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0章:果然有問題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識海內標記的石山已經近兩百座,其中有巨型龍獸存在的石山超過五十座,另外還有未列入路線的石山,那些石山也有不少存在巨型龍獸,粗略一算,巨型龍獸的數量近百條,何況還有戚長征未曾到過的混沌空間區域,或許要在這個數量上再翻上一倍,得出的數字讓戚長征心驚肉跳。

一條巨型龍獸就能與猿祖抗衡時長,三后任何一位單獨對上都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將其斬殺,而以九老戰力來論,拋開最強陳閣老不談,需要兩位才能對付得了一條巨型龍獸,若想盡快斬殺,至少需要三位閣老聯手。

這還是在與仙界環境雷同的天外天環境,要是換成虛空作戰,結果還兩說。

就算以戚長征虛空境境界,憑借空間之力斬殺一條巨型龍獸不難,但最多也就能同時應對兩條巨型龍獸。

由此可見巨型龍獸戰力之強。

往常還真沒有仔細考慮過這個問題,這段時間獨自探尋混沌空間戚長征沒少考慮,而且巨型龍獸除了戰力之外,還等同于滅世“養分”,從這個方面來看,巨型龍獸的存在甚至比虛空巨龍的存在還要更加麻煩。

一路謹慎下行,戚長征都在考慮這個問題,若是不能把巨型龍獸與滅世分開,想要斬殺滅世幾乎沒可能。

但巨型龍獸好比滅世貼身護衛隊,虛空巨龍又好比護衛隊長,幾乎與滅世形影不離,想要解決這個問題太難太難,每一次思考都找不到辦法,包括今日戚長征思考良久也想不出可行的辦法來。

似有似無的龍獸氣息傳來,戚長征暫時放棄思考,全神貫注下方空域。

目力所及僅有三丈,巨型龍獸就在腳下不遠,這樣的情形戚長征遇到過太多次,早已知道該如何處理。以氣息為引,只在氣息薄弱區域繞行,估算已至石山底部,這才徐徐接近。

以往的經驗告訴戚長征,決不能在下行過程察覺巨型龍獸氣息之時繼續下行,因為你不知道是否迎面對上龍首。

之前有一次就是如此,察覺巨型龍獸氣息繼續下行,待見到盤橫石山的巨型龍獸之時,方位恰恰就是巨型龍獸龍首所在方位,也好在戚長征運氣足夠好,三丈之內先發現龍角,連忙避讓開來,這才免于與巨型龍獸面對面的后果。

當然,也不是所有巨型龍獸都是龍首位于石山頂端,也有龍首位于石山中部的,戚長征同樣遇見過,最后總結出經驗迂回繞行,不在規劃路線之內的石山直接避開,若在規劃內的石山便從石山底部區域靠近做標記。

這一次也是一樣,從底部區域接近石山,見到的只是巨型龍獸一段尾部龍軀而已,悄悄在石山底部留下一道印記,也同時在識海內留下石山方位,再度輕點石山底部徐徐下行。

如此又過去了兩日,在幾座石山留下印記,距離蘊含滅世氣息的混沌區域外圍已經不遠了,估計也就一兩日的樣子,與計劃時間相符。

戚長征不由得稍稍松了口氣,八個多月無時無刻處于緊張之中,絲毫不敢懈怠,不是親身經歷過的仙人,誰也體會不到其中艱辛與孤獨。

兩日后,戚長征終于可以真正松了一口氣,此刻他已經離開蘊含滅世氣息的混沌區域,站在一座石山頂部,雙臂大張,混沌之氣頓時充盈周身,在很短的時間內便讓他感受到仙力充盈的快樂。

很想高喊一聲宣泄,終究忍了下來,豎起兩根中指無聲爆粗口,一躍而起,繞過石山穿梭下行。

感知釋放十丈開外,速度依舊快不了太多,但比起之前已經快了數倍不止,經過一座座熟悉的石山,留下一道道印記,僅僅一日時間就比之前一月留下的印記都要更多。

記憶中下行不太遠就是一座大型石山,之前他與楊戩就在那座石山休息過,他往那座石山方向掠去,也打算休息一會兒,爾后一鼓作氣返回九空體內空間。

到了現在,戚長征已經基本放下心來,最危險的區域已經過去,無處不在的混沌之氣保證隨時隨地都能充盈體內空間仙力,離開蘊含滅世氣息混沌空域之后也再未發現巨型龍獸蹤跡,回到九空體內空間也就是時間上的問題。

心情相當不錯。

片刻,大型石山已在感知范圍出現,戚長征飛落其上,留下印記之后,習慣性在坑坑洼洼的石山表面找了一處凹陷處鉆了進去,他要好好休息一下。

閉上雙眼,放空腦子,什么也不去想,只交代帝元半日之后叫醒自己,就此陷入沉睡。

相同的時間,上三天仙陣平臺下方一座宮殿內,無所事事的猿青山來找九空下棋,九空下不過猿青山要悔棋,猿青山不讓,旁邊陳閣老敲了敲棋盤,猿青山抬頭看他,轉頭又看一眼九空另一側的天沐仙尊,只能同意,結果他輸了。

