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6章 王者蚊獸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卷十三

開宗立派

第1716章

王者蚊獸

十幾道身影懸浮在半空,一個個面露凝重。

滾滾淡白色的寒霧不住升騰,一片晶瑩的冰柱,密密麻麻的林立著,目光根本看不到底部,整個深淵竟對神識有著極大壓制,以眾人圣真人的修為,也只能查探到百丈左右。

“欒兄,似乎和之前所見有些不同……”半響后,黑真君緩緩吐了口氣,神情鄭重。

沒等欒總管回應,那位干瘦的璋姓老者就冷哼一聲,單手陡然抬起,對著下方一根冰柱遙遙抓去,頓時一張巨大光手突兀地出現,一把將冰柱籠罩其下。

下一刻,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憑空響起,似乎無數妖獸同時發出狂吼,一股狂暴的颶風攜帶著白茫茫的寒霧席卷而出,無數的冰柱同時發出耀目晶光,呼嘯聲中帶著隱約的凄厲鬼嚎。

在場諸位都是后期圣真人修士,面對如此異狀,也一個個勃然色變,這些寒霧有些詭異,一旦靠近身體尺許,識海就會感到刺骨的疼痛,眾人忙不迭地各自出手,周身紛紛出現一道防御光幕,那些寒霧都擋在丈許外。

這些異狀來的快,消失的也很迅疾,呼吸間各種異像就消散于無形,不知所蹤。

黑真君的臉上閃過譏諷,陰陽怪氣地笑道:“璋老鬼,如果你可以打開這道禁制,我們天道盟的那一份都拱手相讓好了……”

對于突然出現的黑榜諸人,這位一直耿耿于懷,見對方吃癟,言語上自然毫不客氣。

璋姓老者雙目寒光一閃,剛想開口反擊,欒總管卻擺了擺手,淡然道:“時間緊迫,我們大家一起出手吧。”

眾修士自然沒有異議,當即四下站開,默契地分作三方勢力,隱約形成三才陣勢,對于這些,欒總管也心知肚明,特別是黑榜和天道盟間本就是水火之勢,眼下的合作也是權宜之計,不再多言,袍袖一抖,一個巴掌大小的四方陣盤就托在了掌間。

這陣盤通體如同白玉,上面閃動著各色符文,密密麻麻的,一看就不是凡品,隨著他手勢一揚,陣盤就“滴溜溜”漂浮在身前半空,單手掐訣,一道法訣從指尖飛出,頓時各色符文涌起,靈光閃爍不定。

而璋姓老者和黑真君相互對視了一眼,什么也沒有說,各自單手一抬,身前也漂浮起顏色各異的陣盤,隨著法訣催動,赤芒黑光同時涌現,陣盤轉動,一時間讓人眼花繚亂。

其余諸位修士也不等招呼,各自掐訣,一道道法訣朝著半空中三塊陣盤涌去,如此多的圣真人聯手施法,威力足以撼天動地!

三塊陣盤同時一顫下,赤、白、黑三道光霞狂噴而出,朝著下方某一處閃電般擊落。

“嗤嗤”聲中,光霞掃過,白霧一陣劇烈翻滾,一個數丈大小,深不見底的通道就顯現而出。

眾修士心中剛喜,耳邊卻傳來欒總管的暴喝聲,“諸位小心!”

話音未落,下方無數的冰柱一陣閃爍,“轟隆隆”的巨響驀地出現,由遠及近,狂暴的寒霧似決堤的洪水狂涌而出,所過之處,空間都被撕扯的扭曲起來。

此時眾修士心中雖驚,可沒有誰后退一步,璋姓老者當先雙手一合,一道粗大的幽黑光柱從手中噴出,而其余修士也紛紛揚手,各色異芒似暴風驟雨般,朝著那通道深處狠狠砸落。

空間一陣急劇晃動,通道內光芒閃爍,忽明忽暗,似乎有一頭上古兇獸要從其中沖出,卻被眾修士給擋在了里面,道道悶雷連綿不絕。

這等異像持續了數個呼吸,異聲慢慢消停下來,等眾人收手,眼前出現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一條晶瑩剔透的通道呈現在諸修士面前,數丈四方,四壁都光滑異常,就如白玉鋪就一般,似乎一直就鑲嵌在深淵中,一股股陰寒氣息從深處不住冒出。

“哈哈……諸位,欒某人就做個探路小卒了。”欒總管大笑著,紫光閃動,身形早已化作一道紫虹,朝著通道激射而落,轉眼就不見了蹤跡。

沒有絲毫遲疑的,黑光閃爍,卻是黑真君默不作聲地飛身而入,竟沒有落下分毫,其余諸人也紛紛各自架起遁光,一閃即逝地沒入通道中。

數個呼吸之后,這片深淵就徹底安靜下來,只有那條寒冰所化的通道依舊矗立在那里。

……

“轟隆隆”的巨響席卷整個棲蚊境,此時姚澤的臉色極為難看了,他回頭看了眼身后數千丈左右,四團金芒似閃電般,數千丈的距離,不過是一個閃動即至,而此時身下的巨蚊已經竭盡全力了,想要擺脫,根本就是妄想,而那些加持的符咒最多兩個時辰而已……

即便自己化身青鵬變身,也不過如此極限速度了,對于幾位大人物,他此時只能暗罵不已,卻毫無辦法。

原來以他的打算,是憑借速度甩開這些蚊獸的,可他還是低估了這些蚊獸王者,不但在噬神冰窟中的三頭蚊獸緊追不舍,之前經過的一處蚊獸巢穴,竟又招來了一頭王者!

