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02章 這是一場屠殺【大章】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第四行星,炎熱酷暑,放眼望去光禿禿一片,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來到了炙熱的沙漠中一般。

葉軒他們方才剛剛踏上第四行星,一陣龐大的熱風便是從遠方吹來,令得他們仿佛置身于火爐之中一般,顯得異常地難受。

尤其是身為魚人族女王的阿卡莎,雖然她已經完全化形變為人身,但是這里的火屬性環境與她自身的屬性相克,讓得她實力受到壓制,頗為地難受。

葉軒心念一動,四個小紙人則是從他的袖子里飛出,向著四個不同的方向飛出,對著這顆行星開啟了探索和搜尋。

“這里地氣炎熱,溫度極高,太陽毒辣,我們先找個有水源湖泊的地方休息,再做休息和打算。”

看著阿卡莎額頭上冒出的汗珠,葉軒沉吟了片刻開口道。

“好!”

眾人點了點頭,邁著步子向著四星行星的中心行去。

半個小時后,他們前方的景色陡然間發生了變化,浮現出一抹綠色。

卻是在這片一望無際的沙漠之中浮現出了一片綠洲。

“有湖泊……”

看著前方那片綠洲,望著綠洲中心那片湛藍,阿卡莎的臉龐上浮現出濃濃的驚喜之色,一臉興奮地開口。

“走吧,過去歇會兒。”

當下,葉軒他們便是沒有任何的停留,化作三道流光向著前方的綠洲行去。

當葉軒他們來到這片綠洲中心的湖泊時,這里已經匯聚了大量的修士。

他們分別是來自于星空的散修和滄海神宗的諸多內門弟子,他們呈兩方勢力遙遙相對,似乎達成了某種默契,皆是沒有動手,顯得極為地和諧。

可是,隨著葉軒,阿卡莎,李純陽他們三人的到來,這份和諧卻是在被無形之間所打破。

看著那風塵仆仆趕到這里來的葉軒,阿卡莎,李純陽他們三人,星空散修們和滄海神宗的內門弟子眉頭皆是微微皺起,雙眼微瞇,眼中似有精光閃過。

“想不到竟然還有地球的土著能夠闖到這里來,正是不容易啊。”

一名星空散修拿起火架上的烤雞啃了一口,饒有興致地說道。

“呵呵……雖然地球的土著實力不咋地,不過地球的妞兒可真不錯,之前兄弟們玩過的那幾個妞的那滋味可是絕了。不過這個妞兒看起來更帶勁兒,姿色絕品,胸大屁股翹……”

坐在那啃烤雞的男子身邊,長得尖銳猴賽的男子則是饒有興致打量著阿卡莎,貪婪的目光在他的身上來回掃視著,嘴里有著戲虐的話語聲傳出。

“的確是極品,惡候,要不將她抓過來讓她陪你生個孩子?”

“哈哈……生孩子,這個可以。”

其他散修也都在這一刻忍不住調侃,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你們……”

聽得這群星空散修們那調侃的話語,阿卡莎面色冰寒,神色憤怒,正欲開口怒斥卻被李純陽伸手攔了下來:“忍著點,他們人多勢眾。”

阿卡莎只能夠憤憤地收回目光。

“孬種!”

見狀,那些星空散修則是一臉不屑地說道。

葉軒,李純陽他們的目光皆是一寒,眼中閃過一絲殺機。

葉軒正欲開口說話,星空散修中一名披散著一頭長發,臉龐上有著一道醒目刀疤,帶著一個眼罩的獨眼男子卻是站起身來,揚起手中的長刀遙指葉軒,嘴里有著不容置疑的話語聲傳出:“小子,你身邊這妞兒老子看上了,識相的話乖乖將她送過來,若是她活好將老子們伺候舒坦了,老子們還能夠給你們點賞賜……”

