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你怎么這么磨蹭?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話落,吐司被男人從她手中拿了過來。

江竹珊看著她:“你不松開我的手,我沒辦法繼續吃飯。”

聞言,宋時忙著撤了自己手上的力道,女孩兒收回手,端起手邊的牛奶喝了一口氣。

她的臉上,沒有明顯的喜怒神色。

男人無比貪戀這表面看起來和諧安逸的相處,一頓早餐的時間,刻意被他拉長。

但不管怎么樣,總是要結束的。

飯后。

宋時起身,正要收拾餐桌的時候,江竹珊難得主動地站了起來,淡淡道:“我幫你一起收拾吧。”

他微愣。

盡管,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只是她為了離婚逼著自己表現出來的行為動作,可還是不可避免地喜歡甚至深陷于她的主動溝通之中。

男人沉聲開口:“不用,待會兒我們出去,你看有沒有什么東西需要帶的。”

女孩兒下意識地接話:“去哪?”

“逛街,看電影,或者你有更想做的事情,告訴我,我們去做。”

她蹙眉,看著他:“你不上班了嗎?”

江竹珊的內心活動其實是……該不會這七天,他就打算跟她形影不離吧?!

如今,她并不需要。

宋時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只是在聽見女孩兒的問話之后,苦笑道:“上班的時間,還有幾十年,但是你陪著我的時間,只有七天了。”

江竹珊臉色淡淡,聞言之后將手里拿著的餐盤重新放到了餐桌上,看著男人道:“你收拾,我去客廳等你。”

言畢,她轉身離開了餐廳。

男人盯著她的背影看了一會兒,收回視線不動聲色地收拾餐桌。

……

五分鐘后,宋時從廚房出來,發現女孩兒坐在沙發上,手里拿著自己的手機,細長的手指滑動著,不知道在看什么。

她終于,重新碰這些電子設備了。

男人正要走過去看看她在看什么,女孩兒已經抬起了頭:“現在出去嗎?”

“你決定。”

“那就出去吧。”

出去了,商場里有其他人,電影院也有其他人,她覺得至少可以稍微松一口氣。

可是在家里,偌大的別墅,就只有她和宋時,逼仄又煎熬。

尤其——

她現在連一點點的真實情感都不能表露出來。

生怕一點點的錯誤,就讓離婚這個終極目標距離自己越來越遠,直到無法企及。

宋時朝沙發兩側看了一眼:“沒有要帶的東西么?”

女孩兒抬眼,看著男人道:“我帶上你,還會缺其他的嗎?”

這話乍一聽,似有有那么點讓人心弦微動的意思,男人眉目不自覺深情了幾分,盯著她不知不覺地開口:“珊珊,我……”

江竹珊不知道他要說什么,但是知道自己不想聽,索性直接打斷:“你怎么這么磨蹭?我們走吧……”

話落的時候,她已經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男人拉住她的手:“嗯,走吧。”

江竹珊沒有拒絕兩個人之間的牽手動作。

宋時看她不反抗,很快帶著女孩兒朝玄關處走去。

布加尼威龍的車上,江竹珊又沉默了。

她想讓他高興一點,然后可以干干脆脆地大發慈悲饒了她,可是偏偏,她不知道如今的局勢里,自己該怎么把握好那個度。

那個不讓他覺得她心不甘情不愿,也不讓他為難她的度。

車廂里的沉默一直很保持著,知道布加尼威龍在商場的停車區停下。

男人下了車,走到副駕駛車旁,幫她打開車門,女孩兒踩著高跟鞋下來,抬眼朝商場望去的時候,真的是沒有一點點**啊。

可她還是主動挽住了他的手臂:“我今天沒什么想買的東西,不如……給你買吧?”

宋時點頭:“好。”

兩個人都清楚,這男人的衣服大部分都是私人訂制的高檔西裝,根本沒有買的必要。

也就女生,喜歡的花樣比較多,所以不管是多上流社會的名媛,都喜歡逛街然后買各式各樣的衣服。

跟宋時領結婚證到現在,幾個月時間里,雖然朝夕相處,但江竹珊其實并沒有多關注那男人穿的衣服,反正喜歡他,每一件都覺得很帥就對了。

現在,要逛街,她很隨意地偏頭問身邊的男人:“你喜歡什么款式的?”

他一眼望進她的杏眸里。

不知道為什么,江竹珊覺得這男人隨時跟她對視,眼神隨時就充斥著深情。

她錯開他的視線,在店里隨意地掃視著。

宋時的聲音在她頭頂上方響起:“你喜歡我穿什么,我就穿什么。”

江竹珊像是沒有聽見她的話,用自己的審美在店里選了幾件衣服,遞給男人:“去試試。”

他從來沒在外面給自己買過衣服,瞥了身邊的女孩兒一眼,狐疑地道:“在這里試?”

她下意識地反問:“不然呢?難道還要拿回壹號公館給你試?”

話落之后,似乎是意識到自己口氣不太好,緩和了語氣道,拉著男人,朝試衣間的方向指了指:“那邊是試衣間,去那邊試就可以,你換好之后出來,如果我覺得好看,我們就買,如果覺得不好看,就接著試下一套。”

宋時看著她認真說話的模樣,低頭在女孩兒頭頂輕吻了下,臉上滿是寵溺的笑意:“嗯。”

一個字落下,男人拿過她手中的衣服,朝試衣間走去。

臨進門之前,他轉身又看了她一眼,而后折回站在她跟前。

女孩兒不懂地看著他:“你怎么了?”

“我去試衣服,你會離開么?”

她笑了笑:“不會啊。”

然后——

江竹珊指了指不遠處的沙發,對男人道:“我就在那里等著你,你試完衣服我還要看好不好看呢。”

他這才稍稍放下心來,終于轉身進了試衣間。

等男人進去,女孩兒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大抵是知道他們的身份的,服務員很貼心給江竹珊倒了一杯水:“宋太太,請喝水。”

宋太太。

其實,極少有人這么喊她,就連宋時偶爾興趣來潮,也只是喊她太太。

當然,每次喊珊珊的時候總是顯得更親近。

如今被喊宋太太,女孩兒其實是覺得有一些陌生的。

春假时光彩金
华夏盛世股票基金 金钥匙配资 澳通金服配资 贵州十一选五 股票行情分析600622 法网球比分规则 云南时时彩 体彩6+1 陕西十一选五 浙江20选5 法网球比分规则 贵州11选5 股票涨跌的秘密 甘肃十一选五 谷贝网配资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