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如果蘇小姐醒了,你打算怎么辦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厲憬珩的話說出口之后,厲建東也很快回了:“我只提醒你一句話,歌兒肚子里的孩子,你給我照顧好,否則,有你后悔的時候。”

厲憬珩冷嗤一聲:“你除了拿蘇郁要挾我,還有其他的手段么?”

“我說的,不是蘇郁。”厲建東的聲音隱匿著某種情緒,像是在壓抑什么。

厲憬珩看著手機屏幕暗了下去,厲建東說了這么一句話,然后就把電話掛斷了。

他隨意地把手機扔在了桌子上,抬手按揉太陽穴。

……

第二天,陸輕歌提出要去上班,厲憬珩沒有反對。

兩個人一起上了電梯,到銷售部樓層的時候,陸輕歌下了電梯,厲憬珩直接上樓。

男人到了總裁辦公室樓層,瞥了眼秘書,問道:“蕭特助今天來上班了么?”

秘書恭敬地回答:“還沒有。”

“給他打電話,讓他馬上過來。”

“好的,厲總。”

厲憬珩交代完之后,進了辦公室。

他沒有去自己的辦公桌方向,而是坐在了辦公室的沙發上,整個人全然一副等人的姿態。

二十分鐘左右的樣子,蕭碩敲了門,走了進來。

男人散漫地在厲憬珩對面坐下,抬眼看向他:“厲總,找我什么事?”

“最近和威爾有聯系嗎?”

聞言,蕭碩不由得挑了下眉,神思瞬間聚集起來,盯著厲憬珩問道:“怎么?”

“如果沒聯系,聯系一下,這周之內,你帶著蘇郁出國治療,蘇悅一起去。”

人都有好奇的本能,蕭碩雖然不八卦,但還是多問了一句:“陸小姐懷孕了?”

“嗯。”厲憬珩說著,視線已經從蕭碩身上收了回來。

蕭碩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如果蘇小姐醒了,你打算怎么辦?”

厲憬珩冷眸掠過男人的臉,淡聲問了句:“什么怎么辦?”

“你是和陸小姐離婚,娶了蘇小姐呢,還是繼續和陸小姐過夫妻生活,讓蘇小姐再遇良配?”

厲憬珩皺眉,沒回答他的話,而是不耐地丟下一句:“你廢話太多了。”

蕭碩點點頭,看出他不想多說,也沒有再針對這個問題多問。

他看著厲憬珩,轉換了話題:“走的時候,你打算去機場送送嗎?”

“這兩天我會去醫院看她,機場就不去了,你看著安排。”

蕭碩點點頭,突然又嘆了一口氣:“你說你找個什么時間不行,聶小姐最近正陷在水深火熱之中,我還琢磨著什么時候幫她個忙,現在被你安排出國,那聶小姐找我的時候,可就找不到了。”

聽著蕭碩的話,厲憬珩的眼神微沉。

聶詩音的忙么?!

他薄唇微動,對著蕭碩開口道:“放心,她需要幫助的時候,會有人找我。”

“陸小姐會找你么?你打算幫?”

“再說。”

蕭碩,“……”

他冷嗤一聲,責怪道:“你一句保證的話都沒有,讓我怎么放心?”

“就算我不幫,還有承御,你不用擔心。”

聞言,蕭碩徹底無言以對。

本來是他英雄救美的機會,平白無故讓給了江承御,還讓他不用擔心?!

厲憬珩確定……不是在開玩笑?!

他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如果你能幫最好,也算我沒白替你操心蘇小姐的事情。”

厲憬珩看著蕭碩,沒說話。

……

蕭碩很快安排好了送蘇郁出國治療的事情,他打電話給厲憬珩的時候,男人正開著車往海城中心醫院去。

和蕭碩的通話解釋,古斯特已經停在了海城中心醫院的停車區。

男人下了車,邁著長腿朝醫院門口走去。

蘇郁的病房外,厲憬珩骨節分手的手推開了房門。

開門的動作讓正在里面陪著蘇郁的蘇悅扭頭。

看見厲憬珩的時候,她臉上的神色瞬間復雜了起來。

蘇悅愣了一秒,低聲和厲憬珩打招呼:“阿珩哥哥——”

男人沒說話,走到蘇郁病床前,視線落在了面前的女人臉上。

他盯著蘇郁看了有大概五秒鐘,才開口說話。

話,自然是對著蘇悅說的:“這周日,蕭碩會帶著你們出國,給蘇郁治療。”

他話音剛落,蘇悅原本還有些扭捏的樣子瞬間消失,她扭頭看著厲憬珩,一臉的驚愕:“阿珩哥哥,陸輕歌……她懷孕了嗎?”

厲憬珩在聽到這句話之后,兩道寒光瞬間射在了蘇悅身上。

她心顫,下意識地抿唇,原本詫異的眼神也漸漸收起。

再愚蠢,也看得出厲憬珩現在根本不想和她說話。

蘇悅識趣地閉了嘴。

但是眸光卻深諳了幾分,暗自想著,陸輕歌居然……懷孕了。

厲憬珩在病房里待了有二十分鐘左右,二十分鐘后,男人抬腳,像是準備離開。

原本默不作聲的蘇悅這時候又喊住了他:“阿珩哥哥——”

男人終于頓住腳步,目光隨意地落在她身上:“還有什么事兒?”

“我姐姐出國治療,真的可以醒過來嗎?”

“這個問題,等你到了那邊,問專業醫師會比問我更有效。”

蘇悅憤憤地抿著唇。

這種說話的語氣,無聲地顯示著他對她的厭惡和不喜。

她甚至覺得……她姐姐蘇郁醒不醒來,對如今的阿珩哥哥來說都已經不重要了。

這樣的認知讓蘇悅惶恐。

她從病床前站了起來,走到厲憬珩面前,因為身高關系,不得不仰臉看向男人。

厲憬珩看她的時候,目光淡的不能再淡。

即便如此,蘇悅依然沒有退縮,她甚至還露出了笑容:“阿珩哥哥,我們來做個約定吧。”

男人瞇了下眸子,沒說話。

但是他沒有開口拒絕,在蘇悅看來就是默許。

因此,蘇悅唇角的笑容更肆意了,一雙杏眸盯著厲憬珩,大膽而放肆,帶著某種運籌帷幄的得意。

厲憬珩始終沒張嘴說話,還頂著一張面無表情的臉。

但……在這并不影響蘇悅紅唇張合:“這次去美國,如果我姐姐接受治療之后,有幸醒過來,那么我就告訴阿珩哥哥,那天晚上,出現在君玥酒店1213房間的那個男人是誰,好不好?”

春假时光彩金
辽宁11选5 山东十一选五任二遗 十拿九稳3d预测 好彩1开奖 微信好友二人麻将 宁波麻将七百搭哪里玩 九五配资 球探即时指数 查一下3d开奖结果 澳门赛马会即时赔率 7星彩 浙江20选5开奖 湖南牵手麻将 365排球比分直播 夢幻邂逅 河南麻将怎么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