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求援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約翰沒想到胡慶海身邊居然有高手,導致沒有后續準備,但也不慌,這女人的力量不如他。

后面幾人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變故,快步從其他方向沖出別墅,追殺胡慶海,只是一行人剛出門,就看到黑色的車沖出去別墅,只來得及丟出幾枚飛鏢。

紙鳶的車胎被扎破,但沒有停下,以最快的速度去郊區。

約翰眼看著車離開,心頭怒火中燒,猛然一腳踹在別墅墻壁上,直接將墻壁踹出一個大窟窿,這次十拿九穩的行動,居然被對方跑了,這簡直是血狼的恥辱!也是對他的侮辱!

“安妮,查他的藏身之處,另外黑了東海所有出入口的監控,一定要殺了他!”約翰沉聲說道。

安妮應了一聲,拿出筆記本開始快速輸入代碼,啟動遠程的服務器,開始黑本地的監控系統。

“狂獅跟上去,能暗殺便暗殺,不能暗殺就盯著。”

“恐怕很難了,我們剛過來,對這里還不熟悉。”狂獅搖了搖頭,但依然出門開車跟上。

“……”

在車進入市區后,紙鳶的速度才慢了下來,也因為車已經開不了了,后輪沒有輪胎,已經磨得光禿禿了,和地面摩擦冒出火星,也幸好這輛車是四驅的車,否則他們今天就危險了。

“紙鳶,現在怎么辦,我居然被血狼的人盯上了。”胡慶海現在才反應過來,慌忙問道。

紙鳶張口吐出一口血,整個人都有些萎靡,將車停在路旁:“海哥,打電話叫人帶我們躲起來。”

“躲?能跑嗎?”胡慶海遲疑著問道。

“跑不掉的,在市區他們不敢亂來,但是出現在郊區,他們肯定能知道,如果通過公共交通系統離開,你也會被發現,血狼雇傭兵不管是暗殺還是戰斗都極強,你跑不掉,現在只能躲起來不露頭,他們如果短時間抓不到人,可能會離開,但這不保險,或者是……找人庇護。”紙鳶聲音有些虛弱。

剛剛她用盡全力硬抗一拳,本就受了傷,震傷了內臟,接著一連串逃跑,只是在硬撐,接下來若是再遇到血狼的人,她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胡慶海此刻也慌了:“那個人比你強多少?”

“一倍,至于其他人,我能感受到,比我強的至少五個,剩下五個也都和我差不多。”

“我知道了。”胡慶海神色黯然,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收起手機:“如果救不下我,你就不用管我了,第一時間將我賬戶上的錢全部轉走,足夠你過下半生了,不要再過刀尖舔血了日子了。”

紙鳶沒說話,只是眼中閃過一絲殺意,血狼要殺胡慶海,她拼死也會殺對方一人。

片刻接他們的車到了,兩人快速上車,進了市區內一棟有些老舊的院子。

胡慶海進了院子,看到胡震,快步沖過去:“爸,你一定要救救我。”

“怎么回事?”胡震看著自己三兒子失態的樣子,皺起了眉頭,他已經二十年沒見胡慶海這樣慌張了。

“血狼的人要殺我!如果不是紙鳶實力還不錯,我恐怕已經死了!”胡慶海很是惶恐的說道。

胡震面色劇變,下意識看了眼紙鳶,紙鳶展現過實力,胡慶海也說過血狼的人都有這么強:“能跑嗎?”

“跑不掉,躲也只能拖一時,肯定會被他們找到。”紙鳶接過話茬說道:“除非能拖到他們離開。”

胡震沉吟片刻:“他們過來殺你,會不會是因為蕭旭那邊也開價了,而且比你這邊高?”

“不可能的,血狼雇傭兵是大傭兵軍團下面的雇傭兵,是絕對不會作出這種不守規則的事情的,應該另有緣由。”紙鳶說道。

胡震已經不去管已經被嚇壞了胡慶海,看向紙鳶:“那我現在應該怎么做?”

“現在保險的方式只有兩種,一種是找華夏警方,雇傭兵出現在東海,華夏會有處理方式,只是一旦這么做了,就等于得罪了血狼背后的傭兵軍團,整個胡家都有覆滅的危險,另一種,則是找本地的強者庇護!”

“很多傭兵都不考慮來華夏做任務,除了華夏軍方的特殊部隊太過強大,還因為本地的強者會對他們照成威脅。”

胡震知道紙鳶是什么意思了,慢慢站起身,對紙鳶鞠了一躬:“我已經死了一個兒子,我不想慶海再出現什么問題,他的安全我就交給你了,我現在便出去找人!”

紙鳶連忙避開胡震的鞠躬:“您不說我也會保護他!”

胡慶海此刻惶惶不可終日,他知道血狼的強大,所以心中更加的慌張。

胡震出了門,打了幾個電話,這些都是他曾經在東海的老友,本來這次過來,他不想去找這些老朋友,但現在為了保護兒子的安全,只能撥打電話。

很快,胡震手機來了一條短信,看到短信上的號碼,胡震直接撥通過去:“喂,金堂主,我有一筆大生意要和你做。”

金堂主早就知道胡震會打過來,胡震是胡慶達的父親,這兩人還挺有緣的:“是想讓我對蕭旭出手?那你兒子的一千萬報酬太低了,我們已經在他手中折損了三員大將,現在三個殺手活不見人,死不見尸,必須要加錢。”

“不是這件事。”胡震聽到金堂主知道他身份,也不意外:“您現在有時間嗎?我現在過去找您!”

“……”

蕭旭不知道血狼的人又去鬧幺蛾子了,帶著萌萌在晚宴上晃蕩一陣,開車回家,唐萌萌還有些詫異:“錢忠明今天居然沒來纏著我,也是奇怪了。”

“切,你姐夫王霸之氣一震,他怎么可能還敢過來?”蕭旭不太在意的說道。

“切,你還有王霸之氣,那你咋不去我婉清姐面前震一震,實在不行多震兩下,到時候你就不用在隔壁睡了。”唐萌萌不屑的說道。

“你說的倒也是,那我以后就寸步不理我老婆了,以后這事少找我。”蕭旭沒好氣的說道,這丫頭簡直就是丟下飯碗罵娘。

“我就開個玩笑,我姐夫怎么可能沒有王霸之氣,就是心疼婉清姐不用而已。”唐萌萌趕緊撒嬌,擔心蕭旭再也不管她。

春假时光彩金
网赚挣钱 快三确定和值大小的方法 神来棋牌官网网站 五星组选怎么玩 七乐彩牛材网 成都麻将怎么打初学图解 信誉高娱乐棋牌游戏 吉林麻将小鸡飞蛋打法 广西快乐双彩结果 大众麻将怎么打 初学新手股票基础知 真人博乐填大坑下载 闲来贵州麻将苹果版下载 2020年彩票初几开奖 竞彩网比分直播新浪 股票查询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