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 我一定要混出名堂來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蕭旭苦笑起來,其他人他還好解釋,或是不理,或是插科打諢就好了,但林婉清不好解釋,他走之前還專門說過他是去熱帶大陸,這可怎么辦?

算了,見面了再說吧,蕭旭想著,大步走出了機場,剛剛走在機場正門,蕭旭就蹲在了原地,遠遠的,他看到了一個如冰山一般的女人,正從機場另一個出站口走出來。

蕭旭揉了揉眼睛,擔心他看錯了。

但那張熟悉的臉,怎么可能認錯?

下意識蕭旭就準備過去,但這個時候蕭旭注意到了林婉清身邊還有個男人,男人年紀和林婉清相仿,面容英俊,西裝筆挺給人一種紳士的感覺,渾身上下帶著一種高傲自信。

蕭旭整個人都不好了,特么的,他和林婉清久別重逢,表現好了,說不定能深入發展一下,結果居然又蹦出了一個小白臉。

那個男人正在和林婉清說著話,臉上堆著笑容:“婉清,真沒想到會在飛機上遇見你,一晃眼咱們都這么多年沒見了。”

“是啊。”林婉清笑著點了點頭。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那年的新生晚會!”男人笑著說道。

林婉清稍稍沉默,似乎在回憶著:“那個時候學長給人一種呆呆的感覺。”

男人愣了愣,哈哈大笑起來:“那個時候年紀太輕,碰到你這樣的大美女,肯定是驚呆的。”

林婉清也笑了起來。

“那個時候也不知道你就是大名鼎鼎麗人集團的繼承人,后來知道了,我就默默對我說,你一定要混出名堂來!”男人繼續說道。

林婉清臉上笑容漸漸收斂,沉默下來,她很聰明,知道她如果接話,肯定會有她不愿意面對的話題。

但男人卻繼續絮絮叨叨的說了起來,說著曾經在學校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林婉清突然停下了腳步,眼睛直直的望著前方,眼中有著驚喜,還有三分慌張。

林婉清都搞不懂她為什么會慌張,為什么會驚喜,但很快就調整心態,恢復了正常。

在林婉清身側的男人確實一直盯著林婉清,很敏銳的注意到了林婉清這片刻的變化,有些意外,順著林婉清的目光看過去,他看到了一個年輕人,一個穿得土里土氣的男人。

他感覺有些荒謬,林婉清怎么可能和這樣的男人有關系?但剛剛林婉清的反應,很明顯是對這個男人有意思,但緊接著心中升起一絲輕蔑,還有一股油然而生的優越感,這種男人怎么和他比?

蕭旭停下了腳步,帶著笑容看著林婉清:“我回來了!”

本來想要偽裝冰山的林婉清聽到這話,身上的寒意確實快速消散,偽裝已經快要繃不住了。

只是下一瞬間,林婉清又莫名其妙的緊張起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尚鵬。”

蕭旭對著尚鵬點了點頭,卻沒有自我介紹的意思,看得出來,林婉清對待尚鵬和對待她往日的那些追求者不同,在和尚鵬在一起的時候,林婉清顯得太過自然,很顯然以前就見過。

難道是初戀?蕭旭忍不住想到。

林婉清看著蕭旭壓根不理會尚鵬,也沒介紹蕭旭給尚鵬認識,擔心蕭旭會因此吃味。

只是下一瞬間,林婉清就愣住了,她居然開始擔心蕭旭有想法了?

“林總,現在回公司?”蕭旭笑著說道。

“嗯。”林婉清點了點頭。

尚鵬也在觀察著蕭旭,根據簡短的對話,他能判斷出來,蕭旭應該也在麗人集團工作,而且兩人也沒有說表明關系的話,但根據林婉清表現出來的情緒,他在蕭旭身上感覺到了威脅。

“這樣吧,我送你們過去吧。”尚鵬笑著說道。

蕭旭扭頭看了過去,很想一拳砸尚鵬臉上,這孫子還想一只打擾他過二人世界?

