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无敌之姿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呼呼!

飓风呼啸,寒冽如刀,震的雪松扑簌簌洒下漫天冰晶,天地元气随之汇聚,聚成肉眼可见的光雾翻涌不休。

两道身影上下翻飞,纵横交错,并无出奇庞大的力量显露,可举手投足,一举一动间,却带动了天象,引得天地元气风起云涌。

嘭嘭嘭!

沉闷的碰撞声中,两人拳掌相交,看似势均力敌。

可若有绝顶半圣或圣境大能在此,必然震撼发现,那道魁梧如雄狮般刚猛的身?#22467;?#19968;身气势在每一次交手之后,都会紊乱削弱一分!

甚至于,在数十回合之后,招式都出现了混乱。

原本颇具古拙蕴意,大开大阖的掌法,更是出现了层层掌影。

这并非是化繁为简之后的化简为繁,而是单纯的武道真意对碰处于劣势,再也维持不住自身武道真意对力量的把控。

蓦地,两道身影一触即发,无形光波横扫方圆数十里,竟是直接将所有冰雪化作水汽,蒸腾而起。

“詹台兄,用你自创的阴阳大悲赋吧,否则你会输的很难看!”

吴明负手而立,脸不红气不喘,闲庭信步,从容淡定。

话虽轻,却透着难以言说的自信,却没有半分狂傲之意,仿佛天生?#36879;?#22914;此。

“没想到吴兄突破半圣之境后,竟是一举踏入二?#25104;?#34255;,更有这等惊?#35828;?#33402;业!”

詹台灭明嘴角微抽,本就刚毅的面容上浮现一抹古铜般的虹光,缓缓抬起双手,深吸口气道,“虽?#24187;?#30693;我即便施展阴阳大悲赋,也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但我仍想看一看,同阶一战,你到底强大到什么地步。”

呼呼!

话音未落,呜咽声乍起,如泣如诉,天色为之一暗,仿若天地同悲,阴阳交替,昼夜明暗,日月齐愔。

詹台灭明双目晦涩难明,仿如日月轮转,双手掌控乾坤,天心相随,竟是比之此前在去往金刚寺路上一战时,更强了三分。

显然,这位西域大雪山绝世天骄,在被金鳞妖圣含怒一击重创恢?#26149;螅?#31455;是再有精进,隐约触摸到了化简为繁的武道真意范畴。

但看天地间风起云涌,隐有日月交替的异象,便可知他离这一境界真的不?#35835;耍?#20284;乎?#36879;?#30528;一层纸。

“呵!”

吴明面色从容,面对詹台灭明拼尽全力的一掌,依旧没有半分慌张,仅仅是探出了右手,屈指成抓,遥遥一扣。

嗡!

天地巨震,悲风凝固,日月停?#20572;?#19968;切都被隔绝在了方寸之间,就连詹台灭明本身,也被桎梏了原地。

“这……”

詹台灭明目露惊色,双目圆睁,仿佛看到了什么惊人异象一般,瞳孔深处,更是倒映着一幕惊?#35828;幕?#38754;。

视线之中,吴明分明就站在那里,却有数道凝实如真人般的身?#22467;?#33258;其身后走出,?#38750;?#30340;说,就是直接从其体内分出。

就好似,本就是一张纸,被分成了一张张更薄的纸,但本质没变,依旧是那张纸。

而吴明不是纸,乃是拥有无上天赋和绝顶战力的半圣强者!

这一道道恍若真?#35828;?#36523;?#22467;?#23601;这样一步踏出,站在了熔炉旁边,各自摆出了一个奇奥无比的姿势。

似青龙?#38454;Γ?#20284;凤凰展翅,似麒麟踏地,似熊罴背冠,一招招八卦掌施展开来,暗?#29616;?#22825;八卦之术,仿佛就是这天地熔炉的一部分,又似八个吴明一同出手。

原本,吴明只是修成了六招,如今成就半圣之身,终于一举将最后两招白蛇伏草和灵鹿顶角使出,而且是八掌齐出。

看似没有惊天动地的威势,可落在詹台灭明眼中,却有毁天灭地之能,瞬间便将一身生机尽数封锁,四面八方封堵,没有半点?#23546;貳?/p>

“嘿……阴阳轮转!”

詹台灭明到底是绝顶天骄,危机关头,低喝一声,双手一圈一推,彷如磨盘般的两道掌影激荡而出。

嘭嘭嘭!

可就在刹那间,掌影崩散,却有?#35828;?#24418;色各异的掌影接踵而至,不分先后的印在了詹台灭明周身要害,雄伟身躯连连震颤不休。

掌印所及之处,没有丝毫伤痕,甚至连衣袍都没有损伤,可?#36127;?#22312;刹那之后,詹台灭明的魁梧身躯?#26149;?#20284;筛糠一般,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仅仅一息,詹台灭明便口鼻喷血,面色惨白如纸,连满?#26041;?#32418;八卦都现出一丝灰败之色。

“咳咳!”

詹台灭明剧烈?#20154;约?#22768;,纵然气息大降,可腰板依旧?#25163;保?#21807;有目光复杂道,“这是什么掌法?”

