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3章 不知大師可否割愛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符家符萬山,方圓萬里內,誰不知道這個家伙的嬌縱跋扈?

只是很可惜,在聚寶盆的時候,聚寶盆根本就沒有去理會他的身份,想要買情報,可以,只要你給得起報酬就行。

很明顯,符萬山舍不得給,他如果真要的話,也不是要不到,但那代價,太讓人肉疼了。

如果符萬山知道他這一次勢在必得的兩樣東西都被一個人拍了,他就不是肉疼了。

兩個一流世家,收到消息之后趕過來竟然都失手了。

這事情傳出去的話,估計得讓人笑掉大牙,但事實卻就是如此,因為趙羽根本就無所顧忌,他的元晶來的太容易了,反正花了就花了,但符萬山這些一流勢力卻不得不考慮這其中的得失。

一個大勢力想要拿出幾千萬元晶,那也必定會傷筋動骨,哪里像趙羽這樣子,帶著幾千萬元晶到處跑的?

說趙羽窮,那是真的窮,好不容易訛了幾千萬,轉眼之間又拋出去了,說趙羽富有,那是真的富有,估計也就只有那些超一流勢力的家族才能夠跟他比身家了,就算那些家主都不行。

“少主,查到了,木魚聲是從三樓五號房傳出來的。”

“老爺,聲音死從三樓五號房傳出來的。”

符萬山跟李洪兩人幾乎是同一時間收到消息。

天陣木魚,天階。

這幾個字,足以讓超一流勢力都為之眼紅,更何況是一流勢力?

“走,過去看看。”

“帶路,過去拜訪。”

與此同時,三樓五號房內,趙羽一臉無奈的看著滿臉無辜的一禪小和尚。

趙羽不需要如同其他人一般去查探,一聽到木魚的聲音,他就立馬從隔壁房間跑了過來,果然……還真的沒有讓他失望,還真是一禪小和尚所敲響的。

“戒武大師,接下來可能會有很多麻煩了。”

一個天階器具有多么恐怖?這一點趙羽沒有碰到過,所以也說不出來,但從一禪小和尚剛剛敲響木魚時的那種情況來看,那何止是恐怖,簡直就是逆天啊。

一直以來,趙羽都只相信自己的實力,從來都不相信所謂的武器之類的東西,就連啟龍劍,如果不是為了發揮劍術上的威力,趙羽估計都懶得背。

可是現在,一禪小和尚給他上了一節課,一節很關于武器方面的課。

“老衲知道,不礙事的。”戒武老和尚輕笑道:“老衲替頑徒謝過趙施主的禮物。”

天階器具,說送就送,霸決宗的少宗主,果然霸氣。

“一禪都叫了我那么久的哥哥了,哪里能夠不買點禮物給他。”趙羽笑著擺手。

其實就算是趙羽知道天陣木魚是天階器具,估計趙羽也不會有什么心動,別人眼中的好東西,在趙羽看來,其實也就那樣了。

“阿彌陀佛。”戒武老和尚難得的喧念了一聲佛號。

與此同時,門外,原本走到房門口的中年人,李家家主李洪吐出去推門的手突然頓了頓,最終改為敲門。

敲門聲響起的瞬間,趙羽的眉頭就皺了起來,楊嘯微微轉頭,望向房門口那邊。

他們一行人,在這里可沒有什么認識的人,在這個時候來敲門,明顯來著不善。

“施主請進。”戒武老和尚微微抬頭,輕聲開口。

看著推門而進的李洪幾個人,趙羽微微皺了皺眉頭。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而且是在一禪小和尚敲動天陣木魚這個時候來,可想而知對方的目的是什么了。

“在下木林之城李家李洪,見過大師。”李洪朝著戒武大師拱了拱手,至于趙羽幾個人,也被他當做聽到木魚聲趕過來的人了,所以他并不在意。

“老衲戒武,不知道李施主為何而來?”戒武老和尚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平靜如水,根本就聽不出什么喜怒哀樂。

“大師,不知剛剛的木魚聲是否是大師敲響?”

“不是。”戒武老和尚輕輕搖頭,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這一點沒有什么好否認的。

“不是?”李洪皺著眉頭。

“大師,出家人不打誑語,這木魚聲明明是從這里發出來的,而這里,可只有大師你一個和尚啊。”在李洪旁邊的李家老管家語氣不善的盯著戒武大師道。

聽到這句話,趙羽差點沒有笑出聲來。

這里就一個和尚?麻煩看清楚點好不好。

一禪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很是疑惑的望向趙羽:“大哥,我不是和尚嗎?”

趙羽終于忍不住笑了,摸了摸一禪小和尚的小光頭笑道:“誰讓你太小被人忽視了,你得快快長高,這樣別人就不會無視你了。”

趙羽原本是想說狗眼看人低的,可是想了想,還是算了,對方到現在都沒有表現出什么惡意,沒有必要那么做。

“小師傅,難道這木魚是你敲的?”李洪的眼睛猛然一亮,一禪小和尚手中抓著的,不是天陣木魚是什么?一個天階器具,就這么扔給一個小和尚當做玩具?暴遣天物啊,真正的暴遣天物啊。

然而,更讓他目瞪口呆的是一禪小和尚的回答。

“對啊,這木魚有什么特別的嗎?”說的這時候,一禪小和尚又敲了一聲,然后仰起頭,一臉迷茫道:“沒什么特別啊?”

李洪僵硬在原地,沒什么特別?你知道這一千多年來,不管是誰,不管是什么實力,都無法敲響天陣木魚么?你在這里竟然跟我說沒什么特別?

“大師,不知道是否能夠割愛……”李洪眼紅了,真正眼紅了,不僅僅眼紅天陣木魚,連一禪小和尚他都想要虜走。

一個能夠敲響天陣木魚的小和尚,價值太大了,大到無法想象。

“李施主,你的要求過于無禮了。”戒武老和尚輕輕搖頭:“如果施主是沖著天真木魚而來,那么請回吧,這是一禪第一個禮物,無法割愛。”

“老和尚,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李洪身后的老管家怒目而視:“方圓萬里之內,誰不知道我們李家?給你面子叫你大師,不給你面子,就叫你禿驢,天陣木魚你們多少錢拍的,我們會補給你。”

春假时光彩金
五分彩规律 河北排列七开奖号码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推荐 任选9场 快乐8黑金团队计划 两期极限平特肖公式规律 波克棋牌游戏大厅官 山东11选5中奖纪录 qq分分彩 浙江6+1开奖结果体彩19045期 捕鱼大师1.1.3客户端 闲来广东麻将软件下 … 河北十一选五历史遗 吉林十一选五的走势 竞彩足球比分直接现场 516棋牌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