目光所及,數百里外,團團銀芒耀目,正是千余頭銀色蚊獸,這點距離估計也只是兩個呼吸的時間,能夠甩開的只有那些低級蚊獸了,可再看那后方無盡的天空中,黑壓壓、紅彤彤的一片片,遮天蔽日般,天地都在變色中,竟沒有一頭蚊獸放棄……

“看來這個七星長老也只是曇花一現……”他只覺得頭皮發麻,暗自苦笑著,強自鎮定,心中急思脫身之道。

依仗速度無法擺脫,還不能讓這些蚊獸王者靠近,不然立定就是覆滅下場,此時手上還有些威脅對方的手段,可也需要機緣巧合下才可以奏效,畢竟要面對的四位王者!

后方還有不計其數的蚊獸,暫時構不成威脅,可以不予理會……

正當他舉目四望,身后突然響起一道嘶鳴聲,這聲音穿云裂石般,落在耳中令他身形一顫,臉色大變,幾乎是同一時間,三道瘋狂的嘶鳴同時響起,身下的蚊獸似乎如遭雷擊,周身符文閃爍,龐大的身軀竟打著轉朝下墜落。

“不好!”

姚澤大驚之下,急忙單手一揮,一道光幕籠罩在蚊獸頭頂,如此蚊獸才勉強再次恢復了正常,可這么一耽擱,雙方的距離已經不足百丈。

“嗤!”

還沒等他緩過神來,刺耳的破空聲在身后響起,他來不及回頭,反手朝著身后抓去,“砰”的一聲,一股巨力狠狠地撞來,掌心一陣刺骨的疼痛。

一根泛著淡金色的蜷曲長毛就被抓在了手中,后方的蚊獸王者竟這種方式進行偷襲,如果換做其他修士,僅這么一下,說不定就要被重創當場!

“嗤、嗤……”

密集的破空聲突兀地響起,姚澤臉色一變,根本不用回頭,也可以猜測,應該是四頭兇獸同時出手,可眼下根本不能躲閃,不然身下的蚊獸就會受創,實力的差距太明顯!

避無可避!

他狂吼一聲,身形疾轉,右手毫不猶豫地朝前急拍,四根手指同時顏色變幻,呼嘯聲中,拇指漆黑如墨,黑碑旋轉著狂漲起來,朝著后方狠狠砸去。

數道轟鳴聲響起,姚澤只覺得心中血液一陣沸騰,臉色一白,巨大的沖擊力毫無間隙地全部被硬撐下來。

身下的蚊獸似乎體會到主人的心思,悲憤的嘶吼聲沖天而起,借著這股巨力,朝前的遁速瞬間提高了些許。

下一刻,姚澤的食指已經變得鮮紅欲滴,呼嘯聲中,耀目的血芒閃電般飛出,幾乎是同一時間,中指也早已變得金光燦燦,金碑旋轉著沖起,帶起整個空間都跟著一顫……

“砰砰”的巨響聲中,劇烈的空間波動急劇蔓延,姚澤的身形連連晃動,隨著一聲悶哼,嘴角無法抑制的露出一縷金色血跡,卻沒有閃退分毫,而身下的巨蚊借助著這股難以想象的巨力,瞬間把雙方的距離再次拉開到千丈之外。

姚澤低頭看了看掌心,原本已經若有若無的針孔,經過這么一折騰,絲絲血漬不住地冒出,暗嘆一聲,也顧不上那些,神識毫不猶豫地放開。

之前因為需要隱匿行蹤,唯恐驚擾了那些蚊獸,可此時整個大地都處在“轟隆隆”的巨響中,天空為之變色,所謂的危機也比不上眼下的這些王者蚊獸!

頓時數十萬里方圓都如在眼底,晉級魔王中期后,不但實力修為有著巨大變化,連神識也跟著水漲船高,希望對接下來的境遇有所幫助……

誰知,下一刻,他的臉色卻驀地狂變,差一點失聲驚呼。

左側三千里左右,狂暴的妖氣沖天如柱,隱約的空間波動甚至蔓延到附近。

數頭體型龐大的巨蚊竟糾纏在一起,其中三頭銀色蚊獸在一旁盤旋嘶吼,而讓其勃然色變的,卻是兩頭正翻滾對撞的金色巨蚊!

兩頭王者!

神識顯然已經驚動了對方,糾纏在一起的王者蚊獸同時倒退開來,屬于上位者的氣息毫不猶豫地釋放開來,嘹亮的嘶鳴咆哮聲直沖云霄。

在這一剎那,后方的四頭王者蚊獸也同時發出呼應,一時間天地間都回蕩著驚心動魄的咆哮聲,而姚澤身下的巨蚊自然不甘落后,屬于王者的驕傲血脈不容質疑,身形猛地金光大放,雙目兇焰連連,王者的氣息沒有絲毫掩飾的橫掃開來,一時間天地都跟著驟然色變。

春假时光彩金
欧盘足球即时赔率500 捷报比分旧版本优亿 牛势策略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 中原风釆22选5走势图 手机即时比分网 2019十大股票推荐 3d开奖结果今天的 澳洲幸运5五位走势图 欢乐大众麻将全集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一 迅盈篮球即时比分网 十大期货配资公司排名 黑龙江11选5走势 大众麻将单机版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