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 再給一次機會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啪!”蕭旭一巴掌拍在了夏夢夢翹臀上:“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不和我說?”

“我有萬全的準備,或許會有損失,但成功將貨物送達的把握很大!”夏夢夢說道。

蕭旭看著夏夢夢有些倔強的眼神,語氣軟了下來:“我明天過去看看,正好和這個奎爺玩玩!”

夏夢夢不想麻煩他,這種感覺就像是有著大男子主義的人不想花老婆的錢,或許有差別,但相差不大,蕭旭所能做的,也就是迂回的幫助。

聽到蕭旭決定要去,夏夢夢沒有阻止,她一兒不想手下死太多人,有蕭旭在,這件事就絕對萬無一失了:“嗯。”

“行了,我幫你辦事,你是不是得補償補償我!”蕭旭沒給夏夢夢說話的機會,低頭堵住了夏夢夢的嘴。

“……”

省城,市中心的小樓里面,奎爺面色陰沉的望著眼前的一眾小弟。

一群人跪伏在地上,頭都不敢抬,他們都知道,奎爺已經生氣了,沒人敢和他對視,生怕觸霉頭。

而在房間的角落,一個黑衣人正坐在角落,手指輕輕的在扶手上敲打著,發出清脆的噠噠聲音,而這聲音,也成了安靜的辦公室中唯一的聲音!

奎爺開口了,聲音中帶著霸氣:“我的地盤上居然被人打了個洞,整個東海市都被人占據了,還敢堂而皇之的自稱東海地下龍頭老大,名聲已經傳遍了全省,在我已經下令打壓的情況下,她依然活蹦亂跳,你們是吃屎長大的嗎?這點事情都搞不定!”

沒人敢說話,一群人瑟瑟發抖。

“你們還有什么話說?我給你們你一個機會說出來!”奎爺淡淡的說道。

熟悉奎爺的人都知道,他此刻已經怒了。

跪在最前面的人忐忑的開口道:“奎爺,真的不是我們故意違抗命令,而是現如今的東海市已經全部被天隱會掌控,如鐵板一塊,上次海爺帶著逍遙居的上百高手過去,最后只剩下四分之一全身而退!”

“現在天隱會的實力不容小覷,而且所屬的精銳實力增長速度極快!我們派過去的人,全部悄無聲息的消失了,沒有任何消息傳出來!”

這個月他也努力過,通過各種手段派人去東海,想要占領一塊地盤,再慢慢侵蝕東海的地盤,但沒想到的是,天隱會那邊反應更快,仿佛早就知道他的計劃一般,只要省城這邊有人過去,就會暴露,然后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連續失蹤了好幾撥人,也讓下面的人慫了,不敢再接有關天隱會的任務。

奎爺笑了,不過笑得有些猙獰:“天隱會恐怖,難道我就不恐怖?你們害怕他們,就不害怕我?”

說話的人聽到這話,身體忍不住顫抖起來,他有些后悔了,這么多人都知道情況,他為什么要主動開口說話?

此刻他連死的心都有了,明知道奎爺想要殺雞儆猴,他偏偏撞上了槍口。

“奎爺饒命,奎爺您再給我一次機會!”

奎爺擺擺手,打斷了男人的話,淡漠道:“馮佳杰,你跟著我不是一天兩天了,記得十五年前嗎?”

“我記得很清楚,那一夜,我們和省城另外一股勢力大決戰,有人從背后偷襲,想要刺殺我,是你幫我擋了一刀,這一刀,我會一輩子記在心中!”

馮佳杰冷汗直流,雖然奎爺說了曾經的往事,但他不敢放松警惕,奎爺下一步想要做什么,誰都不知道,也無人能猜到。

“我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你居然變得這么怕死了,我很懷戀當初的一起做兄弟的日子,我也一直將你當成我的好兄弟,可是你為什么要把我當傻子?”奎爺語氣中多了怒意。

“奎爺,我從來沒有騙過您,您明鑒!”馮佳杰連連磕頭,額頭很堅硬的地面撞在一起,很快就撞出了血跡。

而就在這個時候,角落的黑衣人打開了門,一個身材魁梧的光頭壯漢從門外走了進來,目光呆滯,大聲道:“我是鐵頭,馮佳杰手下的人,半個月前,馮佳杰讓我去東海給夏夢夢捎話,如果夏夢夢來東海,我馮某人夾道歡迎!”

