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喂狗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三十五歲的時候,奎爺已經是全省當之無愧的地下王者,無冕之王,開始往周圍幾個省擴張。

擴張到現在,奎爺直接掌控的地盤,已經有四分之一個華夏那么大,可以說是只手遮天一般的人物!

如果沒有這個奎爺罩著,這棟占據著省城最好位置,已經有幾十年歷史的老樓恐怕早就被拆了。

十幾輛車的車門同時打開,數十個人快速涌入樓中,將整棟樓保護起來。

這個時候,最中央的車門才被打開,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單膝跪下:“奎爺,東海的事情,是我欠考慮了,請奎爺責罰!”

“欠考慮了?當初將東海交給你管,你是立下了軍令狀的,如今卻讓這個地盤被一個女娃子搶占,這只是欠考慮?”車內響起一個男人淡漠的聲音。

魁梧壯漢頓時身體瑟瑟發抖,奎爺如果發怒了,反倒是小事情,但奎爺表現的越發平靜,后果就越嚴重!

“進去說吧。”車內一個中年人走了出來,中年人帶著一副金絲邊框眼睛,黑發中夾雜著幾根銀發,身材修長,面色有些英俊,只是站在那兒,就給人一種威懾力。

魁梧壯漢站起來,戰戰兢兢的跟著壯漢走進了大樓,上了頂樓。

奎爺走到頂樓的落地窗前,看著前方道路,又看了眼旁邊足有四十多層的高樓:“二十年前,我站在這兒的時候,可以看得很遠,因為這是最高的樓!”

“現在我看不看得遠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我知道,那都是我的地盤,我將我的地盤給你們管理,你們就是這么幫我管理的?”奎爺收回目光,語氣淡漠的說道。

魁梧壯漢身邊還有幾個人全部跪下,他們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這兒是奎爺的大本營,在奎爺帶著人去擴張地盤的時候,他們成了拖后腿的!奎爺此刻說話不重,但越是如此,他們越發的害怕。

奎爺也確實是生氣了,自他掌控省城開始,就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情,已經被他占據的地盤,居然被人給占據了。

這個消息傳出去,他的對手會怎么想?

而且這次的損失遠遠不止一個東海,如果只是東海地盤損失,對他而言不算什么,東海屁大點地方,他也不在乎,但這次還損失了逍遙居。

逍遙居是他特意培養的一支奇兵,說來是招募一群高手,大家玩玩樂樂,但必要的時候,這些人可以變成數千人的尖刀隊,以逍遙居高手的實力,這支尖刀隊絕對是所向披靡。

除此之外,逍遙居的人還能幫他培養精銳,而且有逍遙居的牌子,他還能源源不斷的招募民間高手。

一舉數得。

但如今逍遙居居然被人給抄了,逍遙居的權威估計在很多人眼中已經成了笑話,就這一次行動,他造勢十數年的逍遙居就被砸了招牌,省城的逍遙居也已經被封了。

周圍幾個城市的逍遙居在他的授意下沒有封,但也已經被官方盯上了,這段時間想要動用幾乎不可能,他努力不給官方留把柄,但手下卻主動將把柄遞了過去。

“是誰負責盯著東海的?”奎爺淡淡說道。

魁梧壯漢將頭抬起來:“奎爺,您給我一次機會,我保證,絕對處理好這件事。”

“我已經給過機會了,天隱會占據東海已經有好幾個月了,而你沒有把握住機會,還特么讓她來了省城!”奎爺冷聲說道。

魁梧壯漢連連磕頭:“奎爺,我在您手下已經十幾年了,我對您的忠心日月可鑒,您最后再給我一次機會……”

奎爺看著求饒的魁梧壯漢,輕輕擺了擺手:“喂狗!”

“奎爺!”魁梧壯漢還想求饒,但奎爺身后兩個保鏢已經走到了他身旁,一人隨意捏碎了他的下顎,另一人提著他丟進了旁邊早已準備好的水缸中。

“汪汪汪。”樓道口傳來狗的叫聲,這些狗全是斗犬,而且是已經餓了很久的斗犬!

