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9章 生存下來靠的是信用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也就是布憲英正要開槍,女武神突然抽出一把彎刀,直接劈在布憲英持槍的手腕上。

手腕被齊刷刷切斷,手掌仍然緊握著手槍,掉落在地上。

布憲英慘叫了一聲,隨之鮮血噴射出來。

這間包房面積非常大,有很多陳設,還有多寶格。

也就在于此同時,從這些陳設和多寶格后面,突然沖出來好幾個人,直接來到布憲英手下身后,把槍抵在后腰上。

女武神也沒有停手,一下次縱躍而起,一刀站在布憲英一個手下的咽喉上。

布憲英這邊只有兩個人持槍,被女武神襲擊的這一個,也是持槍的。

他的咽喉一下被切開,鮮血不斷涌出來,仰面倒在地上上。

至于另外三個人,則被持槍逼住,一動也不敢動。

柳德米娜 提高嗓門喊了一聲:“進來吧!”

下一秒鐘,包房的門被打開,又有幾個人沖了進來,配合先前躲在陳設后面的人,把布憲英的三個手下按倒在地,反剪雙手用電線捆上。

花背榮的兩個手下,仍然站在包房門口,錯愕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他們兩個不知道包房里發生了什么,也沒有聽到什么響動,突然從旁邊包房沖出來幾個人,跑過來推開門就往里進,他們兩個想要攔住也來不及了。

不只是花背榮的手下,就連花背榮本人也嚇了一跳,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你們是什么人?”

沖進來的這人沒有回答,只是負責制服布憲英的手下。

布憲英脫掉外衣,用牙撕開,扯出幾根布條,然后用力纏在傷口斷面上,勉強止住鮮血。

女武神走過去,把彎刀橫在布憲英的脖頸上,布憲英斜眼看著女武神:“你們……竟然背叛我?”

女武神沒答話,倒是柳德米娜說了一句:“怎么能是背叛你呢,咱們本來也不是自己人,我們跟和宏利才是。”

布憲英面色慘白:“可是我們已經說好了……”

“說好了什么?”柳德米娜輕蔑的一笑:“我不知道羅剎人,到底給了你一種什么印象,大概是見利忘義吧。但我要告訴你,我們黑手黨絕對不一樣,黑手黨的前身是律賊,歷史還是相當悠久的,你有空在網上搜一下就知道了……哦,對了,你應該是沒機會上網了,不過我還是懶得跟你介紹。簡單的說吧,黑手黨從前蘇聯時代一直生存至今,面對不斷的打壓和各種圍剿,你知道為什么能夠生存下來嗎,靠的就是信用!”

女武神緩緩點了點頭:“一個黑手黨向你承諾過的事,就一定會兌現,我們能夠生存下來,靠的就是這個。”

“那么你應該明白了,既然我們答應跟任俠合作,就不會跟別人勾結背叛任俠。”頓了一下,柳德米娜補充道:“就算我們對任俠不滿,想要干掉任俠,也必須是我們親自動手,而絕對不能是受別人指使,這就是我們黑手黨的行事準則!”

布憲英完全明白了:“原來這是圈套。”

也就在這個時候,任俠的聲音從外面傳來了:“沒錯,這就是一個圈套,不過這個圈套,是你自己設給自己的。”任俠從外面翩然走進來,坐到了布憲英身邊:“你先前跟她們兩個,在四川火鍋店見過面之后,她們兩個就聯系了我,說出了這件事。接下來發生了什么,你應該能猜到了,我們聯合起來,對你反戈一擊。”

“你們……竟然……”布憲英實在不知道還能說什么:“我給你們分析利弊,你們應該很清楚,跟我合作好處更多,可你們竟然幫助任俠對付我!”

柳德米娜不理會布憲英的話,自顧自說了下去:“剛開始的時候,我說考慮一下,其實你不相信我。同樣的道理,如果我事后直接給你打電話,提出大家一起干掉任俠,你同樣不會輕易相信,對不對?”不用布憲英回答,柳德米娜告訴布憲英道:“但是,也就是在你走了之后,我們兩個說了一些話,不約而同對任俠流露出不滿,認為可以考慮跟你合作。你正是因為聽到這些話,才選擇相信我們,對不對?”

女武神跟著說了一句:“你在桌子下面安了一個竊聽器,你覺得自己做的非常隱秘,其實我注意到你的這個小動作。”

布憲英訥訥的說了一句:“你們的那些話是故意說給我聽的?”

“沒錯,說給你聽,讓你放松警惕,選擇相信我們。”柳德米娜嘲弄的一笑:“你以為我們是什么人,斯瓦洛格黑手黨可是連核彈都搞得到,竊聽器這種東西對我們來說太小兒科了。我們是在你完全想象不到的險惡幻境中生存下來,各種各樣的手段見得太多了,你以為這點小動作,能瞞得住我們?”

布憲英徹底絕望了:“你們贏了……”

“我們當然贏了。”柳德米娜點了點頭:“今天我們約花背榮吃飯,花背榮把地址給我們之后,我們就轉告了任俠,接下來任俠就安排人提前趕過來部署埋伏。”

這個時候,花背榮在旁邊,訥訥問了一句:“到底發生了什么?“”

“你還沒明白發生了什么?”任俠很耐心的向花背榮解釋:“布憲英聯系柳德米娜,試圖奪取整個和宏利,然后干掉我,而你是計劃的第一步。他們想要先獲得你的合作,控制后港和茂莊之后進軍豐東區,然后干掉荷蘭辮,拉攏蘇逸辰。在這個過程當中,誰要是拒絕合作,就一概干掉,包括你在內。按照他們的原定計劃,這樣會在和宏利促成內戰,接下來整個和宏利就會分裂,再接下來找機會直接除掉我本人……你非常講義氣,拒絕了合作,所以布憲英今天準備除掉你。”

“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了……”花背榮雖然是當事人,可知道這個時候,才明白了整個經過:“也就是說,柳德米娜今天是演了一出戲,讓布憲英落網?”

“對。”

花背榮質疑:“為什么我不知道?”

任俠淡淡的解釋了一句:“我沒來得及告訴你。”

布憲英這個時候喘著粗氣說了一句:“這你還用問,因為任俠根本不相信你,今天這個飯局既是為了抓我,也是為了試探一下你會不會反水?!”

春假时光彩金
河南快3开奖结果 开奖历 qq捕鱼大亨官方网站 时时彩全天在线 杭州麻将玩法和技巧大全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全国最新网络捕鱼游戏 河北20选5 安微快3今天开奖号码 广西11选5一定牛 谁有浙江11选5投注网站 极速快乐十分计划软件手机版 即时赔率球探指数 亿客隆彩票首页 双色球杀红球100%杀号 打码赚钱平台怎么提现 北京单场sp值即时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