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三章 戈壁網絡的解法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但是結構這么一頂,趙杰就苦了,因為這每個月的幾千萬不多,而且不歸他,收入是落到發行商手里的,然后再分配給他一點點,戈壁網絡能夠通過手游得到的分成比例是極低的。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只有這樣才完全合規,今后巴人做上市審查的時候才沒毛病。小康承諾五年內不上市,巴人可不是五年內不上市,巴人只要把小康奶好了就可以上市。

實際上過了這個年,楚垣夕肯定要為巴人的IPO或者借殼預做準備。如果不出意外,2021年就可以申請國內上市,也符合公司成立3年的上市硬性條件。

如果巴人已經是一個具備完全健全結構的公司,比如說存在董事會,定期召開股東會等等,那么楚垣夕倒是可以不計較發行還是不發行。

只要董事會認可,股東認可,即使這是“利益輸送”,給到戈壁網絡也沒關系,因為證監會不會過問被董事會和股東會認可的事情。今后不會上市進程產生影響,頂多是被審計師挑戰一下,不過這將降低巴人集團的上市估值倒是毫無疑問的,誰讓股東都愿意呢?

當然了,反過來想,如果存在董事會的話,就不可能認可一個月幾千萬的利益輸送。獨立董事一定會問:憑什么啊?憑什么這幾千萬每月就歸戈壁網絡了?趙杰搖身一變就可以躺著分紅了?世界上哪有這種好事啊?

而現在的情形是楚垣夕堅決拒絕董事會的存在,為了奶小康喪心病狂搞一言堂達到登峰造極的程度,這些合理的結構根本無從談起。

那么他如果還敢給戈壁網絡利益輸送,而不是讓巴人集團做發行拿大頭,未來上市前審計的時候雖然仍舊可以使用財務手段把IP研發和運營炒作都記為“費用”而不是形成任何知識產權和商譽等等無形資產,但是只要有人問一句:是不是實控人和孵化創業者聯手通過利益輸送的方式掏空公司啊?

這種黑點就洗不清了,即便現在證券市場使用注冊制了那也是很難頂的事情。

換成不懂財務的人,可能會覺得戈壁網絡是巴人集團孵化投資投出來的,只要未來戈壁網絡賺大錢了,巴人不就也賺錢了嗎?為什么還要計較定位問題?相比于現在斤斤計較,戈壁網絡未來成為具備重大影響力的公司不是非常好的事情嗎?

但自詡財務法務精通的楚垣夕肯定不能這么想,因為戈壁網絡對巴人的價值已經體現在現金投資的部分上了,和事情好不好無關。實際上審核中可以用一句很簡單的話描述這種行為,叫做不符合公允價值。這個問題不預作準備根本沒法回答,直接就跪了。

話說回來,趙杰這種收割玩家的思路實在是值得商榷,楚垣夕不排斥做收入,但是必須形成玩家快樂消費的勢態。但趙杰一旦獲得楚垣夕的同意開始做收入,能把持的住?這可是DAU3000萬的手游,什么概念?月流水不到3個億怎么好意思見人啊?國產坑爹手游300萬的DAU都能給干到3個億的月流水呢。

現在游戲收入不行是因為沒有深坑,就算是土豪有錢,但是開一批開箱子就把坑填滿了,唯一的無底洞深坑是武學潛力,這個充值得不到,只能掛機單線產出。開的箱子越多得到的武學就越廣,需要的武學潛力就越高,形成死循環,所以充值于事無補。

因此下個版本趙杰只需要增加一個數值玩法然后把坑挖的深著點,開箱子的人數立刻暴漲。

這倒不是趙杰思路不好,正常人的正常思路。就好像陸羽總想著做直播電商,然后暢快的賺粉絲的錢,還有小康那邊,薛建華天天腦洞大開,每每想出替公司賺幾個億的布局構畫,是他們思路不好嗎?并不是,換到其它公司這就是商業天才。

但是商業眼光總是往下看,而不是往上看,才是值得商榷的地方。

所以楚垣夕斟酌著回答:“你做收入的話,你打算把月ARPU值提升到多少?”

