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7章 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后悔嗎?

聶詩音也在心底問自己。

她紅唇微動,露出一個很淡的笑容。

而后對上江承御的眼睛:“倒是談不上多后悔,畢竟跟你在一起也算是享受了你四年的好,雖然說是裝出來的,倒也實實在在。”

她說的認真,這句話說完之后很快下一句了:“我現在是認認真真的在和你說這些,也是希望你認認真真地考慮一下,我們和平分手。”

他就那么看著她。

很久很久都沒有說話。

女人挽唇,繼續道:“也許過一段,就會出現一個跟我差不多的女人,哦……準確說,是跟慕小姐差不多的女人,她可能對愛人沒有那么多的要求,然后你們一拍即合,在一起結婚生子,不是兩全其美嗎?”

江承御看著她,眸光深深,帶那眼神卻染著幾分淡漠:“對你來說兩全其美么?”

聶詩音盯著他:“對你來說。”

男人毫不猶豫地反駁道:“對我來說不是。”

她好像比他本人還要確定似的,跟他對視著很確定的開口:“就是這樣的,江承御,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他收回落在她臉上的視線,“說了這么多,你不就是想擺脫我,但不可能,所以我們先換個話題聊。”

女人這會兒好像很有耐心:“你想聊什么?”

江承御沉聲道:“像那個字據上說的一樣,以后我不再拿著聶氏為難你,看在你這些天委曲求全待在醫院照顧我的份上。”

她毫不吝嗇地跟他說“謝謝”。

“但同時,我提出的一個條件,你要答應。”

“什么?”

她就知道,不會那么簡單。

男人抬眸對上她的視線:“跟我去見厲憬謙和慕槿,告訴厲憬謙那天晚上我和慕槿什么都沒有發生,你目睹了整個過程。”

他這話一出,聶詩音覺得心底繃著的最后一根弦都斷了。

她不可置信地看著江承御,盯了他兩秒之后再直接笑了出來,笑著笑著偏過了頭,杏眸漸漸模糊起來。

女人閉了眼。

江承御他……要她去和慕槿的丈夫解釋那晚的事情?!

還真的這么做了啊。

呵——

她真的輸給了慕槿,徹徹底底,一敗涂地。

聶詩音消化了自己的情緒,給自己洗腦說跟這樣一個男人計較實在沒必要,在他心里慕槿原本就很重要,明白了一個既定事實不需要牽動自己的太多情緒。

冷靜。

她要冷靜。

女人睜開眼,盯著江承御看——

他淡漠的臉上沒有太多復雜的表情,甚至還跟她對視,看起來似乎毫不心虛。

聶詩音動了動嘴角,像是做了一個很大的決定般開口:“好,我去。”

男人沉沉出聲:“嗯。”

一個字落下,江承御拿出自己取下來的女人手腕上的手鏈,秀給她看:“你拿了我的手鏈,我拿了你的,就當我們換一換。”

她擰眉,作勢就要去搶。

可他似乎意識到了她的動作,直接把那條手鏈收起來,勾唇看著她:“送給我的東西就是我的,我不會讓你拿走。”

聶詩音毫不在意地道:“既然你那么喜歡就收著吧,我會把另外一條直接扔了。”

江承御臉色變了變:“跟我有一個同樣的東西,就讓你那么排斥?”

她很隨意地道:“人都不要了,還要東西干什么?”

男人深眸盯著她,薄唇張合,眼底帶著幾分認真:“我如果真的如你所愿以后再也不出現在你跟前,你會不會偶爾想起我?”

她挽唇,答的隨意:“會啊。”

他微微挑眉:“真的?”

“我說是真的,你能如我的愿?”

“不能。”

聶詩音收起自己興致盎然的表情,淡淡道:“既然如此,說那么多廢話干什么?”

江承御唇角揚起若有似無的弧度,沒再說話了。

……

按照兩個人事先說好的,聶詩音推著江承御在醫院外面呼吸新鮮空氣,經過某處的長椅時,她看著男人開口提議:“就在這里待一會兒吧?”

“可以。”

得到應允,她把他放在一邊,走到長椅上坐著,目光隨意地落在不遠處的草坪上。

整個人看起來,悵然若失。

男人看著她溫溫淡淡的模樣,黑眸逐漸瞇了起來,他盯著她的臉看了好長時間,突然滑動輪椅拉近跟她的距離,目光落在她手上兩秒之后,拉了起來。

聶詩音下意識地看向他:“干什么?”

他低著頭,盯著她白皙漂亮的手:“這幾天你一直陪著我,讓我想起了我們在一起的日子,好像我們之間沒有發生過任何的不愉快,還和之前無異一般。”

“幻覺。”

兩個字落下,她就要把自己的手抽出來。

但是江承御加大了力道,拉著不放。

她對上他的視線:“你干什么?”

男人沒說話,只是做了一個之前做過無數次的動作——

他的目光落在女人臉上,把她的手放在唇邊,輕輕吻了一下:“我可能真的沒有把慕槿忘得干凈徹底。”

“所以呢?”

“但也是真的喜歡你。”

聶詩音唇齒之間發出一聲輕呵。

江總可真是有臉啊,還敢當著她的面說出來。

他還是拉著她的手,繼續道:“我們在一起,我會處理好自己的感情,保證不會再有第二次讓你感覺任何女人在我這里比你重要,好么?”

女人用另一只手揉了揉太陽穴,垂著眸子道:“你能閉嘴嗎?”

她語氣挺淡的,但殺傷力卻是十級。

已經疲憊的不想跟他大動干戈了,只想輕描淡寫地讓他閉上那張嘴。

不想跟他商量,不想聽他多說一句的話。

江承御一愣。

她二話沒說地就把自己的手抽了回來,拎著自己的包站了起來,低頭俯視著落在輪椅上的男人:“江承御,你可以回家養傷了就找人來辦理出院吧,什么時候想讓我兌現承諾去跟你的心上人解釋那晚的事情打個電話就行,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你這個道貌岸然的樣子了,所以先走,再見。”

話落之后,她毅然決然地轉身離開。

男人盯著她漸行漸遠的背影,直至消失。

春假时光彩金
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老11选5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体彩p3 吉林时时彩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香溢融通股票 博财配资 芮勇美欣达 加盟股票配资 吉林时时彩 辽宁快乐12 青海11选5 辽宁十一选五 浙江快乐彩 福建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