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八十四章 好閨女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那就好,那就好,只要是我家曉雨能嫁個好婆家,經常來回家看看我就行了。對了,小菊,去讓大奶奶過來,告訴她曉雨回來了。”

外面丫頭應了一聲,就離開了,秦曉雨好奇的道:“娘,我看咱們家,好像多了不少下人,是怎么回事?你這個丫鬟小菊是怎么回事?”

“這呀,是你爹找人聘的,據說都是外地逃荒來的,現在獨立軍這里不實行賣身了,但是可以聘請,你爹聘請了幾個丫鬟,又是怕以后家里面有錢了,招災,然后聘了幾個護院,這小菊是你爹送來專門伺候我的,平時我也沒什么事,就專門的陪我聊個天,我呢也沒什么事情做,專門給你做出嫁衣服呢,你來看看,喜歡么。”

說著還拿出來剛做的一身紅袍嫁妝新娘妝,看的秦曉雨很是害羞不已:“娘,您還真是閑的,怎么會專門的縫這衣服呢。”

“傻丫頭,你出嫁的時候可是人生大事,當娘的當然要給你做新娘衣服了。”

現在閨女在身邊,她巴不得和自己的閨女聊個三天三夜呢。

沒多久,有一五十歲的女人進門了:“曉雨回來了啊,哎呀,我都不認識了,看起來真是當官了。”

秦曉雨趕緊站起來迎上去:“大娘,我在當官也是您的曉雨啊,您快來坐。”

“對了,這是我們長官從高麗那邊帶來的高麗人參,正好兩個,說是讓我給我娘補補身體呢,正好兩個大娘您拿回去一個。”

“啊?這么好的東西,我可用上,我這身體還很好呢。”

秦曉雨硬塞給她一盒,大娘有些不知所措的手下了,接下來又是問了一堆的秦曉雨在部隊上怎么樣,累不累,苦不苦的。

“大娘,我大姐還沒來信么?”秦曉雨問道。

大娘眼神立刻就暗淡了:“哎,一直都沒聯系,從戰亂開始,南北這就斷了消息,連信都過不來拉,也不知道她在那邊過的好不好,有沒有打仗啊。”

“大姐,你不用擔心,大丫頭也是個福氣的人,我們都看著她長大的,一定會平安回來看你的。”

話是這樣說,這位大奶奶還是苦笑一陣,不過秦曉雨倒是來了一句:“大娘,你知道大姐家里面的地址么?”

“額?怎么?曉雨你能聯系到你大姐?”大娘好像是看到了希望,趕緊握著秦曉雨的雙手。

這么多年沒見了自己的閨女,有一點消息都必須要抓住啊,秦曉雨微微一笑:“是這樣的,我們馬上都要到南下去打鬼子了。”

“這次可能會打過長江去,一旦是打過去長江,到了南方,我看看能不能聯系上大姐,有機會的話,我按照地址去看看。”

“好好好,我馬上給你寫出來地址。”著急的四處亂看,秦曉雨從口袋拿出來紙和筆。

大娘也是個從小讀書寫字的,趕緊寫出來一條地址,秦曉雨一看,是在江南,琢磨一下措辭:“大娘,這地址過了長江就能找到,到時候我一找到她馬上給您打電話啊。”

“哎,哎,那太謝謝曉雨了,大娘不求別的,只要是能知道她過的好好的就行。”

自己的大娘從小對自己就好,秦曉雨能幫一定會幫一把的。再說了,那也是自己的親姐姐,如果有機會到了江南一定會去看看的。

沒多久,外面就響起來了秦大富的聲音:“曉雨,我的閨女呀,總算是回家啦,在哪里呢,快讓爹看看。”

“你爹來了,快去迎接你爹。”秦曉雨母親有些激動。

在秦府誰都害怕秦曉雨的父親,因為這是一家之主,秦曉雨從小就害怕自己的父親,到了現在,還是有些心虛的。

“哎呀,曉雨啊,我的好閨女啊,你爹可是想壞你了,怎么樣,現在成大官了吧,你看這軍裝穿的,多俊俏。”

秦大富一進來,一眼都看到了秦曉雨,那一臉的笑容,別看是多熱鬧了。他還是真心的高興,自己的閨女出息了,現在他的生意做大了,可就是靠著他閨女啊。

“爹。”秦曉雨見過不少世面,還是有些怕自己父親的。

“好好好,回來好啊,哎對了,你那個未婚夫呢,怎么沒和你一起回來?”秦大富四周看看,的確是沒人。

秦曉雨尷尬的道:“那個,他很忙,等到有空了會來的。”

“忙了好,忙了好,他是不是獨立軍里面職位很高啊?職位高,那一定是很忙了,你告訴他,不要耽誤公事,只要是不忙了再來就行。”

“老陳啊,快快快,讓廚房做好飯菜,今天好好喝一頓,閨女來了,我秦大富的閨女有出息啊,一家人一定要多團聚團聚。”

說完就要讓秦曉雨和他一起往前主廳去,秦曉雨攙扶著自己的母親還有大娘一起去前廳。

路上秦大富要拉著班長他們一起去喝酒,但是班長不去,現在他們還不能隨便亂喝酒呢。

他們只是讓廚房給他們準備好中午飯食就可以了。其他的不用管他們。他們只需要負責秦曉雨三天時間的安全問題。

到了前院,已經一群的丫鬟和老婆子在準備,弄了一大桌子,秦大富就拉著秦曉雨要和他挨著坐。

“曉雨啊,你跟爹說說,你現在是個什么官啊?”

秦曉雨有些低聲的道:“我現在是獨立軍總司令部的秘書。”

“秘書啊,秘書是什么官啊?”

看一圈人都看向自己,秦曉雨咳嗽一聲:“就是發發文件之類的,別的不管。”

這,更是讓人不知道說什么了,秦大富又是迫不及待的問:“那你那未婚夫呢?”

“這個,爹,不方便透漏,以后會知道的。”

“什么叫不方便透漏啊,我難道連我的未來女婿是什么職位都不能知道么?”秦大富有點不樂意了。

在自己女兒面前,覺得自己還是很男人的。

春假时光彩金
大四喜国标麻将多少番 11选5上海 竞彩比分串 爱彩乐山东11选五 乐乐安徽麻将安卓版本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 成都麻将怎么下角 山西11选5开奖结 北单北单比分直播新浪 3d开奖结果预测最准 泽钜配资 哈尔滨麻将玩法规则 竞彩比分查询 广东家乡麻将下载安卓 5分彩开奖号码 帮帮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