趙杰快速回答:“像掛機游戲的正常水準看齊吧?”說完偷偷看楚垣夕的表情。

然而楚垣夕并沒有什么表情,只是把腦袋當成撥楞鼓搖。

“不行不行,現在掛機游戲里出了不少叛徒。像那個最近把廣告全都包了的,那ARPU值得多高啊?你跟他們看齊咱們玩家能受得了?”

趙杰當時就無奈了:“不是,老楚,有錢為什么不賺啊?這很輕松的,而且這錢巴人拿大頭啊。”

“抱歉,我對錢沒感覺。”

楚垣夕引用了一句名言,然后直勾勾的看著趙杰。

其實《無道昏君》想做收入實在太簡單了,都不用干什么新鮮的,掛機游戲嘛,出一個20元每月的月卡,挖點數值坑勾氪,把每日獎勵做細著點,玩家奇缺什么資源每天就給點什么資源。也不用多給,多給則會急遽破壞玩家之間的平衡,少給則是溫水煮青蛙,不氪的請他們慢慢去世。這么搞,一個月最少做出兩個億的收入沒問題。

至于某些國產坑爹手游的慣用套路,趙杰其實都會,什么一個月更新一個版本的數值玩法,然后對應一個648元的充值活動。這種都談不上騷操作,基操而已,坑錢誰不會啊?難的是每天找到3000萬大頭玩家被坑。《無道昏君》掛機手游日活3000萬,月活躍大概7000萬上下,這坑起來不是爽歪歪?

然鵝,這么搞還做平臺干什么呢?這兩種做收入的方法,無非都是讓玩家打錢而已,可以通過兩種模型分別算出用戶生命周期總價值LTV,運營三年時間總收入做個一百多億很輕松。

可是,其實《無道昏君》現在的量能已經遠遠超出了同期的《亂世出山》了。

《無道昏君》沒上渠道,有3000萬DAU;《亂世出山》是上了渠道之后總的DAU維持在3700萬的高峰很久,后來緩慢下降。

因此可以說《無道昏君》掛機手游目前的熱度是把巴人自媒體能夠觸及范圍內的所有粉絲和用戶全部觸達了N遍之后的結果,相當于基本透支了巴人集團在國內的全部游戲潛力,特別是昏君活動之后。

昏君活動,相當于高維打低維,把所有通過投廣告或者其它運營行為在抖音上獲取用戶的友商都給暴揍了一頓。首當其沖就是阿里靈犀下屬某個原名巴人游戲現在改名獨角工作室的友商。

這個活動一面世,阿里那邊的朋友們已經在朋友圈里不知道吐了多少糟了,這還是朋友圈,背地里口吐芬芳吐成什么樣了簡直不敢想啊!雙十二之后的那段日子里投了抖音游戲廣告的簡直就是血虧。

然而巴人以橫沖直撞的姿勢招呼各路小弟們協同碾過抖音,也相當于把自己的名譽全都壓在《無道昏君》上了,這是毫無疑問的allin。

那這一百多億的收入做出來,肉眼可見的結果就是粉絲們紛紛離開巴人的影響半徑。當然,還可以用別的產品對準忠誠的老用戶再洗一輪又一輪,三年之后又三年,效果逐次遞減但也能掙不少錢。

問題是這圖的個什么啊?戈壁網絡存在的意義何在?楚垣夕為什么要放趙杰出來創業呢?直接收在巴人集團里邊搞也是一樣的,換成任何一個項目經理都可以搞出相同的效果,把陸羽、聲叔甚至椒圖派過去都可以。

與其這樣的話當初還不如不做掛機游戲,做個能賺錢的坑爹游戲掛上《無道昏君》的IP更能發揮趙杰的長才,收入輕松double一下,豈不是好的很?

趙杰雖然無法讀心,但是直覺還是挺靈敏的,直接問:“老楚你有話直說,我又做錯了什么了?”

