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 天道残魂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龚天霜倒不认为方会因为这个‘翻脸’;

口是他夸出来的,这件事就是我们天法神宗难以解决的,你不是吹大气吗?你来帮帮我们呗,别以为吹牛就能吓唬到谁。

龚天霜淡然一笑,“这件事是我们天法神宗解决不?#35828;摹!?/p>

她这话等于回应了方刚才的‘吹牛’。

方?#27531;?#20102;,“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既然我是帮忙的,你们天法神宗也要出个人一起去的吧?别?#35828;?#23454;力?#19968;?#30495;看不上眼,就宗主你和我一起去好了,如何?”

?#21834;?/p>

这一下轮到龚天霜做难了,人家说的没错,只是帮忙的,冒这么大的险,人家也答应了,但是你们总得弄个人一起去吧?

也就宗主龚天霜有一起去的实力,别人方还真看上眼。

?#31454;?#32599;唐四大副宗主脸色一变,罗?#19978;?#30452;接站了起来,“不可轻入困神殿啊,宗主,当年太上长老龚正乾也是和宗主一样的修为境界,进去之后再未返出,那宗主现在再进去有什么意义?可宗主真要这么做了,我们天法神宗岂不是要失去坐镇宗门的宗主?#31185;?#23427;诸宗虎视眈眈,巴不得我们宗出问题,我不同意……”

这是大局问题,宗主撑着一宗大局的,她要陷进了困神殿,那天法神宗的实力就要大打折扣,一尊九阶祖皇的损失太大了。

“附议!”

“附议!”

洪圣奎和唐晋淳双双起身附议,不同意。

最后一脸复杂之色的第一副宗主季元春也起身表态不赞?#23567;?/p>

他季元春虽有一些私心,但他自忖还是撑不起一宗大局,除非他能晋升到达九阶‘祖皇境’,否则永远轮不到他撑一宗之势。

十大宗内,别说前三宗,就是后面七宗的宗主都是祖皇境大强者,宗门一但失去祖?#39318;?#20027;坐镇,那就跟天塌了一样是巨灾。

没有祖皇境宗主坐镇的宗?#29275;?#21482;能沦为二三流小宗派。

龚天霜却没有理会他们,只是望着方。

“不知方道友几成把握?”

她指的是进入‘困神殿’再出来。

这一刻,她眼里也有一?#30452;?#22839;方的神色了,你还吹牛不?

方倒无视她的‘鄙色’,望着那青山下的困龙殿,淡淡说了一句,“这要试过才知道,”言罢,他抬手就弹出一?#28014;?/p>

指尖一缕光芒飞入了黑洞里的画面中去。

所有人都为之一怔,他要怎么试?

下一刻,方弹出去的那缕光芒蓦然炸开,轰隆一声。

光芒炸开后的暴?#22812;?#27901;阔达万丈,一尊无比高大的天地圣相就出现在那道‘青山’之前,与之高度相捋,一山一人,同峙于天地之间的奇异景象,叫?#25628;?#29983;出一种莫名的震撼。

这尊天地圣相正是‘方’,与他本人无异,每一丝神情都惟妙惟肖,然后就见那天地圣相‘方’手中蓦然变化出一件金灿灿的**器,是一杆横贯长天虚空的‘战矛’。

这杆战矛弥散着浓郁无比的皇者之气,威能直可裂天崩宇。

“啊,皇品道器!”

“是传说中的皇品‘屠天战神之矛’……”

“天?#29275;?#23621;然是这件大道器。”

?#21834;?/p>

殿中?#31454;?#32599;唐加上凌如烟都有点呆滞傻掉了。

一尊天地圣相,一件皇品道器‘屠天战神之矛’确可一试。

?#24052;?#22825;之威,战神之力,给我开!”

