不认我们了!”余烬担心道。

“无妨,先镇压?#29275;?#31561;回去,朕能让他清醒!”王雄沉声道。

“是!”余烬应声道。

“回去?回得去吗?”八个第一谋士冷笑道。

王雄看了看第一谋士,探手一挥,将天狼营连同余烬一起收入了掌心。同时,掌中陡然金光一闪。

“好了,我已经封印了掌中佛国,内部的所有人,都听不到、看不到我们这里了!”王雄沉声道。

“哈,都看不到这里?那又能如何?”第一谋士冷声道。

王雄看了看八个第一谋士,又看了看永夜初号,深吸口气:“上一次来八卦星域,你只用了一个骷髅做的傀儡,演了一场戏,如今你还想继续演下去吗?”

“演戏?”第一谋士冷笑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到了现在,你还用黑袍遮住自己身形、面部!你觉得,?#19968;?#30475;不出来你的异常吗?”王雄沉声道。

“我?#24187;?#30333;你在说什么!”第一谋士冷声道。

“刚刚在天宫界,玄女眉心,我取出一枚破碎的金色八卦,那金色八卦,可以时空传送能量,可以让你远程控制一个人,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当初姜尚临?#29436;埃?#20063;有一枚小玉八卦,虽然我没?#26143;?#30524;见,但,我的属下可是描述的清楚,玉八?#38405;?#37096;,有着一个金色八卦符文,可时空传送姜尚的真龙之气!那枚玉八卦,和玄女灵魂深处的金八卦,是一样的!”王雄冷声道。

“呵,那又能如何?”第一谋士有些沉默道。

“你骗了所有人,你以为一切尽在你掌控之中,你玩弄了很多?#35828;?#24863;情,哪怕对自己的感情,也如此残忍,呵,我都不知道你一直在?#38750;?#20160;么,周共工!”王雄盯着第一谋士冷声道。

“你说我是周共工?”第一谋士拳头陡然捏紧。

“或者?#24515;?#32988;九天,才能更贴切一点,因为,周共工还是重感情的,但,胜九天没有感情!拿自己已故的父亲姬昌做幌子,你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啊!姬昌当年的名声,都被你败坏掉了!”王雄冷冷的说道。

“你!”第一谋士顿?#34987;?#36523;一颤。

“我有说错吗?周共工,你?#32536;?#36215;胜姒?#38405;?#30340;深情吗?你?#32536;?#36215;天音?#38405;?#30340;崇拜吗?你?#32536;?#36215;周池?#38405;?#30340;感恩吗?你?#32536;?#36215;谁?藏头露尾,不敢见人!你以为你算计了一切,可在我看来,这些算计真不值一提,该珍惜的不珍惜,不是该是你的,你不惜一切代价,呵呵,你还真是可笑啊!”王雄冷声道。

春假时光彩金
天津快乐10分开奖视频 无错36码特围期期准 手机版时时彩稳定计划 2019捕鱼平台 国标麻将 项目部综合办赚钱嘛 双色球拖胆中奖规则 时时彩计划 十一选一胆全拖 玩牛牛技巧 陕西高频十一选五 重庆时时系统乱了吗 大乐透计划分析 收藏深海捕鱼大师 广西快3中奖金额 内蒙古时时彩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