馮佳杰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幕,鐵頭是他手下最忠心的人,知道他的很多秘密,這下全完了!

奎爺冷笑著看著馮佳杰:“在催眠的情況下,他可不會撒謊,這點,你怎么解釋?”

“奎爺,你相信我,這其中肯定有誤會!”馮佳杰慌忙說道。

“喂狗。”奎爺擺了擺手說道。

兩個壯漢從外面走進來,反扣住馮佳杰的雙手,向后面走去。

馮佳杰想要掙扎,卻動彈不得,知道今天他一定會死:“奎爺,求求你,別動我的家人!”

“早知現在,何必當初?”奎爺淡淡說道。

“我泥馬,老子跟你混了十五年,對你有救命之恩,你特么是怎么對待我的?見面都要跪在地上?還有當初那群兄弟,上百人的兄弟,現在被你殺得只剩下多少了?”

“知道為什么我想要往夏夢夢身邊靠嗎?因為她是真的將手下的兄弟當人看,你殺伐果斷很厲害,笑面虎很厲害?那些手下是因為怕你,你看看以后還有沒有人會把你擋刀!”

知道求饒無用,馮佳杰對著奎爺破口大罵,將心中的怨氣全部發泄了出啦。

奎爺猛然抓起手邊的鋼筆,直接刺進了馮佳杰的脖子。

鋒利的鋼筆將馮佳杰的氣管和頸部大動脈全部洞穿,鮮血混合著墨汁往外噴濺。

馮佳杰口中發出嗬嗬的聲音,但鮮血一口口往外噴,他壓根說不出話來。

奎爺淡淡道:“所以夏夢夢只是東海的老大,而我很快能成為整個南方的霸主!”

說著話的同時,奎爺抽出鋼筆,再一次的刺了下去,很快馮佳杰就咽氣了,喉嚨一片血肉模糊,看著這一幕的幾個人瑟瑟發抖。

奎爺隨手將鋼筆丟到一邊,目光落在另外幾個人身上:“你們也和他的想法一樣嗎?”

“馮佳杰狼子野心,有反意,所以才會杜撰麻煩來給奎爺潑臟水,我等絕無二心!”有個機靈的人連忙說道。

其余幾個人也反應過來,紛紛表示殺得好,沒毛病。

奎爺冷笑一聲:“再給你們最后一次機會,天隱會的天豐安保公司接了一批貨物,要運往海北,而這批貨是我想要的,如果任由這批貨物到了海北,那就是在打我的臉!”

“無論你們用什么手段,一定要將貨物留在省城,如果你們辦不到,就提頭來見!”

聽到這番話,幾個人頓時松了口氣,連忙告退后離開了奎爺的辦公室。

很快有人過來將地上的尸體清理干凈,黑衣人走到奎爺身邊,望著剛剛離開的一群人:“他們已經過了太久的安逸生活,骨頭都軟了,讓他們去處理這次的事情,恐怕很難成功。”

“我知道。”奎爺點燃一根煙,開始吞云吐霧,此刻看他的狀態,哪還有一絲憤怒。

黑衣人頓時有些納悶起來:“您既然知道,為什么還要讓他們去辦事?”

奎爺笑了笑:“他們享了這么多年的福,也該動動了,這次的事情如果他們處理好了,那他們就能繼續享福,如果沒有處理好,我也有清理他們的理由!”

“可是,讓他們參與了這件事,可能會對我們辦事有影響!”黑衣人眉頭皺了起來。

春假时光彩金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直播 天津快乐10分历史开奖号码 福彩p62今天开奖结果 36策略配资 广西麻将规则胡牌最大 江苏11选5走势图 a股新股申购条件 可以在家兼职赚钱网 波克城市棋牌官方下载 四川熊猫麻将官方版 体彩开奖直播腾讯视频 体彩内蒙古11选5玩法 大乐透近30期走势图 美职业棒球比分直播 德州麻将 股票大盘怎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