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3章:長安令可是看出了什么?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晉國官場上,向來講究的是有政績之人能夠得到提升,在長安城內為官,更是有著諸多的艱難,所幸的是晉國的法紀制度嚴明,就算是高官的子弟,也是不敢在城內任意妄為的。

呂布對于朝廷官員的管控,可是極為嚴格的,如果他們敢于冒犯到長安府的手中,那可是不會簡單就能結束的。

而在長安的衙署之中主要人物,比之各郡的主要官員絲毫不弱的,只要是在衙署內能夠有著一番作為,到了其他地方為官之后,直接能夠成為太守之流,這對于晉國的官員來說,是有著很大的吸引力的,成為太守這樣的官員,已經是了不得的存在了。

但是想要將衙署內的事情處置的完全妥當的話,并非是簡單的事情,衙署之內的事情,牽扯很大,有些事情甚至是有著諸多的牽扯,作為衙署的官員,如果在處置一些事情的時候手段上不夠得當的話,很有可能會得罪一些官員,而這樣的得罪,往往不是衙署的官員想要看到的。

在長安城內有著太多比之他們的職位要重要的官員,一旦得罪之后,他們的升遷之路,肯定會受到一定的影響的。

但是長安令徐榮卻是不同,昔日里徐榮乃是董卓麾下的官員,投靠呂布之后,得到了重視,如今更是走到了長安令的位置上,長安令在級別上,與各州的州牧是一樣的,甚至比之各州的州牧,地位上還要更加的顯赫,之前長安令乃是田豫,田豫卻是從長安令直接提升成為了刑部尚書,這樣的提升,是多少官員羨慕的。

從長安令的位置上,直接走到三省六部重要官員的位置,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凡是能夠成為長安令的人物,都是不簡單的。

徐榮不僅是在治理地方,在領兵打仗方面,更是有著過人之處的。

這般官員成為長安令,不僅能夠讓長安城更加的秩序井然,就連軍中的將士也會受到很多的管理。

徐榮率領軍中將士征戰的時候,可是立下了不小的功勞,不然的話,徐榮也不會成為戰神殿三十六將之一。

徐榮取得的成就,是多少文官武將所羨慕的,其也是晉軍之中文武兼備的官員。

對于這樣的官員,呂布向來是重視的,因為以后晉國的發展,最為需要的就是這樣的官員,這樣的官員更多的話,推動晉國的發展就會更加的簡單了。

但是在軍中想要發現更多類似徐榮這樣的人才,是有著諸多的困難的,在晉軍之中,并不缺少武將,缺少的是能夠鎮守一方的大將。

只要有才華,有能力,在及南郡之中就能夠得到足夠的重視,這樣的道理,軍中的將士是知道的,但是想要提升自身的能力,非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尤其是在領兵征戰方面有著過人的能力,就顯得更加的困難了。

晉軍之中,最為缺少這樣的人才,想要成為這樣的人才,需要付出的努力之大,其實是能夠想象的。

在長安,有著演武堂,這也是軍中將領提升自身實力的地方。

徐榮雖說是昔日董卓麾下的官員,但是在晉國的官場上,卻是被認同的,因為徐榮是有著這樣的能力的。

成為長安令之后,長安城內的變化是能夠看到的。

徐榮接到呂布暗中命人傳來的命令之后,微微有些愣神,圣上竟然出現在了外城,而且還召見他前往一家其貌不揚的客棧,這樣的情況,總歸是令人疑惑的。

不過徐榮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自從成為長安令之后,徐榮感覺到的是任務的繁重,這比之治理一州之地,還要更加的辛苦一些。

長安城內的事務繁雜,方方面面的事情,都需要考慮到,不過在這樣的過程中,對于徐榮的能力也是很大的鍛煉的。

成為長安令,是對于他能力的肯定,這方面的事情,徐榮自然是知道的。

在長安令的位置上有著更大的作為,在徐榮看來是有著很大的必要的,誰能夠想到,當初董卓麾下的官員來到呂布的治下之后,能夠取得這般的成就呢。

這也是晉國很常見的一種情況,從其他諸侯麾下投靠晉國,并且在晉國表現出足夠的能力之后,就能得到相應的重視。

前提是要有這足夠的能力,若不然的話,想要得到重用,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遠的不說,之前在西域諸國戰場上隕落的李儒,不就是董卓麾下的重要謀士呢,兩個漢帝的死亡,與李儒更是有著莫大的關系呢,等到李儒身死之后,他的身份,才得以為晉國的主要官員所知。

