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 那就去談談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藍鷹幫是海東省一個老牌幫會,手中掌握著幾個市的地盤,在奎爺剛站穩省城的時候,曾進攻過省城,輸了不說,還損失了不少人。”

“后來奎爺開始擴張的時候,藍鷹幫損失慘重,成為了海東省第二大幫會,這些年沒少被奎爺打壓,地盤縮小了不少,但能在奎爺的打壓下屹立不倒,就足以說明他們的本事!”

蕭旭點了點頭:“這倒還能談談。”

“這次過去可能會有問題,這請帖送過來的時機太巧了,正好是在我們進攻受挫剛剛穩定下來的時候,但不去會讓其他勢力誤以為咱們真的吃虧了。”夏夢夢有些無奈的說道。

“那你大可以不過去,我幫你過去,拒絕掉他們!”蕭旭提議道。

“不能這樣,這樣會顯得咱們太過鋒芒畢露,讓其他小勢力不好想,咱們確實強大,但再強又能殺多少人?說白了,混這行,靠的就是一個勢,奎爺掌控著這股勢,所以霸占四省之地,每年靠收上貢就能得到一筆巨款。”

“咱們就算再厲害,掌握不住勢,也沒什么用,所以這次我必須親自去!”夏夢夢淡淡說道。

蕭旭沒想到夏夢夢想得這么透徹,點了點頭:“那就去,正好邵海傷勢恢復得差不多了,也能一起過去。”

“好。”

藍鷹幫,作為曾經的海東第二大幫派,他們的總部就在省城郊區,一個大型莊園,莊園內的停車場上,停著的都是豪車,來往進出的人西裝筆挺,不知道的人絕對不會認為這些人是混道上的。

此刻在府邸深處的大堂內,三個人坐在一張桌子上喝著茶,一人身材魁梧,身上有著一股煞氣,這位是藍鷹幫的頭號打手,翟沖,在他對面,則是坐著一個老人。

老人大概六十歲左右,頭發斑駁,精神矍鑠,后背佝僂著,看起來就像個普通老人,但只要注意到他那粗大的手,就會知道這個老人絕對是個練家子,這位是藍鷹幫的元老之一,滕濤波。

而在兩人上方位置上坐著的則是藍鷹幫的幫主,海東省曾經排名第二地下勢力的老大,狄奧!

在三人身側,各站著幾個人,能出現在這兒的,基本都是藍鷹幫的高層。

滕波濤忍不住開口道:“幫主,咱們這么做了,就等于徹底得罪夏夢夢了,夏夢夢這次雖然失敗了,但她這一路走來,從來沒有敗績,顯然不是好相與的人,而且……以咱們藍鷹幫的家底,也不用做這種冒險的事情!至于那個找上門來的人,他來歷不明,咱們也不能全信他!”

狄奧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話了,心中有些不悅,但沒有表現出來,滕濤波是藍鷹幫的元老,在幫派內有很高的威勢,他雖然是幫主,但還是要給這些人面子的。

但作為藍鷹幫最為能打的打手翟沖卻有些不爽了:“你憑什么這么和幫主說話?”

滕濤波眉頭皺了起來,正準備說話,他身后的老人道:“就憑藍鷹幫是我們這些老東西打下來的,藍鷹幫這些年經歷了多少風風雨雨,全是我們這些人支撐著,你別以為靠著拳頭闖出了點名頭就能囂張,江湖的水深得很,不是誰都能淌的!”

“呵。”翟沖冷笑起來:“你說的支撐就是靠跪在別人腳下當看門狗?曾經作為海東省第二的幫派,看看現在混成什么樣了,東海那小地方發展起來的人都壓到咱們頭上去了,這就是你們這群老東西的成就?”

滕波濤身后的人氣得面紅耳赤,想要反駁,滕波濤揮手制止了他的話,看向狄奧:“幫主,聽我一句話,藍鷹幫想要崛起,不能急于一時,現在看似是個機會,但也有著極大的危險!”

狄奧搖頭道:“我今天召集你們過來,不想聽你們說這些話的,藍鷹幫蟄伏太久了,是時候崛起了,如今的機會還不好?奎爺死了,那天隱會也不過是色厲內荏而已,解決了夏夢夢,他們馬上就會變成一盤散沙!”

