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有我在沒人敢欺負你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難道這位就是?這幾天沈城傳的沸沸揚揚的棄女,你還別說,倒是有幾分姿色。”

“呀,那還真是秦氏集團的棄女,長得不錯,就是命不好,放著樊家的少奶奶不做,居然被逐出家門。”

“這位美女就是,三大藥企的蕭家大小姐,秦鸞原來與她齊名,可是現在卻是天壤之別,人家還是大小姐,她卻成為了一個棄女,真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圍觀的顧客對著秦鸞指指點點,這也是現代人的正常心理,你高高在上時大家都來捧著你,可是你要是下來時,眾人又會落井下石,這就是人性。

秦鸞的臉現在漲得更紅了,面對眾人的說三道四,讓她更加的無地自容,王小勇來到了她的面前握住了她的玉手。

“小勇,要不我們離開這里吧?”

面對眾人的指責秦鸞很想逃離這里,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躲起來,好好的大哭一場,發泄一下心中的委屈。

“放心好了,有我在。”

董玉新嘴角微翹露出了得意的微笑,看著往日高高在上的玉女,漲紅的臉他的心中興奮不已。

“去把她手里攥著的口紅給我拿來?她現在根本不配擁有這么奢侈的東西。”

蕭婉君用手一指,秦鸞手里掐著的口紅,對身邊的董玉新命令的說道,語氣中充滿了了傲氣。

“這個蕭家的大小姐還真是霸氣。”

“你沒看到站在她身邊的帥哥嗎?那也是三大藥企董氏集團的大公子,要是秦鸞還是秦氏家族的大小姐,還能與他們抗衡,現在都成棄女了還如何與人家爭。”

“是啊!家族都拋棄了她,還有什么能力與人蕭董兩家,年輕一代嬌子爭高低。”

圍觀的人也是越來越多,凡是來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貴,自然對于秦鸞被秦氏家族逐出家門的事,有所了解。

董玉新聽了蕭婉君的話后,疾步上前一把抓向了秦鸞手里掐著的口紅。

“滾。”

王小勇看著沖上來的董玉新,毫不客氣的一巴掌扇了過去。

“啪,啊。”

一聲脆響,伴隨著慘叫傳來,董玉新直接被王小勇扇飛了出去,在半空中劃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線,落到了地上。

“你,憑什么大人?”

蕭婉君瘋狂的怒吼一句,就蹲下了身來,去看董玉新的傷勢,就看到董玉新臉上印著清晰的指痕,只是瞬間就腫脹來了起來。

圍觀的眾人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沒有想到王小勇居然如此的霸氣,居然敢一巴掌扇飛了董氏集團的大公子。

“哇,那個棄女身邊的人是誰?這么霸氣,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扇了董家的大公子。”

“要我看那小子就是在找死,董家的大公子,隨便動動手指頭他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哈哈···現在有好戲看來,讓我們看一看那小子怎么死的,居然敢同時得罪蕭董兩家。”

看熱鬧的顧客一個個面露興奮之色,對于這種好戲,他們絕不會錯過,一個個站在遠處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王小勇你有種,今天老子我必須弄死你。”

董玉新終于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怒目圓滿,眼睛都要噴出火來了一般,當著這么多的人被人家打臉,他簡直就要氣瘋了一樣。

“你很能打是不是,你等著我現在就叫人,不信收拾不了你。”

蕭婉君也是美目圓凳,她并不熟悉王小勇,此時二人分別掏出來了手機

,撥打電話叫人來收拾王小勇。

“我今天就在這里等著,我倒要看看你們能把我怎么滴。”

王小勇無所謂的說道。

“這個人真傻,得罪了蕭董兩家還敢待在這里等死。”

“這就叫無知者無畏,蕭董兩家也是他能惹得起,不知死活。”

圍觀的人群中,有人又是一陣唏噓。

“店長,我作為你家里的老客戶被人打了,你們商場就沒有說法嗎?”

打完電話的蕭婉君看著店長怒聲問道,誰都知道遠大商城安保系統完善,每一層都有安保人員,畢竟這里來的都是一些非富即貴,商場必須保證顧客的安全。

店長本來就不希望失去蕭婉君這樣的大客戶,剛剛已經通知了樓層的安保人員,此時被蕭婉君一問立刻迎了上來。

“蕭小姐您請息怒,我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那我就等著你們給我交代。”

蕭婉君憤怒的說道。

就在此時五名安保人員急速跑了過來,一名身材肥胖的保安走上前來,對著店長問道。

“什么情況?”

店長看著五名保安到來面色一喜,用手一指王小勇與秦鸞二人。

“李隊長,就是這兩個人在店里鬧事,還打傷了我以為老客戶。”

肥胖的保安看了看王小勇與秦鸞,“你好我是三層的保安隊長李旭,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到我們安保部去了解一下情況。”

“憑什么?我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那個人突然過來嚇壞了我女朋友,你應該把他帶到安保部了解情況好不好?”

“你不要血口噴人好不好?我是店長親眼看到,你把這位先生扇飛了出去。”

店長一心維護蕭婉君,因為蕭婉君是她的老客戶,每年在她店里消費幾千萬,像這樣不可多得的老客戶,店長自然要維護。

“你看到了我把他扇飛了出去不假,但是我為什么扇他,因為他突然沖過來嚇到了我女朋友,他活該被打,我還沒追究他賠償,我女朋友的精神損失費呢?”

