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 “宋先生,您怎么來了?”“找江承御”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宋時點頭:“嗯,謝謝沈姨。”

沈姨笑笑:“先生客氣了。”

江竹珊離開之后,男人就上了樓,他進了書房,半個小時之后,沈姨上來叫他吃飯,男人淡淡落下兩個字:“不餓。”

沈姨有些發愁,寬慰道:“先生,您有傷,按時吃飯補一補才能好的快一些。心情也要好起來,我看太太跟您在一起很開心,先生要趕緊養好傷,才有機會讓太太的哥哥接受您啊。”

男人不咸不淡地看了她一眼:“沈姨,你去忙。”

“哎,好吧。”

沈姨無奈地搖了搖頭,最后離開了。

宋時拿出手機撥了江竹珊的號碼。

……

壹號公館。

女孩兒到家的時候,江承御已經回來了,他在客廳的沙發上坐著,她朝男人走了過去,滿臉愉悅地跟他大招呼:“哥哥,高爾夫球場好玩嗎?”

江承御,“……”

他沒理她,視線百無聊賴地落在客廳的液晶顯示器上,正在看一檔財經節目。

江竹珊隱隱覺得不妙,走到他身邊坐了下來:“哥哥,怎么不理我?”

“去哪了?”

她如實開口:“去……去找宋時了。”

“一天都在壹號公館?”

“嗯……”

“出息。”

女孩兒抿著唇,拿過遙控器把電視關了,盯著江承御:“哥哥,你還記得我們的爸媽是怎么沒有的嗎?”

“車禍,意外而亡。”

“就這么簡單嗎?”

男人皺眉:“不然?”

江竹珊嘆了一口氣:“真難過,為什么爸媽會出車禍,如果沒出車禍,我們是不是就沒有小時候那么艱難的日子了?”

聞言,江承御的眸子瞬間瞇了起來,他看著她:“你……說什么?”

“我……那個……今天宋先生跟我說了他的身世,哥哥你知道嗎,她媽媽被宋振海害慘了,他很可憐的,自己親眼看著媽媽跳樓自殺,而且她媽媽死的時候肚子還懷著六個月的小妹妹,所以宋先生才會那么沒有安全感,他說他會騙我其實是怕離開我。”

男人眸底閃過幾分動容,但隨即就看著她,淡淡道:“他說什么你都信?可能只是苦肉計。”

女孩兒很篤定地道:“不是,是真的。”

江承御沒有繼續跟他討論這個問題,而是看著她道:“我問你,你是不是恢復記憶了?”

她猛然,愣了一秒鐘之后才道:“那個……我是聽宋先生說自己的媽媽,才想起我們小時候的事情的,剛沒了爸爸媽媽的時候,日子好像很不好過。”

他問:“還想起來了什么?”

女孩兒不答反問:“哥哥希望我想起什么?”

江承御盯著她:“姓宋的騙你的事情,想起來了么?”

她點頭:“嗯,想起來了。”

男人瞇眸:“所以,還想跟他在一起?”

“嗯……想。”

江承御抬手扶額,無奈地道:“去餐廳吃飯。”

“好的。”

唉。

想替宋先生說點話也說不上。

江承御剛起身,一道手機鈴聲就傳了過來,是江竹珊的。

男人腳步頓住,盯著她。

女孩兒抿唇,看哥哥的架勢,是要看著她接電話,她悻悻地把手機拿了出來,偷瞄了一眼來電顯示——宋先生。

這個……怎么這么快就打電話過來了呀?!

她正猶豫著要不要接的時候,手機突然被人奪走了。

江承御瞥了一眼是宋時的號碼,直接掛了。

不止如此。

他還直接拉黑了那男人的電話,然后刪除,操作完這些,手機又被遞到了女孩兒手里,他淡淡地落下三個字:“去吃飯。”

江竹珊不知道哥哥對自己的手機操作了什么,乖乖起身跟著他去了餐廳。

……

晚上,江竹珊拿著手機等電話,但宋時的號碼卻一直沒有再撥進來。

她等了會兒,本來準備打過去。

但突然犯困,直接睡著了。

……

第二天早上。

江承御和江竹珊在壹號公館吃早飯的時候,門鈴響了。

傭人去開了門,看見居然是宋時,忙著把他堵在了門口:“宋先生,您怎么來了?”

“找江承御。”

傭人一愣,這個宋先生哪一次過來不是找大小姐的,今天怎么直接換成找她家先生了。

她應聲:“我去通報一聲,勞煩宋先生等會兒。”

“嗯。”

傭人走到餐廳,看了一眼江竹珊之后,才把實現落在江承御臉上:“先生,外面有人找您,是……宋先生。”

江竹珊跟江承御吃飯的動作同時一頓。

女孩兒看向了傭人:“你說什么?”

“宋先生說,他找江先生。”

還是一樣的說詞,江竹珊盯著自己的哥哥:“哥,宋先生找你。”

男人態度不怎么好地落下三個字:“我沒聾。”

她笑著問:“那你要見嗎?”

“不見,可以么?”

女孩兒低低地道:“要不你還是……見見吧。”

江承御把視線落在了傭人身上:“讓他進來,坐客廳等著。”

“哎。”

傭人領命之后,就去回復宋時了。

餐廳里,女孩兒扭頭想去瞄一眼宋時,江承御的聲音直接響了起來:“江竹珊,吃飯就給我好好吃飯,不想吃了現在就出去!”

她,“……”

干什么連名帶姓地喊她?!

不過,她還是抿了抿唇,乖乖地道:“我吃飯,哥哥。”

“嗯,吃!”

……

十分鐘后,江承御放下餐具,拿著紙巾慢條斯理地擦著手。

女孩兒也已經吃好了,拿著紙巾擦了擦嘴后,丟到了垃圾桶里,笑嘻嘻地看著男人:“哥,宋先生找你,說什么我可以一起聽嗎?”

江承御皺起眉頭,瞥了她一眼:“我說……你能有點出息么?”

她反問:“什么出息?”

“三句不離姓宋的,知不知道我聽得很煩?”

女孩兒委屈吧唧地道:“哥哥,你煩我?”

男人強調:“我煩你一直在我耳邊提姓宋的。”

“哦,那我不提就好了。”

江承御從餐椅上站了起來,抬腳朝客廳走去,江竹珊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有這個權利跟哥哥一起見宋時,屁顛屁顛地跟著男人出了餐廳。

春假时光彩金
青海11选5 湖北30选5 股票融资平台有哪些 上证指数年线在哪 钱江水利股票 python获得a股实时 3d试机号 国际股票指数收盘时间 富配资 3d开机号 浙江快乐12 湖北11选5 365盈配资 浩广配资 信富配资 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