“這棋沒法下了,我找霹靂去。”猿青山收了棋盤要走。

“找虐啊?”霹靂笑呵呵的走了進來。

“找虐總比被威脅強。”猿青山嘟囔了一句,看向霹靂身后。

楊戩與李孟嘗一前一后走了進來。

從虛空歸來,楊戩閉關數日,出關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來風雷二尊大戰一場,這一場以一對二的大戰只進行了兩三個時辰便宣告結束,楊戩當先離開仙斗場,走出仙斗場的時候神清氣爽,而后走出仙斗場的風雷二尊臉色就有點不好看了,勝負一目了然。

往后的幾日,楊戩除了修煉之外,其他的時間都把霹靂帶在身邊,各方匯總的消息形成公文由李孟嘗處傳來,他也懶得去看,直接丟給霹靂處理,他只需要霹靂的解決方案或是處理結果,然后在公文上留下他的印記。

霹靂也是膽大包天,真敢接手處理。

不過,還別說,霹靂給出的解決方案或是處理意見反饋到李孟嘗那里,比起以往楊戩批示“你看著辦”或者“酌情處理”這類不負責任的解決方案強上太多,只是偶爾會有個人傾向比較嚴重的解決方案,“戚長征風格”明顯,李孟嘗也就知道是誰給楊戩出主意了。

經過這么些天修養,習慣性嘔血的李孟嘗氣色不錯,已經恢復過來。今日是他主動找的楊戩,戚長征離開大半年杳無音訊,是該再次起卦推演吉兇的時候了。

而戚長征身在混沌空間,最佳起卦推演的場地便是在九空體內空間。

不是在戚長征面前,九空就沒有那么多講究了,嘴一張,直接把楊戩與李孟嘗收入體內空間。

“九師娘,什么時候也把我一口吞了唄。”霹靂腆著臉說,他對虛空格外向往,戚長征卻不許任何人帶他進入虛空,要是能在九空體內混沌空間見識一番比起見識虛空來說還要更勝一籌。

“嬉皮笑臉的樣子和你師尊一個模樣。”九空白了他一眼,“等你何時可以憑借自身之力穿梭虛空,我便讓你進入體內混沌空間。”

霹靂作出一副郁悶的樣子,“你還不如直接說讓我死了這條心。”

“早該死了這條心,也只有你九師娘不跟你計較,容你胡言亂語。見了本尊也不知行禮,你爺爺就是這般管教你的。”

天沐仙尊只有在面對九空的時候會有笑臉,對于其他人,幾乎都是冷著一張臉。因為九空的緣故,她現在對戚長征倒是說不上討厭,但也絕對沒有好感,霹靂是戚長征弟子,和戚長征行事作風有著不少相似之處,她更不可能給霹靂好臉色看。

“抱歉抱歉,適才真沒見到天沐奶奶,是小輩眼斜了,給您陪個不是。”

霹靂這話聽在天沐仙尊耳中,怎么聽怎么別扭,卻還沒法跟小輩去計較,干脆來個眼不見為凈,直接離開宮殿。

“總算是走了,她在這兒我渾身不得勁。”猿青山說,“九空,她是不是經常來找你?不會是還想收你做弟子吧?”

“可別,九師娘要再入她門下,師尊干脆直接把我逐出門墻得了,這老娘們陰森森的可怕,師尊也不喜歡她,九師娘你可不能重新拜入她門下。”

“口無遮擋,胡說個甚。”九空訓了霹靂一句,接著說:“你們別說她壞話,她對我是真心實意的,也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那是怎樣?”霹靂冷不丁反問一句。

“就是她對我好,我也相信她。”九空說道。

“九師娘,我說一句不中聽的話,昔年她也對你好,收你為真傳弟子,最好的修煉資源也給了你,卻只為圖謀師尊精血。現在她待你比起之前還要更好,幾乎每日都來尋你,陪在你身邊,這太不符常理,我很難不多想她是否又有所圖。”

“是啊,九空,她從來沒有如此關心過誰,你已經不是她的真傳弟子,她卻更加關心你,在誰看來,這都是一件不尋常的事情,如果不是她對你有所圖,難道還是你需要她的幫助?”

“我……我不需要她幫助,你們別亂猜,不和你們說了,我……我去看天師推演。”

看著九空略微慌亂的進入偏殿,猿青山與霹靂相視一眼,前者雙眼半瞇,“果然有問題。”后者也是半瞇著眼,“師尊推測師娘不愿毀去體內空間與天沐老娘們有關,看來這個可能性非常大。”

春假时光彩金
棒球棒球比分 体彩江苏7位数18090 网球比分规则 北京pk赛车计划app下载 欢乐生肖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国标麻将攻略 捕鱼大师代理怎么赚钱吗 365球探网 2012奥运足球比分网 广西快三稳赚技巧 欢乐捕鱼人下载 2011中超足球直播 成都麻将规则入门 捕鸟达人-让子弹飞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360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