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作繭自縛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黃遠東有些臊得慌,他說出去的話,沒有辦到就算了,蕭旭居然還在這兒揭傷疤?心中將蕭旭罵了個狗血淋頭,他也不是沒有努力過,而是人家壓根看不上他。

林婉清瞪了蕭旭一眼,示意他別太過分。

廣源大廈的辦公區租不到無所謂,正達大廈這層辦公樓她就很滿意。

蕭旭卻是一臉的不解:“如果黃少沒有談下來,那今天上午廣源大廈的物業為什么給麗人集團打電話,還通知我們去談合約?”

林婉清楞住了,廣源大廈給麗人集團打電話了?她為什么不知道?

黃遠東也有些懵逼,什么情況?他確實聯系過了廣源大廈的人,但別人不理他啊,他扯出謊言也是因為林家在省城沒有人脈,他說什么就是什么,但廣源大廈物業居然給麗人集團打電話了,很容易穿幫啊。

但再一想,黃遠東覺得他想多了,麗人集團沒理由和那位公子哥有關系,若是真的有,也不會找他來辦這件事了。

而且租辦公樓的事情,那位公子哥也肯定不會親自出面,最多也就是個小人物,應該啥都不知道。

想到這里,訕然笑著道:“可能是我聯系廣源大廈的事情被我遠在國外的那位朋友知道了,所以安排手下聯系了麗人集團,但忘了聯系我,所以我不知道。”

黃遠東不想承認他撒謊,這樣太丟臉了,心中主動開始找其他答案,他見過那位公子哥兩次,但并不熟悉,那位公子哥不可能幫他辦事。

但有可能是他父親在中間促成了,畢竟他在做這件事的時候,和父親說過一聲,這很有可能,而且他父親和那位公子哥是有合作的。

想到這里,黃遠東心中有底了。

蕭旭也笑著道:“我說呢,天上怎么可能掉餡餅,肯定是黃少的人脈關系起了作用。”

黃遠東被蕭旭這話捧得飄飄然:“約的什么時間?我和你們一起過去吧,那邊應該有我認識的人,我在好說話些。”

蕭旭有些納悶,他還準備用點什么小計謀,讓黃遠東一起過去,沒想到他底氣這么足?

黃遠東此刻已經在心中篤定,是父親促成了這次合作,他也找不到什么其他解釋,畢竟麗人集團才擴張,在省城肯定不認識什么人,而靠著他的關系定下來的地方,不過去怎么能裝逼?怎么能讓林婉清高看他?

黃遠東開著的是賓利,打開副駕駛的門讓林婉清坐進去。

蕭旭這次沒折騰了,很識趣的坐到了車的后座。

“黃總,這次的事情多謝你了。”林婉清說道。

“不用客氣,對我而言,這也就是隨手就能辦的小事而已,而且咱們誰跟誰?只要是你的事情,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辦到!”黃遠東正色道。

蕭旭忍不住笑了出來。

林婉清卻是氣不打一處來,雖然覺得黃遠東說著話太過了,但有蕭旭在這里,她卻忍不住生氣:“你笑什么,人家黃總好心好意幫忙,你還笑話人家?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成天就知道在辦公室打游戲!”

蕭旭愣了愣,他感覺林婉清這口吻有些不對勁,好像是在罵不成器的老公一樣……

黃遠東卻是冷笑起來,雖然蕭旭今天表現不錯,但他之前對蕭旭可謂是極其反感,借機道:“人就要趁著年輕去拼搏,怕就怕還沒有開始努力,就已經放棄了。”

蕭旭更是一臉無語,他居然被黃遠東教訓了?

