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9章、碧海出关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毒灵被压制,碧海的气色也变得红润了起来。

虽然云长风知道林辰医术如神,但亲眼目睹碧海恢复气色,亦是倍感震惊。

“小友!你简?#26412;?#26159;神医在世啊!就是剑宗长老也是束手无策,你竟能如此妙手回?#28023;?#22312;下?#38405;?#31616;?#26412;?#26159;心服口服!”云长风满脸激动,甚至对着林辰恭身施礼:“此情恩重,云某代表海老与本门上下所有弟子,向你表示真诚的感谢。”

“云门主言重了,这是身为医者应该做的,何况大长老本身待我有恩,小子现在也算是为了回报大长老的恩情。”林辰拱手道。

“小友真是慷慨,不计前嫌,反倒是让云某深感忏愧,请小友能够原谅云某之前?#38405;?#30340;无礼之举。”云长风感激致歉。

论医术的话,云长风甚至要把林辰奉若神明了。

‘“贵派惨遭细作暗算,危急存亡,云门主心系师门弟子安危,会怀疑在下也是在于情理,小子自然理解,云门主也不必太过自责。”林辰轻笑道。

“小友心胸坦荡,光明磊落,一身正气,风采不输真龙四公?#21360;!?#20113;长风笑赞:“而且小友年纪轻轻,便有如此神乎其乎的精湛医术,未来前程不可估量啊。若是小友不嫌弃的话,你我不妨交个道友,不论辈分。”

“那真是小子的荣幸。”林辰抱拳道。

“能结识小友这位神医,也是云某的荣幸呢。”云长风笑了笑,有些忧虑的问道:“对了,海老的境况如何?”

“邪毒暂时是压下去了,?#30343;?#26410;有彻底祛除,但以大长老如此深厚的修为,可保三年内安然无恙。”林辰回道。

三年…

云长风?#24895;幸?#25022;,摇头轻笑:“能保海老三年,已经是超过云某预期了,但若没有小友你的话,只怕海老不出半年,就得岌岌可危。”

正说着!

“呼…”

一声?#26519;?#30340;呼吸,碧海似于苏醒,一股强大的气息得以?#22836;牛?#28009;?#39057;?#33633;的?#33268;?#32780;出。

“好强!”

林辰暗感心惊,早知道自己师尊隐藏着极其深厚不凡的修为,甚至已经?#23545;?#36229;过了云长风这?#24187;?#20027;。如今未及碧海全盛时期,就给林辰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以林辰估测,自己师尊的修为怕是在于七八转蜕凡境之间,作为曾经的剑宗长老,修为可不是外人想象中的如此简单。

见碧海气息强势复苏,云长风情绪大为激动:“太好了,海老可算是出关了!”

碧海深知自身境况,现在也感觉到自身惊奇变化,心中倍感惊奇,就是连他也认为在劫难逃,想不到邪毒竟然被压了下去,一身精元气血也是恢复了有七八层。

可以说,简?#26412;?#26159;不可思议的奇迹。

当然!

碧海修为深厚,难得邪毒安分,精元气血复苏,便立马运功疗元,进一步恢复元气。

“师尊…”林辰如释负重。

良久!

“呼~”

碧海深深吐出一口浊气,整个人如焕然一新般,?#28216;?#20102;往日的气色。

可能是因为兽血丹的药效作用,碧海的体质甚至比全盛时期还要强了些,整个人也似乎突然间年轻了十岁似的,?#32536;?#31934;神奕奕。

不由,碧海缓缓睁开双眼,不及开口,云长风却忙道:“海老,您老要是再不出关,长风可真无颜再面对您老了。”

私底下,云长风在碧海面前甚至还得自称晚辈。

“让门主忧心了。”碧海微微点头,心知自身邪毒难除,就是剑宗长老也是束手无策,所以第?#30343;?#38388;苏醒的时候,很好奇到底是谁有如此神通?

不禁,碧海便又问:“不知是哪位神医助?#25103;?#33073;离厄难?”

“正是这位小友。”云长风满脸笑意的看着林辰说道:“对了,这位小友也是位剑宗弟子,听说还是一位长老门徒呢。”

剑宗弟子?

碧海一眼望向林辰,细细扫视了番林辰,见其气?#21490;?#20961;,?#21152;?#38388;有几分熟悉,?#30343;且?#20026;相隔十年,棱角有些磨痕,?#30343;?#19981;敢轻易断定。

但作为自己的?#35753;?#24681;人,又有如此神奇的医术,碧海岂敢对林辰失礼,便要起身行礼,还好林辰反应极快,立马阻住了碧海。

“海老前辈言重了,别忘了之前小子也是欠您一份恩情了。”林辰两手搀扶住碧海,却传音笑道:“哪有师尊向徒弟行礼的道理,师尊这是要折煞徒儿。”

“恩!?”

