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還是朕親自教你得了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藍柳清到校場的時侯,秦典已經侯在那里了,天高云淡,男人一身軟胄站在空寂的校場上,英氣逼人,看到她過來,他面無表情的行禮,“末將給藍貴人請安。”

藍柳清笑道:“不必多禮,有勞秦大人了。”

秦典給她準備的是一匹棗紅母馬,并不高大,性子很溫馴,他教藍柳清踩著馬蹬上馬,說,“末將先牽著馬繞一圈,讓藍貴人熟悉一下騎馬的感覺。”

藍柳清點點頭,對德瑪和卓麗說,“你們在這里侯著,秦大人帶我繞一圈就過來。”

校場就這么大,再怎么繞也在視線里,德瑪和卓麗自然是不會反對。

秦典牽著馬,沿著校場緩步繞行,聽到藍柳清說,“陛下過幾日要帶我秋獵,你想辦法助我脫身。”

秦典沒想到她一開口就說這個,愕然的抬眼。

“不要看我,聽著就行。”藍柳清騎在馬上,冷靜從容的說道:“我仔細想過了,比起燒殿,在草原上更容易走脫。”

秦典收回目光,半天沒說話。

“怎么不說話,你覺得不妥?”

秦典低聲說,“不是。”不是不妥,只是沒想到這么快,如果計劃真的成功,她將一去不復返,他便再也見不到她了。

他問,“你有什么計劃?”

“給我弄套侍衛的行頭,陛下發現我不見了,自然會派人去找,我混在尋人的隊伍里,趁機逃脫。秋獵的地方你應該熟悉,在哪里脫身最為妥當,你拿主意。”

“其實你會騎馬吧?”

“當然,”藍柳清輕笑,“南原公主會跳舞,也會騎馬,我不過找個借口見你一面而已。”

秦典沉默良久,不得不說,她是個有勇有謀的女人,短短的時間里定下了計劃,并且找到借口與他見面商量,她果斷灑脫,一心一意要逃走,相比之下,他卻猶豫不決,優柔寡斷……

藍柳清察覺到他的沉默,低眸看了他一眼,突然把僵繩扯過來,雙腿一夾,馬撒蹄跑起來,她在馬上前俯后仰,驚慌失措,終于經不住顛簸,從馬上跌下來。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秦典愣了一下,忙飛身過去接,但有人比他搶先了一步,穩穩接住了落馬的美人。

美人受驚,臉色蒼白,眼睛緊閉,呼吸仿若驟停。待睜開眼,似乎仍未回過神來,驚魂不定的喃語,“陛,陛下。”

昆清瓏抱著她,曬笑,“還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怎么騎個馬就嚇成這樣?”

秦典跪在地上,“臣沒有看照好藍貴人,臣有罪。”

藍柳清把頭埋在昆清瓏的懷里,恨恨的咬了一下牙,她本來是想跌進秦典的懷里,那呆子還在猶豫,她得給他一點甜頭,誰料到昆清瓏會突然出現。她聲音頗有些含糊,“不怪秦大人,是臣妾太心急了。”

昆清瓏便說,“既然藍貴人為你求情,就起來吧,自已下去好好反省,活罪免了,扣半個月俸祿。”

秦典站起來的時侯,眼皮都沒抬,面無表情的走了,藍柳清看他這樣子,知道自己弄巧成拙了,但她是真沒想到昆清瓏會過來。

她顯得有幾分羞澀,“陛下快放臣妾下來吧,有人看著呢。”

昆清瓏依言把她放下來,聽到她又問,“陛下怎么過來了。”

“朕要不來,你就跌地上了,”昆清瓏想起剛才的事還心有余悸,“著什么急,還沒走穩就想跑,真要跌到地上,可夠你受的,秦典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日里挺穩重的一個人……算了,把你交給誰,朕都不放心,還是朕親自教你得了。”

藍柳清嬌笑著攬住他的胳膊,“臣妾一早就說還是陛下教的好,旁人哪比得上陛下對臣妾這么心細。”

昆清瓏笑了笑,一把將她抱在馬上,自己也騎上去,“朕帶你跑兩圈。”

他抖著韁繩,夾緊馬肚子,大喝一聲,“駕!”

馬撒腿歡快的跑起來,馬蹄敲在校場緊實的路面上,響起一陣“的的的……”的聲音。

秦典走到拐角處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皇帝一手扯韁繩,一手把藍柳清護在懷里,那條手臂勒在她腰上,卻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他急忙扭回頭,加快步子走了。

接下來的幾天,果然都是昆清瓏親自教藍柳清騎馬,藍柳清耐著性子裝模作樣,總算是學得差不多了,能獨立騎著馬繞著較場跑上一兩圈。

等她跑到跟前,氣喘吁吁的扯韁繩叫停,昆清瓏上前搭把馬,讓她借力下來,等落了地,他松開她,說,“短短幾天就能學成這樣,藍貴人比朕想像中要聰明多了。”

他說話的時侯,似笑非笑,總像話里有話,藍柳清摸不清他的用意,揣著明白裝糊涂,笑嘻嘻的說,“當然是因為陛下教得好啊。”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昆清瓏無可奈何的笑,寵溺的捏了捏她的臉。

——

皇帝要帶藍柳清秋獵的事傳到了皇后耳朵里,導致她一整天都陰沉著臉,蒙達歷來秋獵沒有女人同行,皇帝為了心頭肉,可真是什么祖制都不顧了,照這樣下去,離昏君恐怕也不遠了吧。

她知道這幾日藍柳清都到較場學騎馬,先前聽說是秦典負責授課,狐媚子和外臣,大有文章可做,正要動心思,可秦典失職,差點讓藍貴人跌下馬來,此后便是皇帝親自教授,她失望至極,在心里把秦典暗暗罵了一通,卻是無計可施。

今日也不知怎么回事,心里郁悶,在外頭走了走,不知不覺到了較場,看到皇帝與藍柳清共同騎在一匹馬上,她認出來,那是皇帝的蛟龍,通體雪白,一眼雜毛都沒有,四個蹄子卻黑如墨,一看就非凡品,皇帝的馬連她都沒坐過,更別說像這樣被皇帝摟在懷里,她黯然垂眸,心里跟針扎似的,細細密密的疼。

入宮當皇后的時侯,額父囑咐她,一國之母最要緊不妒,這些年,她做到了,對其他后妃一視同仁,盡量一碗水端平,只有極個別上竄下跳出幺蛾子的,才下手懲治,那也不是出于妒,是為了維護后宮的安穩,做皇后應當做的事。

可藍柳清不一樣,她站在這里,能夠真切的感受到心在被啃噬,一口又一口,疼得厲害。

銀月在邊上勸:“娘娘別傷心,一個狐媚子成不了大器,無論如何都越不過您去,等她失了寵,娘娘怎么懲治她都行。”

皇后神情茫然,既便藍柳清真的失了寵,難道不會再有下一個嗎?


感謝新垣之雙(12張),yy云云,吃素的小虎鯊(6張)尾數為0454,2044,3919,5924,3009的盆友,謝謝你們的支持,繼續跪求月票中。。。

大年初二,墨子給大家拜年了,祝各位身體健康,萬事如意,財源滾滾,笑口常開!

春假时光彩金
河源百搭 惠州庄 麻将 皇冠足球即时赔率 蓝乔配资 哈尔滨麻将漏宝技巧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 足球比分网址 大乐双透双开奖号码今天的大 吉林快3 下载有百搭的麻将 河北体彩排列五的开奖走势图 陕西快乐10分 闲来甘肃划水麻将 江苏七位数开奖结果 河南十一选五 东北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海南琼崖麻将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