保鏢將魁梧壯漢從水缸中提起來,丟在了地面上,七八條斗犬也被松開,全部沖向魁梧壯漢,水中有對狗有刺激的藥物,促進狗的食欲,被餓了幾天的狗已經餓紅眼了,眨眼就在壯漢身上咬下幾塊肉來。

因為被捏碎了下顎,壯漢連慘叫都無法發出來,只能嗚咽著。

房間內彌漫著濃厚的血腥味。

狗的咀嚼聲音,低聲嗚咽聲,還有骨頭被咬碎的聲音。

半個小時后,魁梧壯漢徹徹底底的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就連骨茬都沒有留下,全部進了狗的肚子。

有人熟練的將地面上的血跡清理干凈,在空氣中噴上空氣清新劑,仿佛一切都沒發生過。

奎爺坐在太師椅上,看著跪在地上的幾個人:“都起來吧,東海的事情是他的失職,和你們無關。”

幾個手下身體瑟瑟發抖,但還是乖乖的站了起來,他們不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死法,但一如既往的感覺恐怖,特別是這個人剛剛還站在他們身旁。

“我自從統一全省后,我還從來沒吃過這種虧,居然敢在我窩里搶食,吞下東海不說,居然還敢把手伸到東海來,不過正好,在即將成為南方霸主的時候,滅個天隱會祭旗!”

幾個手下聽到他的話,都有些震驚,奎爺不聲不響,就已經又吞并了這么多的地盤?南方霸主?

“奎爺威武!奎爺霸氣!”幾個人很是配合的開始吼。

奎爺擺擺手,示意幾人閉嘴:“夏夢夢在東海開了家酒吧,叫什么來著?”

“旭日酒吧。”有人連忙說道。

“給她們找點樂子,想要在省城賺錢,哪有這么容易的事兒!”奎爺淡淡說道。

有個手下猶豫片刻:“奎爺,現在恐怕不是動手的好時機,官方新調來一個人,一直在和我們作對,現在動手,可能會被他們抓住把柄。”

“哈哈,抓住把柄?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我既然回來了,你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至于和我們作對的官員,你打個電話,邀請他過來,他要是敢不配合,那就拿他開刀,我一段時間不在省城,恐怕很多人都忘了我奎爺的名號,要敲打敲打!”

“是!”

“……”

蕭旭和陳云曦的戰斗也結束了,陳云曦慵懶的躺在蕭旭懷中:“我有些希望遇到更多的麻煩了,這樣你就能一直來陪著我了。”

“亂說什么呢。”蕭旭抬手一巴掌拍在陳云曦翹臀上。

陳云曦嬌小一聲:“夢姐在省城開酒吧了,你知道嗎?”

“知道啊,怎么了?”蕭旭有些疑惑的看著陳云曦道。

“那你知道酒吧的名字叫什么嗎?”陳云曦笑嘻嘻說道。

“不知道。”蕭旭看著陳云曦臉上的狡黠表情,也有些疑惑。

“叫risingsun,翻譯過來,就是旭日!”

蕭旭眉頭輕挑:“這不挺好的么?旭日東升,寓意多好。”

“如果把你的名字算進去呢。”陳云曦嘟嘴說道。

蕭旭瞬間反應過來,正要說話,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郭軒打過來的。

“怎么了?”蕭旭知道郭軒沒事基本上不會給他打電話,直接接了起來。

“旭哥,你現在在省城嗎?”

“在。”

“咱新開的酒吧出事了,沒辦法處理,您現在有空過來看看嗎?”

春假时光彩金
短线股票买入时机 斯诺克比分直播间 3d专家杀码 二人麻将胡牌技巧 西部数据股票价格 韩国快乐8什么时候停的 海南琼崖麻将苹果下载 江苏福彩东方6+1走势图 法国对英格兰比分预测 体彩江西11选五玩法技巧 网络赚钱团队可信吗 安装大众麻将 江西11选5全天免费计划 重庆快乐10分 广东11选五任5开奖记录 刘伯温六肖精选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