看趙杰一臉委屈的樣子,楚垣夕心說您還不錯,沒有獨走。不過發行商和CP之間的正常關系始終都是“發行商捏著CP的脖子”,巴人跟戈壁網絡之間倒是沒有絞索一樣的協議,但是就IP授權相關的協議是極為嚴密的,所以倒也不怕趙杰產生獨走的想法。

“咱倆就長話短說,你的錯誤在于還沒掌握正確的思考方式。很簡單,你的目標是什么,你當前的困難是什么,你得考慮這兩個問題,然后尋找最優解,明白嗎?”

楚垣夕說完一看就知道趙杰還沒明白呢,“簡單點說,你考慮過什么時候做融資嗎?就像楊健綱那樣。”

這次改成趙杰搖撥楞鼓,“還遠著呢吧?總得第一個RPG游戲做出來吧?”

“錯!市場形勢錯綜萬變,你一個初創小公司怎么可能以不變應萬變?當然要考慮一切可能的選項了!”

“但是那個我真不行啊……”

楚垣夕就納了悶了,“哪個啊?”

“上臺當著一群投資人的面胡吹啊,我真不行啊。我問過老楊,老楊說那天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下來的,短暫的失憶了都。”趙杰說著直縮脖子,仿佛即將承受什么酷刑一樣。

“廢物!”楚垣夕眼珠一轉,“你就是羞恥心太大了,我建議你出去裸奔一圈。”

“不要啊——”

趙杰叫的雖慘,但是一看楚垣夕開始開玩笑了,心說問題應該是大概率向著ok而去的樣子。

只聽楚垣夕說:“首先,你想要做收入是不是為了多掙錢開AB組?”

“知我者楚垣夕也!月ARPU值只要從0.5提升到1,我再開一個組輕輕松松。”

“那就簡單了,做融資不見得都要做路演,你被誤導了,巴人、小康和巔峰視效都做了路演,但做路演的是少數。”

楚垣夕說著心算了一下,“你這個游戲平臺吧,我覺得咱也不用算的那么細了,給你做個Pre_A就解決了,追加1500萬吧。你覺得估值多少合適?”

戈壁網絡的天使輪的結構是巴人出資3000萬現金,給了4000萬的天使輪估值。這3000萬現金巴人占股1800萬,趙杰占1200萬,另外1000萬是期權池,趙杰占400萬。

這個結構的設計仿照了巔峰視效,但又不全是,因為有個技術性問題,就是趙杰沒有那么多的DKP。

巔峰視效當時是巴人出資2000萬,其中1200萬算投資,800萬兌現楊健綱的DKP,再加1000萬期權,其中楊健綱400萬,因此天使輪估值一共3000萬。

但是楊健綱當初是入職的時候楚垣夕直接給了300萬特殊DKP,然后H5推廣《亂世出山》的時候又死皮賴臉訛走巴人500萬DKP,這么湊了800萬DKP進行孵化。

趙杰在巴人工作一年多,功勞苦勞一大堆,DKP也就攢下200萬。這已經是獲取DKP最多的員工之一了,看起來對于創業動輒融資幾百萬上千萬來說似乎不多,但是如果看成獎金呢?一年二百多萬額外獎金還少嗎?再多發就過分了。

DKP玩法本來就是為了讓幾個員工湊起來湊成團隊創業的,只是巴人發展的太快了,超過了最初設立DKP的初衷,而且關鍵是把趙杰的兄弟都給賣了,沒法湊這個份子。

于是到了趙杰做天使輪,強行提升期權數量雖然能夠解決初創企業中創始人持股比重問題,但是不能解決出資問題,而且戈壁網絡需要的錢一看就比巔峰視效多不少,除非給趙杰一個天價期權否則難以平衡巴人集團和趙杰個人的利益。

為了解決這個技術型問題,楚垣夕就靈活了一下,將趙杰在巴人的期權中的1000萬轉為DKP。趙杰拿過兩千多萬的特殊期權,是從楚垣夕自己的個人期權里轉過去的,轉的時候已經轉為定額期權而不是價值更大的浮動期權,所以轉為DKP的時候可以無縫轉接。