“因為工作關系,我經常會到處飛,我一般會在機場停車,這樣下飛機后方便點。”尚鵬笑著對蕭旭解釋道。

蕭旭則是扭頭看向林婉清,林婉清心中有些抵觸,但鬼使神差的,還是點了點頭,她確實盼著蕭旭回來,擔心蕭旭,此刻也是真的高興,但她不想讓蕭旭看出來。

三人坐在了同坐一輛車,尚鵬安排蕭旭坐進了副駕駛,然后幫林婉清打開后排車門,讓林婉清進去。

還順手幫林婉清捻下一根沾染在她秀發上的絨毛。

林婉清注意到了,輕聲道:“謝謝。”

蕭旭心中多了些警惕,這個尚鵬有兩把刷子啊,表現的很紳士,沒有過分的展示占有欲,分寸掌控的很好。

這些倒也沒什么,其實之前很多追林婉清的人都是花間老手,但林婉清天生討厭他們,但卻沒有討厭尚鵬,這是最麻煩的。

“嘖嘖,這可是賓利啊。”蕭旭開始欣賞這輛車,滿臉的震撼,時不時發出嘖嘖聲。

尚鵬看到蕭旭跟劉姥姥進大觀園似的,心中更加的不屑,也沒有理會蕭旭的意思,這太過掉份了!而且對蕭旭的警惕心也下降了,畢竟林婉清這種女神級別的人,怎么可能會和蕭旭這種土鱉有關系?

林婉清看著蕭旭故作姿態的樣子,卻沒有感覺有什么,畢竟蕭旭不是第一次了,她此刻滿心想著怎么從蕭旭這兒套話。

她非常好奇那張照片上坐在炮管上的人是不是蕭旭。

“蕭旭,最近麗人集團有幾單來自熱帶大陸的訂單,但聽說坦利桑亞那邊局勢動蕩,附近海域還有海盜,我有些猶豫該不該接下來,你去熱帶大陸這么久,怎么看?”

蕭旭瞬間反應過來,林婉清這是在套話,那他該怎么回答才能不露餡呢?

表示啥都不知道,肯定不行,畢竟新聞已經傳開了,新聞聯播上都出現了,這么轟動的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但也不能說得太詳細,太過相信了,肯定會懷疑。

這個度很難把握啊!

正在蕭旭郁悶的想著怎么回答的時候,尚鵬卻突然開口說話了。

說話的內容也讓蕭旭喜出望外,這才是神助攻!

“坦利桑亞的實際狀況其實并沒有新聞上說得那么好,依然很危險。”尚鵬笑著說道。

林婉清罵人的心都有了,又不是問你的,你多嘴干嘛?

蕭旭則是笑了笑,很是配合的問道:“為什么?”

尚鵬瞥了蕭旭一眼,顯然是對蕭旭很不屑,而且這個時候難道不該是林婉清問么?

不過好在蕭旭的問話能讓他將話題繼續下去,倒也可以繼續在林婉清面前賣弄他的淵博學識,想到這兒,忍下心中的不悅,繼續道:“現在新聞中說的是羅恩反叛軍有了統一整個坦利桑亞的機會,但據我所知,坦利桑亞可不只是有一支武裝份子?”

“而且除此之外,羅恩反叛軍之前只是個最垃圾的反叛軍,卻能直接一躍成為坦利桑亞最為頂尖的反叛軍,知道這是為什么嗎?”

尚鵬很有自信的問道,似乎一切了若指掌。

但蕭旭卻懶得再配合了,這貨也是瞎猜的,不懂裝懂就算了,也不知道哪來的自信,而且這強調,和網上那些軍事評論家沒有任何區別。

至于羅恩怎么崛起的,他比誰都要清楚。

之前之所以配合尚鵬,那是因為要躲過林婉清的詢問,但現在尚鵬已經說過了,就算沒人理會,他也得說下去。

春假时光彩金
欢乐彩官网下载 加拿大28机器人手机版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查 丰胸美女捕鱼 常州麻将规则 辽宁彩票35选7 今日股市大盘点评 贵州微乐捉鸡麻将下 31选7什么时候开奖 国标十三张麻将 捕鱼达人3正版官方下载 星晨哈尔滨麻将东北 3d今日预测 攒劲甘肃麻将诀窍 七星彩开奖走势图 福彩30选5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