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賣藝不賣身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克魯萊菲看到李振邦的樣子,“噗嗤”一聲,破涕為笑了。

“你笑什么?”李振邦有些莫名其妙,自己難道說錯什么話了嗎?

“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邀請你加入我們克魯家族,不是讓你裝成女的一直陪在我身邊。當然,如果你有裝女人的特殊癖好的話,我倒是可以滿足你。以你的長相,如果換上女裝,一定會很有魅力的!到時候我可以幫你介紹一下有錢的公子哥,怎么樣?”克魯萊菲沖著李振邦挑了挑眉毛,有些輕佻的說道。

“那些公子哥你還是留給你自己吧!”李振邦撇了撇嘴,他對男人可沒興趣。就算是女人,他也不想招惹,自己身邊的兩個女人還沒有搞定呢,哪有空去招惹別人。

“哼,我這可是為你著想。你想想,你剛入城還沒有根基,甚至連城里最普通的人都不如。你如果不趁早找份營生,或者找個可以依靠的東家,你接下來一定會寸步難行。一旦我離開了,到時候你可就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克魯萊菲拍了拍李振邦的肩膀,聲音溫柔而充滿魅惑力。

“都說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不會是看上我了吧?”李振邦扭著頭疑惑的看著克魯萊菲。

“你怎么不去死?你看看你,連衣服都不是自己的,我能看上你什么?如果不是看在你還有些是非觀,你以為我愿意理你啊!”克魯萊菲在李振邦的腰間狠狠的掐了一下。

“嘶!”李振邦倒吸了一口涼氣,自己不過就是開了個玩笑,想要逗這小妮子笑一笑,沒想到這小妮子竟然下這么狠的手。如果不是身上天蠶軟甲保護著,估計就這一下至少也要青紫了。

“你也太狠了吧!”李振邦急忙用手使勁兒揉了揉被掐的地方,雖然應該不會出什么內傷,但是疼還是無法避免的。

“我可是有未婚夫的人,你要是再胡說八道,我就……我就……掐死你!”克魯萊菲想了想,實在是想不出來什么好方法了,只好故作兇狠的說道。不過那架勢怎么看都像是在撒嬌,而不是在發狠。

“對不起,這個我還真不知道,我只是想要逗你開心一下,沒想到弄了個烏龍,實在是抱歉。”李振邦急忙道歉。

“其實你也不用道歉,你們男人不都是這樣嗎?吃著碗里的,摟著盆里的,看著鍋里的,總是想要霸占一切,作為女人的我們卻只能默默承受著。”提到傷心事,克魯萊菲眼圈再一次紅了起來。

她的未婚夫馬克格林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和他有關系的女人沒有十個,也有七八個了,甚至有一些女人早已經是他人婦了,可是她只能為了家族默默接受。因為很多時候,家族利益要高于個人榮辱的。

等她真的嫁給了馬克格林,她也無法保證自己會不會成為馬克家族和自己克魯家族追求利益的犧牲品,貢獻給其他人,但是她沒有選擇的權利。

盡管所有女性從小就被灌輸了要守婦道,但是更要忠夫,只要是丈夫要求的事情,哪怕是違背婦道的原則,也要無條件的遵守。

如果自己的家族還是繁盛時期,馬克格林自然是不敢做過分的事情,但是現在已經不是從前了,自己唯一保留的一點點的驕傲,恐怕也會為了家族而徹底淪陷吧!

她從來沒有愛過馬克格林,但是政治婚姻中,女人永遠都是犧牲品,哪怕她的父親再愛她,給她再多的權利,可是在家族利益的面前,她也只能卑微的仿佛一條母狗。

“那我加入你們有什么好處嗎?”李振邦看到克魯萊菲的淚水馬上就要再次泛濫了,急忙轉移了話題。

對于李振邦來說,克魯萊菲的話不無道理。這里可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什么都不了解就盲目行動的話,非但找不到絕魂花和長命藤,甚至有可能把自己的性命搭進去。

而且自己的時間有限,根本經不起浪費。如果能暫時依靠到一個大家族的話,對自己絕對會有很大的幫助。

“好處?好處肯定是有的,而且對你來說絕對是非常實用的。”克魯萊菲深吸了一口氣,聲音略微有些哽咽,鼻音也稍微變重了一些。

“說說看。”李振邦往前傾了傾身體,盡量讓后背和克魯萊菲保持一定的距離。

克魯萊菲也在極力的后仰著,不過克魯萊菲的身材實在是太火爆了,所以兩個人盡管都極力的想要遠離對方,但是并沒有什么太大的效果。

畢竟馬背上的空間就那么大,兩個人坐都已經有些擁擠了,還想要空出空間來,實在是有些不太現實。

“最明顯的事情就是你吃喝不用愁了,因為我克魯家族可不是個吝嗇的家族,最低級的家仆們吃的都要比街邊的小攤豐盛的多。”提到家族,克魯萊菲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我現在也可以吃喝不愁啊!”李振邦從兜里掏出來五枚銀幣,在手上掂了掂。

克魯萊菲不屑的撇了撇嘴,“就五枚銀幣你也敢說吃喝不愁?我隨隨便便吃點兒零食都不止五枚銀幣,你竟然好意思和我說五枚銀幣就可以吃喝不愁?”

