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誣陷是要負責任的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夏夢夢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提前做了準備:“我讓郭軒去找了我們一直聯絡的幾個朋友,東海警方并沒有要動我們的意思。”

“沒有就好,不過既然有消息傳出來,肯定不會是空穴來風,注意點為好。”蕭旭淡淡說道,只是眉頭皺了起來,若是搜查出來還好,沒搜查出來,只能說對方有備而來,隱藏得很深。

正想著,樓下響起了警笛的聲音。

夏夢夢走到窗口打開窗戶,看了眼下面將酒吧包圍的嚴嚴實實的警察,眉頭皺了起來:“帶頭的不是東海的警察!”

“你在這里等著,我下去處理。”蕭旭淡淡說了聲,走出了辦公室。

夏夢夢有心下去,但她知道她下去只能給蕭旭添亂,面對警察,不能用地下勢力的方式處理。

警察包圍住酒吧,直接走進酒吧。

郭軒帶著宋捷上前想要攔住警察問緣由,但走在最前面的警察不由分說用力推在兩人身上:“兩個痞子,給老子滾開,還敢在老子面前囂張,老子不高興就能讓你們在里面關幾年!”

郭軒面色變了,痞子?他居然被人說成痞子?

警察本想著全力直接將兩人推倒,但他用盡全身力氣,這兩人居然紋絲不動,而且在這兩人目光下,他居然有些心慌?但身后有這么多拿槍的弟兄,也不虛:“怎么?你們還特么想對我動手?”

后面一個警察連忙上前抱住情緒已經不穩定的郭軒,往后推,同時道:“軒哥,別沖動,千萬別沖動。”

“你特么的,不是告訴我沒有特殊行動么?”郭軒冷聲說道。

警察和郭軒很熟,回頭看了眼,有些無奈道:“東海確實沒有行動,這傻子是從省廳過來的人,今天剛到,行動之前還收繳了手機,我也沒時間通知你。”

郭軒冷靜下來,想到了夏夢夢吩咐他的事情,杜絕了東海這邊的異動,卻沒想到真正的攻擊來自省廳,現在也不能動手,一旦動手了,事情只可能會更麻煩,而且三番兩次出意外,還可能會影響到酒吧以后的生意。

來的客人經過一陣騷動之后繼續各玩各的,也沒有再理會警察,在東海的酒吧中,天隱會的酒吧是最安全的,小混混什么的不敢在這里鬧事,警察也得給天隱會三分面子,也就將這次警察過來當成例行檢查了。

本來想好進來就大發神威的馬正良被被郭軒擋住,心中癟了一肚子火氣,看到酒吧的客人壓根懶得理會他,繼續喝酒聊天,更是生氣,上前抓住一個正在和妹子聊得火熱的消瘦年輕人:“警察臨檢,給我好好配合!”

年輕人回頭瞥了眼馬正良,眉頭皺了起來:“你知道這是誰的場子么?給我滾一邊去!”

馬正良抓起桌子上的酒杯,將酒倒在年輕人的臉上,另一手不經意間下滑,一包白色粉末順勢滑進了年輕人的口袋:“老子當然知道,老子還掃的就是這個場子!都特么去角落蹲著去!”

年輕人還要說話,被馬正良推了個踉蹌,險些摔在地上。

蕭旭這個時候下來了,對遠處的郭軒使了個眼色,示意先別亂動。

郭軒看到蕭旭過來,底氣十足,冷冷的看著馬正良。

馬正良一腳踹翻一張桌子:“音樂給老子停了,開燈,還特么敢放歌,老子廢了你們!”

這個點酒吧的客人不多,基本上都是熟客,原本是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伙警察,現在看到來真的,都有些詫異,這伙警察恐怕就是針對天隱會的,這次檢查恐怕也不簡單。

歌停了,五顏六色的昏暗燈光也變成了白色的燈光,酒吧整個亮了起來。

“給我搜!”馬正良很滿意酒吧的人聽話,他來之前還有人叮囑他注意點,別陰溝里翻船,但在他看來,怎么可能?區區一個東海市的地下勢力,還能翻天不成?

