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你不會跟厲憬珩一樣那么對我吧?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那記者訕訕地笑笑:“是因為聶董事長介紹的時候把自己的男朋友搬出來了,所以我就順便一問。”

聶詩音笑笑:“我是在介紹產品的設計理念,所以牽扯了我男朋友,如果因為這個讓你覺得可以在珠寶發布會上八卦別人的私人感情,是我的錯。”

記者聽她這么說,面色不佳。

畢竟原本就是她在挑事兒,但這會兒聶詩音卻道歉了。

江承御在臺下站了起來,邁著腳步緩緩朝臺上走去。

直到站在聶詩音身邊,他溫和地朝她笑了笑,拿過女人手里的話筒:“我追詩音追了很久,她一直都在拒絕我,包括跟靳少訂婚的那個時候,她連見我一面都是拒絕的,我們也是前不久剛在一起。”

說到這里,男人看了她一眼,而后才再次把目光落在臺下的人身上:“身為聶氏董事長,詩音她一直潔身自好,感情上自然沒有任何污點,還請大家多多關注聶氏的產品。”

江承御話落之后,有很會察言觀色的人已經開口了:“聶董事長是享譽海城的名媛,一定不會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的,今天是聶氏珠寶新品發布會,大家有問題的就繼續問關于產品的問題吧。”

緊接著就有人附和:“是啊,聶董事長還親自為江總設計了系列珠寶,用心程度可見一斑,絕對是真愛。”

“沒錯沒錯。”

類似這樣的討論一出,原本站著問問題的記者坐下了,面上透著一絲難堪。

之后,都是一些關于珠寶的問題,江承御也回了自己的位置,發布會照常進行。

發布會結束之后,是聶氏準備的午宴。

有些對系列珠寶感興趣的合作商,在現場就直接跟聶詩音討論起來了之后的合作問題,江承御有時候也會幫著她說幾句話。

聶詩音得空在現場找了一圈陸輕歌,瞥見她坐在角落,淡然地吃著甜品,搖搖頭朝她走了過去。

等她在陸輕歌對面坐下時,問道:“歌兒,累了吧?”

她挽唇:“沒有。”

聶詩音看著她情緒不高的樣子,提議道:“不然你先回去?”

后者笑笑:“回去干什么,看厲憬珩跟別的女人滾床單嗎?”

她無聲地嘆了一口氣:“他有那么不知檢點?”

陸輕歌笑笑,說的隨意:“渣到了境界的男人,你說呢?”

女人話音剛落,宴會會場入口處傳來一陣喧嘩,聶詩音尋著聲音看了過去,然后瞥見了厲憬珩和白靜兒。

白靜兒,是聶氏珠寶的代言人。

她擰了眉:“你那準前夫怎么跟白靜兒搞到一起了?還敢公然出現在這種場合?!”

陸輕歌輕描淡寫地道:“膈應我唄。”

女人猜測:“他這么做是不是為了引起你的注意啊?”

“得了吧,他不需要我的注意,我也不會注意,等什么時候我正眼看他了,那也是討論離婚的問題,再無其他。”

聶詩音,“……”

陸輕歌和厲憬珩現在的情況,她是了解的,也不會好說什么。

歌兒大概是徹底死心,只等離婚了。

她起身走到陸輕歌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歌兒,那你就直接忽略他吧,待會兒我安排司機送你回去,不開心可以喝點酒。”

陸輕歌朝她笑笑:“嗯,你去忙吧。”

聶詩音離開之后,陸輕歌漫不經心地瞥了一眼厲憬珩和白靜兒的方向,女人挽著男人的手臂,好不和諧的畫面。

可對她來說,只覺諷刺。

厲憬珩真的是把她的自尊踐踏地一絲不剩。

……

聶詩音直接走到厲憬珩和白靜兒面前,她先是淡淡地瞥了厲憬珩一眼,而后又看著白靜兒道:“白小姐,你先隨便逛逛,我和厲總說幾句話。”

對白靜兒來說,聶詩音在某種程度上來說算是她的東家。

所以女人溫婉地點了頭,看了厲憬珩一眼之后松開他的手臂離開了。

她剛走,男人就盯著聶詩音不咸不淡地問了句:“聶小姐,你找我是想說什么?也不怕承御誤會。”

“他誤會什么?難不成你還能再跟我傳出點什么東西?”

“這個,也不一定。”

聶詩音冷哼:“厲總,外面關于你的風言風語真是此起彼伏,我好心提醒你一次,如果再這么繼續下去,你早晚會后悔,歌兒她什么都不說,那是因為她有自己的打算,別等到了那一天,你連后悔都覺得多余。”

聽她這么說,厲憬珩的眸子瞇了幾分。

自己的打算么?!

但隨即,他不在意地笑了:“我能后悔什么?該后悔的是你的好閨蜜陸輕歌,一個女人落到這步田地,難道不是很值得同情?”

說著,他還瞥了一眼陸輕歌的方向。

看見女人形單影只的樣子,男人眸光閃了一下,但……不動聲色。

聶詩音瞪著她,只覺得胸腔里充斥著濃濃的怒意,比剛才被那個小記者為難還要嚴重的怒意。

江承御不知道什么時候走了過來,他動作流暢地把女人攬入懷中,吻了吻她的頭發:“詩音,忙了一上午,去吃點東西吧?”

話落,他又瞥了一眼厲憬珩:“別人的感情我們控制不了,憬珩要作死,那你等著看他后悔就好了,多說無益。”

聽到這話,聶詩音看了江承御一眼,笑了:“你說的很對。”

而后她就跟江承御離開了。

單手放在西褲口袋的厲憬珩站在原地,大掌不自覺握拳。

……

等江承御跟聶詩音走到一邊的時候,女人看著他:“江承御,我突然就在想,如果以后我們鬧矛盾了,你不會跟厲憬珩一樣那么對我吧?”

男人挑眉:“找一堆女人么?”

“嗯。”

“你會在意么?”

她想了下,一本正經地道:“如果那時候你還是我喜歡的男人,我自然會在意,如果你不是,我就不會在意,但是我如果你真跟厲憬珩一樣找一堆女人,我會跟歌兒一樣死心的,死心了就不會喜歡你,也不會在意。”

江承御失笑,反問:“所以我找女人還有什么意思?”

“那你就是不會嘍?”

“嗯,不會。”

后來,他們鬧矛盾了,他真的沒有找一堆女人,但卻用了比找一堆女人更殘忍的方式對付她。

春假时光彩金
四川金7乐 速配资 配资平台公司 陕西快乐10分 至尊配资 杜德配资 分分彩 京海策略 股票融资平台可靠吗 美林配资 电竞比分网即时比分 老11选5 内蒙古快三 体彩6+1 4场进球 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