王小勇振振有詞,儼然不懼,倒是秦鸞心中一暖,斜眼看了看王小勇。

“寶貝不怕,有我在沒人敢欺負你。”

王小勇拍了拍握著秦鸞的手,柔聲說道,聽得眾人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想不到他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秀起了恩愛。

很多圍觀的群眾都覺得,王小勇的精神不太正常,難不成這讓是個傻子?

秦鸞聽了王小勇的話后,臉色也是青一陣白一陣。

“你既然打了人,請跟我們去一下安保部,不然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保安隊長李旭看著王小勇怒聲說道,每年他們商場里處理這樣的問題無數,因為越有錢的人越矯情,所以說每年都有一些人因為裝筆,在商場打架。

“我要是不去呢?”

王小勇眉毛一挑,語氣冰冷的說道。

“那我們就親自動手請您過去。”

嘴上說的是請,但是卻都是抓過去,因為遠大商城以前是樊家的產業,只要將鬧事者帶到保安部,基本上都老老實實。

再猖狂的人也不想真的與樊家作對,大多數一去了保安部基本上都是規規矩矩,該賠錢賠錢該道歉道歉,對于這些保安來說已經是見怪不怪了。

“我倒也要看看你們怎么把我請過去。”

王小勇嗤笑的說道。

“李隊長,這樣的人就不能慣著

,快點把他們帶走,別在我這里耽誤我們做生意。”

女店長此時怒氣沖沖的說道。

“你們商場就是這樣,教導你們的嗎?對待客戶就是這個態度?”

王小勇看了看女店長,譏諷的說道。

“我們商場怎么交代,你管的著嗎?請問你算老幾?”

女店長本來心里就有氣,很有可能因為王小勇,讓她失去一位VIP客戶,此時她都恨不得打王小勇一頓。

“先生,我再最后提醒您一句,遠大商城不是誰來都可以胡鬧的,請你配合一下我們工作。”

保安隊長李旭語氣森寒,看著王小勇異常霸氣的說道。

“我不去,你們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在這里,哪里我也不會去。”

“那就不客氣了。”

保安隊長說完話一揮手臂,四名保安立刻沖了上來,遠大商城的保安,都是經過專門的培訓,每一個都不簡單。

四人沖上前來不由分說,抬手就像王小勇抓了過去,在看到四人過來時,王小勇已經將秦鸞一把拉倒了身后的位置。

一聲聲尖叫傳來后,四個保安全都左手扶著右手右臂,面露痛苦之色,眾人此時才發現四人右臂肩胛骨塌陷,手臂自然垂了下去。

王小勇的動作太快,誰也沒看清他是怎么做到的,這讓所有圍觀群眾倒吸了一口涼氣,好多人驚嘆不已。

“我去,這小子不簡單啊?如此輕易的就傷了四人?”

人群中一人高呼出聲,保安隊長李旭也是目瞪口呆,他也沒看清王小勇是如何動手的,眨眼之間就把四人胳膊卸了下來。

“你你你····你敢在遠大商城鬧事,簡直就是找死,三樓化妝品區需要支援,三樓化妝品區需要支援。”

李旭結結巴巴的怒吼,馬上通過對講機呼叫保安部的支援,王小勇的身手簡直打破了他的認知,李旭心中清楚之間根本就解決不了此事。

就在此時電梯間一震騷動,一個粗狂的聲音傳了過來。

“董公子你在哪里?我白五爺來了。”

所有圍觀群眾一聽到這個聲音心中一震,白五爺的大名在沈城,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知,只要他出面無論是富商巨賈,都會退避三舍,,因為惹不起。

人們常說,軟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白五爺就是最后一種,不要命,這種人惹不起只能遠遠躲著。

“董公子,還真是牛,居然一個電話把白五爺給招來了,這下那小子慘了。”

圍觀的人群早已經分裂兩行,把中間的通道讓了出來,眾人就看到白五爺穿了一件黑色的風衣帶著墨鏡,威風凜凜。

白五爺身后跟著二十幾個小弟,全部西裝革履,整齊劃一,這氣勢,這氣場看得眾人也是倒吸冷氣。

“白五爺,我在這里。”

董玉新一手捂著紅腫的臉霞,一手用力的揮舞,激動異常,這一次董玉新可是開了一個大價錢出去,才請到了白五爺。

“是誰?招惹了董公子,趕緊給我滾出來受死。”

白五爺人還沒到,冰冷的聲音已經向傳了過來,他眸子開合間,帶著一股射人的威示,讓眾人不敢直視。

白五爺的聲音聽得眾人心生寒意,甚至有一些離得近的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這就是所謂的氣場,不怒而威。

此時此刻化妝品區可以說鴉雀無聲,落針可聞,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因為怕得罪了白五爺,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本章完)

春假时光彩金
体彩排列五 新疆11选5 广西快乐10分彩票控 体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 新11选5 大连集杰棋牌下载 未来10年学什么赚钱 bf在线网球比分 炸金花玩法规则 多乐彩群 1元地摊货能赚钱吗 内蒙古十一选五 吉林时时走势图 火币法币交易 赚钱 快乐十分黄金规律选号 黑龙江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