‘天地圣相’方狠狠?#24187;?#25532;向青山,他知道‘困神殿’不是关键,镇着困神殿的威能都凝聚在这座入云千仞的青山之中。

只要捅崩了这座山,就等于破坏了困神殿的法则。

有点眼力的强者都?#21561;?#20986;来,困神殿的法则本源是这座青山。

战矛凝聚起的裂天之力,瞬间席卷了周转万里虚空,一个极大的元漩涡瞬间凝成,然后聚于矛尖一点,狠狠戮向青山之腰。

轰隆隆!

一声崩裂了天地乾坤的巨响炸开。

那青山爆发出极其耀眼的璀璨光芒,青山之山体在一瞬间就凝幻出一尊青袍道?#35828;?#24418;象,其脸容古拙苍桑,目光空洞,但其身躯上弥漫着浓烈的秘不可测的‘天道气息’……

“是谁打扰了本尊?”

那青袍老道的空洞之眼瞬间就电光流转,凝起无数?#20570;?#30005;龙,转首间数以亿万计的?#20570;?#30005;龙从他双目中飞迸而出,狠狠封住了欲掼穿青山之体的战矛之尖。

方的‘天地圣相’却冷哼了一声,“你一缕死了不知多少兆亿年的残魂也有做怪的资格,继续‘死’着吧!”

“放肆,本尊的一缕残魂也是天道之残魂,岂是你这?#30452;?#24494;小修士可以轻捋虎威的吗?不知死活!”

青袍老道大?#21482;牛?#19968;把就抓向那‘屠天战神之矛’。

战神之矛一抖一颤,就洒出漫天的矛尖,不下亿万朵矛花在一瞬间就覆盖了整个天地,朵朵矛花都秘蕴着无比骇?#35828;?#20803;。

“咦,卑微的小修士也有这?#20013;?#20026;?倒是叫本尊开?#25628;?#30028;!不过也不算什么,青天乾坤我为尊,亿万紫电化雷龙,吞?#26705; ?/p>

下一瞬间,青袍道人目听紫光电闪,难以计数的雷龙飞窜而出,龙首狂?#29275;?#40857;吟震天,大口张开猛烈的吞噬起朵朵矛花。

“哼,哪?#24515;?#20040;便宜你?屠天至威化神雷,给我炸!”

随着方一声狂吼,那些被雷龙吞噬的矛花纷纷爆裂,发出砰砰闷震,密集如星爆一般,噼啪一顿狂响,漫天的雷龙给炸的肢崩体碎,屠天至威化成的神雷果然威力无俦,青袍老道的雷龙都扛不住被炸成了漫天碎粉。

“卑微和小修士,你本尊前来或可与我一战,一念化身就算了吧,本尊虽仅一缕残魂,但天道是个你无法跨越的障碍,等你到达天道秘境再狂妄不迟……”

青袍道人抓向战矛的?#21482;?#29226;为拳,微变方向,轰向天地圣相。

方大笑,“天道秘境吗?迟早?#19968;?#36798;到,不过看你的战力这么‘废’,天道修为也就一般,仰或是我太出类拔萃?你小看我一念化身的威能?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天地圣相的方分出一手,直接打出了‘绝戮生灭**印’。

这是他本命法器‘绝戮阴阳生灭五行**盘’衍生的绝杀至巅之秘技,秘蕴‘生灭法则’的无上神技,举世无敌!

拳印相?#21804;?#21452;双崩的碎若齑粉,化成漫天星芒飞散。

龚天霜都惊的站了起来,心中狂吼,厉害,此人太厉害了,我万万不是对手啊,他一念化身执皇品道器就能与一缕‘天道残魂’战的难分难解,这?#19968;?#26681;本就不是人啊,太凶残了!

?#31454;?#32599;唐凌五个人看着这一幕都有想尿的感觉。

他们一个个浑身颤抖,真是惊震难抑。

生灭气息弥漫开来,青袍老道的形象在这一击后虚淡了许多,他也似被突如其来的‘生灭’气息震惊,眼神变的凝重无比。

“小友以窥‘生灭之秘’,虽未能跨入天道秘境,但也能赢得我青天道?#35828;?#23562;敬,异日若有缘法,不妨来‘困龙殿’一晤!”

