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4章:臥槽!這誰的死人頭??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你竟然也可以發現本尊?”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本來本尊以為只是一群豬玀,沒想到竟然出現了兩條有趣的狗。”

碎心尊者這一刻似乎很開心,他看向渡的眼神都有種藏不住的驚喜。

“尤其是這條母茍,你成功的讓本尊產生了前所未有的興趣與好奇。”

屋頂之上。

看到這一幕的葉無缺此刻看向碎心尊者的眼神之中都忍不住涌出了一抹欽佩之意。

腦殘就是腦殘!

說出的每句話每個字都成功的把把自己往死路上逼!

也是一種本事啊!

渡從出現后,就一眨不眨的盯著碎心尊者,似乎在分辨著什么。

碎心尊者已經滿臉病態般的笑容,他直視著渡的眼神,似乎有些亢奮。

“小母茍,你這么看著本尊,本尊會不…”

“你不是…”

碎心尊者的話被渡打斷了。

此刻的渡輕輕搖頭,眼神之中涌動著一抹失望之意。

屋頂之上的葉無缺聽到這句話后,目光微微一閃。

又是這句話?

渡顯然在一直在分辨一個人。

這個人是誰?

會是那個與她定下綿延萬古約定的那個人?

會是那個曾經告訴過她“三千繁華,彈指剎那”的那個人?

葉無缺也頗為的好奇。

“本尊不是?”

渡的話讓碎心尊者也是一愣,旋即他就滲人一笑接著道:“不管本尊是不……噗嗤!!!”

碎心尊者頭掉了!

只見一顆血淋淋的腦袋咕嚕嚕的滾落而下,砸到了地上頓時繼續向前滾去!

一路拖拽出一條觸目驚心的血路,最終停在了卓王府的大門前,恰好臉朝上!

頭上的斗笠在在,碎心尊者臉上的表情還凝固在方才那滲人的笑容上,一雙眼睛依舊凝固著一抹饒有興趣的亢奮之意。

連一丁點反應都沒有,碎心尊者直接就沒了。

撲通一聲,不遠處碎心尊者的尸體無力的載到而下,脖頸處鮮血噴涌,瞬間染紅地面!

但屋頂之上,葉無缺卻是清楚的看到接下來無比詭異的一幕!

只見碎心尊者的無頭尸體在倒下的瞬間后,從雙腳開始,一點點的開始風化!

沒錯!

就是風化!

衣衫瞬間消失,血肉仿佛化作了沙塵,開始枯萎,消散,直至徹底的消失。

血肉風化之后,只剩下了骨頭架子!

而骨頭架子也緊跟著開始化作了沙塵,極速消失。

不過一息不到的時間,碎心尊者的尸身就徹底的消失。

一陣涼風吹來,隨風而逝。

咚咚咚…

渡似乎輕輕敲了一下卓王府的大門。

而后,她的身影就無比突兀的消失在了那一處,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只剩下一顆血淋淋的頭顱依舊孤零零的躺在大門前,沒有風化。

全程旁觀了整個過程的葉無缺此刻目光閃爍,眼中涌出了一種驚異之色。

從頭到尾他都沒有看到渡動手。

碎心尊者的頭就莫名其妙的掉了下來。

但這并不是讓葉無缺驚異的,畢竟渡的存在神秘莫測,悄無聲息的滅殺一個生靈再正常不過。

他驚異的是碎心尊者之后尸身消逝的那種詭異場面。

化作沙塵,隨風消逝!

而他隱隱感覺到了一種枯萎與斑駁,死寂與悼亡的冰涼之意。

讓他忍不住渾身發冷!

一種本能的顫栗與恐懼!

“這樣的手段,太可怕了!”

葉無缺心中凜然,慶幸自己和渡不是敵人,不然這種死法太詭異了。

不過有一說一,坐看大佬虐菜,這種感覺屬實很爽!

“誰啊?”

就在此時,聽到敲門聲的卓王府管家趕了過來。

在管家看來,能夠敲響卓王府大門的應該已經接受了守在外面的護衛的檢查放行。

而且應該也不會是敵人,你見過敵人上門還敲門的嗎?