“這是我藍鷹幫取而代之的機會!”

滕波濤還想說話,狄奧擺了擺手,打斷了他的話:“不用說了,我意已決!”

“可是……猛虎幫就是前車之鑒,咱們先等等,看到結果再行動不遲!”

“猛虎幫區區一個小幫派而已,豈能和我藍鷹幫相比?”翟沖冷笑著說道,心中滿是不屑,這些老東西,安逸日子過久了,已經沒有了血性。

狄奧點頭道:“今天一定要殺了夏夢夢,只要夏夢夢死了,我們就拿了頭功,這樣我藍鷹幫才有未來,知道嗎?他們許諾給我整個海東省,所以夏夢夢必須死!”

滕濤波在心中嘆了口氣,知道他再怎么說,也無法改變狄奧的決定,帶著人退了出去。

翟沖有些不屑道:“這些老東西都怕死,當初要不是他們出昏招,咱們藍鷹幫怎么可能落到這種下場?”

“奎爺那么牛逼,還不是一樣被夏夢夢對付的沒有任何脾氣?夏夢夢能做到,沒理由咱們做不到,只要夏夢夢死了,加上背后有了靠山,整個海東就會落入我們囊中,周邊幾個省,沒了奎爺作為主心骨,吞并也不難!”

翟沖說到這兒,有些激動起來,似乎藍鷹幫已經成了整個南方地下勢力的霸主一般。

而這個時候,幾輛黑色的路虎開到了大宅子前。

夏夢夢穿著一身旗袍,每次談判的時候她都是這身衣服,黑色的旗袍上面點綴著紅色的玫瑰,詭異而又妖艷嫵媚,讓人不敢直視。

跟在夏夢身后的兩個人,一個人長相普通,臉上帶著淡淡笑容,怎么看怎么普通,而另一人則是身材魁梧,同樣笑容可掬,只是這一身特殊的氣質,更像是農民工。

兩人完全沒有高手的模樣,讓藍鷹幫看門的小弟都對夏夢夢看低了一籌。

后面車上的是郭軒等人,一個個氣勢雄渾,身上帶著戾氣。

只是一行幾人準備進宅子的時候,卻被看門的小弟給攔了下來。

“你們不能進去。”幾個小弟有些高傲的說道。

“為什么?”

“這兒是藍鷹幫總部,除了咱們幫派的人和藍鷹幫的客人,其他人一律不得入內!”看門的小弟撇撇嘴說道。

“我們不跟著怎么保護小姐的安全?”有個鐵衛冷聲說道。

“我們藍鷹幫請你們過來,江湖上的人都知道,藍鷹幫怎么會做出鴻門宴那種下作的事情?”看門的小弟絲毫不虛。

這樣的情況下,如果沒人妥協,那這場宴請恐怕就崩了。

夏夢夢回頭看著郭軒道:“你們就在這兒等我!”

看門的小弟更加的不屑了,這次不只是對郭軒了,連夏夢夢都鄙視了,這么氣弱,還海東省新老大,呵呵!

郭軒看著看門小弟的不屑,惱怒不已,但也只能忍著。

而跟在夏夢夢身后的兩人卻絲毫不在意,目光在宅子內四處闞澤,一臉新奇,跟劉姥姥進大觀園似的。

“嘖嘖,這藍鷹幫一個二流幫派,居然這么大架勢,嘖嘖。”

“就是,夢姐,回去咱們也在省城建一個這樣的宅子吧,咱們好歹也是能和奎爺分庭抗禮的人,連這二流幫派都不如,指不定被人笑話呢!”

春假时光彩金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今天期果 神来棋牌最新下载地址 快3出已验证的规律 北单比分直播即时 最新股市行情分析 十一运夺金技巧 内蒙古快3豹子走势图 澳洲幸运10信誉群微信公众号 足球310比分直播 新疆11选5分布走势图 六肖十二码中特 心悦辽宁麻将二维码 河北11选5胆拖 恒瑞财富网 广西快3助手app下载 管家婆四肖期期准精选资料