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哪個男人敢沾染,我廢了他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陸輕歌原本清淺的面容瞬間冷了下去,而厲憬珩已經很自覺地邁著長腿走了進來。

她,“……”

女人微微抿唇,盯著男人道:“你來干什么?”

他站在她身前,看著她的時候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薄唇張合:“你和那個男人住在一起?”

她想也不想地反問:“關你什么事?”

男人俯身,雙手分別按在她兩側的沙發上,將女人籠罩在自己的陰影之下:“你們什么關系?”

陸輕歌有片刻的慌亂,她錯開男人的視線,看著傭人道:“去把Aaron和Cole叫來。”

傭人應聲之后離開。

厲憬珩瞇眸盯著她:“歌兒,你……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了?”

“是又怎么樣?”

“這三年,我從來沒有過其他女人。”

她挽唇笑了下,聲音冷漠地沒有一絲溫度:“關我什么事?還是說你沒有其他女人,我就不能有其他男人?”

“你的人和心都只能屬于我一個人,哪個男人敢沾染,我廢了他。”

陸輕歌,“……”

這個別墅里還有其他傭人,他就這么毫不避諱地說出這樣的話?!

無恥的男人!

她別過臉:“你再不走,我就讓我的保鏢把你扔出去。”

厲憬珩對她的話充耳不聞,抽出一只手捏住女人的下巴:“這三年,有沒有和其他男人發生過不該發生的關系?”

陸輕歌冷冷地看著他:“手松開。”

男人和她對視著,瞥見她眸低的清冷疏離,心臟突然疼了下。

因為……這樣的陸輕歌太陌生了。

三秒鐘之后,他松開了她的下巴,但大掌卻順勢按在了女人的肩膀上:“歌兒,回答我,嗯?”

陸輕歌瞥了一眼他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毫無預料地瞥見了他無名指上的婚戒……

她眸光閃了一下。

但很快,女人就淡漠地開口了:“我記得我說過,再次見面的時候,放尊重點。”

厲憬珩有些無奈地開口喊她:“歌兒——”

陸輕歌輕嗤,轉過臉對上男人的視線:“厲總,你可以叫我陸輕歌,陸小姐,陸總或者Rachel,這樣比較符合我們之間現在的關系,歌兒什么的,現在從你嘴里說出來,聽著讓人很……惡心。”

他掩飾著眸低的心酸,追問:“我們現在什么關系?”

“尚未確定的合作伙伴關系,僅此而已。”

“怎么會,你忘了你還是我前妻。”

陸輕歌,“……”

不用他提醒,她很清楚!

看她不說話,厲憬珩又開始得寸進尺,大掌松開女人的肩膀,摸上了她的臉,指腹的溫度就那么傳到了她的面部皮膚,微熱的觸感。

她聽見他開口問道:“你怎么不問問我來干什么?”

陸輕歌抬手揮開了男人的大掌:“我不感興趣。”

她不感興趣,但是也堵不住那男人的嘴:“歌兒,我來確定你是不是住在這里,但怎么也沒想到……你會和其他男人同居。”

她心累地嘆了一口氣。

Aaron和Cole已經過來了,站到了陸輕歌身側,恭敬地開口:“陸總。”

陸輕歌應了聲,看著厲憬珩道:“厲總,我的保鏢過來了,你是自己出去,還是讓他們把你轟出去?”

男人嚴肅的面容上突然浮現幾抹笑意,他站直身體,偏頭看了眼那兩名人高馬大的外國保鏢,又收回視線看向了了陸輕歌,笑意淺淡:“你覺得……他們兩個能把我轟出去?”

他說著,已經慢條斯理地把手放入了西褲口袋。

陸輕歌盯著他,開口提醒:“厲總可能不清楚他們兩個的身份背景。”

他笑看著她,眸低浮現幾分興趣:“是么,那陸總不妨給我介紹一下?”

陸輕歌瞪了他一眼,收回視線淡淡道:“Aaron,五年前拿了美國拳擊大賽的冠軍,Cole,十歲到西班牙學習擊劍,和Aaron同年拿下了全球擊劍大賽的美國賽區冠軍,你……會什么?”

“拳擊我沒學過,擊劍么,也不是中國的傳統武術。”

語罷,男人盯著陸輕歌,眸光微動,語調懶散地道:“陸總,你應該不知道……我從六歲開始學習跆拳道,練了將近十年,遺憾的是我沒參加過什么比賽,但至今,也算是勉強到了黑帶八段的水平,所以,你要讓我和他們在你的別墅打起來么?”

她的確有些意外,之前厲憬珩從來沒說過。

當然……這些事情也沒必要說。

陸輕歌沒有煞有介事地點點頭,回答了男人的問題:“打起來就算了,畢竟東西碰壞了我還得重新花錢買。”

厲憬珩看著她:“所以,你和那個Brody,到底什么關系?”

她冷笑一聲,垂著眸子也不知道看的是什么地方,淡聲道:“Aaron,Cole,厲總說的話你們剛才聽見了,現在……把他轟出去。”

女人話音落下之后,Aaron和Cole幾乎同一時間從腰間拿出了兩把槍,準備無誤地對準了厲憬珩。

陸輕歌不疾不徐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而后,她朝著男人笑了笑:“跆拳道黑帶八段很厲害,就怕厲總……你沒有用武之地啊。”

男人瞇眸,余光瞥了眼拿槍對著自己的兩人,開口提醒:“這是海城,持槍非法。”

她毫不在意地輕笑:“他們兩個美國人,又不是海城人。更何況……非法也輪不到你管,所以就持槍了,怎么樣?”

厲憬珩卻是突然笑了:“你真的會讓他們對我開槍么?”

她反問:“你覺得呢?”

男人開口斷定:“你不會。”

她冷呵:“厲總,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我們別了三年,沒想到你用這三年時間學會了從門縫里看人。”

厲憬珩,“……”

言外之意,他小看她了!

男人薄唇張合:“歌兒,如果我不走,你打算直接讓他們開槍……打死我?”

陸輕歌搖搖頭:“不會。”

聞言,他不禁多看了她一眼。

但很快,陸輕歌就再次開口了:“說實話,你還沒有那個讓我犯罪的資本,不過……厲總,如果我打傷你,你應該是不會再跑到警察局告發我吧?”

春假时光彩金
钱牛花配资 3d开机号 北京时时彩 北单比分直播 p3试机号 航心配资 浙江十一选五 000402股票行情 竞彩比分怎样看立博 体彩p3 有富策略 美式足球比分 任选9场 无锡股票配资 无锡股票配资 福建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