碧海威容惊怔,倍感意外,若非云长风在场,不然碧海都要控制不住情绪失态了。连忙压着心中的情绪,感激一笑:“你这份恩情还得太重了,?#25103;?#21463;之有愧啊。”

“不、不,若是没有您老,也便没有晚辈今日。海老前辈若是如此客气的话,小子可真是万万承受不起啊。”林辰汗然道,若是让自己的师尊行礼,那还?#35828;謾?/p>

“那?#25103;?#23601;厚?#36784;?#21463;了。”碧海微微一笑,心中却是倍感欣慰,感慨万分。

想不到师徒离别十余年之久,在自?#20309;?#38590;之际,出手解救自己的竟然会?#20146;?#24049;曾经的得意门徒。

这时!

云长风却道:“海老,你刚出关苏醒,长风本不该扰您心情,但此次本门惨遭贼人算计,事关重大,必须得找到这?#32531;?#40657;手,不知海老可知是谁给您下了如此阴毒的邪毒?”

碧海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云墨呢?”

“墨儿承蒙小友妙手回?#28023;?#24050;无大碍,?#30343;?#19968;身修为怕是丢了。”云长风轻叹一声,突然及时醒悟过来,惊然反问:“莫非,海老所中邪毒,是墨儿所为?”

“云墨也是?#25103;?#20174;小看到大的,以他的品性自然不会作出危害同门之事,?#30343;搶戏?#24819;着,当时云墨神志有异,似乎受人控制。竟然云墨已经渡过一劫,只待他苏醒之后好?#38376;?#38382;,自然便可找出?#32531;?#30495;?#20303;!?#30887;海正色道。

此次不及伤害到碧海,更重要得是危害到整个碧云门数千口弟子的性命,碧海自然得严惩真?#20303;?/p>

“海?#25103;?#24515;,若能找出?#32531;?#30495;凶,长风必将严惩不贷。若真是墨儿所为,长风也绝不会纵容,务必给海老一个交代!”云长风铁锵锵的说道。

“那就有劳门主费心了。”碧海轻笑道:“对了,?#25103;?#19982;这位小友久别重逢,感慨良多,有些话想要私下相谈,不知门主可否……”

“墨儿那边还得?#20154;?#28165;醒盘问,就先不打扰二位了。”云长风笑道:“关于小友到访与海老出关之事,长风也?#32536;?#20445;密。”

话毕!

云长风便匆匆离去,对于自己的宝贝儿子也是非常上心的。

而云长风一走,碧海便控制不住情绪,双目有些湿润的感叹道:“小辰,真得是你吗?你可是整整销声匿迹了十年,为师甚至以为你已经像外界传闻一样?#35328;?#19981;测。”

“都说是传闻,自?#30343;?#19981;可信,而且您老不是说我福缘深厚吗?徒儿?#21046;?#20250;如此轻易夭折?”林辰笑眯眯的说道:“至于这十年吗,说来算是一个奇遇吧,徒儿也不知该如何说起。”

“恩恩,只要你?#22815;?#30528;就好,为师果?#24187;?#26377;看错你。”碧海微微点头,叹然道:“说来为师倒是忏愧,未能照顾好秦家,想必你已经知道秦家主已经……”

“极乐盟与尸神教已经暗中勾结,狼狈为奸,猖狂作祟,谁也无法预料。竟?#30343;?#24050;至此,师尊也不必再责怪自己。”林辰沉冷道:“现在最重要得是找出这?#32531;?#30495;凶,为秦家与碧云门所有受害者,好好讨回这?#35782;?#36134;!”

“恩,能让云墨信任之人,必?#30343;?#29087;知之人,只若云墨苏醒,一切自有答案。”碧海微微点头。

“对了师尊,原谅徒儿现在能力有限,未能彻底解除您体内的邪毒,现在只能将邪毒先行压制下去。只要您老每日多加静修,?#24515;?#22823;动元气,可保三年安然无恙。”林辰正色道:“待徒儿修为有成,便可为师尊排忧解难。”

“你有如今成就,为师甚是欣慰,至于破解邪毒?#30343;攏?#23601;顺其自然吧,最重要得是维系天剑域苍生安宁。”碧海叹然道。

“请师尊放心,有朝一日,徒儿必定拔除极乐盟与尸神教这两颗毒瘤!”林辰信誓旦旦。

“恩,为师相信你,如今虽处乱世,但也正是你们这些年轻?#35828;?#22825;下,未来你必定会有番大作为。”碧海笑了笑,又肃然道:“对了,小瑶还不知门中遇难,但秦虎却身在碧云门,得空就去看?#27492;?#21543;。这秦虎?#24895;?#26292;烈,难免会生魔障,容易遭歹?#27515;?#29992;,像是云墨这样的事可绝不能再发生了。”

“徒儿明白,就不劳您静修了。”林辰恭身行礼,对于这位脾气暴躁的“大舅哥?#20445;?#20063;是林辰曾经头疼的一根刺。

春假时光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