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4章 紈绔的生存之道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作為一個狗腿子,李家的老管家很清楚,在什么時候,需要做什么事情說什么話,李洪從一開始就表現的彬彬有禮,那么這惡人的角色自然要由他來扮演。

氣氛突然間變得有些壓抑了起來,一禪小和尚往后縮了縮,躲在了趙羽的身后,掏出半個腦袋,望向那個故作兇狠的老管家。

“大哥,那個家伙要倒霉了,師尊最討厭別人說他是禿驢了。”一禪小和尚在趙羽的身后輕聲說著:“上一次也有一個人這樣,然后,然后就死了。”

在這里面,最差的實力也是大斗武者七階巔峰,最高的甚至都無法預測,例如戒武老和尚。

所以,一禪小和尚的話盡管已經很輕很輕,但依然被眾人聽在耳中。

“哈哈,方圓萬里之內,你李家為主?我符萬山怎么就感覺這么好笑呢?”

突然間,一個囂張的大笑聲打破了房間內壓抑的氣息。

符萬山帶著一個中年人大步走進了房間內。

“呦呵,人還不少。”譏笑了一聲后,符萬山才轉過頭身望向李洪:“李叔叔原來也在這里啊,小侄在這里有禮了。”

說是這么說,但符萬山那朝天的鼻孔已經說明,他完全不在乎李家這個所謂的一流世家。

不過想想也是,符家跟李家雖然同為一流世家,但這其中的察覺可不是一星半點。

“大師,找您問個事情,剛剛木魚聲是不是從這里發出來的?”沒有理會李洪,符萬山已經轉過頭望向戒武大師,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之后,收斂了一絲高傲,朝著戒武大師詢問道。

“自然。”

“哦,這么說來,天陣木魚真的是被你們拍了?我就說嘛,無端端的怎么會有人過來跟我競拍,如果是跟臨空大師一樣的得到高僧,那就說的過去了。”符萬山很滿意這個答案,至少這樣回去不至于太丟人。

至于說什么殺人之類的……拍賣沒錢競拍不過別人,不丟臉,為此殺人,反而落入了下風,到時候回去還真的會被人說三道四。

“施主誤會了,不是老衲敲響的木魚,而是老衲的徒弟。”戒武大師抬起頭,看了看符萬山,難得解釋了一句。

而一禪小和尚從趙羽身后探出頭,朝著符萬山露出一個燦爛的笑臉,舉起手中的木魚搖了搖。

一禪小和尚的天眼通可以輕易的看穿一個人的善意或者惡意,之前李洪雖然說的客氣,但一禪小和尚可沒有給他一個笑臉,反而是給了一個笑臉給大大咧咧跋扈囂張的符萬山。

“咦,原來還有個小和尚啊,來來來,哥哥這里有糖,要不要?”符萬山眼睛一亮,也不知道從哪里竟然真的拿出了一串糖葫蘆,那是……街道那邊五元晶一串的糖葫蘆。

一禪小和尚都不帶理的,又躲回了趙羽的身后。

符萬山有些尷尬的看了看手中的糖葫蘆,無奈道:“這是內丹,不算破戒的。”

不過此時房間內卻沒有人理會他,而符萬山也不會自討沒趣,而是朝著趙羽笑道:“這位兄弟,你很面生啊?不知道是哪位家族的公子哥呢?”

楊嘯這么一個圣斗武者就站在趙羽的身邊,一副侍衛的模樣,只要不眼瞎,都能夠判斷出趙羽的身份不簡單。

不然為何能有圣斗武者作為護衛?

“從東邊而來,往西方而去。”趙羽笑著客氣了一句。

一禪小和尚的小光頭又冒了出來:“你不用猜啦,這木魚就是我大哥買給我的。”

呃……趙羽額頭冒出三條黑線,坑人不帶這么坑的吧?這事情原本跟自己沒有什么關系,現在倒好,被一禪小和尚這么一句話一說破,估計這趟渾水不躺也得躺了。

“原來是你小子,我就說方圓萬里之內,還有誰比我更有錢?原來是你這個從東方而來的家伙。”符萬山愣了愣之后突然間大吼道:“小子,你讓我很難找啊,說吧,這件事情你準備怎么辦?”

這問題一出來,整個房間內所有人都愣住了。

什么怎么辦?你競拍輸給別人,還能怎么辦?這不是為難人么?

“又不,重新競拍一次?”

符萬山雖然說的兇橫無比,但身上卻沒有什么殺氣之類的,這一點趙羽倒是可以肯定,所以他倒是不介意跟符萬山聊一聊。

“屁啊,都輸給你一次再拍一次不也一樣?沒興趣。”符萬山擺了擺手道。

“那你想怎么樣?”趙羽瞇起眼睛,這種無理取鬧的家伙,還真的是夠讓人頭疼的。

“什么怎么樣?當然是……你是我符萬山的兄弟啊,我讓給你的,知道嗎?”符萬山眼珠子轉了轉道:“記住了,這是我讓給你的,以后來木林之城,記得找我喝酒。”

丟下這句話后,符萬山直接開溜了,溜的飛快那一種。

趙羽都有些反應不過來,這是猴子請來的逗逼嗎?這么逗?

一出房間,符萬山幾乎是馬不停蹄的直接跑下樓。

“少主,少主。”身后,老仆連忙追了上來不明就里問道:“少主,您不是說要打斷他們的腿嗎?怎么跟他們稱兄道弟了?”

沒錯,最開始的時候,符萬山可不是這樣的態度,他恨不得把那個截胡的人的腿直接給打斷。

可是就在剛剛,他的門口那邊的時候,竟然聽到戒武這個稱號,嚇的他差點沒敢進房去。

“我有說過嗎?我肯定沒說過。”符萬山現在是打死都不肯承認這事情了:“走走,去看看有沒有什么新奇的東西。”

“好咧,少主,你慢一點。”

“哎,你每次都這么慢,你說我下次出來還要不要帶你了。”

直到走出客棧大門,符萬山心里才猛的松了一口氣,自己這一次,肯定是從鬼門關來回走了一趟啊。

果然啊,外面高人還是多。

對比起李家,符家的底蘊不知道要深厚多少,戒武這個法號,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隨便用的,而且佛門之中,法號基本沒有重疊的。

所以,在聽到戒武這個法號的時候,符萬山就已經知道對方是誰了,那時候他的打算就是有多遠跑多遠。

這種兇殘的猛人,誰招惹誰倒霉。

春假时光彩金
神秘深红 QQ网络国标麻将 澳洲幸运十在线计划 7m排球比分即时比分 辽宁全运彩十一选五 3d最准确专家预测分 捷报比分即时足球比分下载 棒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上海白银交易所官网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给力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 欢乐麻将怎么出售豆豆 今晚国足比赛比分 白银交易网 一分十一选五走势图 吉林科乐麻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