至于滄海神宗的內門弟子們則是并沒有在這個時候出聲調侃或者為難葉軒他們,而是目光冰冷地盯著葉軒,阿卡莎一行人,臉龐上帶著戲虐之色,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模樣。

也許葉軒他們不知道那群星空散修們的底兒,但是他們可是清楚得很,這些家伙可是來自于窮兇極惡的黑獄星,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滿了鮮血,背負著上百條人命,故而即便是跟他們遇上,你們身為滄海神宗的內門弟子也都沒有招惹,而是在這里跟他們和平相處。

如今葉軒身邊的那個妞兒被他們給看上了,面對他們的刁難,若是不乖乖服從的話,那么他們的下場無疑將會是很凄慘。

畢竟那些家伙一共有著二十三人,其中武圣強者十五人,陰虛境小成的修士有十二人,放在這零度虛界里面足以橫掃任何落單之人了。

反觀葉軒,阿卡莎,李純陽他們三人的實力境界僅僅只有著阿卡莎一人邁入了陰虛境,那葉軒和李純陽的家伙分別是三星武圣和七星武圣。

若是他們真跟黑獄星的這些家伙動起手來,唯有死路一條。

到時候,壓根兒就不需要他們滄海神宗動手就能夠輕松地將葉軒他們除掉。

聽聞那獨眼男子的話語,葉軒雙眼微瞇,眼中閃

爍著冰冷的光芒,他身邊的李純陽眼中殺意縱橫,正欲開口說話,那雞腿男和惡候卻是徐徐站起身來,邁著步子向著葉軒和李純陽行去。

那雞腿男更是將手中的雞骨頭狠狠地向著葉軒砸去,嘴里傳出兇狠的話語:“艸,你們TMD的是耳聾了吧?沒聽到眼哥讓你們將那個妞兒給送過來……”

惡候亦是在這一刻氣勢洶洶地吼道:“艸,你們特么的是想死是吧?”

“嗤拉!”

然而,他們的話語還沒有落葉,葉軒眼中卻是寒光一閃,一步邁出留下一道殘影身形詭異地消失在原地,手中的龍刃陡然間出鞘。

刀光掠過,雞腿男和惡候的身形悄然間凝固,聲音戛然而止。

葉軒的身子跟殘影徐徐融合,手中的龍刃歸于刃鞘之中。

“你們的話,太多了。”

“噗嗤!”

葉軒的話語方才剛剛落音,那雞腿男和惡候的身子卻是陡然間一顫,脖子上浮現出兩道血痕,嘴里噴出大量烏黑的鮮血,轟然倒地。

死了!

看著這倒地死亡的兩人,現場死寂一片,所有人皆是呆呆地看著葉軒,臉龐上浮現出濃濃的震撼與錯愕之色。

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這個家伙竟然敢當著他們的面動手,將雞男和惡候給殺了。

他到底是哪里來的勇氣?

他一個小小的武圣哪里來的底氣敢率先動手?

要知道他們之前遇到的來自于地球的家伙們可是見了他們就像是老鼠見了貓一般調頭就跑,任由他們如何大罵挑釁那些家伙也不敢還嘴,更不敢動手……

有的人甚至乖乖地將自己的道侶送出來給他們玩弄享受。

可是,眼前這個家伙竟然對他們動手了。

不但率先對他們動手了,而且還將他們兩個同伴給殺了。

別說是這群星空散修們愣住了,就是滄海神宗的弟子們也都愣住了。

他們本以為葉軒那些家伙必定會忍氣吞聲。

畢竟敵眾我寡,動起手來他們三個根本就討不到絲毫的好處。

結果……

他娘的,

他這就將對方兩個人給殺了。

這著實將他們給驚呆了。

就算是跟葉軒一起的阿卡莎和李純陽兩人也都被葉軒這干凈利落的一手給驚呆了,要知道李純陽剛才還在對阿卡莎說忍一忍。

不過,他們很快便是回過神了來,體內靈氣運轉,暗中坐著戰斗準備。

如果要說現在中誰沒有被葉軒這一手震撼到的話則是散修里面坐在湖泊便釣魚的老人。

因為他壓根兒就沒有理會四周的一切,而是老神在在地坐在湖邊垂釣。

“雞男,惡候……”

