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拖出去好好教訓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這次珠寶項目的成功,順帶著林婉清在整個公司的威信度也有了一個新的高度提升!就連董事會里的聲音都出奇的和諧了很多。

林婉清并不喜歡公司里出現爾虞我詐爭權奪利的現象,現在這個狀態她很滿意!

“對了!淺語,晚上市里組織部有一場慈善晚會的邀請。我們公司也在邀請之列。晚上你陪我一起過去!”走到辦公室門口,林婉清忽然說道。

“組織部邀請的?”李淺語一愣。

林婉清笑著點了點頭。

“總裁,往年我們可沒有被邀請過呀?”李淺語疑惑問道。

林婉清掃了一眼公司上上下下都在忙碌的工作人員,笑容從嘴角擴散開。

“今年!我們不一樣了!”

李淺語思索片刻,頓時會意,連連點頭!

“對了,叫上蕭旭一起!”

……

“阿秋!”麗人集團大門口出,蕭旭冷不丁的打了個噴嚏。

“這是誰又想我了呀?”揉了揉鼻子,蕭旭朝四周掃了幾眼。

“旭哥,就是這兩個孫子,他們說啥都不愿意走。”跟在蕭旭身邊的游五指著麗人集團門口處趴著護欄使勁朝里看的兩個人說道。

麗人集團現在上上下下都忙,就連人事部的妹子現在都被拉到了新的項目部幫忙。

作為全公司唯一一個閑人,蕭旭正在樓下溜達著便被游五拉了過來。

“旭哥,若是換了以往,我早就把這倆孫子打出去了。但是現在公司是非常時期,有代理商過來。總裁大人吩咐了,要文明不能暴力。我這才沒了法子。”游五苦著臉解釋道。

說著兩人已經來到門口處,蕭旭一看站在柵欄門前的兩人,不由自主的笑了!

竟然是趙大海和張淼!

張淼之前在發布會現場是被他直接丟了出去,沒想到這老小子竟然跟趙大海組團到了一起。

“喲!這不是趙大師和張大師嗎?你倆這是來干嘛的?要來應聘保安呀?”蕭旭走上前,一臉賤兮兮的表情。

張淼是知道蕭旭的厲害,嚇得臉一白,不敢多言。在發布會見到羅賓大師之后,還沒有來及套近乎就被蕭旭直接丟了出去。

后來趙大海聯系到了他,他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么。這才跟著趙大海再來麗人集團看能不能有機會見到羅賓大師!

只是兩人都站在門口半天了,連個羅賓大師的影子都沒有見到。

“你是誰?趕緊去通知你們總裁,我是設計師趙大海,我有要事見你們總裁!”趙大海并不知道蕭旭是何許人也,上來直接囂張說道。

蕭旭嘴角一裂,露出了張淼熟悉的笑容!張淼二話不說,在趙大海疑惑的目光下拔腿就跑!

“游五,這貨就是之前毀約的設計師!你知道該怎么做了吧?”蕭旭笑吟吟說道。

游五一愣,再看向趙大海時,目光閃著兇狠!

“原來是你個狗日的呀!兄弟們,給我把這老小子拖到旁邊草叢去!”

不多時,一聲聲慘叫從不遠處響了起來!

“”……“”

“小悅,這邊還不錯吧?能來這兒的人,可都是本地有頭有臉的大人物!本少說了帶你來長長見識,可沒食言!”

李小悅沒有理會旁邊一臉豬哥相的陳方林,好奇的打量著四周的一切。

這是個慈善晚宴,據說是本地最大的慈善組織搞的,這次邀請了本地有名有號的企業家不少。

此時放眼看去,西裝革履,禮服華貴,場地陳設高雅,入目琳瑯,處處都透著上流社會的奢華。

她還是第一次來這樣檔次的酒會,心里莫名有股難以名狀的小激動!

陳方林看李小悅兩眼放光,得意不已,他這也算是投其所好,小丫頭片子還不得投懷送抱?

“看到那邊那個男的了嗎?那可是本地最大的地產商,張總,他每次捐款都不會低于五百萬!”陳方林指了指不遠處,跟人交杯換盞的中年人笑呵呵的說道。

李小悅嘴角抽搐,每次都不少于五百萬,小臉兒上的震驚難以掩飾:“有錢人的境界果然不一樣。”

“呵呵,也就你們信。這五百萬捐款,就能讓他上新聞,廣告費還省不少呢!拉得官家的好感,隨便給點什么補貼,都回本了!我家每年還捐個千兒八百萬呢!”陳方林洋洋得意道。

“原來是這樣!”李小悅聽完陳方林的解釋,覺得有些掃興。

還以為有錢人,能物質滿足后追求更高的精神滿足感呢,合著做慈善也當是做生意的!

這與她想象的,還是有些出入的。

“看到那邊送進來的箱子了吧?那都是今晚要拍賣的東西。慈善酒會分兩部分,先是自主捐款,然后會有一場慈善拍賣!”

“拍賣什么東西?”李小悅好奇的問道。

“這不一定,說不定是我玩過時了的手表,或者某家小姐玩爛了的跑車,又或者哪個土豪買來的贗品字畫!反正就是自家不想要了的東西!”陳方林不以為然的揚了揚眉。

“……”李小悅越聽越覺得不是味兒,雖說慈善本身沒問題,這些人愿意出來分享,無論多少無論好壞都沒有問題。但這一切與她想象中的上流社會和精英人士的生活,卻是有差距的。

“我們等會兒參加完酒會,順便去KLACLAB玩吧!那家新開的DJ吧挺有意思。”

“再說吧!”李小悅對去酒吧玩,顯得興趣缺缺。

陳方林心里略微有些不爽,都說李小悅是個拜金虛榮的主兒,他也以為帶出來見識見識他奢靡的生活,小丫頭片子就得自動倒貼上來。

可誰知他想象中,李小悅抱著他的手臂發嗲討好的場景并沒有出現,反倒是不知想什么去了。

“不去酒吧玩,我們就去希爾頓吃西餐吧!那邊新推出的情侶套餐不錯,配的紅酒是04年的拉菲,雖然比不上傳說中的82年神酒,但也值得一品了!”陳方林對這慈善酒會毫無興致,一門興致的在把妹。

“行吧!”李小悅應了句。

陳方林心里一樂,只要答應了,他有得是法子今晚辦了她。

說話間一扭頭,卻見門口新進來的兩女一男,頓時瞪大了眼睛,吧唧起了嘴。

那兩個女的簡直太耀眼,一個膚白貌美,純白色特制的長裙晚禮服,襯得氣質如畫中而出的仙女一般,令人側目。

另一個走在另一側,雖看不清臉,但紅色的長裙下,凹凸有致的嬌軀令人遐想,艷麗的色彩不但顯得一點兒不艷俗,反而有種奔放美感。

“那男的真特么有艷福!”陳方林看著兩女一左一右的挎著中間那男人的手臂,頓時羨慕嫉妒的唾罵了句。

雖說這是常見的酒會入場組合,但是兩女實在太漂亮了,而那個男人看起來卻并不起眼。

聽到陳方林的話,李小悅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看清了來人,頓時目瞪口呆。

春假时光彩金
宁夏11选五中奖规则 网上棋牌免费下载 重庆快乐十分钟走势图 浙江20选5开奖公告 了飞500比分 广东南粤风采好彩一预测 股票配资门户 股票配资门户 35选7开奖号码129期 不要钱的打麻将游戏 加拿大28赢钱技巧 贵州11选5复式投注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历史 安徽亳州麻将断门玩法 天津11选5规则 捕鱼大亨单机游戏 金牌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