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第417章 公主婚事四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軒轅汾說起這些事情來有些言語顛倒,但魏青鸞卻是聽明白了。

綜合那些事情,軒轅汾不想跟薛岐有肌膚之親,所以她才會想到用蒙汗藥將薛岐放倒,或者讓他不舉。可這些現實嗎?

用這些藥物的前提軒轅汾應該是將場景放在了京城,放在了她這公主府。可她有沒有想過若是等出了京城,到了薛岐的地盤,這些小動作她能做的了嗎?

而軒轅汾這邊則是眼巴巴的看著魏青鸞,生怕她說出拒絕的話來。

說起來,依著現在辛貴妃和四皇子軒轅渝對她的內疚,軒轅汾去找他們幫忙應該是最好的。可畢竟這些事情難以開口,再說了,軒轅汾氣不過在殷皇后提起這門婚事的時候,辛貴妃和四皇子軒轅渝根本不肯為自己說話,也有跟他們賭氣的意味,所以才將希望寄托在魏青鸞身上。

“青鸞,”軒轅汾看著滿臉了然的魏青鸞,伸手去拉住她的胳膊,帶著幾分絕望開口說道:“你要是不幫我,那我真的就只能聽天由命了。”她心中是知道讓魏青鸞幫助自己有些強求與人了。

“公主,”魏青鸞帶著不忍,輕嘆了一聲,說道:“你放心,如果在我能力范圍內,我肯定會幫助你的。”眼前的這個小姑娘哪里還有去年過年前的嬌蠻天真,魏青鸞相信,若是沒有人幫助,她真的會跟薛岐前面的那個妻子一樣很快就會香消玉殞的。只不過,同情的看著軒轅汾,魏青鸞慢慢說道:“公主,你們在一起不是一天兩天,而是很長時間,你確定要用這樣的手段嗎?”

一聽這話,軒轅汾才露出一絲會心的笑容,說道:“他以后肯定是要離開京城的,到那個時候就不用了。”這也是她心中的一點念想。

到時候只要薛岐走了,那她還有什么可擔心的。雖然掛上了已嫁作人婦的名頭,可畢竟再也不用受皇宮里的那些窩憋氣,她應該過得比之前還要自在。

看著此時的軒轅汾臉上才是真正的笑容,魏青鸞在心中暗自嘆氣。這個丫頭,還真是想的太天真了。

她正不知道該怎么跟軒轅汾說話的時候,房門突然被輕輕敲響了,接著軒轅澈走了進來。

魏青鸞和軒轅汾立刻看向了軒轅澈,要是沒有狀況,他不會過來打斷兩個人談話的。

果然,軒轅澈輕皺著眉頭開口說道:“薛岐現在在院子門口候著,說是路過,知道我親自押送物件,過來道聲謝。還說,給公主送了一些女孩子應該喜歡的小玩意過來,要親自交給汾兒的貼身嬤嬤。”

什么,薛岐竟然上門了?

“讓他走,”軒轅汾立刻從床榻上跳了起來,尖叫道:“我不要見他。”

魏青鸞則是也輕皺了眉頭。她注意到了剛才軒轅澈說的話,薛岐已經到了這個院子的門口。這說明了什么,能在短短時間內便到了這里,分明是有人已經將這件事告知了他。

說什么給軒轅澈道謝,還要將小玩意交給軒轅汾的貼身嬤嬤,分明也是知道了軒轅汾也來到了這里。

能將這些事情弄得這么清楚,軒轅澈和軒轅汾這邊肯定不會有人透露的,那也只有殷皇后那邊的人了。而能順利的進到府里,并且直接堵到了院子門口,也就意味著這府上的人里也是有殷皇后的人為他大開方便之門的。

這么一想,這公主府里就是以后只有軒轅汾在此居住,只怕要不經過一番清洗,也是不會安穩的。

瞬間,魏青鸞便想透了許多事情。此時,她也早已經隨著軒轅汾從床榻上站了起來。

此時,她和軒轅澈相互交換了一個眼神,然后伸手拉住軒轅汾的胳膊低聲說道:“公主,你不必這么驚慌。就是薛岐已經知道了你在公主府那又如何?你現在是宮女妝扮,也是不方便跟他見面的。既然他是要跟五皇子道謝的,那就讓他進來就是了。”薛岐要來就來,要不是不讓他進來反而好像是怕了他一樣。

軒轅澈點點頭,說道:“你們就在這房中不必出來,我會會他。”

等軒轅澈出去之后,魏青鸞想了想,示意軒轅汾一起到門口去瞧一瞧,但軒轅汾一臉厭惡,顯然是一點也不想看到薛岐,她也只好作罷。

正月十五元宵節的時候,在燈光下她沒有看清楚薛岐,此時還真想看看他到底如何呢。

外面,軒轅澈出去后就吩咐了王甲讓薛岐進來。

不一時腳步聲響,接著就響起了一個男子低沉中帶著幾分尖銳的聲音:“薛岐見過五皇子,有勞五皇子了。”

聽著這聲音,魏青鸞禁不住皺皺眉,回頭看看軒轅汾,當看到她低著頭,便悄悄走到了房門處,用手指捅破了窗紙向外看去。

薛岐正好面向這邊,她也就看得清楚。

要說起來薛岐身材高挑,面容白皙,除了雙眼稍微細長之外,長的還算是俊俏,第一印象之下就是一個儒雅將領。

耳邊突然有低聲的叨咕:“他‘玉面閻羅’的名字真是名副其實,”是軒轅汾還是忍不住跟著過來了。

她低聲對著魏青鸞說道:“只不過這人皮下恐怕是有一顆狠毒之心。”

聽出軒轅汾話語中帶著幾分憤恨和恐懼,魏青鸞伸手拉住了她的手。但此時,她的心思卻沒有在薛岐的外貌上,莫名的,她就感覺到薛岐哪里有些不對。

那邊,軒轅澈和石云青已經和薛岐落座。

“薛將軍,”軒轅澈看著薛岐,直接開口說道:“東西我已經送到了,這就準備離開了,你還有何事?”

薛岐一擺頭,旁邊早有一個常隨走了上來,說道:“五皇子,我們將軍要送給公主的物件就在外面,是現在在這里親自交給公主身邊的嬤嬤還是交由您?”

薛岐不親自說話,王甲自然也不會讓自家主子跟一個下人說話,他上前一步說道:“嬤嬤也不在跟前,不如你直接去跟我交接。到時候由我交給嬤嬤處理就是了。”

“也好,”那常隨看看薛岐,見他點頭,也就連忙答應了,然后和王甲一起走了出去。

房中一時無言。

春假时光彩金
北京快3官网下载安装 黑龙江快乐10分 中国体育彩票机选 手机捕鱼怎么下载 北京十一选五 老快3开奖视频 赛马会提供6肖中特 极速pk拾 卖康贝尔料理机赚钱吗 闲来贵州麻将苹果版本 河北快三 188比分直播竞彩 11选五走势图 ag捕鱼输几百万 冬天开羊肉店赚钱吗 微信捕鱼送分能提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