林婉清通過后視鏡看到蕭旭的表情,心中更是氣,她雖然不太喜歡黃遠東,但更反感蕭旭不思悔改。

以蕭旭的能力,如果努力一點,絕對能有極大的成就,但蕭旭卻甘心做一條咸魚,甚至懶得翻身。

蕭旭也不好多說什么,至少現在不能多說。

黃遠東卻是更加的來勁了,開始說各種不知道從哪兒看到的人生格言,對蕭旭一陣貶低,言語中有著優越感。

蕭旭更是無語,這黃遠東簡直無敵了,咱兩口子的事情,你摻和個屁,卻也不明說。

二十分鐘后,黃遠東的車到了廣源大廈的樓下,蕭旭和林婉清剛剛下車,一個身材妙曼的職場女性就快步走了過來,熱情道:“林總您好,我們老板在里面等您。”

黃遠東也下了車,看著女秘書的樣子,愣了愣,老板?難道是幕后那位公子哥?不過這個物業公司只是那位公子哥的一個小資產而已,應該不可能是本人出面。

“麻煩你了。”林婉清沒有想那么多,輕輕點了點頭。

秘書臉上露出微笑,帶著三人上樓去辦公室。

走到辦公室前,秘書敲了敲門,里面響起一個年輕的聲音:“請進!”

黃遠東感覺到了不對勁,這個聲音太年輕了。

秘書沒給黃遠東想的時間,直接推開了門。

黃遠東看著坐在辦公桌后面的男人,直接就懵逼了,那刻著特殊紋路的金色面具,那雙深邃陰暗的眸子,都說明了這個人的身份,也就是那位錢大少!

黃遠東有了轉身離開的沖動,他吹下的牛逼,現在怎么圓?

林婉清楞住了,她也認出了眼前的人,東海的錢大少,錢忠河!“錢大少,真沒想到這兒的老板會是你!”

錢大少頓了頓,因為他看到了蕭旭在最后面給他打了個手勢,心中了然,之前已經在電話中說清楚了,蕭旭為了整黃遠東還整出了好幾套計劃,心中為黃遠東默哀片刻,起身道:“林總,咱們也算是老朋友了吧,你進軍省城也不說和我打個招呼。”

“我還是從手下口中知道麗人集團要往省城發展,你這是壓根沒有將我當朋友啊!”

錢忠河笑容燦爛,一副和林婉清很熟悉的樣子。

黃遠東則是心中忐忑,他壓根就沒想到,林婉清居然和錢大少認識,而且關系還很不錯,他撒的謊沒法圓了啊。

錢忠河目光一轉,落在了黃遠東身上:“這位是?”

黃遠東臉色通紅,這個時候他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剛剛還說錢忠河是他朋友,這打臉來的未免太快了些吧,但這里沒有地洞,他只能陪著笑臉道:“錢大少,我是黃遠東,黃氏集團的繼承人黃遠東!”

“黃氏集團?繼承人黃遠東?沒聽過啊。”錢忠河眉頭皺了起來,一只手指在金屬的面具上敲了敲:“真沒記憶!”

黃遠東更是臊得慌,錢忠河說的每一個字都像巴掌一樣抽在他的臉上,啪啪作響。

但他不敢動怒,這個時候翻臉,就是徹底得罪錢家了,錢忠河是錢家的掌控者,錢家現在發展迅猛,錢忠河的權力也就越大,這身份是他現在比擬不了的。

黃遠東只能觍著臉道:“錢大少貴人多忘事,前些日子我們在省城一場酒會上見過面,還聊過對省城經濟的看法。”

錢忠河眉頭皺了皺,一臉的疑惑,又仔細看了幾眼黃遠東:“抱歉,酒會上不入流的阿諛奉承人太多,我記不清楚。”

黃遠東目光落在高樓的窗戶上,此刻他想要從這里跳下去,實在是太丟臉了,而且是在林婉清面前,錢大少居然說他阿諛奉承,是不入流的貨色?

黃遠東心中記恨了錢大少,現在他不是錢大少的對手,但他只要能掌握黃家,到時候錢家還算個屁,這個場子他遲早會找回來。

春假时光彩金
股票投资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前往遗漏 体彩6+1 安徽11选5遗漏走势图 pk10qq信誉 血流麻将怎么胡的多 疯狂动物园最高级飞艇 大赢家比分直播90s 领益智造股票股吧 网络赚钱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官方免费 11选5万能8码4注包中 pk10网上代理 河南22选5昨天开奖查询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开发公司 上海市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