于是就完美解決了這個問題,趙杰剛好可以在戈壁網絡中占股1200萬,再加上400萬的期權,使得這家初創公司的持股結構極為穩定科學。

但現在楚垣夕說巴人給追加投資,那趙杰就得算計了,因為巴人如果還按4000萬估值追加1000萬的話,持股就要達到2800萬,56%了,超過50%,非常的不妥。

雖然本來就被巴人集團捏著脖子,但是好歹戈壁網絡名義上巴人持股只有45%。如果超過50%,就好比島國戰國年代的一個武家打拼了30年,終于成為獨立大名,然后又變回事實上的附庸了一樣。織田信長時代的近江淺井家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斷然背叛了信長,雖然他們家的家督娶走了信長的妹妹阿市,號稱戰國第一美女的。

“要不要我給你拿一個計算器啊?”楚垣夕看著趙杰糾結的表情只想笑,趙杰算數肯定是會算的,但是大概是覺得自己不值那么多錢吧?

“那,3,3.2億?”趙杰心算了一下,Pre_A按3.2億走正好比天使輪翻8倍,而且可以控制巴人占股投后仍然不到50%,美滋滋。

“大膽一點!”楚垣夕一按額頭,“現在你是創業者我是投資人,你這么喊價就是明顯的心虛,臉上寫好了我不配這么多錢。你這樣能行啊?”

“那就4億!”趙杰咬著后槽牙說,“楊健綱A輪要了8個億呢,我要4億不過分吧?”

說完,他馬上又用一個很低的聲音說:“就是時間上早了點……”

“時間確實是早了點,但是4億也忒少了……算了你是創業者你說了算。啊對了,其實你應該聘一個CFO了,然后你跟你的CFO聊。”

這次地中海和戈壁網絡楚垣夕都沒有主動去當他們的CFO,因為實在是忙不過來。給巔峰視效當CFO是因為這是巴人孵化的第一個公司,需要更加細致,而且當時有時間。現在楚垣夕忙的很,工作中必須做減法,不可能再做加法。

因此趙杰現在是沒有CFO的狀態。

“陳曉可以么?”趙杰立刻問,看起來早就考慮過這個問題。陳曉是巴人集團的財務總監,以前是果實網絡帝都研發部門的財務,當初被一起轉崗到巴人的,一干就干到了財務總監的位置上。雖然集團財務基本上被楚垣夕所掌握著,她的工作跟以前差不多,但是名聲和履歷非常好看。

“拜托,您的眼睛能看遠一點嗎?”楚垣夕心說陳曉這么不多事的財務總監多難得啊,怎么可能給你呢?“你要知道陳曉現在是嚴重的履歷大于能力,溢價非常高的,你就不能征辟一個牛逼一點的?和什么人一起工作很重要的好不好?”

趙杰心說那你干巴人這么長時間都是跟我們一起工作為啥沒被拖后腿呢?

只見楚垣夕看了看時間,然后說:“時間緊任務重,我就直說了吧,你創業之后要記得,任何時刻最重要的事情是招聘,找到合適的人,能夠執行你的目標。然后就是目標要堅定不能隨時變,但是過程可以根據市場形勢微調。你的目標是什么?

是做一個有影響力的游戲平臺,以UGC的模式占據5G時代的游戲內容領域。所以你平臺的調性是第一位的,現在還沒有平臺,但是公司有產品有核心IP,未來平臺還要用,那產品調性就會被你未來的平臺繼承。”

春假时光彩金
秘密行动 甘肃11选5 皇冠比分24500(手机板)走地 nba比分球探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查 北京十一选五遗漏 体育竞彩足球比分 单机麻将明星三缺一不联网免费 七乐彩 澳洲幸运10免费计划数据 广东麻将买马详细规则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一 秦淮江苏淮安麻将 篮球彩票比分直播500 买广东十一选五害人 球探让球即时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