那些星空散修們在短暫的震撼后終于是回過了神來,嘴里有著焦急的吶喊聲傳出。

有的人甚至已經拔出了腰間的佩劍準備對著葉軒他們動手,但是卻被刀疤獨眼的男子伸手攔了下來。

他眼中銳利的光芒閃爍,邁著步子徐徐向著葉軒行去。

他每走一步,便是有著一股強大的氣息擴散而出,

他每走一步,身上釋放出來的氣息便已經強悍幾分,

當他走到葉軒的身邊時,他身上釋放出來的氣勢已經從陰虛境小成攀升到了陰虛境大成,向著四周形成了一股極為強大的壓迫,讓得四周的人們皆是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

站在葉軒身邊的李純陽和阿卡莎兩人在這獨眼刀疤男氣勢的壓迫下就連保持站立都顯得有些吃力和困難,額頭上汗珠直冒。

其實阿卡莎完全能夠承受住獨眼刀疤男的氣勢壓迫的,只可惜這第四行星的氣候對她的實力削弱了太多。

至于李純陽因為他跟獨眼刀疤男足足差了一個多大境界,被其境界碾壓,腳下所站立的地面都在凹陷。

唯有葉軒神色平靜,不為所動,甚至他腳下戰力地面都沒有出現絲毫的異常。

獨眼刀疤男走到葉軒的身邊,伸出手掌拍著他的肩膀,臉龐上浮現出一抹殘忍的笑容,嘴里有著冷漠的話語聲傳出:“從來沒有人敢當著老子的面殺我的人,小子,你很有種。”

葉軒目光平靜地看著獨眼刀疤男,沒有說話。

那獨眼刀疤男繼續開口道:“不過,老子一向不喜歡別人有種,尤其是在老子的面前。老子給你一個機會,當著所有人的面將你那玩意兒給老子割下來,將你的兩顆蛋挖出來,老子饒你不死。否則的話,老子會讓你嘗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這個家伙可真是殘忍,竟然讓葉軒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割鳥挖蛋。

“挖槽,割鳥挖蛋……這個游戲刺激!”

“你們說那個小子會不

會在眼哥壓迫下真的割鳥挖蛋啊?”

“誰知道啊,不過好像看他割鳥挖蛋的樣子,光是想想就疼……”

“這些年,眼哥的口味兒可真是越來越重了。”

聽得獨眼刀疤男的話語,那些星空散修們皆是一臉興奮與激動地開口。

滄海神宗的弟子們臉龐上也都浮現出濃濃的幸災樂禍之色。

割鳥挖蛋,這些家伙可真會玩。

不過,讓堂堂地球年輕輩的第一人當眾割鳥挖蛋卻是很有爽感。

“你……”

“說完了么?”

獨眼刀疤男的話語讓得李純陽和阿卡莎皆是神色憤怒,他們正欲開口卻被葉軒那冷漠的話語聲所打斷。

“說完了,該你表演了,大家可都……”

獨眼刀疤男咧嘴一笑,露出兩排白森森的牙齒。

“既然說完了,那么該送你上路了。”

然而,獨眼刀疤男的話語還沒有來得及說完便被葉軒冷漠無情的話語聲所打斷。

在葉軒話語落下的瞬間,他眉心紫色光芒閃爍,一只詭異的眼睛陡然間浮現而出。

夢魘之眼!