“长者为天道之神,是末学后进的傍样,缘法一晤未尝不可,我欲窥天道之秘,少不得要向长者请教,得闲必履此诺!”

“请教就不敢当,小友功参造化,竟窥得生灭之奥,非吾辈可堪比拟,若肯前来一晤,本尊必扫殿以待!”

青袍道人前后的态度大转度,惊爆了天法神宗一众?#35828;难?#29699;。

“困神殿中拘着我一位宗中长辈,生死不知……”

“哦,数亿年前是有一位参悟到‘天法如意’境的修士入了我的困神之殿,他仍然还活?#29275;?#20294;闭入了‘天法死关’,本尊便是开放禁制,他也不会出来,生生死死要看他自己的缘法?#35270;?#20102;,若能闯过这一关,未尝不能成就天道之境。”

“既然如此,那就看他的造化吧,”

“本尊等着你,小友!”

“我言出必践,长者静候便是!”

?#21543;?#22909;。”

青袍道人虚形终于散尽。

天地圣相的方也爆成一团光芒,又凝缩为一点,嗖一下飞出黑洞,回归了方的本尊法躯。

此时此刻,天法神宗的众人才惊觉‘方’的厉害,居然真的凌驾于他们宗主掌教之上,只这一番‘试探’就探明了太上长老龚正乾的下落,他竟闭入‘天法死关’要冲击天道秘境,厉害了!

但是谁都知道,天道秘境不是那?#26149;?#20914;击的,十冲九死,一个没死的?#19981;?#26412;是残废了,能够修成‘天道秘境’的没?#23567;?/p>

换个说法,太上长老龚正乾等于‘入寂’了。

不过方此?#35828;?#23454;力太可怕了,他这一番试行,基本达到了之前的‘狂言’,天法神宗若不答应凌如烟跟他的事怕不成了。

“道友修为惊世,天法神宗能聘到道友为大客卿,幸甚!”

龚天霜这刻也捡好听的讲,至于凌如烟肯定要姓方了,不说自己答不答应,只看人家这种实力,凌如烟自己也要去抱这条大腿的好不好?这根本就不是能拦得住的事。

她?#20013;?#30528;对凌如烟道:“如烟徒儿,为师要恭喜你了。”

凌如烟也确实是‘惊喜’的不得了,自己之前以身许之,也是赌一赌气运,虽觉得这人实力宏深,但也没想到他比师尊还厉害,他怕一念化身居然就能与‘天道残魂’战的难分难解,当?#21804;?#20027;要是借了皇品道器的威力,但是换过师尊龚天霜,就是本尊执了皇品道器前去也未必是那天道残魂道?#35828;?#23545;手啊。

这?#19968;?#26524;然是个大财主,难怪出手就送王品道器,感情他还有皇品道器这样的好东西,这可不就是自己的‘大腿’啊?

听师尊恭喜自己,凌如烟心中不无患?#27809;?#22833;之感,都不知这人怎么看自己??#21482;?#20154;家把之前的‘约’给抛脑后了呢?

她目光转向方,?#29702;?#37324;自然是无穷希翼之色。

“客不客卿的只是虚?#21804;?#22914;烟跟了我,方某就算是天法神宗的姑爷了嘛,我并不想太高调,过些时候,我就去一晤困神殿的天道残魂,他知晓更多关于天道秘境的东西,宗主一起去吗?”

方淡淡然的问龚天霜。

龚天霜美目中也?#20102;?#30528;一缕光彩,但微微一叹,“怕是去了回不来,天法一宗又不能没有祖?#39318;?#38215;,不然要沦为二三流小宗,龚天霜再自私也不能这么做,心里是想去的,修行这么些年,为的不就是天道之秘吗?#22570;ァ?/p>

“这也没有什么,等我与如烟秘修,不出旬日便可助她晋升九阶祖皇,到时候留她坐镇天法神宗便可,实际上我来天法神宗是有一些目地的……”

说到这里,方祭出了他的‘天法如意符’。

此符一出,神殿法则轰然崩溃。

众人皆惊的目瞪口呆!

春假时光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