主要是李儒當初投靠呂布的時候,牽扯的比較大,兩個漢帝死在李儒的手中,足以看出李儒在一些方面的影響力了。

如果不能更好的處置李儒的事情的話,甚至會對呂布產生很大的影響。

但是晉軍在一次次征戰中獲得勝利之后,讓晉國取得了長足的發展,這等時候,漢室的影響已經很小了,就算是呂布將李儒的身份公開也是無妨的,這也是當初不少晉國的官員知道了李儒的身后之后,仍舊是沒有更多的意見的重要原因。

若是放到諸侯征戰開始不久的時候,李儒的身份一旦公開,能夠掀起的動蕩之大是能夠想象的,到時候多少諸侯會對呂布口誅筆伐,雖說呂布對于這些名聲上的東西,不是很在乎,但是這些事情,也足以讓呂布頭疼的了。

現如今,李儒就是晉國的開國功臣,這是呂布欽定的事情,又有哪名官員敢于在這種時候站出來反對呢。

涼州雖說貧瘠,但是出自涼州的人才,還是有著不少的,賈詡如今更是晉國官場上舉足輕重的人物。

近些年,晉國對于涼州的發展重視,許多方面向涼州傾斜,朝中的官員也是有目共睹的。

作為涼州出身的官員,他們自然是希望涼州的發展能夠更好,最好能夠讓涼州成為與徐州這般繁榮的州郡。

天下在呂布的手中得到了穩定,僅此一點,就足以讓更多人跟隨在呂布的身后了,有些時候,戰爭并不可怕,關鍵的是城池的穩定能夠得到保障。

晉軍的征戰,就是很好的說明,雖說對外有著不少的戰爭,但是晉國內部的發展,并沒有受到影響,就連兩周后也在這樣的過程中,得到了不錯的發展,僅此一點,就能說明很多的問題了。

晉國在發展方面取得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若是有人想要破壞這一切的話,晉國的文官武將是不會同意的。

放到以往,呂布是天下士子口中的叛逆,但是現在,呂布就是天下人眼中的英雄,正是呂布力挽狂瀾,才讓天下一統,這便是成王敗寇的道理,只有勝利者,才能在歷史上留下更多的印記,而失敗之人,或許只是一筆帶過,甚至沒有他們更多的描述。

縱觀歷史之中出現的人物,哪怕只是在史書上留下一筆,都是了不得的存在了,只是他們在那個時代,表現的還不是最為耀眼的罷了。

晉國的建立,讓跟隨在呂布身后的文官武將斗志昂揚,他們想要在這樣的過程中取得更大的成就,最好能夠在史書上留下更多的筆墨。

但凡是晉國的官員,在這一點上都是不能夠例外的。

徐榮接到命令之后,換了一身普通的衣衫,向著客棧而來,隨行的有著曹性,也就是當前長安城內的重要將領。

兩人悄無聲息的前往客棧,此時飛鷹士卒的抓捕亦是開始了,但凡是為劉如指認之人,皆是為飛鷹士卒帶走。

等到徐榮趕到客棧的時候,客棧內已經有著三十余人,這些都是為劉如指認之人。

這些人被帶來之后,便分散在客棧的房間之中,所幸的是客棧的房間還是比較多,勉強能夠容納這些帶來的人。

“參見圣上。”見到呂布之后,徐榮和曹性當即行禮。

呂布見曹性隨行前來,并沒有感覺到意外,微微點頭道:“請起吧。”

