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我……我懷孕之后,你好像一直都不開心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蘇悅話落的時候,厲憬珩的眸子下意識地泛出寒意,像是覆蓋了一層冷霜。

蘇悅看的驚心,但還是頂著壓力,對著他扯了唇,像是在笑。

厲憬珩收回視線,毅然決然地離開了蘇郁的病房。

房門被關上,蘇悅看向床上的姐姐,臉上原本的情緒瞬間不在,眸子也跟著蕩出幾分失落的神色。

陸輕歌……她居然懷了阿珩哥哥的孩子!

如果姐姐醒了,會不會怪她?!

……

晚上,海灣別苑。

自從云嬸得知陸輕歌懷孕之后,她每次做飯很照顧她的口味。

但是陸輕歌的孕吐反應,不知怎么回事,越來越嚴重。

有時候吃飯一半,就忍不住干嘔,急急忙忙地往洗手間跑去。

每當這個時候,厲憬珩的目光每次都會尾隨著她的背影直到消失在一樓的洗手間,但自始至終,他都沒有跟上她走進去看過。

今晚,陸輕歌孕吐的時候,厲憬珩晚飯已經吃的差不多了。

男人看著她沖進洗手間,收回目光后不緊不慢地放下餐具,從座椅上起身,離開了餐廳。

他的腳步邁向了洗手間的方向,但沒有進去。

陸輕歌出來的時候,一張小臉還皺著,手按在鎖骨處,輕輕地緩著氣。

厲憬珩眉眼看不出情緒,但是他盯著她開口說話的時候,聲音很溫柔:“很不舒服么?”

陸輕歌笑了下,搖搖頭:“還好,懷孕了都會有這樣的反應的,我沒關系,厲先生不用擔心。”

陸輕歌明顯感覺到了,她懷孕以來,厲憬珩對她的態度算是彬彬有禮,但卻沒有之前的親近。

原本緩和的關系,似乎又在慢慢疏遠。

雖然很慢,但不是靠著好的哪一方面發展,陸輕歌的心底,其實是有些難過的。

但是她又不能說。

因為有些事情,一旦提起,就帶著某種決裂的風險。

厲憬珩走過去,拉住了陸輕歌的手腕,一邊帶著她往樓梯口走,一邊開口說道:“你沒事就好,改天讓云嬸再去查一查,到底吃什么,才能緩解你這種癥狀。”

陸輕歌點點頭,跟著男人的腳步上樓。

她懷孕之后,照舊每天睡次臥,在厲憬珩這里,沒有獲取一點點的優待。

她很清楚有些事情,還是橫在兩人之間。

解釋……都解釋不清的那種。

不過厲建東和溫雯最近送了很多東西到海灣別苑,大部分都是安胎補充營養的。

厲憬珩帶著陸輕歌上樓之后,作勢就要松開女人的手腕。

但他的大掌……卻突然被陸輕歌反握住了。

她緩緩轉過身,站在了厲憬珩的正對面,抬眼看著他。

男人臉上閃過一絲詫異,對上陸輕歌的視線,薄唇溢出兩個字:“怎么了?”

她看著他,臉上是溫和淺淡的笑意:“厲先生,你困嗎?”

“還行。”

“我們……好久沒有好好聊過天了,好像從我懷孕開始。”

厲憬珩眉心暗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之后,才問道:“嗯,你想聊什么?”

陸輕歌看著他,小心翼翼地打量了好一會兒,斟酌著開口:“我……我懷孕之后,你好像一直都不開心。”

“沒有的事。”厲憬珩否認。

男人這話落下之后,陸輕歌只覺得一顆心沉的厲害。

她突然不知道要怎么和他聊下去了。

她不說話,厲憬珩不禁盯著她看了一會兒,隨后薄唇張合:“還有什么想聊的么?”

聽著他好聽的聲音,女人才回過神,看著厲憬珩的眼神里似乎隱匿了無數沒辦法說出口的情緒。

克制壓抑卻又委屈。

即便那些事就算開口說也不一定解決得了,但是她還是想嘗試著和他溝通。

陸輕歌想了好久,才終于動了嘴角,他看著男人,悻悻地問:“厲先生,別人家的夫妻,如果丈夫知道妻子懷孕了,都是會很開心的,但是你似乎怎么都開心不起來?”

厲憬珩微怔,片刻之后才回應:“厲太太,你想的太多了,孕期要保持身心舒暢,別想這么多,對身體不好,嗯?”

“但是我看見你悶悶不樂的樣子,心里不舒服。”

聞言,厲憬珩抬手,眸子越發幽深。

他沒有被陸輕歌握著的那只大掌抬起,摸了摸陸輕歌的頭發,薄唇牽出幾分笑意,看著她溫和開口:“沒有的事,別亂想。”

她抿唇而笑:“可……就算沒有,但是厲先生,你也沒有一點身為準爸爸該有的開心和興奮啊。”

厲憬珩的動作終是在她這句話落之后頓住了。

陸輕歌抿了抿唇,她有些怕。

怕他壓抑了這么久的情緒瞬間爆發。

但并沒有,男人只是停住了手上的動作,盯著她的眼神越發清冷。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放在她頭上的手收起,被他握著的大掌反手握住了女人的小手,牽著她往次臥的房間走去。

門口,男人推開了房間門,而后看著陸輕歌:“去睡覺吧,不該想的事情就別多想。”

陸輕歌搖了搖頭,表示這自己的拒絕。

她抬起那只垂在身側的手,握住了厲憬珩的大掌,另一只手也從他的掌心抽了出來,然后兩只手同時拉著他的大掌往自己的小腹處放。

厲憬珩瞳孔驟縮,下意識地抬眼看向了女人的杏眸。

她對著他笑,溫婉而由衷:“厲先生,我肚子里的寶寶已經一個多月了,再過七個多月,他就會出生,現在還不知道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但不管怎么樣,他出生之后再過一年左右,就會開口喊你爸爸了,你可以給他取名字,你想讓他叫什么名字我都可以聽你的。”

言盡于此,陸輕歌眼底的笑意更深了,繼續道:“如果是男孩兒,肯性喜歡爸爸多一些,如果是女孩兒,大概會喜歡我多一些,厲先生,你想象一下那個畫面,你……一點都不期待嗎?”

厲憬珩聽著陸輕歌說這些,心底的某個地方狠狠地陷了下去,宛若一片塌方,連帶著突然墜落的疼痛,讓人幾近窒息。

他還是沒說話。

陸輕歌臉上是笑容,但是那笑容深處,卻又帶著說不出的凄涼和悲傷。

他的沉默,讓她慌張。

春假时光彩金
重庆快乐10分 杠杆配资 优质股票分析方法 吉林快3 美国三大股票指数 上海快3 浙江十一选五 恒大新浪体育 鸿E配资 pk10牛牛 球探即时指数 天天策略配资 千层金配资 配资炒股平台选中承配资 云南时时彩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