五枚銀幣對普通家庭來說,生活個把月問題不大,但是對于克魯萊菲這種大小姐來說,連一天的零花錢都不夠。

雖然現在克魯家族被抄家了,但是抄家抄的是錢而不是產業,正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家族還不至于吃糠咽菜,頂多就是財政比以前要緊張多了。

這也是很多人并沒有對克魯家族落井下石的原因,克魯家族的資金鏈斷裂了是不假,但是他們的產業還在,只要渡過這段時期,難保不會再度崛起。

要知道克魯家族和其他家族不太一樣,他們是靠經商起家的,屬于依商從政的,家族中明里暗里的大小產業無數,掙錢對他們來說并不是難事,恢復經濟只是時間問題。

“你每天的零食都有五枚銀幣?”李振邦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克魯萊菲,一副沒有見過世面的樣子。

李振邦當然知道五枚銀幣的價值,這不過是他的一種手段,示人以弱,讓人覺得他是沒有見過世面的人,這樣才能扮豬吃虎,爭取最大的利益。

克魯萊菲點了點頭,即便是現在,一天五枚銀幣的花銷對她來說也不是什么難事。

“如果你跟著我的話,我可以保證你每天至少都可以拿到五枚銀幣,怎么樣?”克魯萊菲自信滿滿的看著李振邦。

盡管她并不知道李振邦的實力,但是她看好李振邦的品質。尤其是現在家族風雨飄搖的時期,多一些品質好的伙計絕對不是壞事。

如果克魯萊菲知道李振邦表現出來的這一切都是裝的,恐怕會吐血吧!

“每天五枚銀幣?”李振邦猛的把身子轉了回去,瞪圓了眼睛看著克魯萊菲。“我可什么都不會!既不會魔法,也不會斗氣,你確定一天五枚銀幣雇傭我?”

“我看上的是你的品質,而不是你的實力。包吃包住,純掙五枚銀幣。只要你聽話,沒準還不止五枚銀幣呢!怎么樣?不考慮一下嗎?”克魯萊菲對著李振邦眨了眨眼睛,嘴角露出真誠的笑容。

“一天發一次嗎?”李振邦興奮的看著克魯萊菲。

“可以,隨你!”克魯萊菲的眼睛中閃過一道精光,她深信,一個能為素昧平生的人甘心男扮女裝的人,一定不會是壞人。

“我事先聲明啊!我可是賣藝不是賣身的!”李振邦猶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說道。

“我呸,你想賣我還不想要呢!”克魯萊菲狠狠瞪了李振邦一眼。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我不是你們家的奴隸,我是一個自由人。”李振邦輕聲嘀咕著,眼睛有些不敢看克魯萊菲。

“哼!你是自由的,只受我一個人調遣,行了吧?”克魯萊菲有些無奈,這家伙怎么突然變得這么精明了?難不成之前的表現都是騙自己的不成?

可是看到李振邦期待而真誠的眼神,克魯萊菲懷疑自己有些小題大做了,窮人也總會有窮人的狡黠,誰沒有聰明一回的時候呢?

李振邦小心翼翼的將銀幣揣好,然后沖著克魯萊菲伸出了手掌。

“你要干什么?”克魯萊菲疑惑的看著李振邦。

“今天的錢!”李振邦嚴肅的看著克魯萊菲,“你不會是想耍賴,拖欠工資吧?”

“你……你今天什么都沒干呢!而且這眼看著就要晚上了,半天都不到,我給你什么錢?”克魯萊菲現在有種要把面前這個小子拍死的沖動,這家伙難道鉆錢眼兒里去了嗎?

“你自己說的,你看上的是我的品質,不是我的實力,那我的品質之一就是愛錢,你是不是也得體諒一下?”李振邦一臉無辜的看著克魯萊菲。

“你……哼!”克魯萊菲狠狠拍了李振邦伸出來的手一巴掌,五枚銀幣同時出現在了李振邦的手上。

春假时光彩金
篮球比分直播500彩票网 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 股王配资 国标麻将规则 怎么胡 福建31选7今天开 篮球比赛比分预测 吉林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 浙江快乐12 闲来广东麻将下载2019 浙江20选5开奖公 福建22选5 北京麻将1.0官网下载 湖南麻将的玩法 青海十一选五 福州麻将朋友圈 中原风釆22选5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