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那么一副羞澀的模樣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厲憬珩盯著陸輕歌,沒有說話。

這會兒她態度倒是端正的很,剛才在車上,和別人聊天聊得不亦樂乎的時候,權當沒他這個人么?!

至于……生氣——

昨晚上她主動吻他的時候,那股氣已經散的差不多了。

但他沒想到,這女人早上起床之后,居然連話都不和他說了?!

沒有一點持之以恒的精神!

此刻,他的視線落在了她拉著自己的小手上,女人纖細白嫩的手指碰到了他的掌心,涼涼的,軟軟的。

男人順勢,將她的手拉過自己的臂關節,形成一個挽著自己的姿勢。

陸輕歌看著他,神色驚訝。

這是……不生氣了?

她還在想著的時候,整個人已經被帶著往前走了。

回神,連忙跟上男人的腳步,進了厲宅。

……

厲宅的客廳里。

厲憬珩和陸輕歌進去的時候,溫雯正在和厲建東聊著什么。

兩個人似乎是聽見他們進門的聲音了,同時朝這邊看了過來。

他們已經走近,陸輕歌看見厲建東和溫雯,禮貌地開口打招呼:“爸,媽。”

溫雯點頭:“輕歌,坐吧。”

說完又看向厲憬珩:“憬珩,你也坐。”

兩個人挨著在沙發愛上坐下,溫雯吩咐了薛姨給他們倒了茶。

一直沒說話的厲建東把視線落在了陸輕歌身上:“輕歌啊,憬珩公布你們婚姻關系這件事,他和你商量過了嗎?”

第一個問題就把她給問住了。

陸輕歌看了厲憬珩一眼,抿唇開口:“商……”

“有什么好商量的,我結婚讓別人知道,對您來說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嗎?還是其實當初為了逼我結婚,您只是隨便找了個女人,心里其實也是對這個兒媳婦不滿意的,所以不想把她搬到臺面上?”

她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男人搶了先。

陸輕歌覺得厲憬珩好像把對她的脾氣全都發在了厲建東的身上。

厲建東聽完那番話,怒瞪著厲憬珩:“你怎么說話的?”

厲建東的臉上并沒有什么被戳穿的表情。

陸輕歌也沒因為厲憬珩的話而覺得難過。

因為當初隱婚,是她自己提出來的。

陸輕歌拉了拉厲憬珩的手,看著她,壓低聲音:“爸沒有那么想,你別亂說。”

男人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陸輕歌抿唇,看向厲建東:“爸,婚姻關系被公布這件事,我們意見統一,您不用擔心。”

聞言,厲建東只是對著厲憬珩冷哼一聲。

溫雯看著父子倆交流不下去了,自己開了口:“憬珩啊,既然你和輕歌的婚姻關系公布了,但我們是不是要請一下朋友什么的,也算是補一個儀式。”

“我說不用,你們會聽嗎?”

一句話,堵得溫雯啞口無言。

她嘆了一口氣,又看向了陸輕歌:“輕歌啊,你對這件事情怎么看?昨天你爸也和你說了,我們厲家,在海城也算是聲名威望,你們隱婚也就算了,可現在畢竟關系曝光了,如果一樁婚事就這么不了了之,在外人看來,是要被笑話的。”

陸輕歌抿著唇,有些猶豫。

她覺得自己并不想要什么儀式,可作為厲家的兒媳婦,這話從自己嘴里說出來,會不會讓人覺得她忤逆長輩?!

厲憬珩也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

最后她還是為難地開口:“爸媽,可能我的思想比較封建吧,所以我一直覺得,既然嫁到了人,就應該聽丈夫的。”

說著,她看了一眼厲憬珩,低著頭道:“所以……這個問題在他表態之前,我不好說什么。”

對她來說,結婚之前,她可以和厲建東提一些自己的意見。

但是婚后,不管厲憬珩怎么做,她都不會當著任何人的面拆他的臺。

她是他的妻子,就應該尊重他。

溫雯看著陸輕歌這么懂事,扭頭和厲建東對視了一眼。

做了幾十年的夫妻,兩人之間總是有些默契的。

厲建東一個眼神,溫雯已經懂了。

她回過頭,看著厲憬珩道:“憬珩,既然輕歌這么懂事,那我們厲家,也不能委屈了她,邀請賓客的事情,暫時就這么定了,具體的時間,選好了之后通知你們,你平時忙,管好公司的同時照顧好輕歌就行,這件事情,我和你爸會安排好。”

厲憬珩看了溫雯一眼:“既然你們已經決定了,那就這樣吧。”

說完,厲憬珩就從沙發上站起了身。

他沒有直接抬腳就走,而是朝著陸輕歌伸出了手。

女人懵了也就一秒,就把手放到了他的大掌里。

那一瞬間,她心底隱隱泛暖。

似乎,這是第一次,厲憬珩沒有抬腿就走,而是記住了她這個……被硬塞給自己的妻子。

陸輕歌剛站起來,就要被男人帶著走了。

繞過沙發時,她看著厲建東和溫雯,有些慌忙但還是打了招呼:“爸媽,我們先回去了。”

厲建東看著兒子離開了的背影,嘆了一口氣,又點點頭。

溫雯問他:“憬珩自從娶了輕歌后,一直就是那個樣子,你也別生氣了。”

厲建東搖搖頭,臉上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意:“你難道沒發現,他現在對輕歌不一樣了?”

聞言,溫雯又朝門口看了一眼,像是想起什么般,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

……

陸輕歌被厲憬珩拉著,走到院子里的時候,手臂還沒有被放開。

她看著他冷硬的側臉輪廓:“厲先生,你最近好像經常生氣,我覺得沒什么好生氣的啊,不就是要請人吃飯嗎,而且到時候應該還會有紅包收吧,也不是多難過的事情,你為什么這么不開心呢?”

他松開了女人的手腕,盯著她:“你缺錢?”

陸輕歌對他笑了下,有些不好意思:“這個……你難道不是一直都知道嗎?”

他看著她居然還露出那么一副羞澀的模樣,濃眉微皺。

然后,男人從自己身上拿出錢夾,把原來那張黑卡遞到了她面前。

陸輕歌盯著那張黑卡看了兩秒,仰頭對上他的視線:“又要把卡借給我嗎?這次利息多少?”

春假时光彩金
任选9场 黑马股票推荐2018年11月19日 000034股票行情 吉林快三 3d试机号 贵州十一选五 青海11选5 深圳风采 球探网 亿鑫配资 福建31选7 球探体育比分ios 杠杆炒股配资 000408股票行情 浙江20选5 杠杆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