馬正良從省廳帶來的警察開始在酒吧搜查,同時借著搜查的名義在酒吧內打砸一通。

省廳的人在砸,東海本地的警察都在后面看著,心中也是有了火氣,現在砸了天隱會的地盤,日后天隱會報復他們怎么辦?

而且這些警察本意是不想對付天隱會的,如果天隱會作惡多端,就算勢力太大,這些警察也會對天隱會下手,但問題是天隱會現在壓根不做見不得光的生意。

DP不沾,而且也從不鬧事,黑色收入幾乎沒有,灰色收入倒是有,但警察本就對這些東西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所以相處也算融洽,這次行動真要讓天隱會怒了,日后麻煩就要他們來承擔。

如果天隱會被滅了,誰知道以后補充進來的地下勢力會不會很難打交道?

馬正良冷冷的看著十幾個天隱會的人站在一起,剛準備走過去找點樂子,就感覺身側一股巨力傳來,整個人摔了個七葷八素。

“草!”馬正良蹭的站了起來,扭頭怒視著撞他的人:“你特么找死是吧!”

郭軒等人看到蕭旭出場,臉上露出戲謔笑容,在他們看來,這警察要倒大霉。

認識蕭旭的警察都很識趣的往后退了一步,蕭旭進了幾次警局,局長都要好言以待的人,除此之外,他們是經常和天隱會打交道的警察,也聽過天隱會幕后的人就是蕭旭。

這位是能將龍頭會都無聲無息抹去的人,他們這些小警察還真不是對手。

“你惡人先告狀啊,不是你轉過身來撞我的么?”蕭旭一臉無語的看著馬正良。

“你……你特么知不知道我什么身份,小心老子把你關起來。”馬正良氣不打一出來,他轉身能有多大的力量?而且被撞倒在地上的人是他!

“撞人不犯法吧。”蕭旭攤了攤手道。

馬正良看著蕭旭淡定的模樣,冷笑道:“撞我確實不犯法,但我懷疑這酒吧從事黑色會活動,懷疑你非法藏毒。”

蕭旭眉頭皺了起來:“我就是過來喝酒的客人而已,只是撞了你一下,不至于這樣誣陷我吧!”

“客人?你故意撞我,我還懷疑你是天隱會的人,蓄意報復我,帶回去!”馬正良冷哼一聲。

兩個省城來的警察上前架住蕭旭雙臂,想要將蕭旭帶走,但卻發現蕭旭雙臂紋絲不動,他們也生出了較勁的心,兩人同時用盡全力,依然無法撼動蕭旭。

蕭旭淡然笑著:“你可要想好了,誣陷也是犯罪,不僅會讓你丟了這頂帽子,還會面臨刑事責任!”

馬正良冷笑著看著蕭旭:“呵呵,和我談法律?不怕告訴你,在這里,老子就是王法,給我帶回去。”

蕭旭臉上笑容漸漸收斂,瞇起眼睛看著馬正良:“希望你到時候賠償這里損失,跪著道歉的時候,依然這么硬氣。”

馬正良被蕭旭眼神看得很是不自在,下意識想要動手,但也就在這個時候,參與搜查的警察快步跑了過來:“馬哥,沒搜到東西!”

“什么都沒搜到?”馬正良面色變了,他剛剛悄摸摸塞了好幾袋白色粉末,居然什么都沒搜到。

馬正良面色變了,天隱會恐怕早就知道了這次行動,提前做好了準備,沒找到證據,也就無法抓人回去,下意識的,馬正良目光落在了蕭旭身上。

春假时光彩金
广西棋牌官网下载 三分彩 幸运飞艇真正官方开奖号码 心水一点必出特打一肖 青海快三走势图案昨天 中奖一千万多久到账 nba今日比赛比分 多乐彩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一分快三技巧顺口溜 湖南哈哈麻将辅助器 世界杯乌拉圭法国比分预测分析 股票指数基金排行 分分彩开奖结果 东北四人麻将 吉林十一选五最大遗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