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把從樓上下來的那個男人給我打到站不起來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陸輕歌聽見他說的話了,但沒有回應,離開房間之后摔上了房門。

早餐已經做好了,她進了餐廳,坐下之后一口一口地吃著東西,女人握著刀叉的手幾乎是無意識地抓緊,杏眸里充斥著憤怒和不甘。

……

別墅的門鈴,在她早餐吃完之后十分鐘響了。

傭人準備過去開門的時候,陸輕歌主動開口說她去。

女人抬腳走到玄關處,打開門后毫無意外地看見了楊震那張臉。

楊震看見她,多少是有些意外的:“太太,您回來了?”

“小楊,三年前我就不是什么太太了,你可以叫我輕歌,或者陸小姐。”

楊震道:“陸小姐,這是厲總讓我送過來的衣服。”

“嗯。”

她應聲接過,然后看著楊震:“你在車上等會兒,待會兒把他送醫院。”

“厲總怎么了嗎?”

陸輕歌不動聲色地笑笑:“你先等著吧。”

她說完之后就關上了門,轉身進來的時候吩咐傭人去把Aaron和Cole叫來,然后自己抬腳上了樓。

陸輕歌推開主臥的門時,正好看見男人從她的浴室里走了出來,上身**,只在腰間圍了一條浴巾遮住關鍵部位,手里還拿著她的毛巾在不緊不慢地擦頭發。

他看見她進來,停下擦頭發的動作,把毛巾從頭上拿了下來:“歌兒,你還真這么聽話?”

聽話?!

她不過是不想讓保鏢或者傭人進來之后看見室內的一片狼藉,尤其這男人還在。

興許是對他這種無恥行徑見怪不怪了,她也沒有和她多說什么,抬腳往房間里走了幾步,直接把衣服袋子扔到了他身上:“穿好就下去。”

語罷,女人就轉過身離開了主臥。

……

樓下客廳。

陸輕歌坐在沙發上吃水果,臉上看起來沒有什么明顯的表情,直到……聽見男人下樓的腳步聲。

她抬眼看了過去——

剪裁合適的西裝修飾著他的挺拔身姿,穿上褲子之后,再配上他那張臉,完全讓人聯想不到昨晚他逞兇時的那副無恥模樣。

真的是衣冠禽獸。

女人冷嗤,看著他從樓上下來之后收了視線,她不緊不慢地拿了一塊水果,送入口中之前,清冷淡漠的聲音響了起來:“Aaron,Cole,去把從樓上下來的那個男人給我打到站不起來。”

厲憬珩,“……”

聞聲,男人眉頭隨即就皺了起來。

他料到了她會有動作,但沒想猜的這么準。

呵——

Aaron和Cole得令之后,很快就氣勢洶洶地朝男人走了過去。

陸輕歌再次道:“盡管打,慘了廢了跟你們沒有一毛錢關系,不死就行。”

她話音落下之后,厲憬珩不要臉地反問:“怎么,舍不得我死?”

陸輕歌,“……”

她聲音冷的沒有絲毫溫度:“動手吧。”

Aaron和Cole拳頭揮出去的時候,厲憬珩巧妙地躲過了,他繞到了兩人身后,抬起腳就準備朝二人的雙腿踢過去……

但兩個經過專業訓練的保鏢也不是吃素的。

他們反應很快,轉過身躲過后,雙雙再次朝男人進攻。

陸輕歌漫不經心地吃著水果,時不時抬眸瞥一眼打斗的三個男人。

五分鐘過去了,他發現厲憬珩以一敵二雖然有些吃力,但還是沒有被碰到一下。

她忍不住在心底冷笑,想讓他吃虧,真是難啊!

陸輕歌拿起紙巾擦了擦手,抬腳朝他們走了過去。

她越走,就距離打斗的場面越近,也代表著越來越危險。

厲憬珩和那兩個保鏢自然是不會把手動到她身上的,盡可能地繞開她。

但……

就在厲憬珩抬腳踢了Aaron一腳后,拳頭準備朝Cole揮過去的時候,陸輕歌沖過去擋在了Cole身前——

她明顯就是故意的,男人的拳頭已經來不及收回,結結實實地打在了陸輕歌的肩膀上,力道大的讓她直接摔在了地上。

客廳終于安靜下來。

Aaron和Cole停了動作。

Cole看著陸輕歌:“陸總,抱歉。”

厲憬珩眸子瞬間暗了下來。

他沖到陸輕歌身前,單膝跪在地上,握住女人的肩膀,盯著她的眼神帶著懊悔,開口是克制壓抑的關切:“歌兒……你怎么樣?有沒有事?”

她瞪了他一眼:“有事,感覺肩膀處的骨頭都要碎了。”

厲憬珩偏頭對著兩個保鏢道:“叫醫生過來。”

女人冷嗤,在男人毫無防備直接踹了他一腳,厲憬珩蹲著的姿勢后傾,雖然差點摔倒但還是站了起來。

男人起身的過程中,陸輕歌對著Aaron和Cole:“給我打他!”

這一次,厲憬珩終究是沒能幸免。

或者說……他看著她臉上痛苦的神色,已經沒了要還手的**。

拳打腳踢反饋到他身上,會疼,但男人的目光卻一直盯著半坐在地上的女人,眸低泛著后悔和心疼,卻也……無濟于事。

她想讓他被打,他就應該站著被打才是!

他甚至突然想不起來自己剛才還手的原因!

就應該受著那兩個保鏢的拳頭,這樣,他的歌兒就不會受傷了。

厲憬珩活了三十年,沒想到自己會做出動手打女人的這種事情。

他一直站在那里,任由兩個保鏢的動作。

男人的臉上……不可避免地掛了彩,嘴角泛出絲絲血跡,但他始終沒有倒下,就那么站在那里,看著陸輕歌。

女人偶爾會聽見他唇齒之間發出痛苦的悶哼,但心底只覺得活該。

昨晚他那么折磨她,現在這點**的疼痛算的了什么?!

有傭人過來扶陸輕歌,她打發了他們,因為知道被強行扶起來,可能會讓發疼的地方更加疼。

她的肩膀是真的疼,男人打架哪有什么虛招,她沖過去的時候就沒想著他會停手。

女人在地上坐了一會兒,她慢慢用另一只手撐著站了起來。

可起身的時候,不可避免地帶動了左手臂,緊著肩膀處的疼痛也更為深刻。

這一刻她才感覺到,自己傷的好像不只是肩膀,連帶著肩頭的骨頭都好像脫臼了一般。

陸輕歌疼得發出聲音,又克制地壓了下去,但還是不可避免地倒抽一口涼氣。

男人看見她的這樣,直接朝著女人沖了過來,把她攬在懷中,盯著她的眼神心疼如斯:“歌兒,我們去醫院。”

————

月底了,還有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趕緊投呀,過期了就浪費啦……

春假时光彩金
黑龙江22选5 浙江快乐彩 有富策略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正规 浙江6+1 短线股票推荐免费 篮球比分直播188 三分彩 牛8配资 浙江快乐12 信富配资 球探体育比分即时足球比分 上海时时乐 旺润配资 辽宁十一选五 查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