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齊欣的實力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當張一博看到只有秦浩然,一個人在會議室時神情一愣,隨后他滿臉堆笑的說道。

“秦總,這就是我們公司,參加環球影城設計的兩位設計師。”

“我問你齊欣人去了哪里?”

秦浩然看都沒看兩位設計師,而是一臉憤怒的看著張一博問道。

當張一博聽到齊欣兩個字后面露驚慌之色,因為他聽從了韓松琪的意思,早早的把齊欣支出了公司。

韓松琪的意思是齊欣之所以能夠讓秦浩然來公司視察,一定是利用自己的美色,這說明秦浩然是個好色之徒。

所以韓松琪承諾以自己的美色誘惑秦浩然,一定會成功,到時候就可以把齊欣趕出公司,也不用遵守張一博答應的承諾,到時候讓韓松琪做公司的副總。

張一博在精 蟲的控制下居然答應了,所以早上一來公司就把齊欣支出了公司。

“她沒在公司,出去辦事了。”

張一博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顫抖著說道。

“呵呵···你太高看自己的公司實力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之所以帶人來你們公司考察,并不是因為你們公司的實力。

而是因為齊欣的原因,如果沒有齊欣就憑你們公司,在發展一百年也沒有資格與我們公司合作的資格。”

說完話后秦浩然憤然離去,留下了一臉震驚的三人,秦浩然走出門后對著自己帶來的人怒聲說道。

“我們走,不必看了。”

所有龍運集團的人跟在秦浩然匆匆離去,辦公室了所有的人驚訝,不知道為什么剛剛來的秦浩然等人匆匆離去。

“這是什么情況?剛剛還滿臉微笑,怎么轉身就一臉的怒意。”

“著你們還看不出來嗎?齊欣,早上不是被老板給支了出去,一定是人家沒看到齊欣生氣了才會離去。”

“不會吧?齊欣居然有這么大的面子,看來這個小丫頭不簡單啊?”

公司的同事們議論紛紛,大多數人認為是因為齊欣的原因,畢竟以他們公司的實力,根本就不具備與龍運集團合作的實力。

就在此時張一博從會議室走了出來,臉色就像是吃了屎一樣的難看,看著一個個員工在大眼瞪小眼。

“該干嘛干嘛去,不許隨便議論公司的事。”

說完話后張一博回到了辦公室,進門后將桌子上的辦公用品全都摔在了地上泄憤,千載難逢的好時機就讓他這樣給糟蹋了,他怎么能不生氣。

就在此時韓松琪悄悄的推門走了進來,一臉的歉意看著張一博。

“你給我滾過來,你個臭婊子,壞了老子的好事。”

張一博看著韓松琪咬牙切齒的罵道,此刻他的腸子都快悔青了,居然聽信了這個婊子的話,支走了齊欣。

韓松琪看到秦浩然等人離去,就知道壞事了,此刻她也有些后悔有些操之過急了,不應該這么早支開齊欣。

“啪啪··”

當韓松琪來到張一博面前時,張一博如同瘋了一樣一頓大嘴巴子,扇的韓松琪是頭暈眼花嘴角溢血。

“你個敗家娘們,讓你壞了老子的好事,看我不打死你。”

張一博罵完之后又是一頓巴掌撇子倫在韓松琪的臉上,可憐的韓松琪被打成了豬頭一樣。

“老板,我知道錯了,您饒了我吧?”

韓松琪普通一聲跪在了地上,苦苦的哀求。

“去馬上把齊欣給我找回來,只有她能夠救我的公司,你就是個喪門星。”

張一博雙目赤紅怒吼著說道,他知道如果沒有齊欣自己的公司根本就不可能與龍運集團合作,所以他現在迫切的想見到齊欣。

直到此刻張一博真的是后悔了,后悔聽從了韓松琪的安排,后悔自己立場不夠堅定。

韓松琪聽了張一博的話后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公司里的員工看著韓松琪的慘狀,沒有一個人同情她,反而的家都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韓松琪的所作所為已經及其了民憤,要不是她在老板面前建言,也許已經和龍運集團達成了協議,這樣的話會給公司帶來巨大的效益。

跑出公司的韓松琪一臉惡毒之色,她覺得自己的遭遇完全都是因為齊欣帶來的,此刻她更加的憤恨齊欣。

一早被支出公司的齊欣,現在正坐在前往郊區的公交車上,此刻她的臉上掛滿了淚水,委屈無比。

明知道今天秦浩然來公司,她七點不到就來了公司準備資料,可是當張一博與韓松琪來到公司后。

卻安排她來郊區踩點,任憑她磨破了嘴皮子,都沒有改變現實,這讓她感到萬分委屈,自己的辛苦努力就這樣隨風而逝。

就在此時她的手機響起,一看號碼居然是韓松琪的電話,被來就一肚子怨氣的齊欣直接掛斷了電話。

“死丫頭,竟敢不接我電話,看你回來我怎么收拾你。”

韓松琪咬牙切齒一臉惡毒的說道,隨后她再一次撥了過去,直到十幾次后齊欣終于接聽了電話。

“死丫頭,你要死呀?在哪里呢?趕緊滾回公司,老板有急事找你。”

韓松琪憤怒的說道。

“我在前往郊區的公交車上,現在回不去。”

齊欣一聽老板找自己也是很意外,不過因為心里有氣所以語氣也很犀利。

“你不要去郊區了,馬上打車回公司,老板有急事找你,快點回來給你報打車錢。”

韓松琪語氣終于緩和了下來,近乎哀求的說道。

“真的嗎?打車回去給報銷?”