“八卦掌!”

吴明淡淡道。

“周天八卦,阴阳乾坤,很了不起的掌法,竟然蕴藏天道至理!”

詹台灭明点点头,擦了下嘴角血渍道,“这好像不是你自创的武学。”

“不错!”

吴明直言不讳,也没什?#26149;?#38544;瞒的,反而神色淡然,面带自信道,“武道无垠,我等有机会站在巨?#35828;?#32937;膀上前行,只要能走出自己的道,拾?#25628;?#24935;又如?#21361;俊?/p>

“你很了不起,难怪能有如今艺业!”

詹台灭细细咀嚼一番,颇为认同的点点头,“听闻那位红袖招剑主身受重创,想来是伤在吴兄手中,不知用的什么招法?”

“我自创的诸神沉沦!”

吴明道。

詹台灭明瞳孔一缩,深吸口气道:“貌似你没有杀我的意思?”

“就如我不可能杀光所有仇敌一样,我也不可能一个人面?#38405;?#21163;,所?#38405;?#26080;须心怀感激!”

吴明神色冷漠,目光古井无波道,?#26263;?#28982;,下次为敌,?#19968;?#25171;死你!”

“从今往后,世间只有詹台!”

詹台灭明苦笑一声,拱手转身,就待离去。

不是他被这一战打击的没有了?#20998;荊?#20107;实上,身为绝世天骄,无论才情,还是天赋,亦或意志,都绝对是拔尖的。

但也正是因此,看到?#36879;兄?#21040;的,也绝非常人能比。

通过此前和现在两次交手,詹台灭明在吴明身上感受到了无敌之势,那是在尸山血海中,战败无数同阶强敌,凝聚的无敌之势。

不在于修为相差多少,就如此前一战时,仗着二境半圣,虽胜了吴明,可也伤在吴明手中。

而现在,同等修为之下,哪怕武道真意只差了化简为繁这么一层,却是一败涂地,甚至毫无还手之力。

这是一个能轻易杀死自己,已然超越了天骄极限的无敌强者!

詹台灭明会奋起直追,永不服输,但绝对不会找不自在,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赢不了。

以前他输过,面对强敌退缩过,便再也凝聚不起那一口无敌之气,正如现在,他面对吴明,仍旧要退缩。

否则,下一次面对的就不是八卦掌,而是诸神沉沦,甚至是更可怖的杀招!

“等一下!”

吴明手腕一翻。扔出了一?#35835;?#29260;。

“这是?”

詹台灭明接过令牌,目露讶色,因为他从其上感受到了浓郁的空间波动。

不出意外,这是一块传送令牌,甚至是开启传送大阵的令牌。

身为大雪山当代魁首真传,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

“正如你所想,这是一块进入金刚寺所在灵界的令牌!”

吴明淡淡道。

“你想以我大雪山为饵?”

詹台灭明瞳孔一缩,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错!”

吴明微微摇头,淡定道,“本王只是给你一个机会,一个凝练自身圣道的契机,能否把握住,就看你自己了!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

说话间,吴明随手一拂,早已在不远处看迷糊,受阴阳大悲赋意境影响,而哭的稀里哗啦的小狐女,便被一股劲风卷着,一同飞上了云巅。

那里,有一艘千丈楼船,无声无息停靠在云雾之中,随着两人落入其中,转瞬消失不见。

“这?#19968;錚?#30495;是有仇不过夜,这是要把我大雪山架在火上烤啊!”

詹台灭明握着令牌,神色一阵变幻不定。

“你怕了?”

就在此时,一道冷冽声音传来,却不知何时,场中多了一道身穿白衣的身?#22467;?#36203;然正是大雪山之主——雪千重。

“师尊!”

詹台灭明神色恭敬道。

“你怕了?”

雪千重神色冰冷,目光迫人。

?#26263;?#23376;确实怕了!”

詹台灭明略一迟疑,苦笑道,?#26263;?#23376;不得不怕!”

“不错!”

岂料,雪千重冷?#23576;?#26159;一缓,欣慰一笑。

“师尊?”

詹台灭明愕然,本以为会受到一顿批评。

“人啊,要有?#27425;?#20043;心!”

雪千重负手而立,遥望楼船离开的方向道,“此子大势已成,进退有据,做事极有分寸,凡事都掌握一个度,?#36127;?#25720;准了所有?#35828;?#21629;门,说明他心中也有?#27425;貳?/p>

若是面对这等能算计妖圣,重创剑圣,?#29992;?#22825;品宗门的人,你都没有?#27425;罰?#25105;只能说自己误人?#25317;埽?#27809;有把你教好。”

“师尊!”

詹台灭明额头冷汗涔涔,目中却满是感激。

“此子将这传送令牌给了你,虽然是不安好心,却也是阳谋,正如其所言,近水楼台先得月!

我大雪山图谋金刚寺基业无数年,如今即将成功,却被此子坐收渔利,哪有这么便?#35828;?#20107;?”

雪千重摆摆手,神色肃然道,“西海来人,你去接待下,切记不可失了本心。”

“师尊放心,弟?#29992;?#30333;!”

詹台灭明深吸口气,躬身保证。

春假时光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