獨眼刀疤男臉色大變正欲爆退卻是被夢魘之眼給盯住令得他身形悄然間凝固,眼中閃過一絲迷茫。

當他迅速地從夢魘之眼的控制中回過神來時,璀璨的刀光卻是在他的眼簾綻放。

他只覺得脖子一涼。

當他低頭向著下方看去時,卻驚恐地發現他的腦袋已經跟身軀分離。

“不……”

絕望的慘叫聲從他的嘴里傳出。

然而,回應他的卻是一枚金針。

金針從他的眉心刺去,從他的后腦刺出,將他的識海連同靈魂一起穿透。

刀光掠過,獨眼刀疤男隕落。

“這……”

“咕!”

“嘶!”

看著那尸首分離,落地而亡的獨眼刀疤男,那些黑獄星的散修們皆是一臉的震撼與錯愕,只覺得喉嚨發干,嘴里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好……好強!”

哪怕是滄海神宗那些心高氣傲等著看好戲的內門弟子也是一臉震撼與呆滯,有的人更是忍不住贊嘆著說道。

他們本以為在那獨眼刀疤男的氣勢下葉軒早已經無法動彈,他們甚至期待著葉軒當著眾人的面為了茍活下去而割鳥挖蛋。

可是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那個小子竟然會突然間爆發發難,將實力達到了陰虛境大成的獨眼刀疤男給秒殺。

從葉軒動手到獨眼刀疤男死亡,整個過程不到0.1秒,著實深深地震撼了他們每一個人。

尤其是黑獄星的那群散修,要知道獨眼刀疤男的實力在他們這群人中可是足以排進前三,除了那垂釣的老人和出去閑逛的嚴星外,就屬他實力最強。

如今獨眼刀疤男被葉軒瞬間秒殺,著實是狠狠地嚇了他們一跳,打了他們一個搓手不及,讓得他們絲毫不敢輕舉妄動。

“去!”

葉軒可沒有給這群家伙任何反應的機會,在他瞬間斬殺獨眼刀疤男將黑獄星這群散修給震懾住的瞬間,他心念一動,袖子里的紙人則是快如閃電地飛出,向著他們沖去。

在小紙人沖出去的瞬間,捆仙索,天機傘亦是被它們給甩了出去,將兩名還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的兩名陰虛修士的給定住。

“唰唰唰……”

大量的毒粉則是從小紙人手中撒出,落在那兩名陰虛修士的身上令得他們嘴里發出凄厲的慘叫,將他們的身軀所腐蝕。

葉軒眼中寒光閃爍,一步邁出,腳下星光涌動,身子詭異地消失在原地向著那群慌亂的黑獄星散修沖去,對著他們展開了屠戮。

在葉軒動手的瞬間,早已經有所準備的李純陽和阿卡莎亦是在這一瞬間動手。

阿卡莎帶著漫天碧浪清波向著人群涌去將三名九星武圣吞沒,李純陽則是帶著漫天的混沌子劍沖去將前方的人群盡數湮滅。

面對阿卡莎,葉軒,李純陽他們的攻擊,那些黑獄星的散修們在短暫的慌亂后終于是迅速地鎮定了下來,向著葉軒他們發起了反擊……

可是,這些家伙卻是發現身體酥麻無比,腦袋沉重,全身無力。

“毒?”

“我們中毒了?”

驚恐顫抖的話語聲從他們的嘴里傳出。

下一瞬間,這片天地響起了他們絕望的慘叫聲。

慘叫聲持續了約莫一炷香的時間方才徐徐停止。

待到慘叫聲停止,除了那安靜垂釣的老人外,黑獄星這群散修盡數隕落死亡。

(本章完)

春假时光彩金
时时彩后二稳赚不赔 11选5 亿客隆彩票手机版免费下载 体彩排三开奖号 不是彩票的兼职赚钱 微信捕鱼来了秒杀挂 福建11选5 福建快三走势 微信龙虎押注群 承包保安怎么赚钱吗 五分快三人工免费计划软件 新葡萄京棋牌官方下载 2017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开一家探鱼肯定能赚钱吗 十一运夺金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