齊欣戲謔的問道。

“老板說了給你報銷快回來吧!”

韓松琪催促的說道。

“好吧!我一會就往回走。”

掛斷電話后的齊欣接到了同事發來的信息,知道了公司發生的一切,秦浩然的所作所為讓她感動不已。

齊欣并沒有急著會告訴,而是不緊不慢的坐著公交車回來的,她知道公司現在離不開她所以要行駛一下自己的權利。

當齊欣走進公司的那一刻,所有的員圍了上來噓寒問暖,大家都知道齊欣對于公司的重要性。

“齊欣,你終于回來了?”

“齊欣,我們大家可就靠你了,希望你可以幫助公司度過難關。”

“齊欣,你回來太好了,我們大家都在盼著你,帶領大家走出困局。”

每一名同時都說出了自己的心里話,大家都希望齊欣能夠不計前嫌,為公司創造價值,畢竟這是他們賴以生存之地。

“大家放心好了,我一定不辜負大家的信任,盡最大的努力達成與龍運集團的合作方案。”

當她的話語落下辦公室里,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和大家的歡呼聲,就在此刻張一博聽到聲音從辦公室里沖了出來,直接來到了齊欣面前。

“啪啪···”

張一博當著所有人的面,狠狠的扇了自己幾個大嘴巴,一臉歉意的對著齊欣說道:

“齊欣,我知道自己不該聽信謠言,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一次吧

?”

張一博之所以這么做,就是為了收買人心,他放下面子當眾認錯,也是為了得到齊欣的諒解,他知道想要與龍運集團合作必須依仗齊欣來完成。

“你讓我原諒你也可以,但是必須馬上開出韓松琪,這匹害群之馬,不然我絕對不會幫助公司達成與龍運集團的協議。”

齊欣看著張一博一臉堅定的說道,她早已經想好一定趁著這次機會,趕走韓松琪這個公司的敗類。

“沒問題,我現在就開出韓松琪,解除與談的勞動合同。”

張一博毫不猶豫的說道。

“齊欣,你個臭婊子,老娘和你有什么關系,你這樣對我?”

躲在人群后面的韓松琪,面目猙獰的罵道。

“韓松琪你馬上給我滾出公司,從今天起你不在是我們公司的員工了,人士處長給她辦理離司手續,財務處長把工資給她結了。”

張一博怒氣沖沖的說道,直到此刻他才意識到韓松琪不走,早晚有一天公司會毀在她的手里。

其實張一博早就知道韓松琪在公司胡作非為,只是他一直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而已,現在到了不解決不行的地步了,他也只能其卒保帥。

“張一博,你個王八蛋,完了老娘這么多年,翻臉就不認人了是不是?”

韓松琪面對張一博的無情,怒聲斥罵。

“老子這些年沒少往你身上搭錢,我們兩個人不過是各取所需罷了,保安把她給我拉出去。”

張一博反駁的說道,保安把韓松琪拉了出去,辦公區域安靜了下來,張一博看了看齊欣說道。

“你來我辦公室一趟,我們商量一下關于與龍運集團合作的事。”

齊欣點了點頭來到了張一博的辦公室。

“齊欣,我再一次對自己的無知向你道歉。”

“老板,我也希望您不要再犯這樣的錯誤,畢竟公司是您家族的產業,我們不過是給你打工而已。”

齊欣語重心長的說道,總體來說張一博對待員還是不錯,唯一的缺點就是好色。

“謝謝,你的提醒,我剛剛已經通知財務部門打印了一份合同,只要你簽字之后就可以生效了。”

張一博將辦公桌上的兩份合同遞到了齊欣的手里,上面清晰的寫著股權轉讓協議。

“老板,您這是什么意思?”

齊欣疑惑的問道。

“我說了只要你談成了與龍運集團的合作協議,就把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權轉讓給你,雖然還沒有談成但是我相信你的能力,我們先把協議簽署了吧?”

張一博一臉鄭重說道,他這么做看起來好像是他賠了,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如果與龍運集團達成合作協議,他才是最大的贏家。

齊欣聽了張一博的話后,一臉的激動,她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會成為公司的股東,眼前的一切就像是一場夢。

對于一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來說,這的確不現實。

“老板,您不是和我開玩笑的吧?”

齊欣尷尬的說道。

“淡然不是,你看一看,這上面可都是蓋著公司的公章,我是認真的,我也相信你的實力,一定不會讓我們失望。”

張一博說完話后自己拿起筆,在合同書上率先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因為秦浩然已經明確的說了與公司的合作完全看得是齊欣的面子。

此刻張一博只想盡快與齊欣綁在一起,只有這樣他的公司才會起死回生,靠上龍運集團這課大樹他以后才會吃喝不愁。

(本章完)

春假时光彩金
八闽福建麻将安卓 0304cba总决赛比分 qq麻将怎么看不到牌 宝石探秘财富加倍 海南4+1 专业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逍遥湖北麻将微信群 广东11选5走势 17玩麻将下载安装 股票指数期货在到期日以成交股票进行交割 3d定位胆 qq麻将十三幺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 正宗福州麻将 北京小赛车qq群 成都麻将口诀大全讲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