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厲先生,我突然想去看看蘇小姐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厲憬珩看了她一會兒,看著她臉上的笑容都慢慢消失,眼底的興奮勁兒也淡了下去。

才終于開口,他問她:“什么時候去醫院做孕檢?”

聞言,陸輕歌臉上閃過欣喜之意,心底的復雜情緒似乎瞬間消失。

她看著他,說話的時候都有些語無倫次:“這……這個周末就會去。”

“嗯,我陪你。”

“好。”陸輕歌連連點頭。

厲憬珩看著她,薄唇輕揚了下:“嗯,早點睡覺。”

說完之后,男人抬手扶著陸輕歌的后腦勺,在她額頭吻了下:“去睡吧。”

“好,厲先生晚安。”

陸輕歌說完之后,兩只手順勢抓住了男人的手臂,踮腳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退開的時候,她雙頰微微泛紅:“厲先生,晚安。”

他薄唇微動:“晚安。”

陸輕歌關上次臥的門之前,還對著男人笑了下。

門被關上,陸輕歌靠在門板上,止不住地心跳加快。

其實……她很害怕自己一個人去醫院做孕檢,但是具體怕什么,她也說不清楚。

但是現在厲先生愿意陪她去孕檢了,一顆提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

而且是他主動問的……那是不是代表著,厲先生心底開始慢慢接受這個孩子了。

不管怎么說,對陸輕歌來說,這都是一個好的開始。

……

周末,上午九點,厲憬珩開車帶著陸輕歌去海城中心醫院做孕檢。

孕檢報告出來的很快,醫生說目前一切正常,讓陸輕歌好好養胎。

厲憬珩陪著她一起聽醫生囑咐的注意事項。

醫生交代完的時候,看著陸輕歌,笑著說道:“你老公對你可真好,聽注意事項簡直和你一樣認真,陸小姐,你真幸福。”

聞言,陸輕歌扭頭看了厲憬珩一眼。

男人臉上沒什么變化,但她還是笑了下,然后看著女醫生開口:“謝謝醫生。”

“不客氣,還有,懷孕前三個月,床事能省就要省了,這時候還不太穩定,容易造成流產。”

陸輕歌臉一紅。

她和厲憬珩,哪有什么床事啊……

就連懷孕……還是因為……

她沒再想下去,朝著女醫生點點頭之后就離開了看診室。

出來之后,厲憬珩還是攔著她的腰。

雖然現在才一個多月,她的身體也不是多笨重,但是厲憬珩的動作卻很溫柔,好像昨天聊過之后,厲憬珩對她溫柔了很多。

陸輕歌的心底,止不住地暖了起來。

男人攔著她往醫院門口走去,很快就到了,正準備往停車區去的時候,蕭碩的身影突然出現了。

陸輕歌先看見了蕭碩。

她拉了拉厲憬珩的手臂:“厲先生,蕭特助來醫院了。”

話音剛落,蕭碩已經停在了兩個人面前,他看了一眼陸輕歌,輕笑著開口:“來做孕檢嗎?怎么樣?”

陸輕歌愣了下,她懷孕的事情,蕭碩怎么知道?!

不過很快就猜出來了,只能是厲憬珩說的了。

她看著他笑了下:“還好,一切正常,蕭特助怎么來醫院了?”

其實陸輕歌只是隨口問的。

一般人來醫院,都是看病什么的,她問蕭碩,也只是出于禮貌的關心而已。

但陸輕歌發現,自己問完之后,蕭碩有些尷尬。

他抬手摸了摸頭,然后朝著醫院里面指了下:“來辦點事兒,厲總,厲太太,沒事兒的話,那我就進去了,那個……你們回去的路上開車小心。”

蕭碩話落之后,看了厲憬珩一眼,微微聳肩。

他的所有反應和表現全部落到了陸輕歌眼中。

但這時候,她只是轉臉看向了厲憬珩,笑著問了句:“蕭特助看起來怎么那么奇怪?”

“不用管他,我們回去吧。”

厲憬珩話落之后,就準備攔著陸輕歌繼續走。

但是女人的腳步卻突然頓住了。

她看著厲憬珩,臉上的笑意也消失不見了,變得有幾分嚴肅。

男人不解地看著她問道:“怎么了?”

陸輕歌挽唇:“厲先生,上次聶爺爺生病的時候,你來醫院都沒有去看蘇小姐,這次陪我孕檢之后,也沒有提去看她的事情,在我的印象中,好像周末你來的次數也少了,你……不想去看看她嗎?”

“有蘇悅陪著她,不需要我擔心。”

陸輕歌突然有些茫然。

蘇小姐是厲先生的心上人啊,他怎么會這么敷衍?

她看著男人,笑了下:“可……蘇小姐如果有意識的話,應該更希望是你陪著她吧?”

厲憬珩皺起了眉:“怎么突然關心起這個?”

“沒什么,就是覺得厲先生好久沒有去陪過蘇小姐了?”

男人看著她,薄唇微動,嗓音低沉好聽的厲害,甚至還帶著某種蠱惑:“我陪著你,不好么?”

她還是笑,溫和莞爾:“厲先生,我突然想去看看蘇小姐,我想知道你的心上人,長的是什么樣子,想試試……自己是不是一眼就看得出蘇小姐她是身上的哪一點吸引了你的關注。”

厲憬珩的眸子瞬間濃稠如墨。

她要去看蘇郁么?!

男人盯著她,喉結滑動了下,才問道:“為什么?”

“因為……因為我喜歡厲先生啊,厲先生又是我的丈夫,所以我就好奇,厲先生你的心上人,到底是怎么樣的。”

厲憬珩盯著她,終是落下了一句話:“她和蘇悅是雙胞胎,長得一樣。”

聽他的意思,好像是不怎么想讓陸輕歌去看。

女人唇角弧度微揚,歪著頭看向厲憬珩,輕輕笑著:“可……即便長得一樣,氣質還是會不一樣的吧?”

他皺眉,但還是耐心地勸著:“歌兒,別鬧了,我們回去,嗯?”

陸輕歌拉住了男人的手臂,笑著努力地和他解釋道:“厲先生,你為什么不想讓我去看看蘇小姐呢?就看一眼而已,她在病床上躺著,我也不會對她怎么樣的呀?”

厲憬珩心底瞬間生出幾分煩躁。

為什么不讓她去看?!

因為今天蘇郁要被送出國去治療了,蕭碩剛才過來,就是來接她的,蘇悅現在一定也收拾好了東西,準備出發。

如果陸輕歌看見了……她會怎么想?

春假时光彩金
山东11选5走势图 股票涨跌幅规定 青海十一选五 黑龙江十一选五 22选5河南最新开奖大河 湖北麻将最高倍数 成都麻将厂 19号nba比分 qq分分彩 蓝球竞彩比分直播 体彩七7星彩开奖号码 nba篮球比分直播直 福建麻将作弊器 188比分博彩网 pk10在线 常山湖南麻将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