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4章 準備瞞到什么時候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嗯。”厲星辰躺進被窩里,跟他天南地北地聊著,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睡著的。

視頻那端,嚴爭看著她熟睡的臉,笑著搖了搖頭,輕聲道,“寶貝,其實我剛剛想跟你說的是,我跟你在一起后回海城的那一次,就已經申請調回帝都了,我不舍得離開你,更不舍得讓你為我擔驚受怕,你放心,我會盡快回來的......”

“叩叩叩。”房間的門突然被人敲響。

嚴爭掛斷了視頻,起身去開門,看見一臉慍怒的霍柔站在門外。

“你怎么來了?”嚴爭蹙眉問道。

“我要是不來,你準備瞞著我到什么時候!”霍柔質問道。

“霍柔,你是不是瘋了?”嚴爭的眉頭皺得更緊,“把話說清楚,我瞞著你什么了?”

“你是不是申請調離這里了?為什么?”霍柔不解,“要不是程隊跟我關系好告訴我,是不是得等你走了我才能知道這件事?”

“這是我的私事,我沒有義務告訴你。”嚴爭淡聲道。

“嚴爭,你怎么可以說出這樣的話?”霍柔傷心極了,眼淚啪嗒啪嗒砸落下來,“我在你心里,難道連朋友都算不上?你要走的這種事情,都不能知會我一聲嗎?”

“現在還沒有定下來我什么時候能走,我也沒有透露過這件事情,等到定下來之后,我會告知大家,并請客吃飯的。”

霍柔的眼淚流得更兇,“所以我在你心里,跟其他人是一樣的,從來沒有特殊的位置,對嗎?”

嚴爭平靜地看著她,“霍柔,你應該明白,我如果對你有意思,當初就不會拒絕你,一旦拒絕了你,說明我對你真的沒有動心,你是個聰明的女人,拿得起放得下的道理,你應該學會。”

“我要是能放下,現在還能這么狼狽地站在這里嗎?”霍柔委屈地哭出聲,閉了閉眼,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開口道,“嚴爭,我不是來找你吵架的,你冷靜點,去找程隊把調職申請拿回來吧。

你是我們這里最優秀的,誰都知道你再待個兩年,以后的路就穩了,隨便被調去哪里位置都不會低,你這個時候離開,等于是半途而廢,一切都要重新開始的。”

“我知道,”嚴爭道,“這些事情我比你清楚。”

霍柔詫異地看著他,“你明明清楚,還堅持要調走?”

“是。”

“為什么?”霍柔不解,“有什么會比你的前途重要嗎?”

“有,不然我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霍柔噎了一下,“是什么?”

“霍柔,我沒有義務跟你匯報我的事情,這是我個人選擇,連程隊都沒辦法刨根問底,我不需要跟你解釋,不是嗎?”

霍柔:“......”

她的眼淚流得更兇,“嚴爭,你不能這樣傷害我,我自問已經做得很好了,你拒絕了我之后,我從來沒有給你造成打擾和困擾,我安靜地退到一旁,只希望有一天你能發現我的存在,回應我對你的愛,你還想讓我怎么做?”

“霍柔,我什么都沒對你做,也沒有想過要傷害你,我只是沒辦法愛上你而已,”嚴爭看著她,態度決絕,“既然今天我們兩個把話說到這個地步了,我不妨跟你說得再清楚一點,我已經有女朋友了,我跟你之間,真的不可能,你早點放棄,是對自己的負責。”

“你說什么?”霍柔怔住,連眼淚都停住了,不可思議地看著他,旋即,篤定的道,“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會有女朋友!難不成你過去一直瞞著我?不可能的,你不是會藏著掖著的人......”

嚴爭嚴肅的道,“你說得沒錯,我的確不會藏著掖著,過去沒有,不代表現在沒有,這件事情我原本不想聲張,但是我覺得有必要告訴你,好讓你做出正確的決定。

霍柔,我們可以是朋友,但前提是,你不能再對我抱有男女之情,不過我也知道,讓你放下我,我們做朋友,這不可能,所以我們之間,注定是陌路。

你是個很優秀的獨立女性,你會找到屬于你自己的幸福的,不管怎么樣,我都希望你過得好。”

霍柔的腦袋一陣嗡嗡作響,半天沒有回過神來,“你......你的意思是......你之前沒有女朋友,是現在才有女朋友的?怎么可能?怎么會這么突然......”

“我還不至于編出這樣的事情來騙你。”

霍柔呆愣地看著他,“也就是說,你是才有女朋友的?是誰?我認識嗎?”

“這些我不必跟你交代,”嚴爭道,“你只要知道,我們之間不可能,這就夠了。”

“嚴爭,為什么......”霍柔的眼淚再次奔涌而出,失控地質問道,“她究竟是誰!是不是之前來過這里的那個厲星辰!她就是從帝都來的,而你申請要調到帝都去!”

“霍柔,你該回去冷靜一下,”嚴爭眉心一蹙,冷淡的道,“我跟誰在一起,嚴格意義來說跟你沒有任何關系,我之所以跟你說我有女朋友,是把你當成一起工作的同事,想讓你趁早放棄,所以希望你不要無理取鬧,你如果非要在這里把事情鬧大,我并不介意,只是我和你,必須有一個離開而已。”

“你除了會用調走我來威脅我,就沒有別的招了是嗎?”霍柔冷笑著道,“再說了,你不是已經決定要離開了嗎?還怕事情鬧大嗎?”

嚴爭淡淡一笑,“你這話還真的提醒我了,你盡管鬧,說不定影響不好了之后,我還能被快點調走。”

“你......”霍柔被噎得說不出話來,委屈又難過。

“時間不早了,回去休息吧。”嚴爭說完,直接關上了門,轉身進了屋。

門外沒什么動靜,他也沒心情去理會,拿了一本書翻了起來。

沒一會兒,房門又再次被敲響。

嚴爭蹙眉,“我說得還不夠清楚嗎?霍柔,死纏爛打不應該是你該做的事情。”

“老大,是我。”云開的聲音傳來。

嚴爭放下書,起身去開門,看見云開站在門外,霍柔已經不在了。

“這么晚了不睡覺,有什么事?”嚴爭問道。

春假时光彩金
上海时时彩 克罗地亚打丹麦比分预测 灵菲配资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 什么麻将可以邀请微信好友一起玩 河内5分彩开奖 广东十一选五遗漏数 腾讯欢乐麻将官方网站 海南琼海麻将 科乐吉林麻将 北京pk10精准计 nba篮球即时比分网 今日股票推荐黑马 17只个股有潜力 昆虫派对 球探体育比分app苹果版下载 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