嘎吱一聲,卓王府的大門由外向里打開,管家的腦袋從里面探出來,原本的熱情笑臉頓時變成了滿臉疑惑。

空空如也,沒人啊!

那誰敲門?

旋即,似乎嗅到味道的管家下意識的看向了地面,頓時看到了地上靜靜躺著面朝上,死不瞑目的碎心尊者腦袋!

“臥槽!這是誰的死人頭???”

管家頓時臉色發白!

而后他趕忙往回跑,大聲疾呼。

很快,整個卓王府都沸騰了起來!

咻咻咻咻!

四道身影仿佛閃電一般從卓王府內沖了出來,正是卓王、孟王、青王、飛王四人。

四人聯袂沖到了大門口,立刻就看到了地上那觸目驚心的血路和那顆血淋淋的頭顱。

四人頓時如臨大敵!!

“怎么會這樣?誰干的?”

孟王沉聲開口。

“難道是…碎心尊者?他已經來了?”

飛王面色鐵青,眼中涌動著一抹深深的忌憚之意。

在他看來,只有碎心尊者才有這樣的實力在他們四個八竅準傳奇后期巔峰渾然不知的情況下殺人。

“卓王,是不是你府上的人?碎心尊者極有可能就在附近!”

青王渾身元力已經涌動,遙望八方。

不知何時,屋頂之上已經沒有了葉無缺的身影。

但此刻,卓王卻是死死盯著地上那顆血淋淋的腦袋上,目光不斷來回掃視,尤其是那斗笠,以及那張死不瞑目的臉。

“這不是我府上的人。”

卓王緩緩開口,臉上卻慢慢露出一抹難以置信與不可思議之色!

“不是你府上的人?”

青王眉頭一皺。

“難不成是我們的人?碎心尊者難不成已經潛…”

“這好像、好像是碎心尊者的頭!”

卓王突如其來的這句話立刻堵住了青王后半句的話。

“什、什么!?!”

“你說什么?”

其余三人直接瞪圓了眼睛!

“你們仔細看看!”

卓王忍不住這般說道。

四個人頓時圍住了一個死人頭,開始仔仔細細的分辨起來。

足足半刻鐘后。

四人大眼瞪小眼,看著彼此,臉上全都涌動著深深的震撼與不可思議!

“如果、如果我們得到的神魂圖像沒有錯的話,那么這真的極有可能就是碎心尊者…”

青王澀聲開口。

四人面面相覷,臉上除了震撼與不可思議外,還有一種淡淡的茫然。

前一刻還在苦惱,還在擔心的恐怖復仇者不聲不響就死在了卓王府門口,只剩了個死人頭?

這太不真實了!

“闕夜閣下!如果這真是碎心尊者的話,那么動手的只能是闕夜閣下了!”

卓王有些激動的開口。

“對!只會是闕夜閣下了!”

“簡直不可思議啊!闕夜閣下竟然在悄無聲息的情況下就滅殺了碎心尊者,連一絲一毫的波動和異想都沒有發出!這等手段,簡直就是神鬼莫測!”

青王也是一臉的激動。

“快!快去廂房,闕夜閣下替我們滅殺了碎心尊者,又救了我們所有人,我們得去謝恩!快去!”

飛王頓時迫不及待的向著卓王府內跑去。

“等等我!一起去!”

“孟王,你帶上那顆死人頭!”

“快點的!”

四大王府的最高掌權者此刻仿佛四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年輕一樣,帶著碎心尊者的死人頭風馳電掣般就趕去了葉無缺的廂房。

春假时光彩金
20选5福彩走势图 大赢家比分直播吧 棒球比分直播雪缘园 黑龙江11选5 陕西快乐10分 广东十一选五免费人 世界杯篮球比分直播118 ds篮球即时比分 足球彩票比分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2455 广西快乐十分中奖号码 华东15选5开奖结 上海麻将百搭怎么打 北单比分投注秘诀 即时指数网捷报比分网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