此時客棧的周圍,已經為親衛暗中保護的嚴實,就連客棧內的掌柜和仆人等,也是被單獨關了起來,當前可是呂布在客棧內,任何意外事情,都是不能夠發生的。

不僅是親衛,暗中也是有著不少飛鷹的士卒在附近游蕩著,若是看到有人想要靠近這家客棧,當即上前盤問。

表面上與正常客棧沒有什么區別,實際上卻是經受著諸多的保護,恐怕外城的任何一家客棧,都不能享受這樣的待遇的。

呂布將目光投向徐榮道:“朕前來外城,是想要隨意走走的,不想在外城看到一件不好的事情。”

徐榮心中一緊,為呂布在外城看到不好的事情,并且傳令讓他前來,肯定是了不得的事情了。

呂布在晉國有著何等的威望,但凡是呂布提出來的事情,對于朝中的官員來說,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大事件。

“臣惶恐。”徐榮拱手道。

得到呂布的示意,李金上前將事情詳細的講述了一遍。

徐榮聽過之后,眉頭緊蹙,這件事情看上去很簡單,但是透過這件簡單的事情,卻是能夠看到不少的問題。

“長安令可是看出了什么?”呂布問道。

徐榮稍作沉思拱手道:“圣上,如今長安城內,有著不少的異族商人,有人以這樣的方式去侵害異族商人的利益的話,時間久了,肯定會讓異族商人心生不滿,從而影響到晉國的統治。”

“商人在傳播消息上,是有著很快的途徑的,如果更多的商人在城內遭受了這般的待遇之后,就會讓異族之人對于官府缺乏信任,這樣的事情,是絕對不能姑息的。”

呂布點了點頭,對于徐榮的話語還是比較認同的。

“此事是發生在城南,不過朕相信,隨著審問的進行,肯定會有更多的人被牽扯進來,朕倒是要看看,這件事情的背后,究竟是有著何人在謀劃?”呂布道。

從呂布的話語之中,徐榮和曹性感受到的是呂布的憤怒,呂布為了讓晉國得到更好的發展,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如今城內發生這樣的事情,放到任何君主的身上都是不好受的。

晉軍將士征戰疆場,能夠在戰爭中取得很大的成就,這才有了如今晉國的繁榮局面,這般的事情,就是對于晉國統治的挑釁。

當更多這樣的事情發生之后,所帶來的影響之大也是難以想象的。

有些時候,明面上的事情,還是比較容易處置的,真正不容易得到處置的是一些暗中的事情。

“長安令和曹將軍就在這里等候一些時間吧,有些時候,處置重要的事情,起到的效果不一定會比之這樣的小事要大的。”呂布道:“重要的事情是擺在明面上的,即便是下面的官員和將領,也是能夠很好的處置的,而這種暗中的小事,卻是需要投入很多的精力的。”

“圣上之言甚是,之前是臣忽視了。”徐榮拱手道。

曹性道:“圣上,如今這些人被關押在客棧中,需要不需要調動軍中將士前來?”

呂布搖頭道:“不需要,朕與你們兩人的身份,都是沒有暴露的,正好能夠趁機看到更多的東西,你們二人在客棧之中也是沒有更多的事情,就參與審問吧。”

徐榮和曹性急忙行禮稱是,而后離開了房間。

離開房間之后,徐榮聲音略顯低沉的說道:“這件事情,一定要處置妥當,圣上對于這次發生的事情,可是相當憤怒的。”

曹性點了點頭,雖說呂布沒有在兩人的面前發火,但是通過呂布的話語,兩人就能感受到許多的東西。

長安城可是晉國的都城,城內城發生這樣的事情,就說明晉國的官員在治理的時候沒有更多的考慮到一些方面的問題,這才有了而今情況的出現,如果晉國的官員能夠更好的發現這些問題的話,就不會有如此的事情發生了。

春假时光彩金
了3d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10分开奖 求qq欢乐麻将外挂软件 北京赛pk10计划 球探手机比分网足球即时比分手机版 广东南粤风采最新3 qq麻将手机版是哪个 单机免费湖南麻将 十一运夺金 全球篮球比分直播 湖北30选5开奖 篮球比分表 福建11选5 极速11选5平台-升级版下载 7mcn篮球即时比分网 bf.310v大赢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